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开个诊所来修仙 >章节目录0532章 西施服务员
    冬夜,荒野,天黑前还是一片荒地的地方凭空多了一座古香古色的大宅子,前院栽花,后院种树,气派的大门门楣上还挂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方桌子食府”几个字。

    大门的旁边放着一只广告牌,上面写着:正宗川菜,秘制小龙虾,开业大酬宾,啤酒免费喝等等内容。

    这当然不是什么高档食府,这不过是白婧用法器灯笼苦海明灯打造的幻境。它虽然是假的,可对普通人来说,甚至是对道行浅的修真者来说,它就是一座气派的宅子,根本就看不出什么破绽。

    一家四口围着一块石头,那石头上摊着一只竹简,竹简上放着一颗血色的丹药,一只虫子正对着那颗丹药嗅来嗅去。

    这只虫子就是账本竹简的器灵,高傲无双的虫二皇帝。

    “它的样子好可爱,我可以摸一下它吗?”青追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虫二,一见就喜欢上了。

    虫二显然是听到了青追的声音,也不认丹了,抬起头望着青追,肥妞妞的屁股扭了扭,竹片上顿时浮出了一句话来:大胆刁民,朕的龙体岂是你能摸的?

    三个女人看得目瞪口呆。

    青追惊讶地道:“它还会写字啊,这是在跟我说话吗?”

    虫二屁股一扭,竹片上又浮出了两个字:废话!

    青追咯咯笑了:“它凶我喂。”

    白婧指着虫二说道:“你这家伙好生无礼,你每月吃我夫君三百诊金,那诊金赚来不易,一点诊金差不多就是一两黄金,你等于是每月吃我夫君三十斤黄金,我夫君是你的主人,我们就是你的女主人,你要是不尊敬我们,下个月没得诊金给你吃!”

    巫妖王岂是省油的灯?

    虫二保持着支起半截身子,昂首挺胸的高傲姿态,屁股后面的竹片上又浮现出了一句话来:自古以来皇帝享用臣子供奉乃天经地义之事,你这悍妇说这番话当属大逆不道,还不跪下谢罪!

    “我谢你个头!”白婧一巴掌就拍了下去。

    江好一把将白婧拦腰抱住,不让她过去。

    “你别拦着我,我今天就是要好好教训一下它!”白婧很冲动的样子,但挣扎的动作却不大。

    宁涛苦笑了一下:“你们别闹了行不行,虫二告诉我这丹是什么丹?”

    虫二点了一下头,开始在竹片上爬行,它的屁股后面浮现出了认丹的结果:此丹为新生丹,加入了不少激素成分,能唤醒人的丹田气海,利于习武。此丹亦能强化人体经脉骨骼,使人力量大增。然,此丹其实是搬运后天之生机于当下,服用此丹者必短阳寿。

    这大概就是宋承鹏让张小春偷这种丹药的原因,他想要力量,想要变得更强大,可他显然不知道这种丹药其实是将人后天的生机和能量提前激活,于当下消耗,吃了就会短阳寿。

    单翼不给宋承鹏这种丹药,其实是在保护他,可单翼显然也不会告诉宋承鹏这种丹药的秘密,毕竟在创世生物科技公司里有很多服用这种丹药的守卫。这样的秘密要是被捅破了,以后谁还愿意服用这种丹药?

    宁涛想了一下又说道:“虫二,阴尸丹你知道吗?”

    竹片上浮现出了虫二的回复:阴尸丹亦唤作厉鬼索命丹,极其阴毒邪恶。炼制此丹者,天道所不容。此丹用法多是磨成粉末,当空洒下,中者哀嚎七日,全身化脓而死。此丹无解,唯你可解。

    宁涛好奇地道:“你说无解,却又说我可解,你什么意思?”

    竹片上浮现出了文字:你的血肉可解,二两即可。

    宁涛有些无语,不过也记住了这一条。在单翼的炼丹房里,他从张小春的身上取的不是经血,而是大腿的血,可既然单翼掌握着阴尸丹的丹方,难保不会有别的人知道。将来要是遇上了这种邪恶的丹药,知道怎么解也算是有备无患。

    虫二的屁股后面又浮现出了一句话:还有事吗?有事上奏,无事退朝。

    宁涛忍着想弹它一指头的冲动:“没了,你下去吧。”

    虫二钻进了竹片之中。

    刚才白婧还是一副咬牙切齿想要拍死虫二的样子,这会儿却咯咯笑了:“这器灵有趣,它好像什么都知道,很有用。不过就是脾气怪了点,一只虫子居然将自己当成皇帝,它不觉得好笑吗?”

