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章节目录第855章 孝悌感人
    袁子豪和彭老一出手,很快就有人通知了洪大量。

    但是洪大量并不认为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对,他表示“不管真相如何,我只是转发,而且……你们说的难道就是真相?”

    袁老有意起诉这货,袁化鹏却很干脆地表示——“起诉他干啥?封了账号就完了。”

    要不说这大V看起来厉害,关键是看有没有人想搞你,很多有能量的人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主要是不想为这点小事大动干戈。

    然而,封禁账号还没有开始实施,洪大量就得到了消息。

    他的身段马上就放低了,还让相关的人传来了解释,“我的助手主要是儿子死了,老公也重伤,她的心理压力很大,婆家也抱怨,她肯定是要找个地方发泄,我也受骗了……”

    袁老和彭老来找冯君——要不要原谅这个洪大量?

    袁老甚至分析出了详情:你救治了那个司机和女孩儿,那俩脱离生命危险了,你没有救治男孩儿,男孩儿死了,而正是他的母亲,阻止了你的救治。

    就是这么一个事实,那么……只从男方家人的角度上,会如何看待这个女人?

    所以女人胡乱攀咬,肯定不仅仅是泄愤,而是她老公的家里,估计撕了她的心思都有。

    当然,她自己也失去了儿子,精神压力肯定不是一般的大。

    袁老就觉得有点不忍心,说这女人已经这样了,要不要跟她一般计较?

    本质上讲,袁子豪是个同情心相对泛滥的主儿,这个性格……也好也不好。

    冯君冷冷一笑,“我最不喜欢听到的借口之一,就是‘人已经死了’,怎么,人死了就有理?还是说她惨她有理?当然,这件事情是袁老你操作的,想怎么做也由你。”

    “这个人是可以起诉的,”袁化鹏出声了,“她已经涉嫌诽谤了。”

    正好红姐也来了,听到这话直接拍胸脯保证,“起诉的事儿交给我好了,保证让你出口恶气……索赔她名誉损失一个亿!”

    “没必要,”冯君摇摇头,很干脆地表示,“名誉损失赔偿一块钱就行,我也不接受公开道歉,就是要让她服刑!”

    红姐和袁化鹏闻言,齐齐笑了起来,笑得有点诡异。

    后来还是袁化鹏出声解释,“一个亿的索赔是标的,不管法院最后怎么判,案子的取费是按标的取费,你索赔一块钱,倒是为了出气,但是人家法院和律师挣什么呀?”

    红姐也解释一句,“只有高价索赔,才能引起法院的关注和重视。”

    面对这样的解释,冯君也只有败退了,“看来真是不经一事不长一智,还是你俩见多识广,那就索赔一个亿吧……”

    对方买得起卡迪拉克,家庭条件应该也算不错,不就是打官司吗?大家慢慢打呗。

    第二天雨停了,天还阴着,杨玉欣给冯君介绍的病人到了。

    这是一个年近六旬的老妇,不过一眼看上去,不明白的人会以为她八十多了。

    女人姓楼,送她来的是个长相极为腐败的中年男人,有两个小年轻管他叫韩总。

    冯君不想考虑这俩人是什么关系,很直接地开价:检查费一千万。

    说句实话,桃花谷车祸一事,对他的影响还是蛮大的,他也不想再考虑什么人情、道德之类的因素了,就是谈钱吧。

    韩总却是相当痛快,二话不说打开了后备箱,“这儿有一千万的现金,如果需要多次检查的话,我还在郑阳市里准备了三千万现金,冯大师只管开口就是了。”

    冯君眨巴一下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微微颔首,“倒是爽快。”

    他检查了一下楼女士的身体,还真是有点疑惑,“五十九岁是吧……身体怎么会糟糕成这个样子?八十九岁的人也不过如此了。”

    凭良心说,这女人的身体,简直比植物人时期的袁子豪还糟糕。

    韩总犹豫一下,然后苦笑一声,“楼大姐……很不容易的,冯大师,这个能治吗?”

