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赏金猎手 > 第十三章 拼凑小组
    刘文和袁忘一样,孤独一人。下午他鼓足了勇气才呐喊招人,现实过于残酷,让他心灰意冷。他也放过了自助餐最好的交际时间,宁愿一个人呆着,最少这样不会被嘲笑。

    柳飞烟和袁忘坐在刘文面前,道:“我们想加入猎豹。”

    刘文先是惊喜,而后判断两人不是耍自己玩,许久后才开口:“猎豹是有要求的。”说出这句话后刘文想给自己一个耳光。能拿到赏金猎人执照的人,都是有一定能力的人,现在猎豹有什么资格挑肥拣瘦?

    柳飞烟自我介绍:“我叫柳飞烟,是一名网络工程师,勉强算是一名黑客。另外我会乔装打扮,擅长卧底探听情报。同时我具备一定的领导能力,还有我拥有心理学学位。”

    哇,如果柳飞烟说的是真话,那就是捡到宝了。刘文按捺内心的欣喜,看向袁忘。袁忘举双臂:“我有力气,可以提行李。”

    这什么鬼?不过看在柳飞烟的份上,袁忘看上去也分外可爱。刘文认真道:“猎豹平均分成,队员和队长均分雇佣费的60%。40%作为队伍硬件投资,公务支出,购买保险等。盈余部分理财投资,作为抚恤金、伤残金和退休金。”

    柳飞烟点头:“非常合理,队伍内有财务人员吗?”

    刘文一愣:“暂时没有。”

    柳飞烟道:“我在大学时学的是财务管理,如果你信任我,或者将来信任我,我可以帮忙做这一份工作。”

    这条件也好的可怕,刘文有些被吓道:“你大学念财务管理,拥有心理学学位,还是一名骇客。擅长卧底,还有领导能力,你……”

    袁忘接口:“我表姐希望我能在猎豹中学习和成长。”

    柳飞烟:“表妹。”

    袁忘停顿一秒:“我25。”

    柳飞烟咬牙:“表妹。”

    袁忘:“是,表妹。”

    刘文揣摩这两人关系,难道是爱情?想念到此,刘文不再纠结这些细节:“第一年我们要签订合作合同,猎豹是一个合法的守法的猎人组织,我们需要真实的法律身份。”

    柳飞烟和袁忘回答:“没问题。”

    刘文点头,掏出一张名片:“OK,后天到这个地址找我。”

    “猎豹,收人吗?”赵雾钻出一个脑袋,用屁股将袁忘挤到另外一个位置上,自己在袁忘和柳飞烟中间位置坐下。

    刘文看了赵雾数秒:“你……”

    柳飞烟和袁忘齐齐看赵雾,赵雾无视,介绍自己:“我在英国出生和长大,一年前移民纽唐,真正的古武传人,一对一这边没人是我对手。剑桥语言专业高材生,会七门语言,智商完全碾压这边所有人没有任何压力。”

    刘文:“我……”

    赵雾:“不在于钱的多少,我仰慕的是猎豹。忠诚与荣誉。相信我,给我一个位置,猎豹必将轰动全球。”

    刘文看柳飞烟:我原本是很想答应的,但是这吹的让我很没有信心。

    柳飞烟心里想的是,其他不说,剑桥语言专业毕业生是可以查到真假。如果是真的,这家伙确实有资格进入猎豹。

    赵雾:“老板,我已经很谦虚了。招了我,你就知道什么是物超所值。比如现在在我心里已经有王老五的怀疑对象。机会稍纵即逝,天才只有一位……”

    赵雾伸手,刘文张着口和赵雾握手。

    赵雾:“我就知道小刘你慧眼识英才……”

    袁忘插口,不快不慢道:“用吹牛这么没品的手段包装自己,显然你别有所图。”

    柳飞烟有些惊讶,她没发现这一层,她只单纯认为赵雾喜欢吹牛,应该有点能力。以柳飞烟的分析,赵雾说的大部分都是虚的,唯一实的是剑桥文凭。柳飞烟认为赵雾这个新人并不知道猎豹目前的困境,所以才会向刘文吹牛自荐。

    “包装?”赵雾斜眼看袁忘,用五种语言口吐芬芳,20秒不带停,将袁忘骂个狗血喷头。最后还秀了一把伦敦腔,看着袁忘:“以后大家就是同事,请多多指教。”

    袁忘被绕的有些晕:“我感觉他刚才在骂我。”虽然我听不懂。

    柳飞烟知道赵雾最少在两门语言中用了比较生僻的单词,说明赵雾很可能真的掌握有七门语言。再者,这种事做不了假,很容易露马脚。

    柳飞烟对刘文点点头,刘文下意识的以柳飞烟为马首:“猎豹非常欢迎你的加入,没请教?”

    “赵雾,雾都孤儿的雾。”

    袁忘本想反对,这家伙居心叵测。在目前猎豹无利可图的情况加入猎豹,显然问题很大。不过在听赵雾这么介绍自己后,袁忘没由来心中一堵,把想说的话吞咽了下去。

    柳飞烟问:“赵雾,你说你猜到谁是王老五了?”

    赵雾摇头:“不。”

    柳飞烟气不打一处来:“你刚才说了。”

    赵雾摇摇手指:“我说的是心中有怀疑对象,逻辑推理的怀疑对象,不是女人第六感的怀疑对象。”

    说到这里,现场一片骚动,佘旭洲在两名西装男子的陪同下到达自助餐现场。佘旭洲不是最有名的猎人,但肯定是今天出席大会最有名的猎人。不仅是老前辈,他还是保释担保人,同时和联调局关系密切,这等人必然是猎人们交好的对象。

    刘文虽然弱不经风,但是对行内人非常熟悉,见袁忘在大家站立欢迎时一脸懵圈,于是在袁忘耳边介绍了佘旭洲。袁忘静静的看着佘旭洲,他能感受到大家对佘旭洲的热情,但是他无法发出这样的热情。

    佘旭洲开口道:“大家随意,我和王总是朋友,应邀来凑个热闹。大家随意,大家随意。”

    在大家随意之后,佘旭洲也随意拿点东西,晃悠到夫妻组处,三人站立低声说话。

    佘旭洲:“五千万,只要名单,不需要你们动手。”

    妻子:“佘老,这是犯罪。”

    佘旭洲:“被抓到是犯罪,不被抓到就不是犯罪。小曼,你是做母亲的人,小虎,你是做父亲的人。将心比心,你们想想自己孩子被撕票是什么感觉?这已经不是什么法律的问题,是人伦的问题。”

    丈夫小虎问:“佘老?蒋门要还是不要?”

    佘旭洲:“随意处理,你们做事聪明。办完事给其他猎人打个电话,王总对蒋门悬赏金是两百万,两百万可以让别人赚。你们吃肉,让别人喝口汤,锅就扣不到你们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