    宁涛说道:“它是账本竹简孕育出来的器灵,账本竹简是天道法器,天道至上,它养成皇帝的毛病也可以理解,你也别跟它计较,习惯就好了。”

    他将那颗血色的丹药和账本竹简都收了起来。

    “有人来了。”江好忽然说道。

    往这边过来的路上驶来一辆跑车,车速很快,车灯雪亮。

    那是宋承鹏的座驾,一辆价值千万的布加迪威龙。宁涛用张小春的手机给宋承鹏发了一个定位,这不他就急风急火地赶来了。

    布加迪威龙很快就到了“方卓子食府”的大门前,车子停下,宋承鹏从驾驶室里下来,打量着大门门楣上的牌匾,然后又看了看放在大门旁边的广告牌,嘴里也骂了一句:“妈的,跑这么远来吃饭,害得老子开这么远的路。那个家伙敢打我的秘书的主意,他以为他是谁?”

    他并不知道时刻有四双眼睛正直盯盯地看着他,他的一举一动都在那四双眼睛的监控之中。

    “只有他一个人。”白婧说。

    宁涛说道:“他让他的秘书偷单翼的丹药,这事他肯定不敢张扬,一个人来也很正常。好好,开工了。”

    江好点了一下头,迈步向大门口走去,行走间她的面孔先是一片模糊,五官消失,随即又清晰,五官归位。可她的面孔已经不是她自己的面孔,而是一个古人的面孔。那脸庞清美绝伦,别有一番古典美。

    “这谁啊?”白婧忍不住问了一句,似乎是感觉自己的美貌受到了威胁。

    “西施。”江好回了一句,脚步不停往大门口走去。

    白婧看着宁涛:“西施,真的假的?”

    宁涛耸了一下肩:“我怎么知道?”

    白婧又说了一句:“我们只需要一个服务员,她就变个西施来当服务员,这样也太夸张了吧?她就不会变得普通一点的,丑一点的服务员吗?”

    宁涛:“……”

    大门口,正对着里面张望的宋承鹏看见了江好,顿时眼前一亮,不等江好招呼他,他就迈步走了进来,一双眼睛毫不掩饰眼神之中的贪婪和欲望。

    “先生,请问几位?要就餐吗?”江好问了一句。

    宋承鹏露出了笑容:“我来找我的朋友,她姓张,你带我过去就行了。”

    “哦,原来是张小姐的朋友,先生请跟我来。”江好转身带路。

    宋承鹏跟着江好走,一边说道:“小姐你贵姓?”

    “姓江。”江好说。

    “江小姐,你长这么漂亮却在饭店干活,这太委屈你了,来我公司上班吧,你来给我当秘书,我给你一百万的年薪。”宋承鹏说,财大气粗的口气。

    江好笑了笑:“谢谢先生的好意,我老板待我很好,给我开的年薪是两个亿。”

    “多少?”宋承鹏一脸奇怪的表情,他显然觉得他是听错了。

    “两个亿。”江好说得很清楚。

    “哈哈哈……”宋承鹏笑了,“你老板能给你开两个亿的薪水?你别逗了,就这一个破饭店,我随时买下来一把火烧了,请你看篝火信不信?”

    江好回眸一下,千娇百媚:“不信。”

    宋承鹏说道:“你去把你老板叫出来,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傻叉这么装逼。”

    “宋总,你来啦。”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宋承鹏循声看去,一眼便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那是他的秘书张小春。

    “你们聊,有我们需要到前台跟我说就行了。”江好走了。

    宋承鹏眼巴巴地望着江好的背影,那背影窈窕,别有一种柔弱的性感味道。他心痒痒的,以至于忘了此行的目的。

    张小春将一只红色的小瓷瓶递到了宋承鹏的面前:“宋总,你看看这是你要的东西吗?”

    宋承鹏这才回过神来,跟着伸手接过了那只红色的小瓷瓶,紧紧抓在手中,激动地道:“干得不错,从明天起你就是我的助理了。”

    张小春感激地道:“谢谢宋总。”

    宋承鹏又说道:“你再帮我办一件事,你去跟刚才那个服务员说,让她来我公司上班,接替你的位置。”

    张小春说道:“好的,我这就去说,不过宋总,你先看看瓶子里的东西,我没打开看过。”

    宋承鹏拔开了瓶塞,一股青烟顿时从瓶子里面飘了出来,扑在了他的脸上。他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看瓶子里面的丹药,眼前一黑就往地上倒了下去。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张小春也倒了下去。

    一股阴风吹来,吹到了宋承鹏的脸上。几秒钟之后,他睁开了眼睛,大声说道:“好了,你们可以出来了。”

    古香古色的大宅子消失了,三个女人从黑暗之中现身。白婧的手里提着一只灯笼,灯光惨淡,映着三个女人的脸,活脱脱的一个倩女幽魂的画风。

    三个女人的身后,一个男人盘腿坐在地上,那是她们的老公。

    不过,这个时候宁涛的元婴已经在宋承鹏的身上了。

    宋承鹏一个酒色过度的花花公子,他的身体和意念比之张小春都不如,他的原因要控制宋承鹏的身体一点都不是问题。

    宁涛从地上爬了起来:“把我背上,我们出发了。”

    狩猎行动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