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开个诊所来修仙 >章节目录0030章 扑朔迷离
    善恶鼎中黑白两气缠绕,扶摇直上,凝而不散,那景象一如一个变幻莫测的阴阳太极,蕴藏着天道的秘密。
    宁涛盘腿坐在善恶鼎前,一遍又一遍的运行着初级入门修真功法。鼎中的善气和恶气一丝一缕的扎进他的眉心,然后被泥丸宫吸收,炼化……
    一整夜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结束俢练的时候宁涛又进入“自身世界”看了看他的泥丸宫,还是一个丑陋的泥潭,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只是那一丝黑白相间的灵力又强壮了一点。
    他又尝试了将灵力转换成丹火,可接连数次尝试都失败了。不过,其中有一次他感觉手心有发热的现象,这让他欣喜激动。失败虽然是失败了,可这说明他已经掌握了对的方法,只要勤加修练,等到灵力再强一点他就可以将灵力转换成丹火,炼制初级处方丹了。
    离开诊所,宁涛在街上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去了阳光孤儿院。
    出租车上宁涛又拨打了苏雅的电话,还是接不通,他的心中充满了担忧。
    来到阳光孤儿院,宁涛就直奔苏雅的房间。房间里一切照旧,没有一丝变动,没有一丝苏雅回来过的痕迹。
    站在门口的李小玉一脸的愁容,“宁叔叔,你说苏雅姐姐会不会被人贩子拐跑了?”
    宁涛安慰道:“不会,你苏雅姐姐你们聪明,她拐走人贩子还差不多。”
    “那她怎么还不回来?”李小玉掰了一下手指头,“她已经两天两夜没回来了。”
    宁涛摸了一下她的小脑袋,“不要担心,我会把苏雅姐姐找回来的,去玩吧,宁叔叔再找找线索。”
    “嗯。”李小玉离开了,无精打采的样子。
    宁涛将门关上,鼻子一动,几百上千种气味顿时涌进了他的鼻腔。
    这房间里的一切看似正常,可他并不放心。
    果然,他的鼻子很快就从空气中、地面上捕捉到了一个男人残留下的气味。不是葛明的气味,是一个陌生人的气味,还带着一点沙土和铁锈的味道。
    那个人将他来过的痕迹都处理掉了,无法看见,可是他却无法处理他的身体所残留下来的气味。
    宁涛的心里暗暗地道:“对方肯定是冲着苏雅放在床下的东西来的,她果然是出事了,我应该怎么办?”
    他想到了报警,可又担心对方发现之后干出极端的事情,不敢报警。
    他循着气味的痕迹来到了窗户边,爬出窗户来到了后墙下。墙上有一点攀爬的痕迹,可也是被处理过的,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
    他吸了一口气,双腿曲起,然后终身往上一跃,他的身体嗖一下蹿了起来,右手扣住墙头一拉,他整个人就站在了两米多高的墙头上。下一秒钟,他跳下围墙,循着气味追踪了下去。
    后墙不远处是一条小溪,清澈的山泉水顺着崎岖的河床往山下的方向流淌。
    那个人的气味到小溪就消失了,他从小溪里走了。潺潺的溪流冲走了他的气味,这样的情况就算是最厉害的搜寻犬都没法追踪到他了。
    宁涛站在小溪旁发了一会儿呆,然后返回了苏雅的房间。
    他将苏雅的床挪开了一点,然后咬破手指在床头后面的墙上画了一只血锁的图案。有了这只血锁,他等于是在天外诊所和阳光孤儿院里建立了一个快捷通道,不单是来去方便,更重要的是能及时应对无法预知的突发情况。
    离开苏雅的房间,宁涛来到了厨房帮葛明洗菜。
    “墩子,昨天晚上你有看到什么人来阳光孤儿院吗?”宁涛随口问了一句。
    葛明说道:“人?什么人?我昨晚看满城与曼联的同城德比赛,我很晚才睡,我没看见有什么人来。”顿了一下,他又补了一句,“是掉什么东西了吗?”
    宁涛说道:“没有,我只是担心孩子们的安全问题,随便问问。这个孤儿院连一件像样的家电都没有,谁会来这里偷东西?”
    “也对,我要是贼我也不会来。”葛明说。
    “在这里干得习惯吗?”宁涛转移了话题,他没有告诉葛明真相是不想让他卷进这件事里来。
    葛明笑着说道:“习惯,我很喜欢孩子,我在这里很开心。”
    “那就辛苦你了,好好照顾这些孩子。”
    “你跟我说这种客气话干什么?见外了。”
    宁涛不是见外,是真想为这里的孩子对葛明说一声谢谢。
    “昨天晚上那个美女好漂亮,开几百万的豪车,你是怎么认识的?”葛明对林清妤和她的玛莎拉蒂MC有着很强的好奇心。
    “你问这个干什么?”
    葛明笑着说道:“我这是关心你啊,如果你能把那个林小姐追到手,你还去当什么游医?可你长这么大都没有泡过妞,毫无经验,你跟我说说你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我给你参谋参谋。”
    宁涛将手里的一包蒜砸了过去,正中葛明的额头。
    葛明呵呵笑了,“你看,你真是个处男,害羞了吧?”
