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章节目录第722章 战阴煞(三更求双倍月票)
    冯君前脚一转身,齐五识又是一声厉喝,“留步!还请阁下接招!”

    就在这时,皇甫无瑕大喊一声,“住手!”

    然而她喊得有点晚了,齐五识手里的青鬼幡一抖,空中幻化出四条黑影,一大三小,齐齐向冯君扑了过去。

    冯君既然是转身离开,怎么可能不提防?他身子一闪,已经冲进了自己的地盘。

    狂风一般,他冲进界碑百余米才一转身,手上雷诀一掐,一道雷电正正地劈向一条黑影。

    这条黑影正是三只小鬼里的一只,炼气中阶修为,只这一击,它就直接烟消云散了。

    下一刻,黑影出现在青鬼幡前,但是已经缩小了很多,黑色也暗淡到几近于无,若不是有皑皑白雪的映照,一般人真的看不到。

    齐五识手中长幡又是一抖,将它收了回去,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豢养这几只阴鬼,对他来说相当吃力,这只阴鬼身受重创,没有五六年是养不好了。

    但是他并不心疼,或者说,他认为付出这样的代价是合理的,对方既擅长雷法,修为也相当不俗,一只阴鬼受创,能让其余三只阴鬼近身,这一波操作绝对不亏。

    齐五识能被游龙子选着跟来,肯定是有道理的,他的青鬼幡里一大三小四只阴鬼,其中还有出尘初阶的,整个阴煞派,拥有这种法器的炼气弟子也是寥寥可数。

    别的不说,炼气期弟子,根本不可能降服出尘期阴鬼。

    而齐五识除了拥有这么极品的法器,他本人更是精擅近身战斗,一柄阴灵剑使得出神入化,在阴煞派都算得上是比较另类的。

    远近战皆宜,而且都要超过同侪,阴煞派里公认,齐五识有越阶斩杀出尘期修者的能力。

    就连比较悲观的人,也要说一句:齐五识在出尘期手下,逃生不成问题。

    其实只看现在的情况就知道了,他放出去四只阴鬼,一只受重创逃回,但是另外三只已经围了过去,这就是三打一了。

    前文说过,修者的战斗中,一加一从来不是等于二。

    只一个出尘期的阴鬼,就够冯君手忙脚乱了,再有两只炼气期的阴鬼在旁边牵制,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就算冯君有雷法,但是那种大威力的雷法,他又能用几次?

    而这些战力,还仅仅是一杆青鬼幡,再加上齐五识一柄阴灵剑的话——说可以斩出尘期,那真不是吹牛。

    不过还没等他冲上去,皇甫无瑕再次冷哼一声,“齐道友……莫要自误!”

    齐五识侧头一看,却是皇甫会长黑着脸,手里拿着几张符箓,“我让你住手!”

    就在此刻,又是两声哀嚎传来,却是两只炼气期的阴鬼猛地后退,身影也淡了不少。

    那出尘期的阴鬼要好一点,但也不敢靠得太近,它现在使用的是阴气弹和幻术攻击,偶然近身攻击,手中的鬼叉也会避让开冯君的正面。

    “这是……”齐五识的眼睛一眯,下意识地握住了腰间的长剑,就想冲上去搏杀。

    紧接着,他感觉到一股杀气死死地锁住了自己,都不用侧头,他就知道,是皇甫会长发出的警告。

    就在这时,游龙子冷冷地发话了,“皇甫小友,你这是何意?”

    皇甫无瑕淡淡地回答,“没什么意思,冯道友既然请我做决斗的公证,双方在谈妥之前,我不希望看到无意义的私斗!”

    然后她侧过头来,认真地看着对方,“游龙上人,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句,这阴冥珠本来就是我想买的,只不过看在阴煞派的面子上,让给了乐道友。”

    就在这时,两只炼气期的阴鬼收到了信息,知道主人催促进攻了,于是咬牙再次扑上去。

    这一次,冯君没有再犹豫,直接激发了两道惊雷符,劈得两鬼哀嚎一声,嗖地退了回去。

    皇甫无瑕见状大怒,“你还没完了?”

    齐五识一摊双手,非常不要脸地回答,“我的青鬼幡是长辈所炼,我使用得不是很顺手。”

    顿了一顿,他又说一句,“若是我无意停止打斗,早就冲上去搏杀了。”

    皇甫无瑕还没来得及说话,游龙子却是气得冷笑一声,“又是落雷术又是惊雷符,还有烈阳石……小子你如此针对阴煞派,莫非是真觉得我们好欺?”

    烈阳石?齐五识听得就是一惊,暗暗示意那出尘期的大鬼撤回来,心里还不住地自责,我怎么忘了此物?

