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燃钢之魂 >章节目录第十七章 绝不一样 7200
    当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从长久的沉寂中走出,令自身的力量再次呈现于这多元宇宙时,失落星河的万界也随之震动。

    从创世大漩涡开始,然后便是深渊,巨大,但是却并不影响任何世界运转的波动扫过广袤的时空,直接传入正常的世界星河。

    柯洛诺斯世界,雷霆古龙突然感到一阵恍惚,它听见了一声苍凉而悠远的号角,如同平地惊雷在耳畔响起,下意识的震动双翼飞上天际,古龙感到自己体内的钢之力正在鼓动,响应着那自远处而来的呼声。

    “那是……”

    深渊的隐蔽之处,龙眠深渊,五色龙神与五色龙族沉寂于此。自从在上次对死之邪神的战役时,出手帮助乔修亚后,祂便再也没有出现过在正常的世界星河,但同样的,迈克罗夫的人也从未去找过祂,双方就像是看不见对方那样。

    但是现在,已经不是能视而不见的时候了,龙神抬起了自己的五首,十只龙瞳闪烁着惊愕的光芒,祂能听见那号角声,作为神祇,祂还能听见更多——那是被掩藏在宏大之下的咆哮,从创世大漩涡处传来,一种被压抑极深的愤怒裹挟于那横扫万界的波动呼啸而来,令祂甚至有些难以呼吸。

    “他又变强了……但是为什么?他会如此愤怒?”

    无人知晓这问题的答案,即便是迈克罗夫世界的诸位熟人也是如此,诺查丹玛斯急忙寻找那可以直接联通深渊最底层的极密通讯器,巴尼尔缩了缩头,惊疑不定的环视周围——他们都感受到了那愤怒,即便横跨遥远的时空也宛如实质化的威压,那正是那个人出关的征兆,乔修亚已经离开了他自我设下的封印,这证明他已经找到了他想要的答案,那混沌背后的真相——看来,那正是他如此愤怒的缘由。

    但是,此时此刻的乔修亚却没有与任何人联系,也没有与任何熟人交流,巨大而冰冷的意志跨越时空,搅动着漩涡,令所有与其相关的事物都为之震颤摇晃,而就在失落星河的中央,昔日的虚空大漩涡处,西伯雅世界的钢之蟒猛地盘起,它感受到了有什么庞大存在的投影正在自己的世界降临,但却毫无阻止的力量。

    而西伯雅世界,这个已经复苏,并且开始高速发展的超能世界中央,昔日通天塔的废墟,一个小小的坟茔,法特洛尔维的墓碑闪烁,一小块镶嵌在其之上的精神水晶闪耀,似乎是有一个意志扫过了这里。

    “果然如此……没有想到,法特洛尔维,你居然能够歪打正着,找到了相似的路径。”

    那意志如此喃喃道:“壳中的宇宙之王,命运的掌控者,操纵时间与未来,玩弄可能性的神祇——将安乐天堂这一灵感带给我的你,当真是难以测度的天才,真是可惜,你没有受到过完整的超凡力量体系教育,只是自我摸索,便走到这一步。”

    “倘若你能走上相对正确的道路,或许可以……”

    似乎是确认了什么之后,令钢之蟒感到窒息的威压退去了,而创世大漩涡处,乔修亚的本体睁开双眼。

    巨神抬起自己的手,他凝视自己手中邪神的余烬。

    对于无法看见全部光谱,无法肉眼看见电磁波,甚至无法直接感知超凡力量的普通人来说,他们验证什么事情,需要众多工具,无数次实验,以及在黑暗中摸索出的正确方法——但是对于强者来说,这一切就和将一块石头从地上捡起,摆在桌上那么简单明了。

    而乔修亚,自然是强者中的强者,对于他而言,许多事情就像是直接将真理本质摆在眼前那样明了——但即便是他,想要寻觅到邪神的本质,也需要漫长的时间,经过无数次验证,甚至还需要一点好运气,才能成功。

    而这十几年来,凭借创世大漩涡的特性,凝聚了亿亿万万世界,剖析了亿亿万万次邪神,终于让乔修亚抓到了‘永恒’的破绽。

    念动,巨神手中的邪神灰烬开始消去,就像是掌间的砂被风吹散,但是灰烬消散了,却还有一个东西留存下来,位于掌心。

    那是一个怪异而神秘的符文,无比繁复,但却看上去无比简单,简直就像是一个用信息堆砌而成的黑洞——而就在这个怪异的,仿佛倾注了一个文明所有信息的符文周边,物质的世界开始变得模糊,一切认知都在被扭曲,就像是邪神带来的侵蚀和混沌那样,歪斜着万物的本质。

