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开个诊所来修仙 >章节目录0062章 蛇蜕潘家园
    早餐在尴尬的气氛里开始,又在尴尬的气氛中结束。三个人谁没提昨晚发生的事情,不然恐怕会尴尬致死。
    匆匆吃了点东西,江好放下碗筷就走。
    唐珍问了一句,“你去哪啊?”
    “去上班。”江好脚步匆匆,走到门口打开房门的时候,她回头看了还坐在餐桌边的宁涛一眼,“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宁涛不知道为什么却移目看了唐珍一眼。
    唐珍冲宁涛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我可不要你陪我,我约了小区的姐妹去买菜。”
    宁涛,“……”
    他什么时候说想陪她了?
    唐珍催促道:“快去呀,你们年轻人去玩吧,你难得来一次北都,让江好陪你去逛逛紫禁城博物馆,长城、雍王府什么的。晚上你们要是不回来的话,给我发条短信就行……”
    “阿姨再见。”宁涛不敢再听下去了,放下碗筷起身就走,路过沙发的时候顺手拿走了他的小药箱。
    唐珍笑着说道:“你们出去玩注意安全,再见。”
    注意安全是个什么意思啊?
    宁涛逃似的出了门。
    江好等宁涛走进楼道才对她妈说道:“都是你出的馊主意!”
    唐珍摊了一下手,“怪我咯?”
    房门嘭一声关上了。
    楼道里,宁涛停了脚步,心里琢磨着怎么开口解释,可等到江好下来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江好直盯盯的看着宁涛,一句话不说,只是看着,那眼神凶巴巴的,好像宁涛欠了她好几十万一样。
    宁涛不敌她眼神,尴尬地道:“那个……”
    那个什么,没了。
    江好终于开口了,“昨晚……”
    昨晚什么,也没了。
    宁涛灵机一动,他笑了一下,“昨晚怎么了?”
    “昨晚……”江好终于说了出来,“昨晚我喝醉了,我说什么了吗?”
    “我……我也不知道,我也喝醉了……”宁涛咳嗽了一声,机智的反问了一句,“昨晚你说什么了吗?”
    江好的脸微微红了一下,跟着就转移了话题,“好像没有吧,算了,我们不提这事了。我把你叫出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我今天晚上就要飞去山城继续跟进寻祖项目。你是跟我一起走,还是留在这里?”
    宁涛说道:“后天我还得给赵无双进行第二次治疗,药材也还没有拿到,我就暂时不回去了,你先过去吧。”
    江好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你不要对任何人说,你能答应我吗?”
    宁涛点了点头。
    江好凑到了宁涛的耳边,“我今天早晨才接到的消息,上面要重启寻祖项目,你见过的那个梁克铭将成为新的寻祖项目的负责人,林清华也很有可能被要求加入项目组。”
    宁涛讶然地道:“那是一个危险的研究,为什么还要重启?而且,林清华已经关闭寻祖项目,并且承诺不再碰它,为什么还要他加入?”
    江好苦笑了一下,“核弹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可人类却还是研究出了它,直到现在还在拼命的制造。寻祖项目差不多是一个性质吧,你我根本就制止不了。倒是你,你只是治好了林清华的医生,这件事与你无关,你就不要再参合了。还有,你最好不要再与林清华接触了,不然你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林清华被监视了吗?”宁涛问了一句。
    江好说道:“让你别管,我的嘴才闭上你就来问他的情况,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惹麻烦?”
    “好吧,我不问了,也不管了。”宁涛说,可说是这样说,他的心里却是另外一种想法。
    那个杀人的老头还没有落网,那个神秘的机车骑手却又约他“月十五夜”见面,他将两团灵土和寻祖之药的配方交给了江好,然后又治好了新妖林清华,他其实已经深陷这个漩涡之中,岂是想脱身就能脱身的?
