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开个诊所来修仙 >章节目录0715章 肥前国忠吉
    夜深了,黄石小镇静悄悄的,无人在街道上行走。所有的商店也都关门了,不再营业。只有夜风在吹,吹皱了一湖的水。
    湖畔旅馆也关门了。
    一个黑人青年,一个亚裔女子来到了旅馆门前。停下脚步之后,黑人青年伸手敲了敲门。
    这个黑人青年就是宁涛,他身边的亚裔女子就是软天音。
    阴谷镇灵符是个好东西,它的法力能将一个人的外貌、肤色改变。不过,宁涛原想让软天音变更一个黑人姑娘,软天音也变了,可却舍不得将自己变得太黑,他也就放弃了,让她变成了一个亚裔女子。
    旅馆的门打开了,印第安父子雄鹿和猎枪出现在了门口。雄鹿的手里提着一支双管.猎枪,猎枪的手里还拿着一支棒球棍。
    “强尼先生!”雄鹿显得还能惊讶,他将手中的猎枪放了下来,“你去了什么地方?我至少有半个月的时间没看见你了。”
    宁涛说道:“我去了野外探险,顺便完成我老板给我的工作,你们知道的……对了,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女朋友林玲。我们在探险的过程中认识的,一见钟情。”
    说完,他伸手搂住了软天音的肩膀。
    软天音冲雄鹿和猎枪父子俩露出了笑容,虽然是阴谷镇灵符法力变身,也刻意让自己变得普通一些,可还是那么漂亮。
    雄鹿和猎枪跟软天音打了一个招呼。
    “雄鹿老爹,你们关了门,还拿着枪,发生了什么?”宁涛问了一句。
    “快进来,进来说。”雄鹿招呼宁涛和软天音进去。
    宁涛和软天音走进了旅馆。
    猎枪伸手关上了门。
    雄鹿说道:“镇子上不断有人失踪,昨天还有一对夫妻来我这里询问也没有看见一个姑娘,可我只能建议他们去报警。可是这个小镇就一个两个警察,一个有糖尿病,一个患了肥胖症,我们能指望他们干什么?”
    宁涛想起了那个被啃食的女孩,他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这对印第安父子真相。
    猎枪说道:“强尼先生,林玲小姐,你们出行的时候注意安全,夜里最好不要出去。”
    “谢谢,我们会注意的。”顿了一下,宁涛又问了一句,“这段时间生意怎么样?”
    猎枪说道:“生意还行,一位女士包了我们的旅馆绝大多数房间,你离开的这段时间里这里住进了十几个客人,他们大多数住在三楼。”
    宁涛试探地道:“都是来自什么地方的客人?”
    猎枪说道:“有阿拉伯人,有欧洲人,还有亚洲人,听他们说话好像是日本人。”
    雄鹿补了一句:“一群奇怪的人,很难相处。”
    宁涛说道:“谢谢你们告诉我这些,我们赶了很远的路,我带我 女朋友回屋休息,晚安,雄鹿先生,猎枪先生。”
    “晚安。”雄鹿与猎枪也道了晚安。
    宁涛最终还是没告诉雄鹿和猎枪真相,他必须要假设一旦告诉雄鹿和猎枪真相,消息一旦在镇子里传开,整个黄石小镇都会炸锅,黑火公司的情报人员想不知道都难。而这对印第安父子也很有可能被杀人灭口,这样做不但帮助不了他们,反而是害了他们。
    爬上二楼,宁涛和软天音向刚才离开的房间走去。这样绕一下的目的也就只是让雄鹿和猎枪知道他回来了,不然第二天一早看见他带着一个女人下楼,那就不好解释了。
    这次是为杀人来,要杀之人更是尼古拉斯康帝,在那之前不能留下任何破绽。
    宁涛用门卡打开了房门,还没进门,对面的房门就打开了。一个金发青年站在门口看着他和软天音,正是那狄特里希的附身者穆勒。他前世是希特勒的保镖队长,听到有人走动和开门然后出来查看,这也符合他的前世的身份和习惯。
    宁涛笑着打了一个招呼:“你好,朋友。”
    穆勒却只是看了宁涛一眼便将视线移到了软天音的身上,那一刹那间的眼神充满了贪婪与欲望。
    那是嗜血的欲望。
    软天音似乎觉得穆勒的目光很无礼,她瞪了穆勒一眼。宁涛就在她的身边,她谁都不怕。
    “我们进去吧。”宁涛用英语说,他担心软天音听不懂,干脆拉着她的手进了房间,然后关上了房门。
    “刚才那个人的眼神好像像吃了我似的,好可怕。”一进屋,软天音就凑到了宁涛的耳边说了这句话。
    宁涛也凑到她耳边呵着热气说道:“在个旅馆之中除了那对印第安父子和我们,住在这里的都是活死人,他们是真会吃人喝血。我刚才去看过,几个纳粹正在吃人肉喝人血。”
