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掌上明珠之千金婢女 > 第74章 来抓你回去
    时间仿佛从这刻停止了流动,孟止念脑袋里一片空白。

    而就在她还未回过神来的时候,李言绪已经松开了她的手,缓缓退开了些距离,就好像方才无事发生一般地淡淡开口:“莫要玩了,好好写,傅妈妈那边还等着贴联子。”

    孟止念顺嘴接了一个‘哦’字,待她转头去看李言绪时,李言绪已经站回到他之前的位置认真写起联对来。

    孟止念也重新低下头去提笔蘸墨,可是心思哪里还能专注在春联上?公子这般心如止水,难道方才发生的事情对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孟止念开始纠结起来。

    可是她却没发现,身旁的李言绪已经接连写错了好几个字……其实他也只是表面强装淡定罢了。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一直到傅妈妈再次进来取春联之前,他们两个之间都没有再说一句话,孟止念想说些什么来打破这有些尴尬的气氛,可是想了半晌却想不出合适的话来,而李言绪呢,看起来似乎根本就没将方才的事情放在心上,两个人就一直都低头沉默着写春联。

    方才取走的春联全都已经贴上了,傅妈妈再次进到书房来取写好的春联,一进来她便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大对劲,却又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仔细打量了一下公子和止念脸上的神情,却也没发生有什么异常。

    “公子,剩下的写好了吗?”傅妈妈一边说着,一边已经走近前来。

    拿起写好的那些数了数,笑着道:“这都已经够了,你们两个怎么还在写?”

    李言绪停下手中的笔,直起身来,含笑道:“是吗?我都没记得数。”

    傅妈妈这时注意到李言绪手边还有两副,便伸手去拿,却听得李言绪道:“那两副是写坏的。”

    写坏的?写春联这种事情对公子来说不是手到擒来的吗?竟然还有写坏的,往年也是没见过……

    不过傅妈妈也没多想,取了春联就欲转身出去,并对孟止念道:“止念今日就在府里跟我们一起守岁吧,晚上府里还会放烟花呢。”

    “好啊。”孟止念一口答应,本来她这么急着赶回来,就是要跟李言绪一起过年的。

    傅妈妈出去之后,李言绪在一旁的矮榻上坐下,看向孟止念问道:“《商经》看到哪里了?”

    “还差……一点点。”

    “行,那我先考考你前面的。”李言绪凝神沉思片刻之后,便欲张口出题。

    却是被孟止念打断,“公子,今日可是除夕,哪儿有你这样的,大过年的还要出题考我。”自己这个年过得也太惨了些吧?

    李言绪闻言含笑看向孟止念,“心虚了?果真认真看了我给你的书?”

    孟止念忙道:“我认真看了,真的!”神情十分诚恳,就差指天发誓了。

    “好了,看在今天是除夕,就放过你。不过,别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等过了上元节,你还是逃不过的。”

    “知道了。”孟止念小声嘟囔着,语气中带着几分无意识透出的小女儿的娇嗔,以前在家中,每当哥哥们交代她不愿意做的事情的时候,她也都会是这个语气。

    李言绪嘴角不由溢出一丝笑意,却见得这时孟止念忽然抬起头来看向李言绪,“公子,我们也一起去贴春联吧。”

    “你去吧,我看会儿书。”

    “哎呀,大过年的就别看书了,走,我们去贴春联去。”说着,孟止念迳自拉住了李言绪的胳膊,将他给拉出了书房。

    今日乃是除夕之日,听得院外的喧闹声,秋容也在自己房里坐不住,带着自己的婢女出来看看热闹,这是她第一次在李府中过年,也或许是最后一次了,她想看看李府过年时是个什么样的情景,以后大概都没机会了……