    而从其之中,无穷无尽的信息正在传来。

    “原来如此,为什么灵能会阻止大部分邪神的诞生,为什么邪神又必须要一个文明死去才会诞生,而一个极其强大的强者死去却不会……这一点,我明白了。”

    很久之前,乔修亚就有疑惑。

    为什么,邪神非要是文明毁灭,才会诞生?

    文明说实话,并不是什么稀罕东西,也没有什么神圣的光环,它就是一种智慧生命的生态圈,众多心智共同生活的集体——智慧生命为其附加了无数意义,但那只是相对于他们自己来说,对于这个黑暗的多元宇宙而言,对于幕后黑手而言,文明和野兽的生态圈,按理来说是没有任何分别的。

    甚至,像是阿摩司大帝这种级别的强者,文明也不过是他们随手捏的玩具,他们自己就远超文明的概念,是一体即完全的存在。

    这种级别的存在倘若死了,为什么就不会化作邪神?无论是迈克罗夫的统合大资讯库,还是知识接管者的神秘中枢,亦或是三重帷幕,极限升华聚合体的知识中,都没有任何这种趋势。

    原因,其实很简单了。

    “因为一个人的可能性,即便是再怎么强大,对于幕后黑手,对于‘恶意混沌’的计算方法而言,永远都无法超过一整个文明啊。”

    而灵能汇聚的钢之蟒,智慧生命集体意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规避了这种计算方法,让文明一体混同,所有的可能性都同生共死。

    就在乔修亚感慨的时候,一个声音传来,那是诺查丹玛斯的声音,他使用乔修亚之前留在迈克罗夫世界,用来危机时刻唤醒他的极密通讯法阵进行联络。如今,时态还未到紧急的时候,可乔修亚却已经出关。

    “乔修亚……你,完成了?”

    “嗯,我完成了。”

    听见熟悉的声音,即便是乔修亚也忍不住嘴角带起一丝笑意,他忍不住想要现在就将自己所有的发现都告知对方,但是在张口之时,战士却忍住了。他闭口不言,因为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他稍后去验证。

    “稍等一会,诺查丹玛斯大师,还有最后几点,需要我去实践,确认。”

    “没关系,乔修亚,我们都会等你。”

    短暂的通讯结束,而战士沉默的伸出手,将端着怪异邪神符文的手合拢,握拳,然后再次张开——符文消失,而一个完整而美丽的大陆世界,就这样如同魔术一样,出现在了巨神的掌心。

    但是很快,这个看似非常正常的世界,居然在没有任何邪神气息出现的情况下,凭空出现了邪神侵蚀的状态!

    风沙呼啸着,草木退去,元素衰亡,伴随着魔力与生命能一同衰竭,以太和圣光同时灭去,一个原本欣欣向荣,看上去生机勃勃的大陆世界,居然在短短几分钟内就被‘饥荒’吞噬,变成了一个无比纯粹的荒芜世界。

    在这期间,没有任何邪神的气息,也没有任何混沌的气息,一切都发生的理所应当,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将一切引导向了类似的未来。

    注视着自己掌心的世界,乔修亚的面色肃穆,他脱手,将这个世界悬浮在自己的正前方,以便于更好的观察。

    “邪神侵蚀的本质,其实就是‘可能性的逆流’。”

    “无数平行时空,乃至于无限未来的可能性,逆流回了现在,所以才会造成类似侵蚀和洗脑的现象——而那些疯狂的人,正是因为直接目睹了那错乱的未来与可能性,所以才陷入疯狂。”

    “所谓的‘死去的永恒’,指的就是这个!”

