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盛世婚礼 > 第二十四章 不放心这两只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林思柔跟慕容泽走进黑白色调的大厅,就看到沙发旁边,放一个军绿色的行李箱,在联想到刚才他叫景逸快些回去准备要出发,心里没来由的一慌,低低的开口问。

    “你也要和景逸一起走吗?”

    慕容泽沉步继续牵她的手坐到沙发上,才开口道,“我要去几天,等我回来在带你回去一次。”

    “没关系,我现在还不知道要怎么告诉院长妈妈孩子的情况,再过段时间吧!等我想好了,我在叫你一起回去。”林思柔抿了抿唇,试探的开口“你会有危险吗?”

    进来后就去倒水喝的杨羽翔,抬起杯子喝水的手也猛然顿住,偷偷的竖起耳朵听。

    慕容泽淡淡瞥他一眼,对林思柔说,“没有危险,只是过去查点事,很快就回来。”

    林思柔咬了咬唇,即使已经知道他几天后会回来,但心里还是有些空落落的,还没分开就觉得开始想他了,难不成自己对他动心了吗?

    意识到这一点,林思柔蓦地僵住,一颗心也跟着砰砰乱跳起来。

    听到慕容泽肯定的语气,杨羽翔提起的心落回胸腔,放下喝过的水杯,重新拿两个干净的再倒两杯笑眯眯的给他们。

    “来来喝杯水,解解渴。”

    正好觉得脸像被火烧般,燥热难耐的林思柔,仓皇的接过杨羽翔递过来的水,道了声,“谢谢,”便匆匆喝了一大口水。

    “咳咳,咳”没曾想因为喝的太急被呛到。

    杨羽翔被吓的急忙走过去帮她拍背。“你这笨女人,又没人跟你抢,喝那么急干嘛?”

    深吸一口气,林思柔不知道是呛的还是羞的红着一张脸,眼神慌乱的不知该往哪里看。

    真是羞死了,她在乱想什么呢?不过是担心他嘛,别多想了,现在这三个人的关系还不知道怎样呢。

    想到这,林思柔又发愁了。

    唉!不想了,不要想了。

    见她这样,慕容泽眉心也突突的跳,无奈的揉着额角,“我已经叫吴嫂找来了几个保姆,以后吴嫂也会住在这。”

    慕容泽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蚊子,他不放心让他们两人就在家,如果不是这次会比较危险,他真想把这两人带在身边一起走,尤其是思柔还怀着孩子。

    林思柔一怔,愣愣的看他,刚压下去的心跳,又被一种感动的情绪搅乱,“其实不用特意为我请保姆,在家里也没事情。”

    不知道林思柔心里的百转千回,杨羽翔也疑惑的问慕容泽,“要保姆来干嘛?吴嫂像之前一样过来打打扫就行了啊!我来做饭,笨女人喜欢吃我做的饭。”

    慕容泽觑一眼得意的杨羽翔,声音幽幽道,“你就是这么照顾她?”

    “那是笨女人自己急着喝水,呛到的,”杨羽翔受到慕容泽冷凝眸光淫威下声音逐渐变小。

    “走吧!我送你上楼休息,”慕容泽站起身看了一下手表,补充道,“景逸过来我就要走了。”

    “你什么时候走,我去送你。”虽然是很累了,但是知道他我离开好些天,林思柔想要去送他。

    “泽,我也要去送你。”杨羽翔刚坐到沙发上,又赶紧站起来附和。

    眸光深沉的觑了眼杨羽翔,弯下腰抱起坐在沙发上的林思柔,便径直往楼上走去。

    “呃!”

    突然被抱起林思柔惊了一下,抬眸看向他,许是因为刚才心里想着喜欢他的事,这会被他抱在怀里,只觉愉悦的跳动,猛烈的像要跃出胸腔。

    走在楼梯上,慕容泽拧着眉越发觉得不放心,这小女人难道都不明白她已经怀孕了吗?满脸的疲惫还想要去送他。

    而说要照顾她的人,还在一旁起哄,想着慕容泽的头更疼了。

    恐怕这次的行动要快点结束,就算有保姆他也不放心。

    见没人理他,杨羽翔幽怨的撇撇嘴,泄气的坐回沙发上。

    慕容泽直接抱着林思柔到她二楼她的卧室,轻柔的把她放在床上,磁性的嗓音才低声道:“你今天坐一天车,好好在家休息。”

    林思柔轻吸一口气,努力的装出淡然的表情,“好,我在家等你回来。”

    虽然很想跟这去,但是又怕他担心,会影响到他的工作,只能乖巧的答应他。

    慕容泽淡淡的勾起嘴角,帮她盖好上被子,“睡吧!我走了。”见她点头,慕容泽便抬步走出去。

    走到楼下正好看到景逸的车子开进别墅,扭头瞅一眼杨羽翔道,“思柔的身体不能买承受舟车劳顿,你要在家看她。”

    眼巴巴欲要去送他的杨羽翔顿时焉了,闷闷的“哦”了一声,重新窝回沙发上。

    见他那闷闷不乐,无精打采的样子,慕容泽无奈的揉着额角,“满脸的疲惫,还不去歇息。”

    觉得自己被冷落的杨羽翔,听到他严肃的关心语气,乌云密布的脸上瞬间变明媚,扬起灿烂的笑容。

    行了一个军礼,“是,马上去。”说完腾腾跑上楼。

    神色刚好些的慕容泽,看他毛毛燥燥的样子,眉头又拧紧。

    不知道因为自己兴奋的表现,惹的慕容泽不安心,跑上楼的杨羽翔还在床上傻乐。

    如果这会被公司的员工们看到,肯定会跌破眼睛,平时严肃的老板是这样,女员工不知道还会不会迷恋他,男员工还能不能崇拜他。

    已经躺在床上的杨羽翔似乎是想到什么,猛的弹起来。

    泽去帝都了,这几天我得把笨女人养的白白胖胖的,到时候泽就不会再说我了,想到这,杨羽翔肯定的点点头,然后又猛的躺下,自言自语道,“不想了,睡醒再说。”

    另一边,海边别墅

    担心害怕了一下午,陈曦抱着双腿坐在阳台沙发上,呆呆的注视前方,直到手机的铃声响起,才走回卧室拿起手机接电话。

    “小曦啊!你不是说今天要回家吃饭吗?怎么还没回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电话里转来陈母的声音,陈曦才惊觉已经这么晚了。

    “妈,我有点事情被拖住,今天可能不回去了。”抽回恍惚的心神,陈曦语气轻快道。

    跟陈母聊了几分钟,陈曦挂上电话,看手机的显示已经六点。

    打开门走出去,都这么久了,还没消息,陈曦担心沈瑞熙逐渐加深,以为他伤的很严重,所以坐不住的想要去看看他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