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章节目录第922章 财帛动人
    冯君并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杀人了,“附近的人”只能查附近的活人,不能查死人。

    而他的红外线望远镜,也只能发现活人,死人的尸体是凉的,哪里有什么红外线?

    不过他并不介意喊一嗓子,同时表明自己的身份!

    刘丰听得脸就是一黑,冯君没说错,他们确实杀人了。

    这家原本是有五口人的,当家的男人知道仙人上门,欣喜地喊了一声,“恭迎上仙!”

    他却是忘了,上仙刚刚说完一句话——“不许声张”。

    所以恭迎上仙的男人被一掌击杀,他的老婆不可抑止地尖叫了起来,也被击杀。

    刘丰并不在乎杀了两个凡人,也不介意别人说破,但是对方报出的身份,令他杀心大起!

    他本来有九成九的感觉,对方应该就是冯君的伴当,现在居然报出了“天通商盟”的名头,那就实锤了身份。

    他们一行五人这么小心地躲进农户,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不惊动冯君?

    天通商盟是很厉害,但是这个节骨眼上,刘丰已经顾不得考虑那么多了——大家要算计的,是天心台发出了引贤牌的出尘上人,而且……这里还是凡俗界。

    这两条罪名,随便一条都不是他能扛下的,所以他很干脆地冷哼一声,“好胆,居然敢冒充天通商盟的人,拿下了,死活不论!”

    他没有出手,一来是实在丢不起这个人,二来就是,他并不能确定,冯君是不是赶到了,正躲在暗地里观察。

    如果对方真的埋伏在暗处,那么他出手对付炼气期,冯君就可以名正言顺对他出手,而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大欺小的罪名,可是比擅杀凡人严重了很多倍。

    他话音刚落,那剑修已经收住了身形。

    这一次他学乖了,没有再使用御剑追杀,而是挥舞着长剑,冲着冯君扑了过去,速度也是奇快。

    而这个时候,其他两名炼气期也基本上追了过来。

    冯君的身子一晃,围攻他的三人顿时不见了两人——其中一个就是那剑修。

    另一个顿时大骇,还没有来得及改变手段,一条索子就牢牢地束缚住了他。

    刘丰看得眼睛一眯,阴森森地发话,“阵法?”

    冯君直接将那两人引进了阵法,剩下的这位,先是被无情索捆住了,然后他一抬手,将人摄入手中,左臂一振,把这位也扔进了幻阵里。

    这个幻阵品级不高,但是比冯君在丹霞天的幻阵要高级一些,后者是他自己解析的,前者则是在坊市买的阵盘,号称是可以困住炼气期三天。

    月色如水,哪怕是在深夜里,也能看清楚冯君的表情,他一脸的懵懂,“这……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刘丰气得笑了,“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冯君吧?”

    这时候他如果还看不出名堂,那就是假的出尘中阶了。

    冯君眨巴一下眼睛,还是一脸的迷茫,“冯君是谁……这个人很厉害吗?”

    刘丰的脸一沉,冷冷地发话,“你这么装模作样,就很没有意思了,说实话,不是看在天心台的面子上,我对付你,比碾压一只蝼蚁难不了多少。”

    “呵呵,”冯君不屑地一笑,“吹牛谁不会?有本事你动手呀。”

    刘丰就当没听到他的话一般,自顾自地发话,“你如果能主动交出通慧丹的四张丹方,这件事就此作罢,你不过是个散修……我这条件很有诚意了。”

    “很有诚意?”冯君冷笑一声,“丹方只是第一步,我没说错吧?你们拿到丹方,接着就要讨要其他东西了,不过是试探我的底线而已……我说,能换个花样吗?”

    刘丰可不想接受这样的指责,他冷冷地发话,“有些聪明叫智慧,有些聪明,被称为自以为是,徒惹人耻笑罢了……我希望你,还是配合一下的好,现在盯上你的不止一家。”

    冯君看了他一阵,才微微一笑,“我真的很好奇呀,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信心,抢劫都抢得理直气壮……我如果不答应呢,你就真的不把天心台当回事?”

