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雷霆之主 >章节目录第699章 顶撞(二更)
    大船停靠住。

    船上的玄衣青年飘身跃下,在码头落成一个扇形,护卫住船头位置。

    他们双眼炯炯,戒备森严。

    周围看热闹的周家子弟与他们目光一触,忙不迭的收回,不敢再盯着看。

    他们的眼光好像锥子一样,扎得眼疼。

    冷非皱了皱眉头。

    难道紫阳洞子弟都这般盛气凌人?

    他目光平和,与一个玄衣青年目光相触,没有躲避。

    那玄衣青年狭长脸庞,双眼狭长,透出几分阴柔又有几分凌厉,顿时双眼寒光暴涨。

    他无法容忍周家子弟如此不敬,视为对紫阳洞的冒犯,下面家族就应该有下位者的自觉!

    他踏前一步,沉声喝道:“你是何人?”

    冷非负手淡淡道:“狐少华。”

    “不是周家子弟?”他脸色越发阴沉道:“狐少华……”

    他隐约听过这名号。

    旁边一个圆脸青年喝道:“那个与陆师兄交过手的狐少华?”

    冷非点头。

    “你不是宋家子弟吗?”圆脸青年疑惑的道:“怎么跑到了周家?”

    他们都知道周家这一次暗算宋家,想要削弱宋家,奠定自己第一家族的地位。

    可惜没能成功,就是因为这个新加入宋家的狐少华。

    冷非笑了笑:“我怎么来到周家,还不必向你们禀报吧?难道咱们宋家子弟连这一点儿自由都没有了?”

    他扫一眼周围,淡淡瞥向这帮盛气凌人的玄衣青年:“卢长老如此尊贵,咱们家族子弟连看都不能看一眼?”

    他这话平和从容,徐徐传出去很远,响彻所有周家子弟耳边,顿时惹来复杂目光。

    他们恼恨冷非,视之为敌人,但对这一番话却感同身受,这帮家伙也忒傲慢,看一眼都不成?

    “放肆!”狭长脸青年断喝道:“你区区一个家族子弟,竟然敢如此无礼!”

    “你放肆!”冷非断喝:“客随主便,你们身为客人,竟然如此霸道,这里是周家,不是你们紫阳洞,要耍威风,回你们紫阳洞去!”

    “你——!”狭长脸青年脸色涨红。

    冷非不屑的看着他,摇摇头道:“仗着是紫阳洞弟子就作威作福,也不看看你自己的本事!”

    狭长脸青年踏前一步,双手紧握,青筋贲起。

    冷非哼道:“怎么,你想动手?”

    “你——!”狭长脸青年脸色越发阴沉,红中带着紫,双眼寒光迸射。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这边。

    唯有大船里一片安静,好像没有人一般。

    冷非平静的道:“劝你别自取其辱!”

    他说着话,看一眼对面的大船,声音徐徐而出,传遍了四方,整个小岛都听得到。

    圆脸青年扯一把狭长脸青年,低声道:“徐师兄,算了,别跟他一般见识。”

    狭长脸青年死死瞪一眼冷非。

    冷非轻笑一声,摇摇头道:“没有那个本事,就别这般狂傲,好像天下第一一般。”

    “狐少华,你也少说两句罢。”圆脸青年道:“你难道要给你们宋家招祸?”

    冷非失笑道:“我说几句话就是给宋家招祸了?咱们宋家不是紫阳洞的奴才,不是区区随便一个紫阳洞弟子便能揉捏!”

    “好一张利口!”断喝声中,一道人影钻出船舱,已然出现在冷非跟前。

    却是一个魁梧高大的老者,黑发黑须,浓眉大眼,双眼精芒暴涨,威势如虎。

    冷非抱拳平静的道:“可是卢飞鹏长老?”

    “看来你也没把老夫放在眼里。”卢飞鹏沉声道,双眼如鹰紧盯着他。

    冷非笑了笑:“我狐少华向来以武功论高低,不以职位权势,不知卢长老的武功如何。”

    他说着话,数十只巨掌已经凝现在卢飞鹏头顶,迅速聚拢为一只流光溢彩的巨掌。

    悬于卢飞鹏头顶两丈处,随时便要拍下。

    卢飞鹏惊奇的道:“狐少华,你好大的胆子啊!”

    冷非道:“卢长老你也要仗着你们紫阳洞的势来压人?紫阳洞何时成了这样,只想着仗势欺人,却不敢拿出真本事来压人?”

    卢飞鹏上下打量着他:“你确实胆子不小。”

    冷非道:“卢长老,何必多说,打还是不打?”

    “狐公子!”远处传来一声娇喝。

    周静怡轻盈而来,周家子弟迅速让开一条路,让她毫无阻碍的来到冷非近前。

    冷非抱抱拳:“静怡姑娘?”

    “你们都是周家的客人,还是别动手的好。”周静怡淡淡道:“否则大家都不好看,卢长老,请罢!”

    卢飞鹏呵呵笑道:“静怡姑娘,还是你通情达理,这一次的事据说是你的手笔?”

    周静怡道:“都是误会罢了,要不然,周方玄也不会跟他们凑在一起。”

    卢飞鹏笑道:“哪个周方玄?”

    “我从小照顾的一个孩子,年轻气盛,也去找狐少华的麻烦。”周静怡轻轻摇头:“被教训一顿,现在总算老实下来,卢长老,请进去述话。”

    “好好。”卢飞鹏呵呵笑道:“倒要好好听一听。”

    他看一眼冷非:“狐少华,真要动手,咱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切磋一番。”

    冷非轻笑一声,没有说话。

    卢飞鹏虽为长老,修为还不如陆沉水,可能有更多诡异的手段奇异的武功,却构不成威胁。

    “卢长老,请——!”周静怡侧身相迎:“家主正在殿内恭候呢。”

    “走吧。”卢飞鹏道。

    周静怡对冷非道:“狐公子,若有失礼之处还望见谅。”

    冷非抱抱拳。

    卢飞鹏随着周静怡走远。

    冷非负手站在原地,头顶的巨掌消失。

    众人没有跟着走,纷纷在原地打量着冷非。

    冷非笑了笑:“见笑了诸位。”

    “狐公子,好样的!”一个魁梧壮硕青年沉声道:“够硬气!”

    “我有狐公子的武功,也敢这么硬!”

    “你真敢?”

    “有什么不敢的?打呗!”

    “说得容易,有这么强的武功,周家还能容得下你?”

    众人议论纷纷。

    冷非暗自点头。

    看来周家的底火不弱,平时是受够了卢飞鹏他们的飞扬跋扈,一直忍辱负重呢。

    自己算是趁势点了一把火,让他们与卢飞鹏之间起嫌隙,将来总有机会闹翻。

    “唉……,这一次看着来势汹汹,怕是来问罪的。”

    “那又如何?”

    “谁知道要不要再赔一笔巨资。”

    “这位卢长老也忒贪心了!”

    “没办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