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开个诊所来修仙 >章节目录0219章 一块砖的故事
    考古队的营地扎在一个峡谷里,两面都是高山和原始森林,一条河流从山涧俯冲下来,从营地旁边奔腾而过。
    夕阳从山峦上洒落下来,向阳的山坡一片金光灿烂,背阴的山坡却已经提前进入了黑暗,景物朦胧。
    一座帐篷旁边,考古队的队长纪文贵和骨干成员杨晨正在讨论什么。马彤彤和一个年长的女专家正在河边清洗野菜,看来是准备做晚饭了。
    “哎哟,累死我了,宁大哥,你怎么不累?”赶了一整天的路,简密实在是累坏了,还没到营地便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宁涛说道:“我练过功夫,赶这点路不算什么,要不我再给你按摩一下,你就不会感到累了。”
    一路上,他用灵力给简密按摩了三次,每次都是简密累得走不动的时候,他一按摩简密就疲劳顿消。如果不是这个原因,他和简密恐怕还在半路上走,根本就赶不到考古队的营地。
    “谢谢宁大哥,可是还不要了吧,你也赶了这么远的路,肯定也累了,我们都到了,我喘几口气就好了。”简密说。
    “那好,我过去打个招呼,你休息一下就过来。”宁涛说,然后往河边走去。
    山河水流湍急,奔腾的河水冲击着河床里的岩石发出哗哗的水声,也难怪马彤彤和那个女专家没有听见宁涛和简密说话的声音。
    “马博士。”宁涛站在马彤彤的身后打了一个招呼。
    马彤彤这才听到身后有人叫她,慌忙转过身来,一看是宁涛,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原来是宁医生,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来的?”
    说话的时候,她放在河边的一把野菜突然被水卷走。她身边的年长的女专家一声惊呼,“菜冲走了!”
    马彤彤慌忙伸手去捞,结果脚下一滑,身子一倾就往河流栽倒下去。
    宁涛一个健步冲上去,一把就抓住了马彤彤的胳膊,将她扯了回来。这个时候,马彤彤的是一条手臂已经扎进水里了。
    马彤彤显然被吓得不轻,秀气的脸蛋上一片清白的颜色,连一点血色都没有。刚才要是宁涛不拉着她,水流这么湍急,淹死都有可能。
    宁涛略有点责备地道:“一点野菜冲走就冲走了,你那样去捞,你不要命啦?”
    马彤彤这才缓过气来,尴尬的笑了一下,“刚才你好像又救了我一命,你还真是我命里的救星。”
    年长的女专家干咳了一声,“那个,小马,宁医生,我再去摘点野菜,你们聊吧。”
    宁涛说道:“董大姐你也小心一点,林子里也不安全,有蛇。”
    年长的女专家的名字叫董清,是个矿石专家。他上次偶遇遭遇毒瘴的考古队,救了考古队的成员,他记得所有人的名字。
    董清冲宁涛礼貌的微笑了一下,然后离开了。
    “宁医生,你怎么来这里的?”马彤彤又问了刚才的同样的问题。
    “是我带宁大哥过来的。”简密出现在了马彤彤的视线之中,黑黝黝的脸庞上满是阳光般的笑容。
    马彤彤笑着说道:“看来我是多此一问了,我应该猜到的,简密你好啊。”
    “马博士你好。”简密也问了句好,然后走了过来。
    宁涛说道:“马博士,这段时间你们有什么收获了吗?”
    马彤彤说道:“我也说不准,有点头绪了,可是线索还是太少。你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纪队长和杨晨。”
    宁涛跟着马彤彤来到了营地,纪文贵和杨晨也感到很惊讶,打了招呼之后纪文贵又将考古队的其他成员叫了出来,气氛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闲聊了几句,宁涛切入了正题,“纪队长,距离上次分别差不多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了,你们有什么发现没有?”
    纪文贵叹了一口气,“有一点发现,可是线索还是太少。不过也有一件好事,我接到通知,上面的领导说有一个商人想赞助我们,为我们提供经费,那个商人恐怕就这两天就会赶到这里来。”顿了一下,他又补了一句,“那个商人真是有钱啊,要了我们的坐标,据说是要乘坐私人直升飞机过来,他还会给我们带来更先进的装备和补给。”
    “什么商人?”宁涛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心里却很好奇是什么商人居然知道这么冷门的考古项目,而且不仅是出钱赞助,还要亲自到这里来。
    “这个上面倒没有说明,不过管他是谁,只要给我们经费就行,我们在这片原始森林之中找了三年,总不能就这样回去吧?那样的话才真是不甘心。”纪文贵说。
    宁涛的心里却有一个直觉,那就是那个商人并不会像纪文贵说的那么简单。
    杨晨说道:“宁医生,你来看看我一个星期前发现的东西。”
    宁涛来到了杨晨与纪文贵之前讨论的地方,一块被当做桌子的石头上放着一张现代地图,还有一块看上去有点像砖,又有点像岩石的东西。他跟着唤醒了眼睛和鼻子的望术与闻术的状态,他很快就得到了结果,那是一块烧制出来的黏土砖。只是经过漫长岁月的风化,或者是流水的冲击,它已经失去了当初的棱角,看上去更像是一块扁平的卵石。
    杨晨将那块黏土砖拿了起来,将放在岩石上的那一面对着宁涛。
    黏土砖的另一面刻着一个符号,有点像是甲骨文,可恨模糊,难以辨认。不过就算是清晰的,宁涛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纪文贵说道:“我对华国古文字有一定的研究,起初我以为是甲骨文,可是它不是。它是一种从未被记载过的文字,我初步判定它是阴月人的文字,我们暂且称它为阴月文。”
    宁涛问道:“这是在哪里发现的?”
