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章节目录第746章 团灭的昆仑
  天空中出现的,正是冯君。

    原本他是赶不回来的,车已经开过头了,想要返回需要一定的时间。

    不过他接到了gāo  qiáng的电话,知道自家的山门,被一群来自西部的“豪杰”堵了。

    被人堵门不算什么,堵啊堵的,习惯了就好了……

    但是知道有人驾驶着什么法器,飞进了庄园里,他就不能淡定了。

    于是他果断停下车,将车子交给好风景驾驶,自己直接肉身破空而去。

    他来得也正是时候,嘎子正好被人劈得浑身焦黑,而那厮还要对花花出手。

    冯君一抬手,就是一道落雷术,直接打向空中的捆仙绳。

    然而这捆仙绳不愧是异宝,吃了一击雷电之后,竟然只是向下沉了一下,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还是捆向了花花。

    不过花花的速度,可不是嘎子能比拟的,它灵活地闪来闪去。

    寇老钟原本可以加大灵气输出,来快速捆住它的,但是见到强敌到来,他有点犹豫了。

    基本上不用猜,他就知道此人定然是此间主人冯君,而且匆匆一眼他就能断定,对方修为绝对比自己高,而且还高出很多。

    更令他骇然的是,对方居然是肉身飞在空中,而不是使用了飞行法器。

    这就太可怕了,哪怕是在昆仑,除了剑修,也只有出尘期的修者才能肉身飞行。

    寇老钟在瞬间就决定,先礼后兵。

    他并没有放弃驱使捆仙绳,同时向冯君一拱手,淡淡地发话,“昆仑天下行走寇老钟,见过洛华庄主。”

    他不想同时跟两个炼气期高手对战,不过他也不怕事,身为昆仑天下行走,那就是代表了昆仑的体面,谁敢得罪他,那就是与整个昆仑为敌。

    而且,他有“九州行走印”在手,真要硬拼,也不怕对方。

    现在他能拱手先打个招呼,已经算是表达出善意了。

    冯君却是根本不跟他客气,而是一指那捆仙绳,冷着脸发话,“先收回你这破绳子!”

    寇老钟见他言语嚣张,心头暗恼,但是他也知道,此刻不是发作的良机,只能正色发话,“道友可知妖精炼气,祸乱天下……”

    话还没说完,他就觉得识海猛地一震,眼前顿时就是一黑,整个人也软绵绵地躺在了地上。

    原来冯君见他拒绝,二话不说直接就是一记神识攻击。

    寇老钟的神识,哪里能跟冯君相比?直接就被放翻了,那条捆仙绳失去了他的驱使,也坠落到了地面上。

    紧接着,冯君一抬手,又是两道惊雷,直接将李崇古和巨师弟劈翻在地。

    然后他一指场中的女子,对着花花吩咐一句,“这个女人交给你了。”

    他也一眼就看出了小香的深浅,这女人让花花来收拾,是最恰当不过的。

    接着他降落下来,抬手对寇老钟下了禁制,然后才抬头看向嘎子,“怎么样?”

    “我没事,”嘎子扭动一下身体,缓缓坐了起来,不过动作还是有点僵硬,时不时地还抽一下,“就是这家伙的雷……有点够劲儿。”

    冯君走上前,抬手摸一摸他的脉,欣慰地点点头,“还行,伤好之后,你可以考虑晋阶了……喏,这是一瓶培元丹,够你用了。”

    就在这时,传来两声惨叫,却是徐雷刚手持铁棍,直接两名武师的腿打断了。

    那小香也被蝴蝶抓得满身伤痕,衣服都变成一条一条的了,她倒是还想借小天师做掩护,但是花花的身形太灵活了,根本不吃这一套。

    情急之下,她只能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呜呜痛哭,还得防止身体zǒu  guāng。

    局面这就算控制住了,冯君抬手为小天师把一把脉,感受一下她的修为如何被制。

    然后他的眉头微微一皱,“这手法……还真是阴毒。”

    冯君对禁制之术,了解得并不多,不过对方的手法,他恰好知情。

    这手法在手机位面,被称作“三生气血锁”。

    这是修仙者用灵气封禁修者自身气血,而修者自身的气血,反而会转化为封禁的力量,而且每天触发气血的禁制,不能超过三次,否则人会气血衰竭而死。

    简而言之,这是手机位面修仙者驱动凡人干活时,才会使用的手段,有点类似于奴隶主对待奴隶。

    不过想要化解此术,倒也不难,只要有修为更gāo  qiáng的人,强行化去对方留下的灵气就是。

    冯君输入进去一股灵气,化掉寇老钟的灵气,接着唐文姬就喷出一口淤血来。

    这个过程是免不了的,冯君见状,又丢给她一瓶培元丹——三颗装的那种,“补一补身体,这次损失算我的。”

    小天师见到这熟悉的瓶子,也不顾自己才吐了血,顿时大喊起来,“他把我的培元丹也抢走了!”