    宁涛想笑却笑不出来,他的心情还是沉甸甸的,充满了担忧。
    叮铃铃,叮铃铃……
    宁涛的手机突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是不是林小姐?”葛明激动的凑了过来。
    宁涛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江好。
    “这个也不错,腿好,脸蛋也漂亮,就是有点凶。”葛明品头论足地道。
    宁涛给了葛明一个白眼,然后离开厨房接了电话,“江小姐,是我,你有什么事吗?”
    “我有点事找你,方便见面吗?”江好的声音。
    “你在哪?我马上过来,我正好也有件事想跟你聊聊。”宁涛说。
    “朝天门,我等你。”江好挂了电话。
    宁涛收起手机,“墩子,我有事出去,照顾好孩子们。”
    葛明从厨房里探出了头,“知道啦,你比我妈还啰嗦!”
    宁涛苦笑了一下往大门走去。
    “宁叔叔,你一定要把苏雅姐姐带回来呀!”李小玉的声音。
    宁涛点了点头,叮嘱了一句,“不要乱跑。”
    “知道啦。”李小玉应了一声。
    离开阳光孤儿院,宁涛一直走到幸福小区才看见一辆出租车。
    开车的司机是一个身子敦实的中年男子,长相普通,穿着也很随便。
    宁涛上了车,说了地址。
    出租车司机启动车子往市区驶去,一片片山林在车窗外闪过,远去。
    宁涛坐在后座沙发上,脑子里全是苏雅的样子。他答应过周院长,可这才几天,他不仅没有照顾好苏雅,就连周院长都“离家出走”了。这一连串的事情让他感到愧疚。
    “兄弟,有心事?”出租车司机打破了车里的沉默。
    宁涛收起了思绪,视线也移到了驾驶室的后视镜上,随口说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有心事?”
    后视镜里,相貌扑通的出租车司机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我看人很准的,我也擅长帮人解忧。要不你试试,看我说得准不准?”
    宁涛心中顿时生出了一丝警惕感,“你说。”
    也就在这一刹那间,他的鼻翼微微一颤,已然进入了闻术的模式。转眼间他就捕捉到了熟悉的气味,这个出租车司机就是昨晚潜入苏雅房间之中的人!
    “你的一个朋友失踪了,你正犯愁怎么找到她,对吗?”出租车司机并不知道宁涛已经确认了他的身份,故作神秘的样子。
    宁涛并没有说破,不动声色地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出租车司机说道:“你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如果你想你的朋友平安无事的话,你就按我说的做。”
    宁涛突然伸手抓住了出租车司机的肩头,冷声说道:“苏雅究竟在什么地方?说!”
    出租车一个紧急制动停在了马路边上。
    出租车司机回头看着宁涛,“你最好冷静一点,你不想你朋友平安回来吗?”
    宁涛怒视着出租车司机,他此刻的眼神就像是两把磨得锃亮的刀子。
    出租车司机从车兜里拿出了一只手机,然后递向了宁涛,“你先看看这个吧。”
    宁涛松开了出租车司机的肩膀,接过了手机。
    一个视频正在手机里播放。那是一个光线昏暗的地下室,苏雅被绑在一只铁椅子上,嘴里塞着一块破布。她的身上满是血污,神色紧张。
    一个蒙着脸的男子走到了苏雅的身边,伸手拔掉了塞在她嘴里的破布。
    苏雅嘶声吼道:“救我!救我!我在……”
    那个蒙面男子跟着又将破布塞进了苏雅的嘴里。
    “呜呜……呜呜……”苏雅还想说什么,可是她根本就说不出来。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
    啪!手机在宁涛的手里爆开了,一块块碎片从他的手里掉落了下去。
    出租车司机淡淡地道:“我很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不过我还是要劝你冷静一点,不然你的朋友就会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宁涛强忍着心中的怒火说道:“我朋友现在在哪?”
    出租车司机说道:“我觉得你应该问我们想要什么,你的朋友偷了我们老板的东西,你把它带来交给我,我自然会放了你的朋友。”
    宁涛很清楚对方想要的东西就是他在苏雅床下找到的东西,可他却装作不知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东西,我朋友偷了你老板什么东西?”
    出租车司机的声音突然转冷,“你不要跟我装糊涂!如果你想你的朋友活着,你最好把它交给我!”
    宁涛是想套出关于那两样东西的一点线索,哪怕是一个名字也行,可对方并没有上当。沉默了一下,他说道:“那东西现在不在我身上,你说个时间地点,带上我朋友,我拿那东西换人。”
    出租车司机用命令的口吻说道:“等我电话,不许报警,现在下车!”
    宁涛打开车门下了车,“我警告你和你的老板,如果我的朋友出任何意外,或者你们再打她一下,你们不但得不到你们想要的东西,我还会让你们付出你们想象不到的代价!”
    出租车司机冷笑了一声,一脚油门,出租车再次启动向前驶去。
    宁涛看着出租车远去,眼神冷得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