    “没有谁不把天心台当回事,”刘丰若无其事地回答。

    他的嘴角,有一丝诡异的微笑,“不过你也应该知道,垂涎这个配方的人很多,将来万一在止戈山附近,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不是针对你,而是针对其他人,这就难免遗憾了。”

    这个位面,其实不流行绑架人质那一套,大家都是见惯生死的,拿无关紧要的小蝼蚁来做要挟,真的没什么意义。

    不过同时,因为注意道统传承,一旦弄到了比较重要的人质,很多事也不是不能商量的。

    冯君比较看重止戈山,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所以这未尝就不是一个突破的口子。

    既然惹不起天心台,不敢动冯君,找一找他身上的其他弱点,还是可以的。

    没错,大家忌惮的是五台之一,或者说是季不胜真人,还真没谁觉得,冯君有多么不能招惹,反正我们不动你,只动你身边的人,倒不信你还指使得动天心台出头。

    没错,“引贤牌”只是对某一个人的认可和保护,而不是“保姆牌”,会无条件保护其他人。

    他不怕说出事实来,也不担心天心台会为此生气,至于冯君可能生气?生气才好啊……

    但是冯君非常明白他的心态——事实上,他也是一个不在乎人质的主儿。

    他对圣母婊的讨厌,是根深蒂固的,从来不认为别人的安全,要重过自己,哪怕是他的父母被威胁,都不例外——如果你连自己都不爱惜了,还去爱惜什么别人?

    所以冯君只是微微一笑,“那你只管针对去好了,虽然我很看不惯你,但这里是凡俗界,我也没法对你动手,不过……咱们在修仙界,早晚会再见。”

    刘丰哈哈一笑,他觉得自己已经试探出了对方的一些心态——对于那些凡人,这厮还是在乎的,不过在乎的程度,就有待于商榷了。

    所以他不无自得地说一句,“想对我动手吗?你可以直接出手呀。”

    “我犯得着吗?”冯君非常鄙视地看他一眼,“不就是松柏峰的刘丰?跟我得瑟,信不信我玩死你全家?”

    手机位面没有“得瑟”这个词,但是这一点都不阻碍大家理解这个词的含义。

    刘丰顿时就愣住了,这一次,他愣了足有十来秒钟,才咽一口唾沫,艰涩地发话,“我的情况,是谁跟你说的?”

    “呵呵,”冯君很鄙夷地看他一眼,“想知道谁说的?哈哈,我就是不说……有本事你来打我呀。”

    两人其实都恨不得动手,但是修仙界对这方面把控得太严了,出尘期修者之间的战斗,分清楚谁先动手,真的是太关键了。

    刘丰怔了一怔,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现实,于是黑着脸发问,“那我的这些人怎么办?”

    “怎么办?”冯君冷笑一声,“凉拌,我马上就喊天通的人来……居然想着杀人灭口,胆子真不是一般地大!”

    刘丰顿时就抓瞎了,刚才他以为对方是天通的人的时候,真的是存了杀人灭口的心思,这个没必要解释,他确实是这么想的——那也是最明智的选择。

    但是现在,他肯定不能这么认了,已经硬杠上了冯君,再选择跟天通作对,那是嫌死得不够快吗?

    更别说,他还被对方窥破了底细,修仙者在外面惹是生非的时候多了,但是一般而言,在做坏事的时候,都会考虑杜绝把麻烦带回家——那样的后果太严重了。

    刘丰敢来追踪冯君,就考虑过相关的后果,所以他将身份信息隐藏得极好——一人做事一人当,冒险不成,大不了赔一条命出去。

    可现在的问题是,冯君知道了他的消息,如果不将此人斩杀灭口的话,天通也会知道。

    到现在为止,他依旧不怎么怕冯君,但是天通……那不一样的。

    天通背后的利益攸关方,真的是太多了,别看皇甫无瑕之类的金丹家族子弟,能混个什么东华东部分会的会长,但是要说起来,天通背后的股东里,金丹起码没有十几个?

    目前天通三个掌柜,也都是金丹,不过据说……天通商盟里,是有元婴供奉坐镇的。

    严格来说,元婴供奉都不算多了不起,天通是能够跨位面做生意的,据说天通真正的大老板,是出窍期的存在……

    说一句掏心窝子的话,刘丰宁愿被天心台盯上,都不愿意被天通上层关注到。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没有别的选择了,于是阴阴地一笑,“这是你逼我的!”

    然后他手一挥,四周的空气,顿时变得萧瑟了许多,更有一股粘稠的感觉。

    这就是他要出手的前兆,想要逼对方做出反应,对方若是不出手,他就能借机积蓄气势。

    说到底,他嘴上说得狠毒,也被对方窥破了根脚,但是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还是希望对方先出手。

    修仙界还是讲道义的,尤其是在双方势力相差不大的时候。

    冯君却是冷冷一笑,身子猛地暴退,然后一抬手,打出了……一道示警焰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