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画满田园 >章节目录第三千八百八十七章 老宅又出事
    方国公看见花继业这个时候来,就知道是有事情了,让他进了内间,两人坐下才开始说话。

    “继业,这么晚来可是有什么事?”方国公担心的问花继业。

    花继业道:“关于方士耀的,但是不太确定,不过我觉得他的消息还是应该让外祖父知道,所以特意来跟你汇报一下。”

    方国公听见是关于方士耀的事情,心里挺难受的,因为自己当了这么多年的孙子,现在是仇人了。

    当然也有危机敢,因为不知道他现在要做什么,毕竟他娘死在了这个家里。

    “找到方士耀的藏身处了么?”方国公问。

    “我们猜测是在宫里,应该是在某个大太监的身边藏匿着,但是现在不太好继续查,皇上身边的太监还好说,可是太后身边的就不好动了,现在只能慢慢排查。”

    “宫里不好动啊,后宫女眷众多,其实很多秘密,就连皇上的都不希望能碰触那些,所以确实难。”

    “我也知道,所以确实不知道能不能查到,我来就是跟外祖父打个招呼,如果找到方士耀,只能除之后快。”花继业知道外祖父对方士耀有个人的感情,所以才先说了可能发生的。

    方国公沉默了片刻点点头:“明白,他跟我们国公府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是我抓了他,也要除了。”

    “外祖父有准备就行,我来就是说一下这事,明天早上我就要赶回去了,最近表面上平静,实则波涛暗涌,我也不放心家里。”

    “嗯,我也听说了妙儿遇刺的事,还好她没事,那你就早些回去吧,照顾好妙儿和逸宕。”

    “知道了外祖父,保重。”说完花继业也就离开了。

    剩下方国公坐在书桌前,其实也是想起来不少事,大多是关于方士耀的吧,这个孙子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哪能没有感情?

    当然他的心里也更多了对方士初的亏欠,想到这些,他的表情也是很痛苦。

    花继业回了千府之后,把近来府上的事情都处理好了,然后也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天没亮就返程回永安镇了。

    玄妙儿早上醒来就看见某人正在轻手轻脚的换衣服,她继续装睡,等到花继业到了床边,她一下子抱住了花继业:“有没有吓一跳?”

    花继业确实是惊了一下,抱着玄妙儿在她的屁股上打了两下:“太调皮了,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你不在家我晚上也没什么事,睡得早起来的自然就早了。”玄妙儿腻歪在花继业身上道。

    “那我回来了,是不是要办点什么事?”某人的脸上带着神秘的意思。

    玄妙儿松开了花继业:“你别闹了,骑马赶路回来还不够累?赶紧休息一会。”

    花继业抱着玄妙儿躺下了:“小丫头,是不是怕了?”

    玄妙儿在花继业的腰上掐了一下:“谁怕了,你没正经的,让你睡就赶紧睡一会。”

    花继业带着笑容抱着媳妇闭着眼睛,这个感觉真好,这辈子这么安逸的过自己就很满足了。

    迷迷糊糊的两人都又睡了一会,不过起来的也不算是太晚,起床之后玄妙儿又去看看千落。

    千落的状态好了很多,逍遥子神医今个也很开心,跟玄妙儿说了千落的情况,诊脉也没有什么异常,除了人有点虚弱,别的都很好。

    这个结果也是证明一点,那就是少了脾脏,应该不是很影响千落的生活,甚至对寿命的影响也不大。

    当然,这也只是暂时的诊断,在逍遥子神医看来,这个还要长期的观察下去,毕竟这是凤南国的第一个这样的病患。

    要一直的记录,这样才能更有经验,对以后类似的病症也更能有好的诊治方法。

    这几天家里这些大夫可都是很忙,因为根据跟千落手术的那些工具,他们也又研究了了不少适用于外伤的工具,对这些也进行的改良,更适合他们现在的环境。

    逍遥子每天都带着这些大夫研究记录,之后又找了一些小动物做实验,在外伤的治疗上,有了一个新的高度。

    玄妙儿想着有日子没回河湾村了,所以这天天气不错,就跟花继业带着孩子一起回了河湾村去。

    这时候是夏末,还没到秋收时候,也是比较热的时候。

    回了家之后,爹娘都不在。

    李梦仙抱着孩子迎出来:“你们回来了,快进屋,大太阳晒着,孩子受不了。”

    这都进屋了,落了座玄妙儿问李梦仙:“嫂子,爹娘去地里了么?”

    李梦仙摇摇头:“没有,都去祖父那边了,那边又闹妖了。”

    玄妙儿皱了皱眉头:“又怎么了?”

    “不是关于咱们家的事,是姜翠芽昨天晚上起夜看见鬼了,说了你别害怕,你要是害怕这事我就不说了。”李梦仙说了一半,神情有些紧张道。

    玄妙儿对鬼神还真是迟疑态度,但是也好奇那边到底怎么了:“嫂子你说吧,我没那么胆小,再说这有点两天村里就传开了,我还能不知道?”

    “昨天晚上姜翠芽起来上厕所,刚出门就看见东边的院子有个穿着红喜服的女子,你说渗不渗人?”李梦仙没在多说,但是意思也说透了。

    玄妙儿感觉后背有点发冷:“啥,东院穿着红喜服?老姜家那边?那不是……”

    她没有说出来,但是大概理解了大家的意思,那就是说的是姜翠芽看见玄宝珠了?玄宝珠就是穿着喜服死的。

    李梦仙点点头:“你想到了是谁吧?小姑不就是穿着喜服走的,并且当时怀着孩子,是个男孩,你说能不能是正好姜翠芽这时候过门还怀着孩子,所以招惹了不干净的事。”

    本来玄妙儿没想过这样的事,这时候被李梦仙神秘的声音说的感觉浑身发麻:“不能吧?”

    花继业看着媳妇害怕的样子倒觉得蛮可爱的,不过也不能让小丫头真的害怕了,这要是吓着了,晚上该梦魇了。

    所以对着玄妙儿和李梦仙道:“会不会是那边为了吓唬姜翠芽,三婶五婶他们人为吓唬姜翠芽的,毕竟之前他们也是有动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