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章节目录第717章 我不会做?
    乐叶恶狠狠地瞪皇甫无瑕一眼,“免了!”

    他随手拿得出一百灵石的鉴定费,谈的也是两万灵石的买卖,怎么会在意这区区的两块灵石?正经是他觉得,她如此行事,有故意刁难和奚落自己的嫌疑。

    所以他的语气不是很好,“皇甫会长的成全之恩,我已经牢牢记下了。”

    皇甫会长阴沉的脸才变为笑脸,闻言又是脸一沉,真是翻脸快过翻书,“姓乐的你什么意思?觉得觉得我给你脸了,人就也好欺负?”

    乐叶还真不敢跟她硬顶,公事上他不怕跟她掐,毕竟他的身后站着阴煞派,但是私人恩怨的话,他是真的不敢招惹这位姑奶奶,谁让他家里没有金丹老祖呢?

    所以他只能干笑一声,“皇甫会长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若是不入场,我们也不至于多花这么多钱呀。”

    “麻烦你说话过一过脑子好不好?”皇甫无瑕无奈地翻个白眼,“以我对冯道友的了解,他是个非常固执的人,只要他拒绝讨价还价……你少花一块灵石都不行。”

    “是吗?”乐叶狐疑地看着她,心里生出点奇怪的想法:你天通商盟不会是做托了吧?

    “当然,”皇甫无瑕很肯定地点点头。

    乐叶也懒得琢磨她的态度了——主要是琢磨明白了也没用,他扭头看向冯君,“两万零两块灵石……我交多少定金就行了?”

    “两块的零头抹了,”冯君一摆手,淡淡地发话,“不接受定金,因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结清余款,一手钱一手货,最后告诉你一遍……我!本!来!没!打!算!卖!”

    乐叶看着他就笑,笑得有些妖艳妩媚,好一阵才点一点头,“那行,给我多长时间筹款?”

    “一手钱一手货,不存在筹款,”冯君待理不待理地回答,“有人先拿灵石来,我就卖给他。”

    他不喜欢对方的笑容,所以态度不是很好——不打算卖的人,可不就该是这个态度吗?

    乐叶怔了一怔,然后点点头,“好的,我就去筹款……皇甫会长,还请外面一谈。”

    皇甫无瑕看一眼冯君,叹一口气,“啧,我还打算跟他谈一谈合作呢……算了,先听听你要说什么吧。”

    她跟着乐叶走出门,乐叶放出一只青色的纸鹤,踩在上面飞出了冯君的地盘。

    皇甫无瑕也放出了她的红花,紧紧跟随。

    降落下来之后,乐叶沉声发话,“皇甫会长,你不会再跟我争这颗阴冥珠了吧?”

    他是阴煞派弟子不假,但是论筹集灵石的能力,差了皇甫无瑕两条街都不止。

    “切,”皇甫会长不屑地哼一声,“不过是一颗阴冥珠,也就是你当回事,呵呵……阻道之仇呢,我想起来都怕。”

    “如此就谢过皇甫会长了,”乐叶一拱手,郑重其事地发话,别看两人刚才针锋相对,但是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他就不会再臭着一张脸了,身为大门派的弟子,鲜有脑瓜不够用的。

    他下一句话提出的问题,就有些深度,“我有一事不解,那冯君如此有恃无恐,莫非是跟天通商盟有什么默契?”

    皇甫无瑕闻言,顿时就是一愣,好半天才悻悻地一跺脚,“可恶,又被这厮利用了。”

    她现在才反应过来,冯君先将阴冥珠给自己看,然后才展示给阴煞派,不但是利用两方的竞争,获得了最大的利益,更是因为“天通商盟已知情”的缘故,让阴煞派不能胡来。

    如果天通商盟不知情,只有阴煞派知道阴冥珠的话,这上万灵石的宝物,没准就惹得阴煞派生出了强取豪夺的心思,

    可是既然天通商盟知情了,还有意竞价,阴煞派当然就不能那么做了——杀人越货的名声,终究不是那么好听。

    其实皇甫无瑕也是想多了,冯君只是顺势而为,虽然在他的算计里,确实考虑到了这个因素,但终究是事态自然发展成那样了,他可没有强求的意思。

    乐叶见到她这么说,也反应了过来,于是冷冷一笑,“既然是这样,你我何不同心协力……他不过是区区散修罢了。”

    他能随身携带一百灵石,并且毫不犹豫地当成鉴定费拿出来,比潘仁杰这炼气九层还要富裕一些,身份绝对不一般,虽然他是阴煞派弟子,但是要知道,潘仁杰可也是潘金祥之子。

    然而就算是这样,两万灵石依旧是他不能承受的巨款,所以他不得不考虑,要不要使用一些歪招。

    “免了,”皇甫无瑕断然拒绝,“冯道友跟我天通商盟有合作,双方合作得也很不错,我们是正经的生意人……不会做一些不合规矩的事。”

    乐叶不屑地一笑,“天通商盟很规矩?呵呵……这么说吧,你不参与也无所谓,到时不会阻拦我们吧?我愿出一千灵石,买你皇甫会长不过问。”

    皇甫无瑕眨巴一下眼睛,犹豫着发问,“会弄出人命吗?”

