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开个诊所来修仙 >章节目录0874章 海岛新家
    东方的天际亮开了,金色的晨曦慢慢的,一点点的渲染着天空。远处的海浪也变成了金色,闪闪发光。晨风吹来了海的气息,并不是咸的。
    雪未央睁开了眼睛,她听到了海浪的声音,她跟着爬了起来,然后整个人都愣住了,动弹不了了。
    她终于看到了她在梦里想象的大海,如此的壮观。
    她怀疑这是梦,她抬手揉了揉眼睛,却发现这不是梦。
    一个男人来到了她的身边,用温柔的声音说道:“这里是南海,喜欢吗?”
    雪未央这才意识到身边站着一个人,那声音也是她最喜欢听见的熟悉的声音,她连看都没有看他,转身便扑进了他的怀里。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男人是宁涛。
    “羞羞!羞羞!”丁玲也醒了,她的眼里没有波澜壮阔的大海,只有搂抱在一起的爹爹和娘亲。
    雪未央慌忙松开了宁涛,脸红红地道:“玲儿,你看见了吗?”
    丁玲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什么?”
    “大海啊!你看大海!”雪未央指向了大海。
    丁玲移目过去,一秒钟之后她的小嘴便长大到了极限,闭不上了。又一秒钟之后,她从沙滩上爬了起来,迈着一双小腿奔向了大海,一边跑,一边叫:“我看见大海啦!我看见大海啦!”
    宁涛叮嘱道:“你小心一点,别到海水里去。”
    “好的,爹爹!”丁玲嘴上应着,可还是跑到了沙滩与海水边沿,那一双小脚也踩进了海水里。
    渴望见到大海的女孩,到了海边,怎么可能忍得住不踩一踩被海水打湿的沙滩?
    “夫君!”雪未央的眼神灼热。
    宁涛对她微笑:“嗯?”
    雪未央忽然又投进了宁涛的怀里,一口吻住了他的唇。
    宁涛有点猝不及防,被她偷袭到了,可他在下一秒钟就忘记了一切,全身心投入到了这弥足珍贵的热吻之中。
    如果你全心全意地爱着一个女人,而你和她在一起的时间有可能就这一天,甚至有可能就这一会儿,你会做什么?
    别人宁涛不知道,可他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那就是让她每一秒钟都快快乐乐,幸幸福福。
    海边的沙滩上,丁玲回过了头来,看见吻在一起的爹爹和娘亲,用手指刮着小脸蛋:“羞羞!你们这是要给我生弟弟么?”
    可是这一次雪未央并没有松开宁涛,宁涛也没有松开她。
    丁玲笑了:“真是要给我生弟弟呀。”
    不过,小女孩的心思很快就转移了,她发现了珊瑚,还有贝壳。她捡了一块又一块,银铃般的笑声洒满了沙滩。
    直到涨红了脸,雪未央才松开宁涛,鼻息咻咻地道:“夫君,我……这不会是在梦里吧?”
    宁涛没有解释,却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一声脆响。
    雪未央羞涩又紧张:“夫君,你……为什么打我?”
    宁涛笑着说道:“你都知道我在打你,你说这是梦吗?”
    雪未央笑了,转身向丁玲跑去。
    宁涛没有过去,他想给娘俩留一点她们之间的空间,好好感受一下这大海。
    这个地方,是海南妖村存在的地方。
    可是这里没有妖村,只是一个无人的沙滩。
    妖村的村长杨生不过也只是千年的鲨鱼精,可这个时空却是一千七百多年前的时空,杨生恐怕要在几百年甚至千年之后才会来到这里,建设妖村。
    “你们娘俩小心一点啊,不要下海。”宁涛叮嘱了一句。
    “知道啦。”雪未央拉着丁玲,踩着海水,兴奋得很。
    她们很开心。
    宁涛的心里却满怀伤感。
    这样的日子要是能延续几十年那该多好?
    可他终究会离开。
    他离开之后,她们会忘记他,可他却还会记得她们。
    她们其实早就在这阴虚里死了。
    而他,他却和她们在这“鬼生”里加演了一段剧情。更可悲的是,上天这个导演会在他离开的时候删除了这段戏。
    “唉!”宁涛沉重的叹息了一声,转身走向了一片树林。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段戏会结束,但只要他还在这里一秒钟,他就要让她们娘俩幸福快乐。
    他要去伐木,造一座房子。
    他还要在房子里添置很多家具,给她们娘俩一个真正的家。
    这一切都会消失,看上去是那么的多余。
    可是,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人生本身不也是一个多余的存在吗?