    却不想正看到李言绪陪着孟止念在花厅贴春联。

    孟止念身手好,不用梯子就能轻松地将春联贴好,那一身火红的披风,越发衬得她肤白胜雪,如风中精灵一般。

    李言绪却犹自担心,嘱咐她小心一点。

    孟止念贴好春联之后,轻盈落地站稳,抬头看着李言绪,不知说了什么,李言绪亦是笑着回了一句,二人对视之间,仿若有一种旁人难以介入的气场。

    秋容身后的婢女看得不忍心,小声劝道:“姑娘,我们去别处看看吧。”

    秋容却并没有动,只道:“你看到李公子看她的眼神了吗?我在风尘之地呆了那么久,比谁都分得清什么是真心什么是假意,李公子对她只怕已经不仅仅是喜欢那么简单了。但却奇怪得很,以李公子的性情,怎会……”

    说至此处,秋容忽地停了下来,目光落向回廊的一处,婢女顺着看过去,正看到了目露凶光的林芊芊。

    秋容不免感慨:“做李公子喜欢的女人也不容易。不过,纵然如此,能得到李公子的心,死也无憾了。”自己这一辈子是无望了。

    至午时,孟止念听到外面爆竹声声不绝,便兴冲冲地要出去看热闹。傅妈妈仍在忙,李言绪不喜爆竹的响声,贺飞也不感兴趣,孟止念便只好一个人出去逛了逛。

    此时外面正是热闹,无数的孩童穿着新衣在外面嬉笑玩闹,追着看哪家正在放爆竹,孟止念便也跟着一起。

    正跟那些孩子们玩得兴起,却见眼前一人忽地挡住了她的路。

    孟止念还以为是路过的人,便是往旁边挪了挪,但那人却是跟着她走,明显是针对她。

    孟止念不耐地抬眸去看,下一瞬却惊讶出声,“你怎么在这里?”

    话音落下,她迅速反应过来,转身就跑。却被身后之人长臂一伸抓住了衣领,“幸好我早有预料,不然还真叫你给跑了。”

    “姐姐,他是谁啊?”几个孩子围过来好奇地盯着来人看。

    “他是……我哥哥。”孟止念耷拉个脑袋应道。

    ……

    今日除夕,其他店铺几乎都没开门,但是酒楼茶肆却都还依旧照常经营。

    此时孟止念正被拎到附近一家酒楼的雅间里坐着。

    “玩够了没有?也该回家了吧?”坐在孟止念对面的翩翩公子一手拈着茶杯,一边淡淡开口。

    “我才刚出来没几个月呢,我不回去。”

    “你不回去?”男子将手中茶杯一顿,茶水溅了几滴在桌上,“这大过年的,我还要在外风餐露宿,就换来你这么一句话?我跟你说,你想回也得回,不想回也得回!”

    “别说得你好像都是为了我,肯定是父亲让你出来找我的,不然你才懒得管我呢。”

    男子似笑非笑地看着孟止念,“嘿,你这小没良心的,从小到大,我对你不好吗?什么好吃的没给你吃?什么好玩儿的没给你玩儿?”

    “你那是贿赂我,让我帮你在父亲面前顶罪!不然你的屁股早开花儿不知道多少回了。”

    男子尴尬地轻咳了一声,而后严肃了神情道:“你别跟我在这儿狡辩,我既然都已经来了,肯定要带你回去的,不然我这一趟岂不是白走了?大过年的我还不能回家,我容易吗?”

    孟止念当然不想回去,且不说她还没看够外面的这些风景,单就李言绪这么一个理由,她就绝不可能现在回去。

    “三哥哥,你知道勤王这个人吗?”孟止念忽而道。

    男子不解,“谁啊?”

    “姑姑当年曾经离开过谷中,还跟当今皇上的弟弟勤王相恋了,可是最后勤王却把姑姑给抛弃了,另娶了他人。”

    “你在这儿胡说什么呢?”

    “我没胡说,这是千真万确的,我不知道父亲他们知不知晓这件事,但你去查查就知道我没说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