    “尽量控制吧,”乐叶淡淡地发话,“我意在夺宝,但是他身边的人……我就不敢保证了。”

    在他眼里,只有冯君称得上是仙人,其他都是凡人,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仙凡有别!

    皇甫无瑕本来是不想管这种事的,因为她知道,冯君的背景神秘莫测,他身后的高人,根本不是乐叶惹得起的。

    她对乐叶的观感并不怎么样,也乐于看到他吃点小亏,好让这些眼高于顶的家伙明白,这修仙界能人无数,四大派弟子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但是既然他这么郑重其事地发问,她反倒是不好默不作声了。

    这不是说她一定要当老好人,而是她必须考虑一个问题,阴煞派吃亏之后,发现惹不起冯君,很有可能转过头来找她的麻烦——我阴煞派弟子可是跟你打过招呼的,你为啥不制止?

    是不是看我阴煞派不顺眼,故意要挑唆我们跟强敌做一场?

    别说,这种可能性真的还不小,阴煞派吃了亏,很可能要在别人身上找回点什么。

    而皇甫老祖虽然是金丹真人,可阴煞派的金丹真人,不止三五个。

    严格来说就是,乐叶不跟皇甫无瑕打招呼的话,吃了亏活该,但是既然跟她说了,她若是不做提醒,那就是她的不对了。

    所以她沉吟片刻,终究苦笑一声,“我不建议你这么做。”

    乐叶眉头一挑,有点不满意地发话,“一千灵还少吗?莫非二一添作五,给你一万灵才行?”

    “蠢货!”皇甫无瑕直接破口大骂,“你若是不跟我打这个招呼,你一块灵石不给我也行。”

    乐叶闻言就是一愣,“皇甫会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皇甫无瑕冷冷地回答,“反正我不建议你这么做,如果你不听劝吃了苦头,阴煞派不要来找我的霉头就好。”

    乐叶闻言大惊,“你的意思是……出尘期的师叔,也拿不下冯君吗?”

    出尘期算个毛线!皇甫无瑕真的很想告诉他,人家背后可是有元婴甚至出窍期的大能!

    但是这话,她真的不能说,否则就又是招惹了冯君——谁知道人家策划着什么事呢?

    她身后的金丹老祖,吃了一个小小的暗亏,不也是默不作声不敢张扬?

    所以她只能耐心地摆事实讲道理,“冯君手上,可是有出尘期的人命。”

    “真的吗?”乐叶眨巴一下眼睛,反而是来了一些兴趣,“他杀了谁?”

    四大派有属于自己的骄傲,同样是出尘期修者,散修能跟四大派比吗?

    四大派的弟子里,也有炼气期斩杀散修出尘期的例子,而且并不是很罕见。

    简而言之,他对自家的出尘期师叔,还是很有信心的。

    皇甫无瑕也是有点头疼他这骄傲——要不然她想让他吃点亏呢?

    所以她轻描淡写地回答,“出尘期那么多,谁知道他杀了谁呢?反正我是好心提醒你,你若是拿此做文章,休怪我皇甫家辣手无情!”

    乐叶还真有点这个心思,打听到冯君杀过哪个出尘期,然后做一做文章,但是她把话说透,他就不能那么做了——这跟皇甫无瑕不想被阴煞派迁怒,是同一个道理。

    但是他却越发地好奇了,“他的战力真的很强大?”

    “这个我不知道,”皇甫无瑕淡淡地回答,“不过我可以提示你一下,这颗阴冥珠如此宝贵,他怎么敢随便出售?”

    乐叶愣了一愣,不可置信地发问,“你的意思是……那阴物是他亲手斩杀的?”

    “我没这么说,”皇甫无瑕悠悠地发话,然后又跟着来了一句,“但是我觉得可能性很大。”

    乐叶又是一愣,然后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我的会长大人,咱不带这么大喘气的……你能不能再提示一下,他有什么别的可圈可点之处?”

    皇甫无瑕沉默片刻,然后叹一口气,“我怎么从来没发现,四大派弟子也这么笨呢?”

    乐叶一听,不怒反笑,笑得居然有点……妖娆,“愿闻其详。”

    “多简单的道理啊,”皇甫无瑕慢悠悠地回答,“你都说了,我天通商盟做事不是很规矩,那么我问你一句……你要做的这些事,难道我不会做?”

    “我为什么不做呢?”

    (更新到,双倍期间召唤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