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盛世婚礼 > 第三十二章 他来了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吴鹏站在原地,怔怔地看他们远去的身影,这一刻他才深刻的体会到,他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她。

    苦笑着摇摇头,其实从那天起,自己就已经失去她了,今天的局面都是自己亲手造成,越想,心下便越觉苦不堪言。

    吴鹏不知道,在他为失去林思柔悲伤时,身后,还有一个女人哀伤的默默注视他。

    收拾好心情,李静脸上扬起淡淡的微笑说道:“看得出来,林小姐现在很幸福。”

    听到李静的声音,吴鹏用力紧攥得手松开,嘴角微微勾起侧头看她,“有没有好点?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没事了,”李静还有些苍白的脸,扬起一个放心的笑容。

    只是在他下意识逃避林思柔的事而转移话题时,心里就已经像被针扎一样的疼。

    她知道他还爱着林思柔,她也愿意等,等到他忘记的那天。

    可……心里还是在意,也会疼。

    ……

    从那天后,杨羽翔便全部包了林思柔的吃喝,就连菜都是他自己去超市买的,每一样都不假借他人之手。

    林思柔也从那次后,就没再见到过吴鹏和李静,他们就像是在她跟杨羽翔旅行中一个深刻地小插曲。

    虽然深刻,但不影响,更激不起一点浪花。

    这两天,她跟杨宇翔逛了古城几个有名的景点,看了一些,之前没有见过的古香古色的房子,小船。

    然而她的心里一直记挂着慕容泽,很多时候整个人都是恍惚的,又不想让杨宇翔担忧,每每都要装作若无其事或兴味盎然的样子。

    这天,杨羽翔说有点事要出去一下,嘱咐林思柔在酒店好好休息,等她答应后便急急的走了。

    他走后林思柔便到阳台的沙发上抱着膝盖坐着,呆呆的望楼下一个接一个亮起的灯光。

    不知道泽的事办好了没有?从知晓他做的事有危险后,尽管相信他,这两天却还是忍不住的担忧。

    许久……

    正在出神的林思柔,没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响,更没有注意她满心在想的人,正沉步走向她,直到……

    “在想什么?”慕容泽开门进来就看到这小女人蜷缩着身体坐在阳台上。

    从他的角度望过去,只能看到她精致的侧颜泛着柔光和忧愁,迷茫的神情像被人遗弃的小狗般,惹人心疼,怜爱。

    听到慕容泽的声音,林思柔以为自己想他想到了幻听。

    当被一个高大的阴影照下来时,林思柔来不及扯出的苦笑顿时凝住,身体僵了两秒,林思柔猛地侧头仰视上去。

    “泽?”不确定的唤了一声。

    慕容泽瞧她这傻楞的样子,嘴角勾起一个若有似无的笑,“是我,我来接你们回去。”

    林思柔嚯的站起来,“泽,真的是你?你有没有什么事?”

    搂住她因起身太快有些踉跄的身体,慕容泽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我没事,不用担心。”

    确定他没受伤,林思柔这两天提到了嗓子眼的心,总算落回胸腔。

    这时林思柔才注意到自己被慕容泽搂在怀里,脸顿时“轰”的一声红透。

    “呃……你怎么进来的?”林思柔红着脸轻轻的拉开一些距离。

    慕容泽低头盯这害羞的小女人,眼眸变的幽深,几天不见她似乎更有韵味了。

    只是……眼神下移瞥了眼她的肚子。

    抽回心神,慕容泽抬起手里的房卡道:“开门进来的。”

    “是翔给你钥匙吗?他呢?怎么没回来?”翔出去,是去接他吧!竟然还要瞒着她。

    “他去买菜了。”

    林思柔好不意思的说道:“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现在都这么晚了,我们可以去餐厅随便吃点”

    慕容泽双眉紧蹙,声音变得低沉,“你那天还没吐够吗?”

    “……那天只是点的东西太油腻了。”

    “这几个月都不要去外面吃,回去我叫翔教吴嫂做合你胃口的菜式。”慕容泽话刚落,门铃声便响了起来。

    “应该是翔回来了,我去开门。”被他一直盯着,林思柔早就不自在了,这会门铃声响起,倒更像是帮了她。

    反正随他安排吧!也就几个月的时间。

    门外,看到是林思柔开的门,杨羽翔挑了挑眉,“笨女人,我给你的惊喜怎么样?”下巴指了指林思柔身后的那高大身影问她。

    林思柔无语的瞥他一眼,不理会他,转身便往回走。

    “喂……笨女人你什么态度,我看你这几天这么担心泽,我可是特意给你的惊喜,为了让你跟泽好好叙叙我还自己去逛了会。”杨羽翔走在后面嚷嚷着。

    这几天林思柔总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但她的不安都被杨羽翔看在眼里,所以很多时候他都会换着花样去逗她。

