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章节目录第845章 无心插柳
    彭老想治疗风湿性关节炎,这可是为难冯君了。

    其实这个病他是能治的,甚至如果是个孩子得了这样的病,他直接教他修炼,突破武师的时候,这病会不药而愈。

    当然,这不是说成了武师就不会得这种病了,如果不注意保护自己的话,武师照样会得风湿性关节炎,那是气血紊乱、寒热失衡所造成的。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赤凤派的修者里,没有风湿病关节炎患者,而且冯君从白鸾那里也买了些丸药,对于克制湿寒有奇效。

    然而,到了彭老这个岁数,想要根治就不容易了。

    冯君问了一下对方的病史——好嘛,是年轻时候落下的病根儿。

    他推算一番之后,很无奈地表示,“这个病,没办法给你根治,因为你的病史太长了。”

    “你的身体内外,已经达到一种病态的生理平衡,真要给你治好了,你体内的平衡反而会被打破,然后会产生一系列的反应……关键是你年纪太大了,容易引发不可预知的后果。”

    不可预知的后果,未必是不可控制的,冯君如果全力维护的话,最终结果也不会太糟糕。

    但是他觉得,没必要那么做,投入和产出也不成比例——很多人带伤活了一辈子,可不也就是那么回事?

    “你说的这个平衡和失衡,我能理解,”彭老点点头,身为历经多次运动的“老运动员”,他对平衡的了解太深了——不光是人体或者自然界本身,社会和zheng治,也都要讲平衡。

    但是他依旧难免遗憾,“时不时地发作一下,真的很难受。”

    “我可以给你一颗药丸,”冯君笑着发话,“碾成粉末以后,分成一百份,每次发作的时候吃一份,蒲公英熬汤送服,保证你十二个小时不痛苦。”

    他打算送出的是一颗普通的“御寒丸”,不是抵御寒冷的,而是抵御寒气侵袭,也能部分抵抗阴气的侵袭,丸药虽然是阳性,但是药性相对中正平和。

    而他手上的御寒丸是赤凤派炼制的,比市面上的更高级些,只不过彭老年纪太大,对他来说,这样的药性也相当虎狼,所以分为百份比较恰当。

    这些数据,都是他用手机推算过的,就算有失误,也不会差很多。

    “那可多谢了,”彭老笑着回答,然后问一句,“多少钱?”

    冯君摇摇头,“不要钱,我说了给你,那就是白给了。”

    “咦?”彭老奇怪地看他一眼,心说这家伙不是很缺钱吗?

    冯君看穿了他的想法,悠悠地回答,“我虽然缺钱,但是很多东西,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

    又一天过去了,冯君的账户上又多了五千万,彭老也如愿以偿地拿到了一颗培元丹,以及一颗粉红色的御寒丸。

    培元丹是绿色的,彭老拿到这颗药之后,将它分为四瓣,并没有着急服用,而是找到了袁子豪,“老袁,这药你认识吗?”

    袁子豪对这药没啥印象,但是他的子女们对这药的印象太深了,袁化鲲就直接发问了,“彭老你这药……是从大师那里拿到的?”

    “是呀,”彭老点点头,“我花钱买的,五千万一颗,他说可以固本培元……我就问一下,你们知道这药不?”

    “五千万不贵,”袁化鹏马上出声,这兄弟俩都不是什么老实人,提防人的心思很强,话肯定也不会说太多,不过凭良心说,这点钱买一颗培元丹,他也觉得确实不贵。

    “你个小滑头,”彭老笑着骂他,“我是在问这药的来历,你扯东扯西地做什么?”

    袁化鹏犹豫一下,终于实话实说,“把我老爸救醒的药里,就有这么一份,药力很强的,彭老你最好别浪费了。”

    他也只讲到这里,其他再有什么,打死都不说了,反而说你如果不想要,把药卖给我吧。

    最后还是袁子豪从他嘴里得到了实情,然后转告给了彭老。

    高强和嘎子等人全程观看了这个过程,一时间心里有点骇然:大师给咱们修炼用的丸药,竟然贵到这种程度?

    王海峰早就没有跟冯君别苗头的心思了,可是计算一下,自己已经吃了三颗培元丹,也忍不住暗暗咋舌——那可是一亿五千万,说给人就给人了。

    王教练的老爸,也是亿万富翁,但绝对不可能舍得如此大手笔地栽培人。

    彭老大致明白这药有多么宝贵之后,有点忍不住了,又去找冯君,他想知道,现在是盛夏,自己是否可以先服用一份?

