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赏金猎手 > 第十四章 抓老五
    小虎看还在犹豫小曼:“老婆,这不是钱的问题。做我们这行多少也应该有点正义感。”

    小曼慢慢点头,道:“好吧。”可以看出她内心还是有些犹豫。

    佘旭洲道:“头款一百万三天内入你们账户。但是王总给了我三个一百万,你们想赚五千万是有竞争对手的。我会和他们说明清楚,不得互相陷害,互相出卖。不管你们抓人没抓人,不管你们有没有追查,一百万算是王总一点小意思。”

    小虎:“那就谢谢王总……”

    小曼打断:“无功不受禄,佘老,事情办好后,你要短我钱,我会找你算账。事情没办好之前,我分文不拿。”

    佘旭洲笑:“说的好,不愧是英国六处的蓝雀。就这样吧,我再遛遛。”

    佘旭洲微笑转身要走,刘文立刻凑上去:“佘老好,我叫刘文,是刘浩的儿子。”

    佘旭洲叹口气:“节哀顺变……刘文,猎豹有你在,我相信这面旗倒不了。我看好你。”

    刘文欣喜道:“谢谢佘老。”他非常高兴佘旭洲没有人走茶凉,对自己置之不理。

    佘旭洲鼓励两句,微笑点头告辞。刘文很高兴回到自己位置,对还留在位置上的袁忘道:“佘老乃是真神人,一双绿豆眼看尽天下人。”

    袁忘看了刘文两秒,不置可否,起身,穿过人群,走到墙边盯着佘旭洲带来的一名大汉端详许久,然后道:“王老五。”

    大汉咧嘴一笑,拔腿就跑。袁忘早有准备,左手抓其后领。大汉非常灵活,一个扭身把西装脱下来。袁忘拳头打在大汉左脸上:“抱歉,五十万。”

    大汉挺耐揍,笑着道:“没关系。”扭动脑袋,活动筋骨,摆出架势。

    双方对冲,袁忘一个蹲身猫腰前冲,抓了大汉的双腿来了个过背摔。大汉身手不错,临危不乱,左手反抓袁忘的腰带,两人一起摔倒在地。相比之下袁忘受到伤害小。袁忘一个扭身,双手抓死大汉右手,右脚勾勒住大汉的脖子。双手借助对大汉右手的拉力,加强右脚勒大汉脖子的拉力。

    大汉和袁忘力量对抗数秒,而后放弃道:“行,你赢了,我投降。”

    袁忘放开大汉,拉大汉站起来,大汉问:“小兄弟,你怎么知道我是王老五?”

    袁忘回答:“你有号码牌。”

    大汉反问:“号码牌怎么了?”

    袁忘回答:“你是以佘旭洲的随从身份出席,佘旭洲不是猎人,是保释担保人。他不可能用猎人做随从。即使用猎人做随从,也应该让猎人多一些圈内的交际,带他们多认识一些人。”

    袁忘谦虚道:“我也只是随便猜的。”

    大汉哈哈一笑,和袁忘握手:“我叫秦乐,是王总的保镖。没请教小兄弟是?”

    袁忘:“袁忘。”

    秦乐一听袁忘名字,怔了一会:“一挑十,打纽唐安保保镖的袁忘?”

    袁忘惭愧:“都是误会。”

    秦乐:“我不仅是王总的保镖,同时也是纽唐安保的业务总监。丢大人了,要知道是你,我怎么也得拼命。唐光,过来。”

    唐光是陪同佘旭洲一起来的另外一名大汉,他一直在旁边看热闹,一听说是袁忘也后悔自己刚才没动手。看得出这两人性格非常直爽。

    这边小打一场,吸引了大家注意。过程很快,大家没怎么看两人已经倒地角力。秦乐和唐光与袁忘闲聊一会后,很遗憾告诉袁忘:“我不是王老五。”

    袁忘一愣:“你不是?”

    秦乐:“号码牌是我故意吸引别人指认。”

    唐光在袁忘耳边道:“悄悄告诉你,王老五在现场。”

    声音不小,周边人朝餐厅扫视过去,不知情的群众们也围聚过来。结果赵雾和一位圆脸姑娘特别凸显不同。

    圆脸姑娘捂嘴笑个不停:“人家真不是王老五。”

    赵雾笑着回应:“你是。”

    圆脸姑娘:“不是啦。”

    赵雾:“你是。”

    圆脸姑娘:“人家是女生啦。”

    赵雾:“你一年前真的有一百六?”

    圆脸姑娘伸手打赵雾:“讨厌。”

    赵雾一握圆脸姑娘左手手心:“五十万是我的了?”

    肢体接触让圆脸姑娘被电,痴痴道:“我人都是你的。”

    佘旭洲拿话筒宣布:“恭喜这位猎人,成功捕获王老五。”

    袁忘一拍头,懊恼不已。他注意过这位圆脸姑娘。圆脸姑娘的笑点很低,用餐时候因为隔壁的一句不好笑的笑话喷了食物。袁忘当时很奇怪。以圆脸姑娘的性格,她应该是很擅长交朋友,为什么总是一个人呢?但资料中王老五明明是男的,所以袁忘就把这个破绽略了过去。

    赵雾抓了圆脸姑娘的手举起:“赢家,赵雾也。”就不告诉你们,午饭后自己去王渍所住客房溜达了一圈,安装了一个小小窃听器。赵雾看向袁忘,能打有用吗?脑子,这年代要靠脑子。

    这时候有人反对:“资料说王老五是男的,还给了照片,怎么就变成一位姑娘呢?”

    圆脸姑娘害羞道:“人家以前是男的啦。”

    反对者抱头蹲到一边吐血去了。

    秦乐安慰一边懊恼不已的袁忘:“小兄弟,五十万而已。我看好你,你将来会有很多个五十万。这是我的名片,有兴趣给我电话。”

    柳飞烟将全部战场都看完整,心中无数疑问,最大问题是:赵雾怎么可能识破王老五的身份?圆脸姑娘和王老五的资料完全不一样。而且没有任何关联和推理性。

    赵雾:我窃听时我也不信,否则下午就把她抓出来了。

    柳飞烟看见秦乐给袁忘名片,没空理会赵雾,快步走过去,双手一圈袁忘的左手,甜甜道:“表哥,我们已经和猎豹谈好了,做人要有信用,不能违约哦。”

    秦乐问:“这位是?”

    袁忘介绍:“柳飞烟,我表妹。”

    秦乐点点头:“好,好,那我们改天聊。”

    猎豹准成员又回到一张桌子上,赵雾这次很安静,轻轻扫着额头的发根线,安静的做一位美男子。自己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价值。崇拜吧,凡人们。

    刘文确实对赵雾另眼相看,但袁忘情绪不高。柳飞烟很恰当说一些恭维套话,她好奇心胜过佩服心。赵雾稳坐钓鱼台,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不过赵雾也看低袁忘几分。至于嘛?输就输了。他不知道圆脸姑娘是袁忘第一怀疑对象,这才是让袁忘懊恼的地方。

    王老五节目结束,佘旭洲将王渍的意思传达给了三组猎人。王渍举办大会的目的已经达到。第二天日常的吃吃喝喝中,人们发现有不少猎人已经悄然离开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