    悬浮于乔修亚身前的世界,无论用何种方法来看,都已经死了——所有的能量都被湮灭,所有的物质都即将崩散,如果不是他刻意维持,下一瞬它便会溃散成灰烬。但是,虽然说说,这个世界的确已经‘毁灭’,可这仅仅是‘在这个多元宇宙’,它被毁灭了而已。

    伴随着巨神念动,这已经毁灭的世界旁边,出现了无数世界的虚影,层层叠叠,就像是套上了无穷的万华镜。

    就如同当年,他与法特洛尔维战斗时,双方身侧出现的那些可能性虚影一样。

    这些虚影中,有好的,也有坏的,有没有被饥荒毁灭,继续延续下去的,也有被其他邪神,比如说天灾邪神摧毁的,被瘟疫邪神吞噬的,被失衡邪神破坏的……无穷无尽的虚影消失又出现,以那早已死去,只剩下残骸的世界为基点,一个由虚影组成的‘可能性之树’正在无尽的衍生。

    什么可能都有,什么未来都存在。

    叹了口气,乔修亚伸出双手,合掌摧毁了这个世界。但是当他再次分开双手时,出现的却并不是一个世界,而是一团黑暗星云,一个邪神——第一眼看去,星云凝聚,化作饥荒邪神类似水晶昆虫的模样,但是下一瞬间,它又变幻成了一团马赛克,又变成了一团迷雾……它不断地变幻,又有众多虚影在分裂,化作曾经被乔修亚杀死的众多邪神的模样。

    但是,即便是化作邪神了,出现在邪神周边的虚影,却仍然是世界的模样——在那些世界中,仍然有着文明继续发展,甚至发展的非常强大,非常先进的幻影,无论这个世界是被何种邪神毁灭,最后又化作何种邪神,却丝毫不影响这一点。

    就像是永恒一般。

    确定这一点后,巨神沉默了片刻,此时此刻,他终于能百分之百确定自己的推测。

    “所谓的邪神,其死去永恒的本质,其实是作为一个文明终结的基点。”

    “一个文明毁灭了,消亡于此,但是,倘若有另外一种可能,是否就会得出不一样的结果?根据这基点开始推演,开始想象,无限的可能性便因此而生。”

    ‘温柔’的握住这变幻不休的邪神,乔修亚低下头,垂目凝视着这世界和文明死去的尸骸——他手握这名为‘死去之永恒’的基点,透过那足以让无数凡人发狂,被侵蚀,变成疯子和混沌信徒的信息,看见了无数‘世界仍然存在’,‘文明仍然延续’,众生仍然幸福生活的‘未来’。

    “哈,哈。”

    冰冷的笑着,乔修亚开始缓缓的摇头,闭上眼睛,巨神其他三只手,忍不住紧握成拳,他低声喃喃道:“即便是世界和文明在这里,死去了,化作尸骸了,变成这丑恶的混沌模样——但是在无限的平行世界,无限的衍生时空中,它仍然永恒存在,有着幸福,美满,如同梦幻一般的可能性。”

    “魔之贤者说的没错啊,这真的就是永恒——死去的永恒正在分裂,真实的无限正在诞生——”

    邪神的本质,便是如此,清晰的不能更清晰。它就是由恶意混沌扭曲文明本质而创造的一个‘死去的基点’,而透过这个死去的基点,永恒的可能性在无限的平行世界创生。

    而所谓的永恒奇观,就更加简单了。

    那是一个文明于无形中,制造出来的自我基点。

    ‘永恒奇观’——一般来说,指的是完全体万界祭祀场,完全体超大单体世界,完全体黑雾,完全体无限神能变动源这种等级的文明造物,作为一个造物,它们承载的可能性过于庞大。怎么说……其意义对于创造该造物的文明而言,近乎就是猿人会使用火。

    对于人类而言,现代的一切文明,都源自于使用工具与火,在黑暗的朦胧中,火焰照亮了智慧的前路——而永恒奇观就是类似于此,甚至更甚于此的事物,它为一个文明带来的改变,足以造成‘迁跃性’的爆炸式发展,所以,‘永恒奇观’作为无穷可能性汇聚的基点,截断了过去与未来,倘若它真的成功建成,那么无论是任何人,任何事,想要延伸其创造者的可能性,都无法避开它。

    换个简单点的例子来说吧:永恒奇观就像是一个人造的存档点,当它建成之后,倘若有什么强大的存在,想要衍生其相关的可能性,只能从永恒奇观已经建造完毕后,这一时间点后开始,再也无法向上追溯,寻找到这个文明的根源——它就是人造的永恒,。

    它是贯穿古今,自我锚定的基础,持有它的文明自此之后,不存在没有创造出永恒奇观的可能性。

    “所以,幕后黑手,你才想要毁灭一切永恒奇观的雏形,一切过于发达的文明。”

    巨神的声音,在创世大漩涡中回响:“它们阻碍了你掌握这个多元宇宙,阻碍你操控万物的可能。”

    为什么,单独一人的强者无法成为基点,也很简单——因为对于可能性而言,一个文明全员都是强大超凡者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这种可能性制造的扭曲,远比一个强者来的强。

    除非,抵达贤者。

    贤者的可能性,搅动多元宇宙,那是任何永恒奇观,任何文明都无法比拟的巨大‘改变’!

