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开个诊所来修仙 >章节目录0908章 秘中秘
    这立体的椭圆形状的星图里的星球就像是沙滩上的沙粒一样多,如果要数清楚,恐怕就是从黄帝和蚩尤的年代.开数,数到现在也数不清楚。而这无数的星球够在一起的图像,它看上去又像是一颗巨大的沙粒。
    一沙一世界。
    一念一天堂。
    这突然浮现出来的星图让宁涛获得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思想层面的感悟,那种感觉就像是触摸到了什么东西。
    一个真理?
    还是那成仙的屏障?
    它朦朦胧胧,似是而非,想要仔细去感受它,理解它,它却又消失了,无迹可寻。
    可是,这并不是他发现的这星图的不可思议之处。那触摸到什么东西的感觉消失之后,他的视线落在了一颗蓝色的星体上。
    它是地球吗?
    无从知道。
    可吸引宁涛的并不它的颜色看上去像地球,事实上整个星图之中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星球。如果都是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的话,那就都有可能是地球。吸引他的是有东西在里面微微发光,那光呈金色,别有一番神性的感觉。
    整个星图之中会发光的星球并不多,仅有七颗。
    宁涛心中一动,凝聚目力穿透进了一颗蓝色的星球,一看之下顿时惊愣当场。
    那其实不是什么星球,而是一个天家符文。
    整个星图隐藏着七个天家符文。
    那照夜天书里的法术只是一把“钥匙”,这七个符文才是真正的法术!
    宁涛忍着心中的激动,一一看过隐藏在星图之中的七个符文,然后灵力诵念了出来:“阿力摩可祭厄痛!”
    七子法咒一出口,星图哗啦一下旋转了起来,一颗颗星球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能量漩涡。
    那漩涡飞速旋转,这处的空间赫然扭曲了,一条弯弯曲曲的能量通道往天空延伸,就像是一个吸盘从遥远的星际伸到了宁涛的眼前。
    “这是……去什么地方的通道吗?”宁涛的心中一片震惊,可是没弄清楚前他根本就不敢钻进去,但什么都不尝试的话他又不甘心。
    他想了想,飞快脱下一只袜子扔进了能量漩涡。
    袜子一飞进去,虚空一颤,漩涡消失了。
    这片森林恢复了正常,那些被扭曲的树木也好端端地长在地上,根本就没有留下半点被扭曲的痕迹。可是他的袜子却是真正的消失了,怎么也找不见。
    宁涛静静地站着,心里暗暗地道:“这能量通道从阴墟之中打开,另一端在什么什么地方?活人进去的话,会不会死?我的袜子会不会被送到某个遥远的星球上,亦或者是另一个空间世界?”
    这些问题困扰着他,可怎么也猜不到结果。
    “这次去照夜族的领地,我得好好找一找,或许能找到线索。”他的心里拿定了主意。
    其实这个时候,他的心里真的有将虫二请出来辨认照夜天书的冲动,可是这个冲动最终还是被他压制了下去。还是那个原因,既然始终都要摆脱天家采补院,那他就得自己解决这样的问题。
    “夫君?”远处传来昆仑玉的声音。
    宁涛应了一声,脚下有梯,几个起落便到了昆仑玉的身边。
    “夫君,你去哪了?”昆仑玉的眼眸中满是担忧。
    宁涛笑着说道:“我担心那法术的威力很大,所以又往前去了一点。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没事,不用担心。”
    昆仑玉这才放松下来:“夫君,你已经施展了天书里面的法术吗?我怎么什么都没有看到,也没什么感觉?”
    宁涛伸手揽住了她的腰:“走,回去我给你们施展一下,让你们看看天书里面的秘密。”
    “你解开天书的秘密啦?快给我说说。”昆仑玉顿时激动了起来。
    宁涛笑了笑:“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昆仑玉翘了一下嘴角:“我是你娘子,你还跟我卖关子?今晚我们各睡各的。”
    宁涛:“……”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这就很江湖了。
    回到营地,一大群照夜族人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宁涛,弄得他不知道该回答谁。
    “你们都退下,闹哄哄的干什么?”照夜白呵斥道。
    场面这才安静下来。
    照夜白说道:“贤婿,你解开照夜天书里面的秘密了吗,是什么?”
    宁涛说道:“解开了,我马上给你们施展一下那个法术,娘子,你退开一点。”
    昆仑玉也没跟宁涛使小性子,退到了照夜白的身边。
    宁涛诵念了照夜天书之中的法术法咒,哗啦一下,虚空之中顿时浮现出了一个星图,一颗颗星辰,一片片星云无穷尽。
    这星图展现的或许是整个宇宙,也或许只是这个宇宙的一部分,这是谁也说不清楚的事情。
    宁涛有宇宙的概念,那是他学过天文知识,可这些照夜族人哪里学过什么天文知识。这星图一打开的时候,一个个照夜族人顿时惊呆了,甚至还有人跪了下去。
    发了好一会儿呆,照夜白才回过神来,忐忑地道:“贤婿,这……这是什么东西?”