    更何况,他压根就没考虑过脱身。他是天生的善恶中间人,天外诊所的主人,遇到这样的困难和麻烦他岂会躲避?他不仅不会躲,他还要主动出击!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就是,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善恶之争,他这个天外诊所的主人还有存在的必要吗?真世界太平了,他也就完蛋了。
    可是这样的秘密他是没法告诉江好的。
    江好哪里知道宁涛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她说道:“你能明白就好,我也放心了。我要去局里做报告,然后晚上乘机回山城继续我的任务,你跟我一起回山城吧。”
    宁涛想了一下,“我还不能回去,后天我还得给赵无双做第二次治疗,范铧荧答应给我买的药材我也还没有收到,搞定了这两件事我就回山城。”
    “那好吧,我在山城等你。”江好看来一眼,涛手中的小药箱,又说道:“这会儿你要到什么地方去?我还有点时间,我送你。”
    宁涛说道:“你不用管我,你去忙你的吧,我想去紫禁城博物馆看一看。”
    “那好吧,有事给我打电话。”江好留下这句话便离开了。
    江好驾车离开,宁涛叫了一辆滴滴专车来去了紫禁城博物馆。
    到了紫禁城博物馆,看到在购票处前排着的几条长龙宁涛就打退堂鼓了,然后他又看到了一块关于违禁品的告知牌,顿时想起丁烨交给他保管的匕首也是违禁品,根本就不能带进去,随即便打消了念头,提着小药箱离开了。
    叮铃铃,叮铃铃……
    站在马路边上准备叫车的时候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宁涛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接听了电话。
    “铧荧兄,是我,有事请说。”宁涛客气了一句。
    手机里传来了范铧荧的声音,“宁老弟,我打电话来是想告诉你药材已经备得差不多了,只是差两样,一样叫鸡血竹,一样叫白色蜕。清水道长说他那里有鸡血竹,他已经命他的弟子去取了,需要等一天的时间,到时候他会亲自交给你,我想他是想和你见一次面,没问题吧?”
    宁涛说道:“没问题,还有一种白蛇蜕能找到吗?”
    范铧荧的声音,“蛇蜕就是蛇皮,中药房里都有,非要白蛇的吗?我查过了,那是得过白化病的白蛇,极其罕见,而且你要的还是五十年的蛇龄的白色蜕,一般的蛇就十多年的寿命,长寿的也不过三四十年,这个太难了……你非要五十年蛇龄的白蛇蜕吗?”
    宁涛说道:“是的,有门路吗?”
    范铧荧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恕愚兄无能了,我能打听的人都打听了,能动用的关系都动用了,活的白蛇我能给你找到,但是五十年蛇龄的白色蜕……等等!”
    宁涛心中一动,着急地道:“你找到门路了吗?”
    “宁老弟,说来你不相信,我刚刚收到了一条短信……”
    “说什么?”
    “那人说他有五十蛇龄的白蛇蜕,但是要你亲自去找他。”范铧荧说道。
    “他在哪?”
    “潘家园子,那是一个卖古玩的市场。那人说你去了,他就会与你见面。”
    “我马上去。”宁涛说。
    “我马上赶过来,我们在潘家园子碰面,然后一起去见那个人。”范铧荧挂断了电话。
    宁涛其实很好奇范铧荧为什么突然收到那样的短信,好像那个发来发来短信的人知道他迫切需要这些药材一样,可是范铧荧已经挂断电话了,只有等见面的时候再问他了。
    宁涛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潘家园子。
    真正的北都人没有不知道潘家园子的,它在清朝末期就存在了。那个时候叫“鬼市”,落魄的清廷贵族,破落的富豪在动荡的局势里家道颓败无以糊口,只能靠变卖祖宗留下的家产苟且维生。可这些贵族、官宦后人和富人放不下面子,于是趁天亮前拿了古董物件在街边摆摊贩卖,既躲开了熟人保留了脸面又做成了买卖,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这么一个“鬼市”。现在,这个鬼市已经发成了一个年交易额数十亿的古玩市场。
    这些,都是宁涛在出租车上百度到的信息。在此之前他甚至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潘家园这么一个地方,更别说它的历史了。他想不明白那个人为什么会挑这个地方见面,可炼制初级处方丹的药材事关身家性命,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出租车在马路边上停下,宁涛付了车资下了车,然后进了潘家园。
    潘家园里人头攒动,行道两边摆满了地摊,青铜物件、古钱币、瓷器、玉石等等,多得让人眼花缭乱。还有卖核桃、手串、葫芦和木雕玩意的,数量多得数不清。
    “小伙子,你的木箱子卖吗?”没等宁涛适应这个嘈杂的环境,一个老头就瞧上宁涛手里提着的小药箱了。
    宁涛看了那老头一眼,“不卖。”
    “开个价吧,价格合适我给你买了。”那老头并不死心。
    宁涛懒得跟他纠缠,提着小药箱向深处走去,一边走一边寻找要与他见面的人。
    没等他走几步,那个老头便追了上来,说话的声音也变了,“你就是那个要找白色蜕的人吧?”
    宁涛停下了脚步,移目看着那个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