    那是足以令超越了神祇,甚至是多元宇宙诞生以来,第一个抵达贤者,‘无限之境界’的幕后黑手,也感到恐惧与麻烦的‘改变’!

    “居然是这个,居然是这个,‘恶意混沌’的本质——或者说,平行世界的无限可能性!这就是你的真相!”

    明明剖析出了邪神死去永恒的本质,找出了恶意混沌的源头,乔修亚甚至知晓了幕后黑手的目的,但他却依然只能握紧拳头苦笑,巨神仰视虚空,注视着旋转的创世大漩涡:“多元宇宙有平行世界的可能性衍生,这是多么正常的事情,我怎么能想到,幕后黑手和恶意混沌代表的力量,居然是‘未来’!”

    这种东西,谁能想得到啊!

    所谓的混沌侵蚀,不过是无限未来,无限平行世界的信息倒灌,所谓的混沌思维,也无非就是被未来可能性侵蚀过后的混沌狂乱——而邪教徒昔日不可理喻的狂热也很容易理解了,他们只是投身向了未来而已,而模糊了现在与未来界限的人,可不就是疯狂的吗?

    ——这个多元宇宙,还很年轻。

    ——这个多元宇宙,还有很多东西没有衍生出来。

    倘若非要说的话,就像是种子,如今的多元宇宙,就像是一颗种子。

    而种子终将会发芽,生出无数枝桠,成长为参天巨树。

    幕后黑手带来的改变,便是印证于这一点上——祂的力量,正在催生多元宇宙的无限平行世界,祂的无限用在了这里——每一个邪神,都代表一个死去的文明,一个永恒的基点,都是能让祂借此掌握‘无限未来’的基点,而每一个贤者,都是影响祂掌握未来的变数。

    乔修亚仰视着创世大漩涡,他的目光仿佛能穿透这无尽的世界源头,跨过无限的寂静虚空,直接注视着初始之火的起源处——战士注视着那个方向,双目中燃烧着熊熊烈火。

    在一切的上游之处,在多元宇宙的真实起源之处,无限的存在们正在战斗——并非是任何比喻,并非是任何代称,所有的贤者,是真的为了‘未来’而战!

    “哈哈哈哈,‘我是正确的,我远比你们更正确。’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突然能想起自己以前说过的话。”

    不知为何,乔修亚忽然回忆起了过去,在杰特朗姆星域虚空基地时,自己对自己的学生们说过的那句话。那时的他没有心怀任何傲慢,只是阐述事实,但对于其他人,其他文明来说,那就是傲慢。

    【永恒】【无限】与【绝对】。

    【邪神】【贤者】与【自我掌控的多元宇宙】。

    以及,超越这三个终极,最终的目标,【全知全能】。

    这个幕后黑手,究竟想要做些什么?答案已经不是很明显了吗。

    祂要在多元宇宙还是种子的时候,将所有可能性的源头杀死,由祂掌控——祂要重新控制初始之火,再一次让多元宇宙发芽——而这一次,便是由祂进行的‘再创世’,祂将掌握万事万物的一切,甚至超越这一切。

    【没关系——都一样——永恒正在分裂——】

    【没关系——都一样——真实的无限正在生成——】

    从被剖析的邪神本质中,仍有无比宏大的信息传来,这两句话,正印证了邪神与幕后黑手代表的本质与真理。

    但却只能引得战士嗤笑。

    “杀了你一次,然后说,我给予你永恒无限的可能性——虽然你在这个多元宇宙的存在,的的确确死了,但是在平行世界,你仍然活着,文明繁荣昌盛,将永恒且幸福的存在下去——这样难道不好吗?”