    宁涛说道:“这是漫天的星辰,有恒星,有行星,还有星云。一沙一世界,我们这在这世界之中就等于是活在一颗沙粒上的人。宇宙无穷尽,我们穷尽一生也不可能探索它。”
    一个个照夜族人哪里听过这样的言论,看宁涛的眼神之中充满了崇拜和敬畏。
    唯有昆仑玉的眼神与众不同,她的眼眸里不只有崇拜,还有浓得化不开的情和欢喜。
    “姐夫,那这个法术有什么用?”黑玉冲问了一句。
    宁涛沉默了一下才说道:“这个法术有星辰之力,它能快速将我们传送到黑潭沙漠。”
    “这……能让我们快速回到黑潭沙漠,这怎么可能?”黑玉冲伸手摸了一下虚空之中的星图,他一手扫过,不知道扫动了多少星辰。那些星辰,有些可能比地球大一百万倍,可在他的指尖却如流沙。
    不过,他的手扫过去之后,那些星辰又归还原位,不曾被打乱,更没有消失。
    他的这个动作让宁涛又捕捉到了那种仿佛触碰到什么的感觉,或者是一个哲学性的道理,亦或者是成仙的屏障,还是朦朦胧胧,不等他细细体味又消失了。
    “贤婿,这法术真的能让我们更快回到黑潭沙漠吗?”照夜白也忍不住问了同样的问题。
    这当然不是真的。
    只是宁涛想让他们相信这是真的,这里是长安地界,要去西域黑潭沙漠,如果靠这些照夜族人的双腿翻越秦岭,再取道西域,穿越戈壁沙漠和大山,最后到达照夜族的领地,那恐怕已经是三五个月之后的事了吧?
    他哪里能等到那个时候,所以他计划用肉中枪直接飞过去。而这事太过高调,他可不想昆仑玉将他当成神仙,那样的话他和她的夫妻生活就没意思了。更何况,他的计划是用采药绳将这些照夜族人绑着飞到黑潭沙漠去,这要是让他们亲身经历,那还不一路尖叫?
    做木笼子的话感觉肯定会好一些,可是木笼子怎么经得起高速飞行?遇到强气流,摔死老丈人和小舅子,那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所以,这又是一个善意的谎言。
    “岳父,我还得琢磨一下,等我琢磨透了,妥当了再试试。”宁涛说。
    照夜天书里面隐藏的真正的法术,他就不打算施展了。那漩涡后面的世界他自己都不敢进去看一看,更何况是这些照夜族人。
    “那大伙儿吃点东西吧。”照夜白说。
    漫天的星辰消失了。
    一大群人围坐在篝火旁边吃烤肉。
    昆仑玉给宁涛递了一只兔腿:“夫君,你多吃点。”
    宁涛接过了兔腿,啃了一块,然后冲昆仑玉露出了笑容:“娘子,你也吃点。”
    他把刚刚啃过的兔腿递到了昆仑玉的嘴边。
    昆仑玉的脸上也不知道是火光还是羞涩,红扑扑的,她扭捏了一下,最终还是张嘴咬了一小口兔肉。
    “姐夫、姐姐,你们这吃的是交口兔么?”黑玉冲笑着说道。
    昆仑玉瞪了黑玉冲一眼,却又冲宁涛嫣然一笑。交口兔就交口兔,只要是宁涛的,她什么都不介意,都愿意吃。
    吃过烤肉之后,一大群照夜族人在篝火旁边席地而睡。不一会儿功夫,到处都是打鼾的声音。他们又累又恶,现在吃饱又暖和,睡得也踏实。
    唯一没睡的就只有宁涛和昆仑玉。
    “夫君,我们……”昆仑玉欲言又止。
    宁涛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道:“娘子,你想说什么?”
    昆仑玉也凑过来咬宁涛的耳朵:“这里这么多人,我们不会在这里睡吧?”
    这话一出口,她的脸颊上便浮起了一抹红晕,恰似三月桃花瓣,鲜嫩欲滴。
    宁涛笑着说道:“你不是说今晚不跟我睡么?”
    昆仑玉伸手掐了宁涛一把,是真掐,使了劲的。
    宁涛裂开了嘴,装出疼痛的样子:“娘子,我错了,我们去别的地方睡。”
    “去哪?”昆仑玉四下瞅了瞅,已经开始寻找适合睡觉的地方了。
    宁涛指了一下此前两人待过的树林:“娘子,我们去那里睡怎么样?”
    “那里好黑。”
    “你还怕黑啊?”
    “我怕你。”
    宁涛:“……”
    昆仑玉嘴上虽然这样说,可不等宁涛起身,她就起身往那边走了。走两步,回眸瞅了宁涛一眼,那眼神带着火,带着勾。
    宁涛心中一荡,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