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614章 巧合?
    房门打开,宁涛走了出去。
    直到这个时候那个来自灯塔在线的记者凯瑟琳却还保持着一字马的姿势,不是她不想起来,是因为她劈伤了胯骨,爬不起来了。她的身边还躺在那只染血的画筒,没人敢去扶她。
    巷子里挤满了看热闹的人,可他们的焦点是地上的一字马凯瑟琳,而不是宁涛。
    宁涛伸手关上了门,把青追和江好也留在了门里。青追太冲动,江好身份特殊,都不适合在这种场合里露面。
    宁涛看了左蓓拉一眼,却没有跟她说话,而是看着地上的一字马凯瑟琳,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这位女士,你这是在干什么?你快把衣服穿上,这里还有青少年,你这样影响不好。”
    说话的时候,他走了过去捡起地上的衣服放到了凯瑟琳的怀里,又将她扶了起来。
    电子灯闪烁,一大群媒体记者从不同的角度拍摄着这一幕。
    “啊——”凯瑟琳的情绪突然崩溃,一声尖叫,瘸着腿往停在巷子口的一辆新闻采访车跑去。
    她的形象,甚至是她的前途都完了,可除了她自己,这里的人谁会在乎?
    抹黑替天行道的善恶中间人,这是有报应的。
    宁涛笑了笑:“你们不会把刚刚拍到的画面说是我欺负了她吧?”
    几个来自西方的媒体记者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相似的奇怪的表情,他们还真是打算那么去写,却没想到宁涛替他们说了出来。
    宁涛说道:“没关系,你们想怎么写都可以,那是你们的自由,我也不在乎你们怎么抹黑我。不过,我要通过你们给那些让你们来这里的人带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任何恶行都有一个被清算的时候。”
    “你这算是威胁吗?”来自CBS的记者芭莎气势汹汹地责问道。
    宁涛笑了笑:“你看,你比我还凶,如果我真的是恐怖分子,你还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吗?”
    芭莎正气凛然地道:“我不怕你,我坚持正义,也愿意为正义而死!”
    宁涛不再跟她说话,因为那不是对牛弹琴,而是与婊子谈情。
    宁涛没说什么,一个懂英语的青年忍不住开口说道:“你这个愚蠢的女人,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质疑宁医生,你们说他是恐怖分子,你们拿出证据来啊。没证据你在这里哔哔,哔你妈个哔啊!你就是个被金钱收买的婊子!”
    “你在说什么?”芭莎指着那个青年,瞪着眼,唾沫星子横飞,“我要控告你……”
    啪!
    一只鸡蛋从围观的人群中飞来,砸在了芭莎的脸上,那张锅底颜色的脸庞顿时变成了紫菜蛋花汤。
    拿蛋砸人的是一个买菜回来的大妈,她指着芭莎骂道:“你们这些家伙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敢来这里撒野?老娘今天就拿蛋砸你了,你能把老娘怎么样?”
    “好!”有人喝彩,别有一番京剧现场的现场效果。
    “他们以为现在还是满清吗?想来撒野就来撒野,打他们!”
    也不知是谁吼了这么一句,立时间萝卜、黄瓜、白菜、鸡蛋雨点一般飞向了那群来自西方的媒体人员。那场面混乱,却又充满了喜感。
    画风说变就变。
    刚刚还是多国联军围攻宁涛,转眼就变成吃瓜群众群殴那群自以为是的西方记者。
    一群西方记者狼狈而逃。
    左蓓拉是那群人中唯一“幸免于难”的,因为她很聪明,冲突发生之前她就躲在了围观的人群里,什么都没有说,假装是一个看热闹的人。
    宁涛也没有点破她,他抱了一下拳,面对一大群助拳的围观群众转了半圈,客客气气地道:“感谢街坊邻居们的帮忙,谢谢了。不过你们快离开这里吧,没准警察正往这边赶来。”
    前半句听得一大群围观群众心中快慰,可后半句话锋一转说警察要来,一转眼一大群人就散了。
    只有一个人留了下来,那就是来自维特尔家族的左蓓拉。
    四目相对,男不动,女也不动,唯有眼神交锋,针尖对麦芒。
    “宁医生。”几秒钟后,左蓓拉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你还真是一个卑鄙的小人,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付一群记者。”
    宁涛淡淡地道:“你带那群记者过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吗?还是,你还有别的什么话想跟我说?”
    “你是个骗子!你收了我们的钱却偷走了那只箱子里面的东西,我们好不容易才打开那只箱子,可里面却装着几块石头!”左蓓拉很气愤的样子。
    宁涛笑了一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当初问你们箱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你们不肯告诉我,我连箱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我又怎么会动那只箱子的念头?更何况,你说你们直到现在才把箱子打开,我当时在深海之中,处在潜水的状态下,我又怎么能打开那只箱子?”
