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战神比肩:绝色战王 >章节目录第1538章 东街偏桥上的糖葫芦
    午时时分,园子里温暖些许,偶然一阵风吹过,草木窸窣,重影晃动。

    通常园子里最平静时候,此刻却是人仰马翻,王府里的侍卫、奴仆,男男女女,像拉开一场战斗似的——全力以赴伺候小郡主玩泥巴。

    上官云萧赶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园子里热火朝天一幕。

    王叔已打算将桑儿调派到东宫,这是求之不得,可王婶又说桑儿有机会随侍在天儿的身边,这却是桑儿真正的心愿。

    一个是王叔的决定,一个是王婶的意思……到底怎么回事?

    上官云萧看了看身后宫人提着的食盒,定了定神,这零嘴天儿定然喜欢,去看看天儿,顺道向桑儿问个清楚明白。

    他定眼望去,越桑神色不大好,强打精神似的站在人群中间。

    上官云萧从宫人手里提过食盒,抬步就要走过去。

    一个侍卫眼尖手快地拦在他面前,道:“太子殿下,此时您不能提着食盒就这么过去。”

    上官云萧道;“为什么?”

    那侍卫道:“王妃有令,郡主近日吃喝玩息一切活动全照越姑娘的吩咐,连王爷都不能有例外。”

    上官云萧眉头一皱,顿时心情一万个烦躁,十四叔竟是听王婶的,天儿搞不好可是要留在柳蓝的,王婶的意思可让人不太好接受。

    他道:“这食盒里的零嘴给越姑娘吃也一样。”

    “那更不行。”那侍卫面无表情,“越姑娘正在受罚,若没有达到王妃的要求,连水都不许喝一口的。”何况还是太子殿下您带来的千挑万选出来的吃食。

    上官云萧一句话冲口而出:“罚多久了?”

    那侍卫依然面无表情,“郡主什么时候交给越姑娘的,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郡主只要还由越姑娘负责,越姑娘就必须不吃不喝不眠不休。”

    上官云萧心里暗急,“王妃要越姑娘达到什么要求?”

    “不知道。”

    “那本宫只和越姑娘交代两句话就走。”

    那侍卫看了看上官云萧,做了个向外请的动作,“太子殿下还是请回吧,王妃有令,在没有达到要求之前,越姑娘不能离开郡主半步之外。”

    上官云萧差点昏厥,将手中的食盒往侍卫手里狠狠一放,“本宫自己过去,与越姑娘说话保证越姑娘与郡主的距离在半步之内,你是不是还不让开?”

    那侍卫脸色微微变幻,不卑不亢地让了身躯,却又不露声色地朝后面两个刚好将泥巴和均匀的侍卫做了个眼色。

    上官云萧走到越桑面前,才发现她脸色苍白,极度难看,而那嘴唇咬一时放一时,齿印清晰。

    他上前扯住她的袖子,眸光朝聚精会神捏泥巴的小沐天闪了闪,“王婶的要求,可是天儿捏出一个让她满意的东西来?”

    越桑有气无力地看他一眼,没做声。

    上官云萧又问:“你是不是在告诉我,你的命运已经被交给了天儿?”

    越桑这才回过神似的懒懒回道:“回太子殿下,越桑的命运是靠自己争取,断不会是被人交给了谁的。”

    上官云萧一时间有些佩服自己,明明像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居然还不忘继续为她着想,“要我怎么帮你?”

    越桑道:“替我买串糖葫芦吧。”

    上官云萧听得有些恍惚,在他耳里,反应过来的是越桑已经饿极了,他赶紧道:“我带了些零嘴来,要不你先填填肚子,王婶那边我去求求情,不要接着罚你了。”

    越桑恨得直抽气,“谁让你去求情了?王妃的罚也是给越桑完成心愿的机会,你这是要王妃拿走机会。”

    上官云萧脸色有些僵硬,又听她说:“就是你别出心裁的零嘴让郡主养成了挑剔的习惯,只是让你去东街偏桥上买一串冰糖葫芦,太子殿下不愿纡尊降贵,就别来烦我。”

    他原还想说会话,却被她不耐烦的样子弄得灰心丧气,“我亲自替你去买,可以吧?”

    他转身,口里嘀咕道:“买串冰糖葫芦还非要到东街的偏桥上去买,是王婶在惩罚你,还是你想折腾我?”

    看一眼这忙忙碌碌的人群,上官云萧只觉得这一群侍卫眼神古怪,难道他们是想将本宫扣下?给桑儿买串糖葫芦像犯了天条似的。

    ……

    ……

    房间里看着书的女人明明心不在焉,却脸色平静,上官玉辰腻歪在房门口,觉得实在无聊,不知道天儿在园子里玩什么?

    这越桑参加武试,做了这么多无非是为了一个能够近身天儿,随侍到柳蓝以便随机应变的机会,可改变天儿的习惯岂是朝夕能成?影儿断定她无计可施,机不能失又防事情突变,一定会去请示幕后之人。

    巫晋月易容术出神入化,而现如今探心之术更是已甄化境,一个眼神的交替便能掌握许多信息,暗卫距离远了无法察觉越桑与谁接触,距离近了会被一眼看出端倪。索性就让越桑寸步不离天儿,让这些暗卫用明卫的身份以保护天儿为由去会会这个幕后拿主意的人。

    可据报,天儿根本就没有离开过王府,越桑也是老老实实随侍在天儿身边……

    他瞥一眼身后,宸王府里,去看看有什么打紧的?

    园子里一片人影,来来去去,虽忙碌,却极有秩序。

    细风中隐隐传来孩子“咯咯”的笑声,上官玉辰心痒难耐,走过去时,迎面见云萧走了过来。

    几个跟在太子身后的宸王府侍卫赶紧顿住了脚步,叫一声:“王爷。”

    上官玉辰问:“你什么时候来的?”

    上官云萧微微一丝尴尬,“来一会了,原是给天儿带了些她喜欢的好玩的吃食,可天儿玩自个的东西玩得正欢,云萧只是来看一眼皇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这便走了。”

    见几个侍卫看着自己,目光里好像等着某种指示,上官玉辰顿时醒悟过来,影儿说无论谁与越桑接触,都要让那人去见她。

    于是,他朝着上官云萧看上去很随意地道:“你不去见见你王婶?”

    “原是想见王婶替越桑求求情来着,可人家又不领情,我这会去见,岂不让人认为多管闲事?”上官云萧故意提了嗓子。

    来到宸王府去见见他的王婶原也是正当的,他这是说的什么话?上官玉辰脸色不由沉了一下,但在抬眼又看上官云萧时却反应过来,这提了嗓子分明是给他身后的人听的,

    当朝太子,此时想的居然是为一介平民说情。

    还以为这小子派出韩江严俊是为了顾全两族大局,却不料其实就是看上了人家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