    一天的时间过去,沙滩后面的棕榄林里矗立起了一座框架。
    两天的时间过去,沙滩后面的棕榄林里矗立起了一座木屋。
    三天的时间过去,木屋里多了一些家具,有床有桌,还有衣柜。虽然都是简简单单的东西,但这个家总算有了家的味道。
    算来,他已经介入这个过去时空六天了。这也是他使用镇时塔以来介入过去时空最久的时间,已经六天了却还没有结束。
    夜色笼罩,一堆篝火在沙滩上静静燃烧着。
    雪未央依偎在宁涛的怀里,看着在篝火旁边玩沙子的丁玲。
    丁玲瞅了一眼姿势暧昧的爹爹和娘亲,吐了一下舌头,这一次没有再用手指头刮脸说羞羞了。在六天下来,她的爹爹和娘亲不知道向她撒了多少狗粮,她都习惯了。
    “夫君,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雪未央的声音轻轻的。
    宁涛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温柔地道:“什么事?”
    雪未央说道:“我想让玲儿跟你姓宁,我想她的生父在天之灵也是这么想的。”
    宁涛微微愣了一下:“这样……好吗?”
    雪未央说道:“这有什么不好的?她是她生父的血肉,这点改不了,可你现在才是她的父亲,你姓宁,她姓丁,这才不好。别人听见了,那是要戳我脊梁骨的。”
    她这么一说宁涛倒是理解了。
    她毕竟是一个古代的女子啊,三从四德的思想是深入了骨髓里的。她跟了他,女儿要是不跟他姓,那她和他的关系就不正规,别人会说她偷汉子,不守妇道。
    这事放在现代,寡妇的孩子还小的话通常都会改姓,更别说是她这个三国初期的女人了。
    “那……”宁涛有点茫然,“改个什么名?”
    雪未央见他答应,心中放下了一块石头,温柔地道:“你是父亲,改姓取名的事当然要你来,我一个妇道人家做不得主。”
    宁涛想了想:“就改个姓吧,叫宁玲,你看好不好?”
    “嗯。”雪未央露出了笑容,随后她招了招手,“玲儿你过来,娘跟你说件事。”
    丁玲跑了过来,拍着手上的沙子:“娘,什么事呀?”
    雪未央说道:“你爹爹说了,从今往后你就叫宁玲,你看好不好?”
    丁玲愣了一下,然后直盯盯地看着宁涛,叫了一声:“爹!”
    宁涛一把将她拉到怀里,笑着说道:“玲儿,你是答应啦?”
    丁玲说道:“爹爹姓宁,我当然也要姓玲,从今往后我就是宁玲了。”
    她这么爱宁涛,这么喜欢宁涛这个爹爹,哪有不愿意的道理。
    宁涛和她玩了一会儿,想起一事:“我下海去给你们捉龙虾,然后烤给你们吃,好不好?”
    雪未央讶然地道:“龙虾是什么东西?”
    宁涛笑着说道:“是一种海里的虾,很大的,烤着吃的话味道会很鲜美。这三天我忙着建屋子,没时间去海里抓龙虾,我现在就去给你们抓。”
    宁玲拉着宁涛的衣袖,眼巴巴地道:“爹爹,我也要去。”
    宁涛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这可不行,等你长大了,学会游泳了,爹爹再带你下海抓龙虾。”
    宁玲的眼睛里充满了憧憬,激动地道:“爹爹,那我待会儿多吃一点龙虾,尽快长大!”
    宁涛笑着点了一下头,转身向海边走去,背对着娘俩的时候,他的眼角滚落下了两颗眼泪。
    她永远也长不大。
    他给她们的幸福和快乐越多,他就陷得越深,也就越痛苦。
    可他根本控制不了啊,只因为她是寻祖丹的丹灵南门寻仙。她不知道等了他多少年,而他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对她有“反应”的人。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夫君,你小心一点。”雪未央叮嘱道。
    “不用担心,等我回来。”宁涛应了一句,几步冲刺,一头扎进了海水里。
    天宝法衣在身,海水自动退避。
    宁涛甩出肉中枪,踏枪往龙塚的方向飞去。
    海南妖村不存在,这是因为这是一千七百多年前的原因,但那龙塚应该存在,他想去看看。
    一千七百多年前的龙塚,那真龙的骨骸不曾被他采取,真龙涎香也应该还在。还有,那龙角骨之中的金色能量也应该存在,上次被它莫名其妙上身,看不见也寻不着,这一次正好可以仔细研究一下。
    肉中枪在海水之中疾飞,所过之处海水左右上下分开,那景象就像是一枚飞速冲向目标的鱼.雷。
    没过多久,海底龙塚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巍峨的海底山,山底的洞窟入口清晰可见。
    宁涛驱枪来到龙塚入口收了肉中枪,走进了龙塚。
    其实,除了来看看真龙骨骸,他的心里还藏着一个目的,那就是他始终放不下这段情,想要找出一个能让雪未央和宁玲存在下去的法子,或者说是密道。
    哪怕,那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他也愿意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