    “啊?”软天音惊讶失声。
    宁涛堵住了她的嘴,没有用手。
    软天音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很快就松开了,却又圈住了他的腰。
    好几分钟后两人才分开。
    “为我护法,我要去楼上看看。”
    “嗯。”软天音将藏在被窝里的枪械法器抽了出来,平举在手中,枪口对着门口。
    宁涛往额头上贴了一张大力拿捏符。
    他进,元婴出。
    这一次他直接往上,元婴触碰到头顶的天花板的时候渗透了进去,然后小心翼翼地往上渗透。
    这个过程犹如水浇在了纱布上。
    头上的房间没有亮灯,可在天眼之前任何黑暗皆不可遮挡,一切可见。
    房间里寂静无声,沙发上坐着一个亚洲男子,身后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
    那个坐着的亚洲男子满脸横肉,体型巨大,几乎占据了整只沙发的一半的容积,而他的体重起码是两百公斤。他的手中握着一把武士刀,没有出鞘,刀鞘上雕刻着“肥前国忠吉”几个汉字。
    沙发后面的一男一女,男的三十多岁,女的二十出头。男的穿着日本和服,青色的和服,胸口绣了一朵黑色的菊花。他个子不高,脖子很粗,肩膀很宽,给人一个孔武有力的印象。
    那个年轻的女子穿着一套黑色的紧身皮衣,一身的曲线被勾勒得清晰可见。有沟还有鱼,很是惹火。她剪的是男子才会剪的寸头,精美的五官毫无遮掩地显露出来,颇有点英武气概。她要比身边的穿和服的中年男子要高出一个头,不说九头身,八头身是有的。
    一眼的印象,这是三个日本人。
    坐在沙发上的十有八九是某个著名的相扑,因为那把“肥前国忠吉”可不是一般的刀,是日本十大名刀之一。虽然比不上太阿、干将、莫邪那般出名,但也是很厉害的名刀。他能拥有这把名刀,这本身就是一种身份的证明。
    那个站在沙发后面的穿和服的中年男子,从他的体型和气势去判断,他很有可能是现代的武士,空手道黑带什么的。
    那个年轻的女子不好判断,她的气质像是日本某个黑帮的重要人物,杀手或者首领女儿什么的,却又有可能是某个流行明星,比如某个少女组合的成员,或者影坛新星什么的。
    这三个日本人叫什么名字,来自什么地方,这些宁涛都不知道,可他却知道这三个日本人都是活死人,他们的身体之中藏着已死之人的鬼魂。这点从三人的先天气场之中的大量的死气就能看出来,可是他看不出是什么人的鬼魂。
    不开灯的漆黑一片的房间里,三个日本人盯着紧闭的房门,谁也不说话,也没人动一下。这画面真的很诡异,给人的感觉这三人好像在玩一个谁先开口说话或者谁先动一下就输的游戏。
    宁涛从地板里冒了出来,准备找点能帮助他了解这三个日本人的身份的线索。却就在这个时候,三个日本人身后的一扇窗户有灯光晃动,隐约还有游艇引擎运转的声音。
    宁涛心念一动,小心翼翼地移动到了那扇窗户前。移目看去,湖面上驶来几艘快艇,其中一艘快艇上架着一只探照灯,雪亮的光束正从湖面的方向照射过来,照在了湖畔旅馆上。
    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相扑站了起来,提着武士刀就往门口走去。
    那一男一女跟着相扑往门口走去,整个过程还是没人说一句话。不过,即便是说了宁涛也听不懂。
    宁涛的视线飞快扫过几艘快艇,可惜他没有看到左蓓拉的身影。来的都是全副武装的黑火公司的佣兵,其中还有一个新妖。那是一个金发白人,估计是带队的头目。
    穿连体衣的女人赶在相扑的面前打开了房门,相扑和那个武士走出之后她也走了出去,顺手关上了房门。
    宁涛离开了窗户,穿门而出。
    走廊两侧,一道道房门打开,一个个活死人从不同的房间里走出来。这十几个人有的是阿拉伯人,有的是欧洲人。这些人谁都不说话,沉默着往楼梯间走去。
    “难道今晚会有什么行动?”宁涛的心里暗暗地道,他直接从地板上沉浸下去。
    几个德国人也从他们的房间中走了出来,默不吭声地往楼梯间走去。
    宁涛回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元婴进,他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