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盛世婚礼 > 第三十五章 缺根筋的樱子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你以为我们不想等呀,是学校通知必须今天之前搬。”不等陈曦回答,帘子后面就传出樱子抱怨的声音。

    陈曦:“你还抱怨,都忘记自己赖在学校多久了?”

    林思柔笑笑也说道:“反正你们住不住,住宿都一样在S市,留在学校,也只是为了我而已。”

    她们两个都是S市的本地人,樱子她不知道,但是陈曦的家人已经催了几次,叫她回家住了。

    不过都因为她一直没找到住的地方,陈曦就留下来陪她。她估计,樱子应该也是一样的吧!

    樱子从床帘后面出来,不以为意道:“我们可是有交租金的,我们不住它也是空着。”

    “就你那点租金,行了,赶紧收拾,你这一屋子的东西还不知道要忙活到什么时候。”陈曦指着到处乱扔的行李箱,不想跟她讨论这无聊的问题,浪费时间。

    “知道了,管家婆。”樱子朝陈曦吐吐舌头,便开始搬起她的行李箱。

    三个人说说笑笑的收拾了将近五个小时,期间慕容泽给她们带来中午饭,还是杨羽翔和吴嫂做的,怕林思柔会孕吐,便叫他们两准备好食物,他回去拿。

    “好了。”樱子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拍拍根本就不脏的手。

    见她这夸张的样子,林思柔摇头轻笑,“你们先等一下,泽刚才给我发信息说回来了,我叫他上来帮忙搬下去。”

    陈曦张口正想说什么。“唉唉唉……有男人了就是不一样啊!这么点东西还得叫他帮忙。之前我可是记得你们舞蹈社招生时,你可是扛着凳子,抬桌子的。”樱子拉过林思柔上下打量她。

    “你要是羡慕就找一个。”陈曦瞥了樱子一眼,拉一旁欲言又止的林思柔坐到剩下席子的床上道:“他们对你好吗?”

    她看的出思柔似乎有话要说,但又迟疑。陈曦皱了皱眉,思柔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或……是那两个男人的原因?

    林思柔想到那两个骄傲,矜贵,又高不可攀的男人,脸上缓缓扬起柔和甜蜜的笑容,轻声说:“他们很好。”

    看到她脸上的神情,就算她不回答,陈曦也知道他们肯定对她很好。

    只是……算了,等她自己想清楚会告诉她们。

    “喷喷……看把你美的。诶,思柔你打算跟哪一个在一起啊!他们都这么优秀,还都是一等一的帅,唔……真的好难选。”缺根筋的樱子可没有陈曦那么细腻的心思,想到就问出来了。

    见林思柔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去,陈曦瞪了眼樱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别听她的乱说,现在不是很好吗?想这么多干嘛!”

    “没事,有些问题总是要面对的。”林思柔笑着对讪讪的樱子摇头安慰。

    只是……

    她,还没想好要怎么去面对,也许等孩子生下来就有答案了吧!

    想到这,心里阵阵刺痛,脸上的笑容都差点维持不了。

    “行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忙了一天累了吧?回去休息吧!我送你下去。”陈曦侧头看着林思柔说。

    “等会,我先打电话叫泽上来帮忙搬行李下去。”刚才被樱子打岔了,林思柔望着这些行李,里面还是有很多比较重的东西,比如书本,行李箱也挺重得。

    陈曦压住她拿起手机的手,“不用麻烦了,等一会有朋友会来帮我们,你就放心吧!”

    “是吗?”林思柔怀疑的看她。

    樱子无力地瘫倒在床上,闷闷的说道:“是我哥的,他说五点过来送我们。”

    “你哥?怎么没听你说过?”林思柔惊讶的看向她。

    从大一开始她们就同一个寝室,但是樱子很少提到她的家人,基本没提,更没听过她说还有哥哥。

    挺着身体在床上,樱子摆手,“哎呀,不重要。”

    看得出来她这是不想谈起她哥哥,林思柔疑惑地给陈曦一个什么情况的眼神。

    陈曦摊了摊手表示她也不知道。她虽然跟沈瑞溪经历过了一场生死战,他们也只见过两次面。

    不过这两次的会面中,她是发现他们兄妹不合,确切地说是樱子讨厌她哥哥沈瑞溪。

    “走吧!我送你下去。”陈曦站起身再次对林思柔说。

    林思柔只能点头,轻轻地说了一声“好。”

    从早上到现在都没休息,她现在也是强撑着,身体已经很疲惫了,本想告诉她们怀孕的事,但又顾虑着,怕她们担心,以后找个适合的机会说吧!