    “她现在不仅仅是运动神经元病的问题,”冯君叹口气,“你要知道,她透支了很多生机,而且积郁了不少阴寒之气,更还有热毒……治疗起来很麻烦。”

    积郁了阴寒之气,还有热毒,也就是说她体内还存在病态的生理平衡,对冯君来说,这样的病症,比庄泽生的情况棘手得多……

    韩总还是笑着点头,“这个情况,我们考虑到了,只要您肯出手,费用不是问题。”

    冯君怪怪地看他一眼,“你倒是很相信我的能力啊。”

    “冯大师您治好了袁部长,这不止一个人知道,”韩总赔着笑脸,表情却是相当肯定。

    “楼大姐的情况,跟当时的袁部长一样,也是没地方能治了,据说只有一年左右的寿命了,您愿意出手救治,我们就愿意尝试。”

    冯君微微颔首,“既然你这么想,我提前声明,病我是能治,但是仅仅治好运动神经元病,不是长久的法子,也容易出现反复,显不出我的手段,我会为她提升活力修补生机……”

    韩总明白这话啥意思,还是很干脆点头,“您只管治,五个亿之内,我能做主。”

    冯君诧异地看他一眼,“你既然有这么多钱,当初怎么想的,把老太太折磨成这样?”

    “这个……这不是我家人,”韩总苦笑一声,“大姐是楼司长的大姐,楼司长从小就没了父母,全靠着楼大姐把他们兄弟姐妹四个拉扯大……”

    按照他的话说,楼大姐为三个弟弟和一个妹妹操碎了心,还把三个弟弟全部供养着上了大学,而她自己三十多岁才结了婚,后来老公嫌她家里压力太大,又跟她离婚了。

    她一辈子就没享过什么福,她的大弟终于成了干部,想要照顾她,她却执意在家照顾其他弟妹。

    三四年前,她发现身体出状况了,却还不想让弟弟妹妹们担心,自己硬撑着,等大家知道情况的时候,已经晚了——其实就算知道得早也没用。

    韩总很能说,他甚至表示,其实楼司长上任不足半年,手里也没多少钱,不过他敬重楼司长和楼大姐的姐弟情,愿意为这人间难得的真情买单。

    冯君心里的疑惑,现在才算解开,说实话,他一直挺奇怪,做弟弟的,怎么舍得给姐姐花这么多钱,合着这名为姐弟,其实就是长姐为母了。

    不过这韩总为什么肯出这么多钱呢?他可不相信,韩总是做慈善的。

    然后他又问了杨玉欣,这才知道,楼司长负责的业务有了新的增长点,韩总正愁如何能挤进去呢,他倒是敢送,问题是楼司长不可能收。

    据杨主任分析,冯君收下这钱,一点风险都不会有,哪怕他治不好楼大姐,韩总也算对楼司长有交待了,楼司长也算为大姐努力过了。

    冯君对此也无所谓,他只管治病和收钱,至于那些钱的来路,他有必要操心吗?医院会因为病人缴纳的费用是偷来的,就不给病人开药了吗?

    好吧,冯大师目前没有行医资格,那就不说治病,说调理身体好了。

    冯君只是有点好奇,怎么会有人花这么多的钱,为一个明显的穷苦人治病,既然得到了答案,他的好奇心也就满足了。

    不过严格来说,知道这病人的情况,还是会影响他治疗时的心情的。

    因为这楼大姐是难得的善人,冯君原本是打算待理不待理地治一下,让她慢慢地恢复,但是现在他打算稍微给她提供一些条件。

    他借出去了自己的豪华大巴车,但是车不能停在庄园里,只能停在山门外,而且他对韩总提出了建议,希望能有楼大姐的一个弟弟或者妹妹来关照。

    他不会让她蹭聚灵阵了,但是为了尽快让她恢复健康,他愿意提供一些必要的食补——比如说灵米什么的。

    灵米是好东西,冯君给自己弟子的晋阶奖励,也不过才十斤灵米,单独供应这老太太没问题,她也吃不了多少,但是韩总的人在一边服侍的话,那就浪费了。

    而且这灵米一旦传出去,洛华庄园又得有不少的麻烦。

    大概也只有楼大姐的弟弟和妹妹,才会不去跟她抢那些宝贵的食材吧?

    除此之外,冯君愿意偶尔抽出时间来,为楼大姐按摩一下全身,这也是庄泽生之后,再没有人享受过的待遇了。

    与此同时,他还会使用一些阴煞和赤阳的药物,帮她尽快中和掉身上的病态平衡。

    在治疗这个人的时候,他耗费了不少的心思,时间倒是没用多少,但是各种资源着实使用了一些,不过……这是个善人,他做这些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耐烦。

    由此可见,多行善事总是好事,尽管可能遇到些操蛋的家伙,但是别人会打心眼里佩服这个人——哪怕是修炼者都愿意适当地偏帮一些。

    韩总的人还想继续服侍老人,但是冯君表示:你们可以留下,但是楼大姐的家人必须到场,否则我拒绝做进一步的治疗——就算我没有行医资质,也要尊重家属的决定。

    (好冷的天气,三九天也就是这样了,召唤月票,暖和一下冰冷的身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