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章节目录第737章 是谁?
    红姐通过中间人联系对方,还是花了一定的时间。

    直到下午四点,瘦高个男人才带着七八个人,来到了冯君他们所在的位置。

    这次见面,双方依旧没有怎么说话,至于车里的货哪里去了,也没人会出声发问。

    男人临走之前,冲冯君拱一拱手,算是对他的谢意,毕竟这四辆车也价值数百万泰铢。

    冯君三人也轻松了,于是商量一下,再去逛一逛商店吧。

    好风景这次发现了冯君的蓝色储物袋,她好奇地看一看,发现空间大得惊人,就继续放心地买买买,还劝红姐也继续,“你别担心,那个储物袋是真的大。”

    对于梅老师能使用储物袋这一事实,张卫红也已经能接受了——自打她能从茅山的祖牌里存取物资,这异常就瞒不了他们几个。

    张采歆曾经很不服气地问过此事,但是冯君的解释,让她没有话说——“你有你的资质,别人有别人的资质,各有机缘莫羡人。”

    小菜心现在憋着劲儿修炼,估计也有这方面的因素——她确实学不来梅老师的资质,但是她能加紧修炼不是?只要能晋阶炼气期,她照样能使用储物袋。

    简而言之,冯君手上大储物袋的容量被好风景窥破了,她和红姐当然选择继续花钱。

    一番采买之后,就晚上八点了,三人在商店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回转。

    曼谷的出租车有计价器,但是遇上外国人甚至外地人,一般都不会打表,而是直接开口报个数,这种情况,不太符合暹罗首都的定位,但是司机也有道理——有堵车的可能。

    曼谷的堵车,在全世界都数得着的,出租司机开价四百泰铢。

    这个价格略略高了一点,他们三个也没在曼谷打过车,但是同行的人里有旅游达人好风景,她很明确地指出了这一点,“我查过的,类似的距离,讲价应该是在三百泰铢左右。”

    冯君觉得贵点就贵点吧,换成华夏币,也不过才相差二十块钱。

    但是红姐不答应,自从她涉嫌“拉低国人素质”之后,她一直想做点什么证明自己,于是她发话,“不惯这个毛病,不能让他们感觉,华夏游客人傻钱多。”

    好吧,你说得对,冯君也没话了,于是再次跟对方沟通——三个人里,他的英语最溜。

    但是那司机拒绝搞价,说现在是晚高峰,三百泰铢太少,我不接单子。

    见到对方一副“你爱坐不坐”的样子,冯君也有点恼火。

    然而没办法,四周就没有空的出租车,甚至连空的摩的都没有。

    这辆出租能一直停在这里,估计也是跟此人要价高有关——毕竟这里全是购物商场,而且主要针对的是外国人,肯定有那些不差钱的游客。

    然后,好风景用一句话,劝红姐上了车,“咱也不能让他们感觉,华夏游客都很穷吧?”

    对冯君而言,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宁愿骑着摩托载着两人回去。

    至于说没牌照啥的,这不是多大问题,曼谷的堵车导致飞车党横行,他们在滚滚车流里横行无忌,简直可以说是见缝就钻,逆行、闯红灯啥的,都随处可见。

    简而言之,单就马路上的交通状况而言,这里非常像华夏的农村,一个超大号、还会堵车的村子。

    冯君不骑摩托车,主要是觉得……自己的车技,估计比不上那些摩托车手,那些人真的是在用绳命驾驶摩托。

    闲话少说,上车之后不久,果然是逐渐开始堵了,又走一段时间,好风景在车的后座上轻声发话,“好像方向错了,应该左拐的。”

    上车之后,她就拿着地图在看,旅游达人在这一方面,确实是积累了不少经验。

    冯君把话翻译了过去,司机看他一眼,嘴里嘟囔一句,大意是说前方堵车,所以我要绕路,反正谈好了是四百泰铢,我又不会多要你的。

    冯君一想也是这个理儿,定好价钱就是这点好,对方想怎么绕,都无所谓。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暹罗人的节操,出租车七拐八拐,拐进一条小巷子后,直接开到了一个院子里。

    车子才停下来,后面的院子门就被关住了,涌出了七八条汉子,有两人手里还拿着枪——没错,暹罗这个国家是不禁枪的。

    冯君先是一愣,然后冷冷地看向出租车司机,“你什么意思?”