    杨晨说道:“这是我在河边发现的,起初我以为是一块石头,可作为考古人员的直觉告诉我它并不简单,我将它挖了出来,然后就发现它的另一面刻着字。这个发现让我们意识到,我们这三年走了很远的岔路。不管是阴月人也好,还是玛雅人,他们的城市肯定需要水源。如果三年前我们就沿着水源寻找的话,恐怕早就找到阴月人的城市了。”
    宁涛心中一动,“你们把这个发现上报之后,那个商人就来投资了吗?”
    纪文贵说道:“的确是我们上报了最新发现之后,上面就有人说有商人要投资,还让我们报了坐标,方便那个商人过来。”他摊了一下手,“这不,我们现在在这里扎营等着那个老板来。”
    杨晨笑着说道:“管他是谁,只要给我们经费就是好事,总好过这个项目终止吧,我们都是搞考古研究的,找到阴阳人的城市是我们最大的心愿,其它的我们不在乎。”
    宁涛的视线移到了摊在岩石上的地图上,那上面用圆圈圈住了一个地方,圆圈上又延伸出去了一个箭头,指向了一座连绵起伏的大山脉。他仔细辨认了一下,很快就发现眼前这个位置真是圆圈所标注的位置,而那个延伸出去的箭头所指的正是当初他和青追挖到白玉圣莲的深渊所在的位置。
    他曾经在那个泥潭的旁边画了一只血锁,可是它已经被那些疯狂的野人给摧毁了。他现在要去深渊的话,也只能徒步过去。
    “宁医生,你在想什么?”纪文贵直盯盯的看着宁涛,毕竟是有点年纪的人,察言观色的能力比别人要强一些。
    宁涛收起了思绪,“我不怀疑你们能找到阴阳人的城市,你们辛辛苦苦的寻找了三年,上天是不会辜负有心人的。不过,我更担心你们的安全问题,万一遇上野人了怎么办?”
    马彤彤咯咯笑道:“宁医生,你是在吓唬我们吗?神农架野人的传说我们也知道,可我们在神农架找了三年都没有遇见一个,如果真遇见神农架野人,它恐怕会被我们吓跑吧?”
    宁涛的脑海里却浮现出了神农架野人那暴力金刚的形象,可他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如果告诉他们,他早就怀疑阴阳人的文明在那个深渊之中,还遇见了神农架野人,他们该怎么看他?恐怕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我是说万一,可没说绝对。要不这样吧,我这段时间反正没事,我能不能加入你们?我给你们提供医疗保障,如果遇上野人,我还可以给你们充当保镖。”宁涛说。
    “好啊,我欢迎。”马彤彤很高兴地道。
    纪文贵却沉默不语。
    考古队的成员纷纷将视线移到了纪文贵的身上,他们倒是巴不得宁涛加入,在这样的原始森林中有个医生等于是多了一条命。可是,决定权在纪文贵的手上。
    纪文贵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个人是非常欢迎你加入的,可是这样的事情我得请示一下领导。另外,那个赞助商的意见也很重要,我得咨询一下。宁医生,你要真想加入我们这个团队,你就再等两天吧,行不行?”
    宁涛笑着说道:“行,就算不加入,我也保护你们。”
    加入,不过是他想留下来的借口而已,加入不加入他是无所谓的。他很想看看那个乘坐私人直升飞机过来的赞助商是谁。
    “宁医生,我们还有一只备用的简易帐篷,就委屈你和简密今晚住一只帐篷了。”纪文贵说道。
    宁涛说道:“不用,我晚上还要去采一种只有夜间才会出现的药材。”
    “呃,那是什么药材?”杨晨好奇地道。
    “夜生花。”宁涛说。
    夜生花,一种《灵材纲目》上记载的罕见的灵材,很罕见也很难找,可他的目的却不是真的要去找这种灵材,而是要去那个深渊探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