    今天正好收到泽说要过来的消息,便自己出去接,顺便去买菜,正好让她看到泽,消除她的不安,又能发泄这几天压抑的心情。

    听杨羽翔说的话,林思柔猛地回头瞪他一眼,然后磕磕巴巴道:“你……你在说什么呢?我……我没有”

    “你……你没有什么?没有想泽吗?”杨羽翔把菜放到餐桌上,故意学她说话。

    “喔~我知道了,你是因为跟我在一直才没心思想泽了吧?笨女人,我从来不知道,我在你心里这么重要。”

    林思柔不知道气还是害羞,脸红像熟透的番茄般。

    这杨羽翔就没不能正经一天吗?这两天他时不时的耍流氓,她都还没跟他算账,现在又拿她开玩笑。

    “行了,去做饭,这么晚了没吃饭,你就是这样照顾思柔的?”慕容泽眯眼看杨羽翔,沉声道。

    虽然还想看这小女人娇羞的样子,不过确实很晚了。

    杨羽翔讪讪拿起餐桌上的菜往厨房走。他今天确实走的急了,泽一跟他说马上登机了,他便迫不及待的赶往机场接他。

    本来路上只用30分钟,他却提前了两小时去,倒是把笨女人给忽略了。

    林思柔叫他这乖乖的模样,心里便想笑,忍了忍,摇头,也只能泽能治的了他。

    有时候她都觉得他们两个才是一对情侣,笑了笑没太在意。

    林思柔低垂着头,瞄了一眼旁边的慕容泽,想找点话题来打破这尴尬的气氛,可在他面前,她总是紧张的脑袋变空白。

    看她不知所措的窘态,慕容泽眼底笑意一闪,面无表情淡淡道:“你这几天真的不想我,嗯?”

    林思柔一愣。似是不知道自己听到的是真是假,她蓦然抬起头来,对上他那认真的眼眸。

    慕容泽皱起眉,又再次问:“你说这几天没有想我。”

    这似是控诉的话真的是泽说的吗?林思柔更窘了,“不是,我……呃……”她要怎么回答?说想?还没开始说现在只是想脸就开始热了。

    说不想?可她明明已经想了,而且因为怕他有危险,整颗心几乎都挂在他身上。

    “不是什么?不是没有想我吗?”慕容泽挑挑眉,牵她的手走向沙发。

    坐到沙发上,林思柔现在真想冲进厨房骂杨羽翔,没事问她想不想泽干嘛?害她现在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好吧!承认至少比违心的否认会好。

    “这几天我很担心你,也……想你。”说出来后,林思柔刚恢复一点的精致脸蛋又霎时红透。

    看她显露这小女人的姿态,慕容泽眸光越渐深邃,伸手抱起她。

    身体突然被悬空,林思柔惊慌的“啊”了一声,本能的抱住他的头。

    慕容泽也没想到。她会有这下意识的动作,这会林思柔侧坐在他腿上,双手环勾他的脖子。

    嘴对嘴,眼对眼。

    温热的呼吸从慕容泽颊上若有似无的吹过,他一怔,酥麻感窜过全身,让他眸色深重了些。

    磁性的声音沙哑道:“我也想你。”话落慕容泽便吻住这柔软的红唇。

    “唔……”林思柔僵了一下就一点一点的沦陷,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

    直到……

    “喂,你们考虑下我的感受行吗?我在这忙活半天,你们却在这里亲热。”杨羽翔嚷嚷的抱怨声转进来。

    猛然推开慕容泽,慌乱的站起身,林思柔后知后觉才记得这里是大厅,杨宇翔还在旁边的厨房。

    仓皇的看一眼杨羽翔,林思柔脸顿时羞红着脸,逃进主卧里。

    靠在门板上,林思柔懊恼的敲一下脑袋,她这是在什么回事呀?他们三个人的关系还没有搞清楚,怎么能在接受翔后又和泽接吻。

    她现在真的很乱,他们这种关系不知道要怎么处理好。

    等回去找个时间跟他们谈一谈,不能再这样模模糊糊的过了,她真的很乱。

    可是……

    谈好后,她……是不是就失去了谁,又或者,两个人一起失去?

    想到这里,林思柔的心被无数的针扎了一样,顿时痛得无法呼吸。

    胡乱的想许久,听到身后的门被敲响,她才起身开门。

    门口,慕容泽嘴角挂着一个若有似无的笑,见到她便道:“出来吃饭。”牵过她的手走向餐厅。

    盯着相握的两只手,就想到刚才的吻,跟着又想到会失去他。

    林思柔见他没有提刚才的吻,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又猛地刺痛了一下。

    抬头看他一眼,心道,不管怎么样,顺其自然吧!不管有没有得到,也不能像现在这样,清不楚暧昧的过。

    她知道,对于他们俩人,她都已经动心,可是这样含糊不明的对他们不公平,她不能这么自私。

    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