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开个诊所来修仙 >章节目录1587章 希米亚险陨落
    一朵金色神云在暗蓝的星空中飞行,不知道飞了多远。在宁涛的视线里只有天之符文和天之符文组成的链条,纵向的横向的,彼此交错,犹如一张笼罩天地的大网。希米亚城了他的眼睛,一路上都在给他解说她看见了什么。
    “前面就是夏之月了,过了夏之月就是天神星。”希米亚抬手指向了正前方。
    宁涛的脑电波从他的手中传递到了希米亚的大脑之中,他的脑电波被解析成了一句话:“爱妻,夏之月是什么样的?”
    希米亚的脑电波从她的手上传递到了宁涛的大脑之中:“夏之月是一颗卫星,暗青色,它之后的秋之月是黄色的,就像是树上的枯叶,我看不见冬之月,但我估计应该是白色的,就像是冬天里的雪。”
    她和宁涛就是通过这种方式交谈的,在这天之符文大盖子里,她听不见他的声音,他也听不见她的声音。
    金色神云又飞了一段距离,宁涛视线里的天之符文链条发生了变化。他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球体慢慢接近,体积随着距离的缩短,越来越大,越来越大。他虽然看不见什么星球正在接近,但能看见天之符文所构成的圆形在快速放大。给他的感觉,他和希米亚正乘坐一艘登月飞船登月。
    不过,所谓的夏之月并不是他的目的地。他神念一动,驾驭着金色神云绕过了夏之月。
    夏之月后面的天神星才是他的目的地,不过他还看不见天神星。他虽然能看见天之符文构成的形状,但距离却有着很大的限制,因为他的眼睛里到处都是天之符文,就如同是在雾区里行走一样。
    “我们不上夏之月吗?”希米亚的脑电波传来。
    宁涛的脑电波传过去:“一个幻象卫星而已,上去干什么,白白浪费时间,我们直接上天神星。”
    “可是,天神星不也是幻象星体吗?”
    “去看看再说吧。”
    天神星也是由天之符文构成的幻象,理论上什么都没有,也就不会有什么发现。可是宁涛还是想去看看,寻找无的踪迹。
    金色神云又飞出了很长一段距离之后,宁涛才看见天神星的轮廓。无数的横向的和纵向的天之符文链条构成了一个星球的形状,金芒也比周边区域游离的天之符文要强烈得多。给他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在地面上看见的天神星的样子,那是一个金色的星球,就其光芒的强度去判断,所谓的天神星应该是一颗恒星。
    果然,金色神云又往天神星飞出一段距离之后,宁涛的视线中出现了海潮一般涌动的影像,那是无数的天之符文涌动形成的影像。他上过凡间的大日星,在那颗恒星上冲过浪,掘过土,很清楚恒星上的情况。
    宁涛这边没什么感觉,可希米亚却明显紧张了起来,她的脑电波传来:“不行了,我去不了,那是恒星,我会被焚化。”
    宁涛握紧了她的手,传去了他的脑电波:“相信我,你只是你看见的幻象,你不会有事的。”
    “我……”希米亚还是很紧张。
    不是随便什么神都能上恒星冲浪挖泥巴,哪怕是她也不行。宁涛当初能上大日星,那也是因为他拥有水之母的原因,如果没有,他也不敢上去。不敢眼前的情况和当初上大日星的情况不一样,大日星是孕育火之母的真恒星,而眼前的天神星不过是一个天之符文构成的幻象恒星,他甚至连应该又的热度都感觉不到。
    希米亚点了一下头,情绪也放松了一些。
    这是她的赎罪之旅,她必须走下去。
    金色神云距离天神星越来越近。
    宁涛并没有看见什么至高天神庙,他的视线里就只有海潮一般涌动的天之符文。
    “爱妻,你也没有看见无的神庙?”宁涛传去了脑电波。
    希米亚很快就回应了:“没有,我只看见了炽热的岩浆。还有,你说得对,这只是幻象,那岩浆很可怕,可我感觉不到温度。”
    金色神云停了下来。
    宁涛想了一下,一掌推了出去。
    一枚金色的法印飞了出去,飞向了天神星。
    “那是什么法印?”希米亚的脑电波传来。
    宁涛回应道:“那是木之法印。”
    木能生火。
    如果那些构成天神星的符文链条之中隐藏着什么陷阱法阵,这枚木之法印或许能将之激活。
    这就是宁涛往天神星打出一枚木之法印的动机。
    木之法印转瞬间飞到了天神星上,被涌动的天之符文吞没。
    一丝造化之力穿空而去,投进了天之符文幻化而成的岩浆之中。
    一线灼眼的金光突然从符文岩浆之中迸射起来,继而更多的金光从符文岩浆之中迸射起来,那景象就像是黎明破晓,阳光刺破遮掩天空的云层一样。
    那枚木之法印被激活了。
    木元素能量从四面八方涌了过去,投进了木之法印之中,木之法印散发的金光也越来越强烈,木之法印周边的符文岩浆的反应也更为强力了。
    “你在干什么?我看到了冲天而起的大火,还有如大山一般涌动的岩浆。”希米亚的脑电波传来,充满了惊讶和困惑。
    宁涛笑了笑,传去了他的脑电波:“你应该叫我夫君。”
    “都什么时候,你还有心思说这些?”希米亚的脑电波里带着责备。
    “你叫我夫君,我才告诉你。”宁涛对她说。
    “你……”
    “叫我一声夫君有什么?我们本来就是夫妻,连孩子都生了,难道不是吗?”宁涛说。
    希米亚一声叹息:“你是个无赖……好吧,夫君,告诉我吧,你用那法印干什么?”