    冯君告诉他,盛夏服用也无妨,主要是别在春天和初夏服用,另外就是秋天可以多服用一些——这个季节,就是进补的季节。

    而且在洛华庄园里服用这个丸药,尤其是在山谷里,多少对效果有点加成。

    彭老前脚离开,后脚胡盛威的夫人就赶到了。

    胡盛威已经做了手术,手术极为成功,而杨春妮也服用完了四次的培元丹,一次比一次效果好,甚至现在都可以一个人在床上爬来爬去了。

    下地……还有一些困难,毕竟她卧床很久了,可是能在床上做些活动,就意味着她基本上可以适度照顾自己了,吃喝拉撒倒是还需要人配合,但是已经省心很多了。

    依照胡盛威夫人的分析,照这么发展下去,母亲再有十来天,应该就可以拄着拐杖下地行走了,康复的速度,估计还要快于冯山主所说的“两个月”。

    这一次是冯君的估算,出了一点小问题,不过这也正常了,此前他并没有接过类似业务。

    胡妻见到母亲恢复得很好,就着急去长安,看一看手术后的丈夫。

    但是胡盛威做事比她强势得多,说我的手术做得很好,身边也有招呼的人,不用你操心,正经是老妈那边缺少人陪视,你一定要待着。

    对了,既然效果不错,咱们答应冯大师的钱,也就该给了……别等人家来催。

    正是因为如此,胡妻过来找冯君,一来表示感谢,二来转账,三来就是申请发给老母亲做个复查。

    转账这种事,根本不需要经过冯君,直接跟李诗诗联系就好了。

    冯君听说对方申请复查,于是去门口的大巴上看了一下,然后又拿出了一颗培元丹,接下来服用的安排,跟彭老那边一样。

    他相信,老太太在冬天吃下最后一份培元丹,撑到明年这个时候,一点问题都不会有,甚至他表示,你们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胡妻也在担心丈夫的病情,得了培元丹之后,问一下母亲,知道她能承受长途跋涉了,马上请门卫给大巴装上轮胎,一番道谢之后,离开了庄园。

    冯君知道了这消息之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心里有点微微的遗憾——其实他现在缺少一个代理人,原本是想考虑一下胡盛威。

    缺什么代理人呢?看一看彭老最近的作为就知道了。

    彭老吃了一份培元丹之后,精神明显好了很多,他也受到了袁化鹏等人的告诫,知道这培元丹药性太强,实在不合适出现在公众面前——他甚至舍不得刮下一点去化验。

    但是御寒丸就不一样了,本身也才是龙眼大的一颗丸药,碾成粉之后,还可以分成百份,只是为了抵御风湿性关节炎发作时的苦痛。

    更关键的是,冯君的这颗丸药,没有收钱,而是直接送给他的。

    彭老就觉得,这种丸药的价值不是特别高,而他心里也真的特别奇怪,冯君的这些丸药,在人体内的运行机制。

    没错,他真的是太好奇了,所谓老小孩,有时候是特别率性的。

    所以他想把这些粉末弄出去一些,让人帮着分析一下,看里面都是些什么成分——他可以赌咒发誓,真的不是想剽窃冯君的丹方,纯粹是因为好奇。

    可是这种事他没办法跟冯君说,而冯君虽然没有明确声明,但是毫无疑问,他是不希望庄园里的某些东西泄露出去。

    所以彭老假借着要到白杏镇转转的理由,让人开着帕萨特,带着他去镇子上转了一圈。

    甚至徐雷刚的家人,都跟着去玩了一趟——洛华庄园虽然好,天天待着也难免无聊。

    彭老自以为行动比较隐秘,但是事实上,他的行动都被乌大王看到了眼里。

    乌大王是今天才回来的,他在太白山待了十来天,看管着那些飞虫,终于把虫子清理了个七七八八。

    一开始,张师兄只是把它当作一只比较灵异的乌鸦,但是到了后来,他发现它不是一般地聪明,逐渐地把它当作了“准炼气期”。

    毕竟洛华庄园已经有一只炼气期的蝴蝶了,再来一只炼气期的乌鸦也不算什么。

    所以乌大王在太白山过得很不错,顿顿有肉,还能公然地栖息在那三株千年古茶树上。

    它是喜欢茶树上若有若无的灵气,但是对于爱树如命张师兄来说,这是相当挑衅底线的事情,可他还就硬生生忍住了,只是再三强调不许啄食树叶和随意排泄。

    乌大王用了两天,慢悠悠地赶回来,结果才到庄园附近,就发现冯君的帕萨特出门。

    它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追了上去。

    (月初求保底月票,月票榜单本身是个不错的推荐位,月初风笑的书排名一般都比较靠前,还请大家多多帮忙,能再往前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