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开个诊所来修仙 >章节目录0512章 镇时塔
    千米之高的巨浪终究还是镇压了下来,无可抵挡,宁涛瞬间就被吞没了,可他的身上却没有任何感觉,那千米之高的巨浪所带给他的冲击,就连一丝微风都不如。
    这只是一个幻觉,并不存在。
    可是即便如此,宁涛仍然是出了一身冷汗,回想那千米之高的巨浪,心有余悸。
    一切都平静下来。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宁涛的脑海里不断的想着这个问题,浑然未觉自己的手中还拿着那颗寻祖丹,而他的鼻子还处在闻术的状态之中。
    结果没等他理出一个头绪来,十几秒钟之后眼前的空间再次扭曲,景物也变了,黑色的岩石和诡异的箱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艘正在风暴之中航行的船。
    这不是静止的画面。
    这是运动的画面!
    狂风肆虐,滔天的巨浪层层叠叠的涌过来,行驶在惊涛骇浪之中的木船摇摇欲坠。船尾上的风帆早就降下来了,船上的人抱着柱子,抓着缆绳,一张张的脸上满是惊恐的神色。他们的额头上都有一块月牙形状的黑色的印记,这个印记说明了他们的身份,他们是从华国大陆神农架来的阴月人。
    宁涛就站在这甲板上,吹着风,淋着雨,可无论是那狂暴的劲风,还是冰冷的雨滴,亦或者是拍打船舷泼溅到他身上的海水,他都没有任何感觉。
    以前在寻祖丹的药物过敏反应状态下看见过去时空的画面,那画面是静止的,那个时候他的感觉是他是真实存在的,过去时空的画面是假的。可是现在完全颠倒过来了,他感觉自己是假的,他所看见的这片大海,这艘船,还有这艘船上的人是真的。
    这是一种诡异而无法解释的感觉,因为即便是做梦,我们都会觉得我们自己是真实存在的,梦是假的。从来没人觉得我们自己是假的不存在,而梦是真的,是真实存在的。
    宁涛一动不敢动,站在甲板上任由风吹雨打。他看着所能看见的一切,观察和寻找,可是观察什么,找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阴月人从船舱之中走了出来,他身形高大,起码有两米多高。他看上去很强壮,身上拥有夸张的肌肉群组,却又不失匀称感。
    这个阴月人猫着腰从船舱走了出来,他挥舞着手臂,冲那几个抱着桅杆和拽着缆绳的阴月人吼叫着。
    宁涛很想听懂他在说什么,可是他根本就听不懂。阴月人的语言不同于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种人类的语言,他听上去就像是电台调频的声音,带着一点白噪音的感觉。
    这样的语言,难道阴月人是外星人?
    宁涛的脑海之中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就在这个时候,左腕之上的低语者突然涌起了一团雪花,他的脑海之中突然冒出了一个诡异的声音。
    “振作起来!我们一定能回家!”
    这个声音低沉沙哑,带着很浓的沧桑感,可最关键的是他能听懂。这感觉就像是哮天犬汪汪叫,而他能听懂它在说什么一样。
    低于者最主要的材料是云矿石,而这里的每一个阴月人的额头上都有一个云矿石矿粉画出来的印记。毋庸置疑,这就是他能听懂阴月人的语言的原因。
    身材高大的阴月人仰望天空,神色悲戚:“列祖列宗在上,请庇佑……”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个上百米高的巨浪突然从船舷一侧拔起,带着磅礴无匹的气势向这艘船拍来。宁涛眼角的余光窥见了那个巨浪之中好像隐藏着什么东西,很长,很大,非常可怕。
    他觉得那东西好像是一条真龙,可是他并没有看见龙头,也没有看见代表真龙的龙角。却不等他看清楚,那巨大的东西便携带的巨浪狠狠滴拍在了这艘本来就摇摇欲坠的木船上,轰隆一声巨响,木船一分为二,海水灌入船舱,急速的往海水之中沉没下去。
    仰望苍穹的阴月人吼叫道:“众神已死!天道卒!啊——”
    众神已死天道卒。
    这话和杨玉环说过的那段似诗又似预言的话极其相似!
    众神寂灭天道卒,镇时塔下现建树!