    “你说说这昆仑,得眼小成啥样?”冯君不屑地撇一撇嘴,“雷刚,通知庄园里的工人,不许到山谷这边来。”

    工人们都知道,山谷这边是禁地,不过刚才这边有飞舟自天而降,响动也太大,已经有人忍不住开始打听了。

    徐雷刚拿出另一台对讲机,呼叫了一下,大意是我们这边在试验一些东西,大家不要太过惊讶,也别拍视频发朋友圈啥的。

    安定了工人,接下来就是捡回发射的弹壳和子弹,在华夏非法持枪的后果,还是很严重的,更别说击发了。

    总算还好,冯君有探查“附近的金属”的功能,在他的指点之下,两人一共发射的九颗子弹,都被徐雷刚一一找到了。

    嘎子也没闲着,他负责的是剥光寇老钟身上所有的衣物——修者中诡异的手段真的太多了。

    在这个过程中,寇老钟曾经醒转了,但是他已经被下了禁制,才略略挣扎一下,就被嘎子抬手一拳击晕。

    陆晓宁是个轻易不会发火的主儿,但是连挨五道雷,让他心里充满了怨念,那么也就不要怪他出手比较重了。

    等一切都收拾好,好风景和王海峰也开着车回来了。

    庄园门口一阵鸡飞狗跳,对于那些纠缠的西部豪杰,红姐直接激发一张惊雷符,将跳腾得最厉害的一个老头当场劈翻在地。

    武林中讲究名宿高人,老头就是这么一个,他尚未臻达武师,但是弟子众多,在西部影响力不小,最关键的是——他认识昆仑wài  wéi弟子。

    老头被雷劈翻在地,红姐则是冷冷地丢下一句话,“活腻歪的话,尽管折腾。”

    然后两辆车就那么大摇大摆开进了庄园,红姐的社会范儿也是显露得一览无疑。

    到了别墅之后,红姐招呼王夫人和杨主任下车——接下来的事情,她俩不便旁观。

    这俩心里肯定有点不甘心,但是没用,她俩终究不是冯君的亲传弟子,就连gāo  qiáng这记名弟子,现在也只是在门口弹压。

    到了山谷附近,就连王海峰都停了下来,他决定做好警戒——其实他已经猜到了,以冯君的性子,会做出一些什么。

    寇老钟悠悠醒转的时候,第一个感觉就是——好冷。

    这种记忆,自打他养气有成——也就是养气高阶之后,有多久没有出现过了?

    下一刻,他就觉得头疼欲裂,不过这也是正常的,不管是谁,在遭受神识攻击之后,又接连受到嘎子暴力捶头,不可能一点残留效果都没有。

    下意识地,他摩挲一下双臂和两肋,然后才反应过来:合着我是chì  luǒ的?

    他强忍着头痛,闭着眼睛思索了一阵,终于想起来了:我大概是被姓冯的算计了。

    他感受一xià  tǐ内的灵气,缓缓睁开眼睛,然后就坐了起来,淡淡地看向前方。

    寇老钟知道,自己要面对人生中最大一次失败了,所以,他根本不介意自己身上有没有衣服——不是不想介意,而是顾不上了。

    目光所及,是四男五女的组合,这九个人坐在那里,旁边还有燃气炉子和小桌,他们手里端着茶水,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他的身边不远,是斜靠在石头上的三人,都是昆仑弟子,其中小香还蜷缩成了一团,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脸上满是血痕。

    他收回目光,强忍着头疼沉声发话,“小香是我昆仑长老之女,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那九个人根本不理会他,良久,那最年轻的、看起来像个学生的女孩出声回答,“你觉得……你现在有资格提问吗?”

    刚入蜕凡的小毛孩子,都敢对炼气期这么说话了吗?寇老钟无奈地笑一笑,却也……真的无法发作。

    冯君在盘点自己的收获,“嗯,倒是有几张不错的符箓,红姐,这几张五雷符归你了。”

    他能制作出凡人版和仙人版的惊雷符,五雷符这玩意儿,就有点鸡肋了,算是对她在门口施放惊雷符的补偿。

    然后他拎起了那条青索,“这索子……采歆努力,等你炼气期了,就奖励给你。”

    “吱儿”地一声尖叫,合着不远处还停着一只蝴蝶。

    花花盯着捆仙绳,眼中满是炽热的光芒,它是非常明白这东西威力的。

    蛊虫就怎么了?蛊虫也有一颗想要法器的心。

    “那行,你先用着,”冯君笑着发话,“不过说好了,你只能暂时使用,等采歆炼气了,你就得交还她,明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