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开个诊所来修仙 >章节目录1110章 妖王的使者
    继软天音的分身术之后,宁涛又品尝到了一个神奇法术的滋味,那就是狐姬的还原术。
    只是,苦了狐姬……
    天亮了。
    宁涛从石室中出来,准备去跟神舟说一下去葬仙城的事情。
    “姐夫,你这么早就起来啦。”狐媚的声音,她就站在隔壁石屋的门口,嘴里嗑着类似松子之类的坚果,笑盈盈的看着宁涛。那一身狐皮大衣半遮半掩,让人的眼睛无处安放。
    宁涛说道:“你不也这么早就起床了吗?”
    狐媚抿嘴一笑:“姐姐的嗓子好,歌也唱得好,我想睡也睡不着呀,姐夫你不知道,我都在这里听了半宿的歌了。”
    宁涛:“……”
    “姐夫,我的歌也唱得好,你想不想听我唱一首呀?”狐媚对着宁涛眨了一下眼睛。
    这小姨子!
    大清早的就来这一出,还能友好的相处吗?
    “那个……我要去跟神舟大哥聊聊去葬仙城的事情,你这边也做一下准备吧,等你姐姐起床之后我们就回葬仙城。”宁涛说完转身就走。
    “姐夫,你裤子穿反了。”狐媚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宁涛慌忙低头去看了一眼,才发现身上穿的是渡劫套装,根本就没有穿反,也不可能穿反。然后他回过头去,有些无语的看着狐媚:“你什么时候能正经一点?我跟你说,回到葬仙城之后,你得叫我干爹,不能叫我姐夫,也不要随随便便和我开玩笑,记住了吗?”
    狐媚的嘴角扬起了一时俏皮的弧度,笑着说道:“知道啦,我的好干爹,人家还小嘛,所以有点不懂事,如果嫁了人生了孩子就好了,姐夫,你说是不是?”
    宁涛不敌,败走。
    天色还没有亮开,森林里一片黑暗。
    几个巡山的妖怪看见宁涛出来,慌忙拜倒在地,一个个高呼:“拜见大王!”
    宁涛说道:“你们继续巡山去吧。”
    那几个妖怪又起身继续巡山去了。
    宁涛笑了笑,自言自语道:“我怎么也成了山大王了?”
    不过那几个妖怪也没有叫错,狐姬也是这里的大王之一,他成了狐姬的男人,自然也就成了这里的大王。
    这桃花劫怎么就过不了呢?
    好无奈啊。
    来到神舟扎根的地儿,宁涛顿时愣在了当场。他眼前空荡荡的,哪有什么长了人脸的面包树。
    “我去……不会是跑了吧?”宁涛弄了好半响,才冒出这句话了,郁闷的想骂娘。
    他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才助神舟脱困,神舟承诺的供他驱使十次,却没想到连一次都没有兑现就跑了。而且,那货还从他这里得到了十几二十粒神晶,那些神晶哪一粒不是他一针一线辛辛苦苦赚来的?
    那货也特么太黑了吧?
    忽然,天空投下一道灵光,那灵光千丝万缕,就如同是大树的根一样。
    宁涛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一棵树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说神舟,神舟到。
    神舟又回来了。
    “大哥,你刚才去哪啦?”宁涛好奇地道,刚才的猜疑和郁闷也一扫而空。
    神舟说道:“我刚刚上去了。”
    宁涛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天空阴云密布,黑暗笼罩,视线无法穿透。
    “不用看了,它就在你的头顶,可是你也到不了神山。”神舟说道:“神山有一个能量界壁,你看不见也穿不过,只有经历了神劫的神灵,才有能力穿过那能量界壁踏上神山。”
    宁涛收回了视线:“大哥刚才上神山了吗?”
    神舟说道:“是的,全靠贤弟给的那些神晶,让老夫有了一点力气,老夫等不及想上去看看。”
    宁涛着急地道:“那神山现在是什么情况?”
    神舟沉默了一下才说道:“老夫身受重创,身体元气都没能恢复,虽然上了天,可是没能上到神山。不如贤弟再给老夫一些神晶,让老夫再补一补。”
    宁涛:“……”
    这木头脑袋还真是会算计。
    “回葬仙城我再给大哥一点神晶,我过来找你,就是想跟你说这件事,天亮之后我们就回葬仙城,大哥是自己先过去还是跟我们一起走?”宁涛说。
    “跟你们一起走又是怎么走?”神舟问。
    宁涛探出手掌,一只血手瞬间浮现,然后他就低开了一道方便之门,将那门扩至最大。
    “这是……”
    宁涛说道:“这是我的方便之门,门的另一边是我的神庙,那神庙就在葬仙城中。”
    神舟的皱巴巴的老脸上露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贤弟竟然有神庙?”
    宁涛笑了笑:“一个小破庙而已,当然不能和神山上的那些辉煌的神庙相比,此去葬仙城,大哥就能见到我的神庙。我有一只庙鼎,名叫三生鼎,那鼎的器灵是个有趣的家伙,我觉得你们可以成为朋友。”
    “那老夫倒要去看看,不过你这方便之门不适合老夫走,贤弟你先到葬仙城,然后选一个合适的地方,将此印画于地上,老夫瞬息可达。”神舟说。
    它的树干上浮现出了一个由符文和线条构成的法印,看上去就像是六芒星。
    宁涛仔细看了看,记住了那法印的符文和结构,然后说道:“我记住了,那我先回去了。”
    “贤弟慢走。”神舟客气了一句。
    宁涛对他这种客气还真有点不习惯,只是笑了笑,转身往回走。没走多远他忽然停下了脚步,移目看向了西边。
    就在这个时候,神舟的声音传来:“贤弟,有人来了!”