    宁涛的心中又有了那种好像触碰到了什么的感觉,可是不等他细细琢磨,那巨浪便冲击到了他的身上。他下意识地伸手抱向了近处的一根桅杆,可就是他这一动,狂风暴雨消失了,惊涛骇浪也消失了,木船也消失了。他的视线恢复了正常,在他的眼前是一片平整的断崖平台,还有那只有着“X”封印的箱子。
    一切都静止了下来,这里静悄悄。
    “我……”宁涛张开了嘴巴,冒出了这么一个字就没了,他的心里除了震撼还是震撼,就连想说什么都不知道。
    足足几分钟后宁涛才回过神来,他的视线再次落在了那只箱子上。
    就在刚才的几分钟时间的发呆里,他没有想出那艘船究竟是从华国大陆出发去某个地方,还是从某个地方往华国大陆行驶,他也不知道这只箱子的来历,可有一点他却是想得明明白白的,那就是——镇时塔。
    镇时塔就在这只箱子之中,这封印封的不是它的法力,封的是想要抢走它的人。可以将箱子上的“X”封印理解成锁,这只箱子上加了六把锁。
    宁涛之所以这么确定,原因便是他刚刚的经历。如果这箱子上的封印封的是镇时塔的法力,那么他根本就不可能看到动态的过去时空的画面。更不可能捕捉到同步的阴月人的声音,还被低语者翻译了出来。
    镇时塔,镇时、镇时,它镇的不是正在进行的某一个时间点,就像是某种小电影里面演的那样,猥琐的男子拿一块什么廉价的道具定住某个环境里面的目标,然后为所欲为。它的镇时,镇的是过去的时空,使之重建,使之重现!
    “我要抓寻祖丹的丹灵,我就必须要镇时塔的帮助,别人开不了这只箱子,我能。”宁涛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主意,他提着采药绳走向了那只箱子。走到箱子前,他小心翼翼地将采药绳的绳头放在了箱子上。
    有着X封印的箱子没有任何反应。
    之前他踩断船梁跌落在箱子上的时候,背和屁股压在了腐朽的船板上,其实也是压在了这只箱子上,那个时候这只箱子的封印并没有被激活。这也就给出了提示,只要不拿手去碰它就不会激活封印。
    采药绳显然不是手。
    宁涛极爱那个采药绳提了起来,打了一个活套将箱子套了起来。随后他从小药箱之中取出了一张画有血锁的普通处方签,就地打开方便之门。
    漆黑如墨的窟窿出现在了一万好几千米的深海里,宁涛捡起那个阴月人的头骨,拖着箱子就迈进了窟窿之中。
    两秒钟之前宁涛还在深海海底,两秒钟之后他已经在天外诊所之中了。
    善恶鼎中善气恶气袅袅,善恶平衡。鼎上人脸闭着眼睛,并没有因为宁涛带回了什么重要的法器宝物而睁开。
    宁涛看着善恶鼎说道:“嘿!我马上就要开这只箱子,如果激活了封印,你会镇压的,对不对?”
    鼎上的人脸没有任何反应。
    宁涛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将骷髅头放在了货架之上,然后又将采药绳从箱子上取了下来。最后,他再次打开小药箱拿了一张错字版的拔符出来。
    错字版拔符就是他想到的打开箱子的办法,不过终究是一个想法而已,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所以才会将箱子带回天外诊所。一旦封印被激活,天外诊所一个镇压下来,没准就帮他把箱子开了。
    宁涛小心翼翼地将办法贴在了箱盖上,注入灵力激活,猛地抓住拔符往上一拔。
    嘎……
    箱盖开了。
    就是这么简单。
    宁涛目瞪口呆,箱子已经开了,可他居然不敢相信画了六道封印的宝箱就这么开了。当初因为写错一个符文的错字版拔符,这世上还有它不能开的锁或者封印吗?
    几秒钟后宁涛回过了神来,他的视线落在了箱子里面,就在那一刹那间,他的眼珠子转不动了。
    箱子里面放着一座小塔,那塔有九层,一尺来高,整体是一个“金”字形,非金非木,也不是岩石,整体呈青色,也不发光,看上去挺粗糙的,给人的直观印象就像是景区商店里面卖的劣质塑料纪念品一样。
    就这么一个玩意就是传说中的镇时塔?
    宁涛觉得他要是将它扔到大街上去的话,恐怕只有捡塑料瓶的人对它有兴趣,不捡瓶子的人对它不会有半点兴趣。
    除了镇时塔,箱子之中还有好几块云矿石,即便是最小的一块也比他当初从阴月城废墟之中得到的那一块大。
    最后,宁涛的视线落在了放在箱子角落里的一个物件上,它看上去就像是古代大臣上朝时手里拿的“笏”,也就是朝板。古时候的大臣上朝的时候会将要说的话写在笏上,相当于是一个笔记本的存在。它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对皇上说话的时候遮着自己的脸,以示对皇上的尊重。
    箱子里的物件看上去和朝板的尺寸差不多,但不是木质,也不是玉和象牙之类制作的,它是暗蓝的颜色,暗蓝之中又有银光闪烁,那银光有的星星点点,有的成团,缓缓移动。它所呈现的就像是夜晚的星空,那星星点点的是星辰,那成团缓缓流动的是星云和星河。
    如果说这箱子里的东西谁更像是宝物的话,也就只有它了。
    “回头再研究你。”宁涛将所有的东西都拿了出来,然后盖上了箱子。
    那张开箱的拔符飘飘坠地,上面的符文一团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