    【没关系——都一样——】

    ——我是正确的,我远比你们更正确。

    并非是傲慢,只是在阐述事实,正如同当年乔修亚点评其他文明的话语,对于幕后黑手而言,这一切或许真的都一样吧……因为,强者的傲慢,正如同颜色相近的花,色彩相似的宝石,总是不同,却总是相仿。

    “这傲慢,简直和我,和我们如出一辙。”

    而就在此时此刻,来自迈克罗夫的通讯,再次传来。

    “乔修亚,你还好吗?我感应到了创世大漩涡正在震荡,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这一次,带着焦急语气询问的,却并非是诺查丹玛斯,而是3号的声音,她似乎咬着嘴唇,有些迟疑的问道:“难道说,发现了什么坏事吗……没关系,对我们说吧,邪神的大军已经入侵多元星河,已经没什么更坏的消息了。”

    “3号……”

    在这一瞬间,乔修亚是真的想要将自己对邪神和幕后黑手的所有信息都直接道出,但是在无法计量的时间单位中,他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他眯着眼睛,眺望初始之火的方向,战士淡淡的说道:“有一些发现,一些能说,一些不能说。但是不管怎么样,现在都该开始战斗了。”

    “不需要休息一会吗?”通讯彼端,人工智能少女颇有些吃惊的声音传来:“你闭关了十几年,对现在的局势估计还不了解吧?难道不休息一会?乔修亚,不要这么着急,我们还有时间……”

    “是还有时间。”

    在这一瞬间,所有环绕着巨神,如同虚幻,又如同真实的世界,在这一瞬,全部都转虚为实,创世大漩涡的底层,又有更大的漩涡正在创生,而位于这一切漩涡中心的存在,钢之神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他似乎是在笑,又似乎是在咆哮:“但我已经无法忍耐。”

    “3号啊,未来并不站在我们这一边,无限的平行世界也都不站在我们这一边,我们是孤军奋战的孤独者,越是向后拖延,就越是接近失败,你说我们还有时间——是的,还有时间,但不是休息,而是战斗的时间。”

    乔修亚的语气,前所未有的肃穆,又是前所未有的激昂,他展开四臂,闭上双眼,无数人影在他眼前浮现,所有贤者的留言都在耳畔响起。

    ——从神力中创造希望,第一个属于智慧生命的贤者,令灵魂与超凡诞生的创始者,灵能贤者。

    ——未知的探索者,迷雾中的旅人,文明与知识的庇护,历史与未来的看守,留下传承,收集知识,庇护文明,以自己逝去的魔潮之光,教导众生从废墟中重回正路,魔之贤者。

    ——帮助万物,联通万界,如同光芒一般,照耀多元宇宙,想要令多元宇宙都沐浴光芒,为了更好的帮助所有的世界和文明,甚至是深渊,创造万界祭祀场,圣光贤者,圣贤。

    ——延续希望,延续道路,如同无处不在的阴影一般,延续前人留下的所有希望,从万古的孤寂中诞生,又孤寂的前往多元宇宙的源头,阴影贤者。

    祂们留下的希望,祂们留下的线索,祂们留下的可能性,这延续了无数世代的传承,绝不能被浪费。

    ——倘若说,万界的目光都凝聚于我,倘若说,所有贤者都注视着我,等待着我,那么此时此刻,便就是我应当出发的时刻。

    乔修亚缓缓睁开双眼,目光前所未有的平和,明明内心中充满着无穷的战欲,但他却无比坦然。

    因为一切都是理所应当——所以巨神开始迈步。

    轰!创世大漩涡震动着,万界如同被敲击的巨鼓那般,剧烈的震鸣着,这原本稳定无比,已经重回正轨的星河循环开始扭曲,能够看见,一整个世界星河的根基,正因为一个男人坚定的迈步而变形。

    在他的面前,即便是千千万万被创生的世界之潮,也都如同浮浪般退开,就如同被分开的大海那样,让出一条路。

    然后,创世大漩涡,暂时地停息了旋转,平静的就像是没有波涛的大海。

    “假如现在不去战斗,那么当混沌消灭我们之后,还会将我们的尸骸复苏,甚至最后指着那些东西说,看啊。这就是我们永恒的模样。”

    ——因为希望,因为责任,因为想要战斗的欲望,因为一个傲慢的男人,遇到更傲慢的敌人时所生的愤怒。

    所以,【近圣者】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决不允许那样的未来到来。

    “幕后黑手,你说这都一样?”

    ——这决不一样——

    星坠862年,6月10日,迈克罗夫标准时间晚11点03分,失落星河深渊,创世大漩涡正中央。

    有银色的辉光诞生,横扫万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