    若是烈阳刃也就罢了,那东西斩杀阴物的时候,效果确实要好一些,但是对出尘期的阴鬼,压制没那么大,可要是整块的烈阳石,那就绝对不一样了。

    这么说吧,如果冯君没有落雷术,也没有惊雷符的话,只凭他身上有一块烈阳石,一大三小四只阴鬼,也只能相互配合克制住他,未必能拿下人——除非齐五识自己也冲上去。

    既然是这样,齐五识觉得,只凭那一只出尘期的阴鬼,实在不太好克制对方,而皇甫无瑕还在旁边不停地释放杀气,他索性罢斗了事。

    冯君见状,心里也是有点吃惊,他是真没想到,对方仅拿出一柄长幡来,就让自己有点顾此失彼,而且听他的口气,好像剑术也相当了得。

    还是有点小看了天下的英雄啊。

    当然,就算是这样,他也不认为,自己就能输了这生死斗,他只是不想动用太多底牌。

    不过这依旧给他提了一个醒,不能因为自己可以借用位面隔绝之力,就不把别人当回事。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奇人异士数不胜数,自信是好的,盲目自大就是取死之道了。

    所以他深深地看了齐五识一眼,微微颔首,“你很幸运,没跟我谈好生死斗,否则你现在已经是死人了。”

    齐五识冷笑一声,“那你答应我的条件啊,看一看死的会是谁。”

    这一刻,他跟对方战斗的兴趣反而是越大了,他卡在炼气大圆满时间不短了,非常希望能找到足够强大的对手战斗,在生死之间寻觅到晋阶的机缘。

    冯君一抬手,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冷笑着发话,“现在我正式宣布,你和那个女人,列为不受我欢迎的人,不许进入我的土地,否则……杀无赦!”

    这个位面从来没有出现过“割喉”的动作,但是这动作实在太直观了,一眼就能理解。

    霞儿气得脸色通红,但是她看了师父一眼,没敢继续放肆。

    齐五识微微一笑,“是吗?公平一战的话,我不介意死在你手上。”

    冯君用看弱智一样的眼光看着他,“你未经我允许,就进入我家,还指望我跟你公平一战?你是不是每天睡觉都会被帅醒?”

    被帅醒……这是好话还是坏话?齐五识一时间竟然反应不过来。

    就在这时,却传来一声冷笑,游龙上人冷冷地看着冯君,“这便是你的待客之道?”

    “你算不得客,”冯君竖起一根手指摆一摆,大声发话,“我敬你是前辈,你想探查就随你探查了,还主动前来相请,可你做了什么……你没有灵石,就想买我的阴冥珠?”

    他的声音越来越大,“我拿你当前辈,你也得有个前辈的样子,你自己做事不厚道,还想继续摆前辈的架子……我欠你很多吗?”

    游龙上人又羞又恼,圆圆的脸庞也有点发红,“谁说我没有灵石?我游龙子的名声……”

    “我知道,你的名声可以换灵石,”冯君很干脆地打断了他的话,“但是我做的是一手钱一手货的买卖,要求看一眼你的灵石,很过分吗?”

    他的声音越发地大了,“结果呢?你们不但不拿出灵石来,还要杀我的人!”

    “要让我来说,仙凡有别不假,但俱都是生灵,上天犹有好生之德,村夫尚且知道三月不渔猎……你们却动辄杀人,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

    “这样的阴煞派,这样的游龙子,你们也配称修道?我只说一个字……呸!”

    游龙子被说得又羞又恼,正要发作,冷不丁有人放声大笑,“哈哈,这话煞是精彩,阴煞派就是这么一群无耻之徒!”

    大家齐齐看去,却发现雪原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三个人,都是一身白色大氅。

    当头的是一名女子,身高近两米,面如淡金,白眉赤睛,赫然也是出尘中阶的修为。

    她的身后一男一女,女子高壮,男子瘦小,却都是炼气高阶修为。

    游龙子见到这三人,面色就是一变,小胖脸上满是狰狞之色,“疯婆子,关你屁事!”

    “你这话说得煞是奇怪,”赤睛女子凌空踏了两步,“天下事,天下人管得,你游龙子能强取豪夺他人宝物,我就说不得?”

    皇甫无瑕的面色也有点古怪,但还是向前走了一步,抬手一拱,“见过白鸾上人。”

    冯君闻言,眉头微微一扬,心说这就是赤凤九鸾中的白鸾吗?

    赤凤九鸾说的是赤凤派里九大后起之秀,都是出尘修为,是公认的金丹种子。

    游龙子虽然也是出尘中阶,但是对上白鸾,还真是有点不够看,他面色阴沉地发话,“我是要买阴冥珠的,你这疯子休得胡言乱语。”

    白鸾冷笑一声,“你有灵石吗?”

    (三更到,召唤双倍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