    樱子从床上爬起来,“唔……思柔,我也送送你。”

    林思柔走过去把她爬半天,软绵绵的身体又按下去,“睡你的觉吧!又不是去哪里,下个楼而已。”

    樱子撇撇嘴控诉,“你们两个排挤我。”

    陈曦无语地白她一眼,“别装了,你是巴不得我们叫你别送吧!合了你心意,你倒是矫情了。”

    就她那全身每个器官都在说“我很累”的样子,还说去送,起个床都没力气。

    被说中心事,樱子嚷嚷的摆手,掩饰心里的羞报,“哼,不去了,不去了。”

    陈曦扯扯嘴角,拉着抿嘴憋笑的林思柔就往外走,:“别理这少根筋的。”

    “喂喂,你这管家婆,你才少根筋。”樱子愤愤的声音传出,但身体又瘫倒在床上。

    走出门口的两人,无奈的对视了一眼,笑着摇摇头继续抬步下楼。

    两人走下楼梯就看到路口对面树荫下的黑色陆虎车。

    许是一直盯着这边,在林思柔两人刚出楼梯口,慕容泽便从驾驶座开门下车。

    看到这一幕,陈曦算是彻底安心了,但还是嘱咐道:“记得,有事别一个人藏着,要记得你还有我们。”这女人有什么事从来都喜欢藏在心里自己受。

    “嗯,等我想好要怎么处理这些事后,我就把一切告诉你。”她指的是怀孕的事,现在他们三个人的关系太复杂。

    没决定之前她不想让她们跟着操心。

    见她什么都不说,陈曦只能沉默下来。

    送她到慕容泽身旁,陈曦才开口,“你明白就好。”

    林思柔回头望着寝室的方向,眼眶一红,抱住她,“你也一样,有事要跟我说。”她们真的已经各奔东西,连最后一直住过的地方都没有了。

    “又不是生离死别,我们还在一个公司上班呢,你伤感个什么劲。”陈曦看了一眼慕容泽,又继续道:“如果真这么舍不得我就去我家住。”

    陈曦就是想隔应慕容泽,思柔这么好的女人就被他们早早的给拐走。

    就该他们两人竞争,思柔吃了半辈子的苦,是该到享福的时候了。

    听出陈曦的意思,见身旁冷峻绝美的慕容泽危险眯起眼,林思柔连忙道:“别乱说,回去休息一下吧!,等会樱子哥哥就要来了。”

    知道她不可能去她家住,陈曦只是白了她一眼便走了。

    林思柔松了口气,她真怕泽发火,虽然自己没见他发火过,今天早上见她跳舞,他也只是冷着脸。

    主动抱住慕容泽的手臂,似是讨好般的轻声道:“我们回去吧!我好困。”

    慕容泽挑挑眉垂首看臂膀上的小手,面无表情的点头,眼底却渐渐染上笑意。

    没想到这小女人还会撒娇,她是不是太不了解她?唔……看来以后要多激发她另一面。

    林思柔确实是困了,她是个孕妇,今天确连午觉都没睡。上车没一会就靠在椅子上沉沉的睡着了。

    陆虎车一路开进山水别墅区,林思柔一直没醒。慕容泽从驾驶座下来转到副驾把她抱出来。

    许是真的太累了,慕容泽抱她进卧室放到床上,她也只是嘤咛一声便又沉沉的睡下。

    ……

    海圣学校

    停靠在操场树荫下很久地两辆商务车,缓缓启动驶向住宿区。车子开到女生住宿的楼梯口便停下来。

    后座车门从里面打开,沈瑞溪一身黑色衣衫跨出来。一套黑色休闲裤衬衫把他邪~恶,魅惑地气质衬的淋漓尽致。那张俊美的脸上挂着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望向之前慕容泽停车的地方。

    “老大,慕容泽和那个啥总裁不是一对吗?我以为他对女人不感兴趣呢?原来男女通吃啊!”老狼从另一辆车的驾驶座跳下,痞痞的跑到沈瑞溪旁边。

    沈瑞溪看他一眼,邪魅地勾起嘴角,朝楼上走。

    老狼被他这阴险的笑容,搞的心里发毛,靠,他不会说错啥了吧?老大这笑的这么诡异。还是赶紧上楼去看可爱的小姐吧!

    沈瑞溪走进她们寝室就看到陈曦在收拾房间,樱子却软绵绵地在床上吱吱喳喳的说着话。

    宠溺的摇摇头,扬声道:“你说的自己收拾就是这样?”

    听到熟悉地声音,陈曦回头看过去,樱子却猛地从床上跳起来。

    “我怎么收拾不用你管,”看到刚走进来的老狼,樱子指挥他道:“过来帮我搬东西下去。”

    “是,小姐,马上搬。”老狼狗腿地噔噔噔跑去拿樱子指着的行李箱。

    倒是后面跟上来的司机,帮忙拿陈曦的行李。

    陈曦在沈瑞溪上来时,眼光就一直追随他。到司机帮她拿行李才回神。

    察觉到自己的行为,陈曦羞涩地低下头,掩饰泛红的脸颊。

    还好樱子这个缺根筋的没注意,要不然她得羞死。

    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