    这也是宁涛停下脚步的原因,神舟还没有出声提醒的之前他就感应到了一股强大的灵能,正快速往这边赶来。
    那是修真者的灵能。
    却就在他锁定了强大的能量的时候,那能量忽然消失了。
    宁涛杨声说道:“何方道友来了,出来见一见吧。”
    他的声音层层叠叠的推向那个方向,虽然说的是客气话,可他的语气却是实打实的震慑。
    没人回应。
    他的声音却把狐姬和狐媚引了出来。
    “阿涛,什么人来了?”狐姬微微显得有些紧张。
    宁涛说道:“还不知道,刚刚还在,可那家伙现在又屏蔽了气息,躲起来了。”
    狐媚吼了一声:“小的们,都给我抄家伙!”
    一大群妖怪从森林各处涌了出来,手里拿着乱七八糟的兵器法器,一个个都很激动的样子,似乎只要他们的大王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冲上去,将那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撕成碎片。
    宁涛说道:“不用,来的人不是他们能对付的,他们去了也没有用,我去会会他。”
    “我和你一起去。”狐姬说。
    “我也去。”狐媚说。
    这时天突然亮了,山林间虽然有毒瘴笼罩,但视线比黑夜要好得多。
    宁涛唤出水墨烟云,载着狐媚和狐姬姐妹俩往直前捕捉到灵能的方向飞去。
    这又是一个震慑,他要告诉来人,他是天仙。只是,这地方满是毒瘴,水墨烟云倒不是很明显,需要很仔细才能瞧见。
    越过南山头,山脚下又一片沼泽,毒瘴浓厚。
    宁涛将水墨烟云悬停下来,杨声说道:“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一见吧。”
    一道人影从毒瘴之中飞跃出来,落身在了沼泽旁边的山坡上。那人一身黑衣,身材颀长,容貌颇为俊秀,是个仙人。修真之人不以年龄论,年轻俊美的外表下往往藏着一颗跳动了几百上千年的心。
    狐媚出声说道:“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那人说道:“在下蔡不惊,道号指阴真人,奉了我家仙王的命令来请此山头的画皮、狐媚大王去南无城作客,两位大王跟我走吧。”
    狐姬顿时皱了眉头:“你家仙王是那石猴吧?”
    蔡不惊呵斥道:“放肆!南无大圣乃一方仙王,你竟然敢以石猴称之,你就不怕仙王怪罪吗?”
    宁涛已经弄清楚是什么情况了,他从茶树姥姥的手中救出了本该被送给南无大圣石精精的画皮,也就是狐姬,现在那货派人过来拿人了。说是请,实际却是拿南无大圣的名头威胁狐姬和狐媚。
    宁涛淡淡地道:“你是那石猴的说客,你回去告诉那石猴,我的女人他想都别想。”
    “你的女人?”蔡不惊的神色顿时变了。
    不等宁涛说话,狐媚便抢着说道:“你看不见吗,我和姐姐都嫁给了不日仙王,我们现在都是不日仙王的女人。”
    “你就是凡仙地不日仙王?”蔡不惊惊讶地道,他也这才瞧清楚宁涛脚下有一朵云,那云混在毒瘴之中很难被发现。
    这说明装逼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不然就有装逼失败的风险。
    “正是。”宁涛说。
    狐姬干脆凑过来,依偎到了宁涛的怀中。
    狐媚也不客气,顺势也凑到了宁涛的怀里,与她的姐姐挤在一起,还伸手搂住了宁涛的腰,十分亲密的样子。
    宁涛心中尴尬,也觉得狐媚是乘机占他的便宜,可是这种情况下他却不能说她什么,更不能将她推开。
    蔡不惊冷哼了一声:“你凡仙地的王竟然敢到南无沼泽来抢女人,你就不怕我家仙王灭了你凡仙地吗?”
    宁涛冷笑道:“我看你才是不知天高地厚,你若再在我面前放肆,不等你家仙王来灭我凡仙地,我先灭了你!”
    一个“你”字出口,声音如锤,山坡下的沼泽都掀起了一片泥粼。
    蔡不惊慌忙退后,口气却不软:“好!我这就回去见我家仙王,你们等着!”
    他说走就走,驾了一把飞剑转瞬就没影了。
    “阿涛,为什么不杀了他?”狐姬问。
    宁涛说道:“天人的大军很快就会兵临城下,这个时候怎么能再跟南无沼泽开战?凡仙地又穷又弱,根本就经不起两面夹击。对了,你们与那石猴见过吗?”
    狐姬说道:“没有。”
    “我也没有见过。”狐媚说。
    宁涛想了想:“一定是那老妖婆在那石猴的面前说了什么,让那石猴对你们动了心,所以才派了人来调查。刚才那个指阴真人见了你们俩的美貌,回去之后肯定会添油加醋的跟那石猴说,这事还真是一个麻烦。希望那个石猴知道我已经娶了你,然后放弃吧。”
    “还有我呢。”狐媚说。
    宁涛这才想起她还在他的怀里,轻轻推了她一下。
    哪只他这一推,小狐狸精反而一把将他抱得死死的,笑着说道:“你刚才已经承认了,姐姐你可要为我做主呀。”
    狐姬咯咯笑道:“你这丫头,成天算计你姐夫,回头姐姐给你安排,早日安心。”
    宁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