    左蓓拉怒视着宁涛:“做了却不敢承认,你的解释很可笑,可根本就骗不了我。我的哥哥已经将那几块石头拿去化验过了,其中一块是甚至有你的指纹,你还敢狡辩?”
    宁涛笑了笑:“狡辩?好吧,我承认又怎么样?里面的宝物就是我拿的,你们能把我怎么样?哦对了,你们可以继续诬陷我是恐怖分子,第二次,第三次,一百次都没问题。如果你们不满足在地球上诬陷我,你们还可以去火星上诬陷我,甚至是去太阳上也是可以的。”
    “你……”左蓓拉顿时气结当场。
    宁涛呵呵笑了一声:“你知道吗,我就喜欢你看我恨不得杀了我,却又奈何不了我的样子。”
    左蓓拉的胸部起伏得很厉害,可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带着一大群精心挑选的记者过来闹事,那只是她的计划的一部分,却没想到被一群围观群众给破坏了,她的步骤也被宁涛打乱了。
    宁涛收起了笑容:“回去告诉你的哥哥,哦不,应该说是你的丈夫。我不是那么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人,那些东西根本就不属于你们,但它们现在属于我。你们想要抢回去可以,但我喜欢明抢,这种抹黑我的伎俩就不要再来了,没用,也恶心。”
    左蓓拉冷冷地道:“我劝你把刚才说的话收回去,想清楚再说,因为你不知道你在跟谁为敌。”
    宁涛只是看着听着没有任何反应。
    “把那些东西交给我,你现在所面对的所有问题都会解决,不会再有任何西方媒体说你是恐怖分子,只要你想,他们甚至会说你的英雄,你的神州慈善公司也会从被制裁的名单之中消失。”左蓓拉说。
    “呵呵呵……”宁涛忍不住笑了。
    左蓓拉冷冷地看着宁涛:“我这次来只是给你一个警告,让你感受到来自我们维特尔家族的压力。不要在我们决定对你出手之后才来反悔,这是你最后的一次机会!”
    宁涛收起了笑容:“说完了吗?说完就滚吧,这也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这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如果你再恣意妄为,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想我已经知道你的决定了,下次见面的时候,希望你还能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留下这句话,左蓓拉转身离开,一边走一边打电话,直到走出巷子口都没有回头看一眼。
    四合院的大门打开,青追和江好从里面走了出来。
    “刚才我真想撕烂那个女人的嘴巴。”青追恨恨地道。
    宁涛说道:“一个自以为是的小血妖而已,不值得你生气。我们去见见你姐姐吧,再过几天她要是闭关了,那时你们想见也见不了了。”
    青追的注意力顿时被转移了, 她轻轻点了一下头:“嗯。”
    “嗯?”江好也嗯了一声,可声音有点不对。
    宁涛说道:“你怎么了?”
    江好将手中的手机递到了宁涛的面前:“张泽生刚刚发了一条短信,说是要收回我们对实验室的管理权限,我和你的名字都从管理人员的名单之中抹掉了。”
    宁涛不以为然地道:“这没什么,那实验室本来就不是我们的,那个张泽山要收回去,就让他收回去好了,这样也好,免得在那个实验室中浪费时间。”
    青追过来安慰江好:“好姐姐,你别生气了,我们一家人开开心心才是最重要的。”
    江好的嘴皮动了动,心里有话却没有说出来。她在那个实验室上倾注了不少心血,上面说收走就收走,她怎么能甘心?更何况她一直想利用个实验室为这个国家作出更大的贡献,而她的男人也会帮她实现这个心愿,那是轻而易举的。可是她的实现这个心愿的脚步还没来得及迈出去,路却已经被堵死了,这又让她怎么开心得起来?
    宁涛搂住了她的肩膀,安慰道:“我知道你在那个实验室之中付出了很多心血,也寄予了很大的期望,不过有张泽山那样的人在,就算有什么成果,多半也是那个家伙的功劳,我们又何必去凑那个热闹?你真要想在修仙之外再为这个国家干点什么的话,我当然要支持你,不如就在神州慈善公司成立一个生物实验室吧,由你来负责。”
    “那你帮我炼些有意义的东西。”江好说
    宁涛笑着说道:“我们是夫妻,我不帮你谁帮你?”
    江好的脸上这才有了笑容,她将头轻轻地靠在了宁涛的肩膀上,露出了不常有的温柔的一面。
    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
    青追的手机忽然响起了铃声。
    宁涛忍俊不已地道:“青追,你什么时候换成这个铃声了?”
    青追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你猜。”
    宁涛:“……”
    青追接了电话,听没两句,脸色的神色顿时变了:“宁哥哥,神州慈善公司那边出事了,有人冲进去闹事,还打伤了人。”
    宁涛顿时皱起了眉头。
    这一连串的事情是个巧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