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盛世婚礼 > 第二十六章 来,张嘴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林思柔感动又尴尬的坐到餐桌旁,虽说她说孕妇,只是睡到现在,杨羽翔都把饭做好,还打算叫她起床吃饭了,越想越觉得羞愧。

    把饭放在桌子上,杨羽翔坐到林思柔身旁道,“笨女人,先喝一碗汤在吃饭,这样对胃好。”

    说着舀一碗汤慢慢的搅拌还一边轻轻吹。

    看他这样无微不至的,林思柔的喉咙像被什么梗在那里一样,鼻音也变的重起来,“给我吧!我自己吹就可以了。”

    听到她声音像是在哽咽,杨羽翔挑了挑眉自恋道,“笨女人,你感动了是不是?也对,能有几个像本少爷一样疼你啊!”

    林思柔:“……”刚才的被触动的心瞬间被无语代替。

    “来,张嘴,试试还烫不烫,”杨羽翔打一勺汤喂给林思柔。

    “呃…我自己喝,”林思柔抬手要去汤勺。

    杨羽翔躲开她的手,“笨女人,你真的很啰嗦,快点张嘴。”

    林思柔只得无奈的张嘴一口一口的喝下他送过来的汤。

    本想只给她试一下温度,见她无奈又拿他没办法的窘样,杨羽翔就根本停不下来了。

    杨羽翔发觉喂她吃东西也是一种享受。

    如果林思柔知道杨羽翔的想法肯定不会再喝一口他喂的汤,可惜她不知道,所以还是乖乖的喝下杨羽翔送来的汤。

    一顿饭就这样温馨的结束,当然如果可以忽略杨羽翔给林思柔碗里布满菜的画面,和时不时想给她喂东西吃的动作那就更和谐了。

    饭后林思柔刚要收拾碗筷,就被杨羽翔制止了。

    “别动,坐好。”林思柔被他突然的制止声惊了一下,反应过来他这是不给她收拾,“你休息吧,我来收拾。”

    杨羽翔拉过她的手腕,朝沙发走,边说,“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坐在这里看电视,等我收拾好了,我们出去走走,消消食。”

    “哪有这么娇气,现在还小呢,还是可以做一点事的。”

    “就是小才更不行,医生说了前三个月是危险期。”扶她坐到沙发上,想了一下,杨羽翔拿出手机拨号,听到接通的响声便交给她,“给你,泽已经下飞机了,你跟他聊聊吧!我先去忙活了。”

    “呃…”接过手机,刚放在耳朵听筒就转出慕容泽的声音。

    “喂,”

    “是我,那个你到了吗?”记忆中好像是第一次跟他通电话,电话里他的声音略带低沉,但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听。

    “嗯,刚下飞机。”

    “哦,”她轻声应了一下。

    两个人,拿着手机彼此都无话,但都知道对方在听着。

    许久后,听到景逸在旁边叫他的声音,“你先忙吧!翔叫我出去走走。”

    “嗯,注意安全。”他声音磁性低沉道。

    挂完电话,林思柔怔怔的看着手机。

    “笨女人,笨女人,”

    “啊?怎么了?”还在恍神中,林思柔撑大眼睛迷茫的看他。

    杨羽翔以为她生病了,急的伸手去探她的额头,“那女人你有哪里不舒服你要说出来呀,不要憋坏了身体。”

    抽回心神,林思柔疑惑的眨了眨眼,“我没有不舒服啊!”

    看她神色恢复正常,确实不像生病的样子,额头也不烫,杨羽翔顿时就炸了,刚才把他吓的以为她出了什么事。

    “你没事叫那么多声没回答?你是找死吗?”

    “…我刚才在想事情没听到。”

    努力的平复心情,杨羽翔怕他忍不住给她一个爆栗。

    这笨女人就是这么有本事,每次都可以把他气的半死。

    “呼―”大力深了几下呼吸,才说道:“走吧!出去散步。”说完也不等林思柔,便径直抬步往外走。

    “哦!好。”看出他在生气,林思柔亦步亦的跟在他后面。

    虽然她也不明白他为什么生气,总归他这小孩子的脾气,只能顺着就对了。

    杨羽翔虽然不等她就走了,但他的步伐还是渐行渐缓。

    ……

    此时帝都某军区

    “首长,”

    “情况怎么样?查到了吗?”走到办公室门口,慕容泽脱下手套交给旁边的士兵。

    “查到了,是雷豹的人,之前沈瑞溪黑吃黑,把他们一个点给抢了,这会估计是去报仇的。”跟随慕容泽进来的一位军官回答。

    慕容泽则头蹙眉看那位军官,“没这么简单,”

    坐到办公椅上,慕容泽眯眼淡淡道,“继续查,盯紧雷豹。”

    “是,”

    另一位军官这时出声问,“首位,据说沈瑞溪受伤了,我们要不要现在拿下他。”

    不等慕容泽开口,景逸挑起魅眼接话道,“怎么拿?就算拿下也没用,他现在可是无罪的。”

    说到这个景逸静郁闷,沈瑞溪的案件是他全权负责的,本来已经。拿到重要性的证据,没想到会有人帮他顶下来了。

    而那个案件全程他都没有出现,都是轻过帮他顶罪的那人操作,就是他的左右手,所以那个人认罪并且顶下了所以罪行,沈瑞溪就这样没事了。

    那位军官想想也是,找不到沈瑞溪的罪证就不能抓他,但他就是个定时炸弹,就怕哪天一不小心让他爆了。

    慕容泽道,“沈瑞溪最近不会有什么动作,现在先搞清楚雷豹想要做什么。”

    景逸也点头,“显然他这次不是真想杀沈瑞溪,他把线索引向帝都是想让我们跟沈瑞溪斗起来,这样可以很好的掩饰他要做的事情。”

    景逸分析完,最后感叹“果然雷豹还是比沈瑞溪弱太多了啊!”

    “都下去准备,”打开桌子上面的资料,慕容泽便低下头看刚才军官送来的调查资料。

    听到他的话,除了景逸外,所有的军官都敬礼出去了。

    慕容泽抬起头,皱眉看他,“你还有事?”

    “没有啊!所以无聊的在这里等你吩咐工作呢。”景逸魅惑的眨巴了一下眼睛。

    “可以,”

    景逸扯扯嘴角,立马道,“诶诶诶、我开玩笑的,我忙着呢!我就走,马上走。”

    “真无趣真搞不懂小美女是怎么看上你的。”

    “嗯?”听到他的话,慕容泽危险的眯起眼睛。

    “啊哈,开玩笑,开玩笑,对了,我得再去看看沈瑞溪案件的资料。”说完快步走出去。

    看他逃命的跑出办公室,慕容泽继续低头认真看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