    一声夫君叫得宁涛心里痒酥酥的,成就感刚刚的。他征服了那么多女人,智慧女神希米亚给他带来的征服感和成就感是最强烈的,她可是神山之巅的女神啊,整个宇宙之中独一无二的智慧女神。
    舒服过了,宁涛才传去了他的脑电波:“木能生火,如果这个由天之符文构成的天神星中有什么法阵陷阱,大概就会被激活。如果无隐藏其中,我等于是给他下了一个诱饵,或许能将他引出来。”
    “原来是这样,可是……”
    没等希米亚的脑电波传递完毕,构成天神星的天之符文忽然有了剧烈的反应。每一个天之符文都迸射出耀眼的金光,金光所过之处,虚空之中游离的天之符文如阳光下的冰雪一般消散。
    天神星上火焰冲天而起,那枚木之法印被一个突然冒起来的几十万米高度岩浆巨浪所吞噬。
    天之符文骤然迸射出来的金光瞬间就扩散到了宁涛和希米亚的身前,也就在那一刹那间冲过了两人的身体。
    一秒钟前宁涛还看不见希米亚,只能感觉到握在手掌的她的手。可是当金光冲过,如潮水一般漫过身体,他忽然看见了希米亚。
    可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希米亚身上的天之符文一个接着一个被金光带走,然后融化。原本有血有肉的她,忽然之间就黯淡了,虚弱了,就像是一个密度快速变小的冰人一样!
    这是什么情况?
    宁涛顿时惊愣当场,脑袋里嗡嗡直响。
    他本意是用一枚木之法印诱发无留下的陷阱,以及将无引诱出来,却没想到他的一枚木之法印没有把无引诱出来,却给希米亚造成了伤害!
    “我……”希米亚一脸惊恐的表情,她显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宁涛回过了神来,一掌推出,一枚混沌之印在他的掌心之中被激活,一个能量护罩瞬间撑起,将天神星的金光挡在了外面。同时,金色神云往下疾飞,那速度比光还快。
    混沌之印所撑起的能量护罩下即是宁涛的绝对领域,金光不能照射进来,希米亚的情况稳定了一些,可是她的情况却让人不容乐观。刚才的那几秒钟的金光照射,她受了很严重的伤。她甚至无法站立了,软软的倒在了金色神云上。
    “爱妻,你没事吧?”宁涛跪在她的身边,抓紧了她的手。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直到此刻脑子还有点懵。
    希米亚忽然抬起了一只手来,指着天空:“夫君,你看……”
    她的声音也很虚弱。
    宁涛慌忙抬头看向了天空。
    天空上,无数星辰闪烁,一颗金色的恒星散发出了耀眼的金光。金光所过之处,一切皆如冰雪一般消散,不管是虚空之中的陨石也好,甚至是星辰也不例外。
    最先被“融化”的就是挡在天神星正前的夏之月,它正在变小。它的阴影发能勉覆盖东山部落所在的山谷,但估计也撑不了多久。
    还是没有看见至高天神庙。
    可宁涛此刻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去寻找至高天神庙,他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然后激活造化之印,释放出了纯净的符力能量。
    宛如金汤的符力能量注入希米亚的身体之中,她那消瘦的身体快速充盈,黯淡的生机也快速恢复。
    他从她的身上得到了两把刀,一把是杀人的刀,一把是救人的刀。他现在用的是救人的刀,这也算是希米亚的种下的因果了。
    希米亚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夫君,何必呢?”
    宁涛说道:“你为什么这么说?我告诉你,你比什么都重要,我要你好好的,你还要陪宁丹妮成长,我可不会带孩子,孩子要你带。”
    希米亚的眼角湿润了:“夫君,我越来越觉得……”
    宁涛心中一动:“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