    司机也不说话,而是从车座下摸出了一支手枪,冲着他呲牙一笑,枪口摆一摆,示意他下车。

    冯君的脑子转得飞快,觉得十有八九是白天的交易,出了些问题。

    如果不是这个缘故,那么就是……青城那边的手尾。

    不过他是真有点奇怪,锦城那边的事情,虽然涉及了西南的国家,但是应该不包括暹罗。

    莫非难道是……他又想起了前两天遇到的辉煌地产的人。

    不管怎么说,现在对方手里三支枪,他虽然已经是刀枪不入了,但是后座上,还坐着两个他的女人,他有义务保护她俩不受任何伤害。

    这些念头在他脑中电光石火一般闪过,下一刻,他举起了手,大声地发话,“别开枪,要多少钱,只管说个数。”

    紧接着,他这一侧的车门被拉开,两个汉子伸手来拽他。

    还有人试图拉开后面的车门,但是红姐和好风景机灵得很,一手拽住车门把手,一手按着车门锁的按钮,就是不让他们得手。

    司机手里的手枪,冲着车后座方向晃一晃,威胁的意图很明显:想吃枪子吗?

    “住手!”冯君高叫一声,大声发话,“你们还想不想要钱了?”

    他就假装不知道对方的来历了,只当自己遭遇了劫匪。

    而且不知不觉之间,他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相貌,以防院子里有摄像头。

    这也是他不让她俩下车的原因之一,红姐和好风景身上,都有他的精血护符,捱一枪的话问题不大,当然,多捱的话也受不了,但是他并不认为,对方有那么多开枪的机会。

    反正他不可能让自己的女人冒险,就算动粗,也不想让她俩的脸被摄像机拍下来,至于他自己的面孔……他可以保证,按图索骥的话,绝对找不到他本人。

    面容调整不需要多——眼间距之类的硬指标调一下,就足够了。

    哪怕拍出来的他再像他本人,硬指标不达标,那就是扯淡——这是一个相信科学的世界。

    结果他这话一喊,那司机果然停止了动作。

    一个拿着格洛克手枪的男子走上前,用枪口戳一戳他的胸口,用生硬的英语发话,“钱,我们要多多的钱……”

    我讨厌格洛克手枪!冯君一摊双手,“当然没有问题。”

    然后他就去拿自己的手包,打开之后,将里面所有的现金都拿了出来,大概有四五万泰铢,五千多华夏币,还有一万美元。

    这些钱林林总总加下来,差不多也值八万多华夏币了。

    他的手里还有一些泰铢的零钱,七八百的样子,“这些钱……可以作为我们的路费吗?”

    “不够!”出租车司机叫了起来,“去取钱,我知道你们很有钱。”

    在暹罗取钱是很方便的,街头就有银行的自助柜员机,华夏的银联卡之类都认,卡里存的是华夏币无所谓,这边取出来直接就是泰铢。

    嗯?冯君心里一动,冷冷地看向他,“别太过分了。”

    “没有什么过分的!”出租车司机大喊,“你有钱,非常有钱……买了那么多贵重物品,还有漂亮的女人,凭什么你这么有钱!”

    冯君眨巴一下眼睛,心里反而有点迷糊了,难道……真的是临时起意的抢劫?

    一直以来,他是以为什么人要对付自己呢,现在看起来,也许……不是?

    拿着格洛克手枪的汉子抬手一拳,重重地击中他的胃部。

    这一拳对冯君来说,只是挠痒痒,但是普通人吃这么一拳,绝对受不了的。

    他一捂肚子,低声呻吟了起来,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啧,表演得有点假,”红姐隔着车窗,看得津津有味,“怎么说也是炼气高手……他应该看一看《演员的自我修养》。”

    好风景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把五四手枪,她正在哆里哆嗦地检查枪械,闻言抬眼看一下,“别光顾着看高兴,记得保护好自己,其实咱俩是他的累赘。”

    格洛克手枪汉子见到冯君的惨相,狞笑一声,“再拿一百万泰铢出来,我放你和你的女人离开,你的时间不多,我只给你半个小时。”

    冯君的眉头皱得越发地紧了,“这么短时间,想取一百万,真的很难啊。”

    他心里其实也乱得很,要是他现在出手,有把握将在场的人全部制服。

    但是他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状况,所以只能拖延一下,看对方怎么说。

    “没时间吗?”格洛克手枪汉子轻笑一声,然后一摆手,两个瘦小的汉子走了过来。

    这俩一看,就是典型的暹罗土著,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小塑料袋,提起来晃了晃。

    小塑料袋里,是白色的粉末状物体。

    这人不怀好意地笑着,“知道这是什么吗?毒pin……”

    “如果你做不到,那我们可要报警了,到时候,这是从你身上搜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