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章节目录第984章 不能反击吗?
    冯君遁出十里之外,成功地闪过了爆炸的冲击波。

    昆仑的山门仿佛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依旧隐藏在空冥之中。

    冯君也不在意这些,回到原地,拿出铁锹继续挖坑。

    沈青衣躲得也快,然后跟着回来了,见到他的行为,忍不住大怒,“冯上人,你这是没完了?”

    冯君一回头,丢给她一个冷冷的眼神,然后继续挖坑,“怎么跟上人说话呢?”

    沈青衣也来了脾气,你是上人你大,但是这么折磨我昆仑,却是不行,她冷笑一声,“你得多放些炸yao才好用。”

    “不用你瞎操心,”冯君埋头挖坑,“下一次我起码装十倍的药量,看你昆仑能扛几轮。”

    “你这么做,我就很看不起你了,”沈青衣是清冷的性子,发起飙来谁都不怕,“如果你凭真正的实力,打破我昆仑的山门,我还敬你几分。”

    冯君怪怪地看她一眼,笑了起来,“我何须你敬我?”

    沈青衣为之语塞,她心里一急,直接蹿到了冯君的面前,使出了一个千斤坠,“你如果凭了符箓,我都认了,但是……你不该借凡俗界的外力。”

    这个千斤坠,也是有说法的,搞得冯君下一锹都使不上力了,他深深地看她一眼,无奈地摇摇头,“你莫非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

    沈青衣也摇头,冷冷地回答,“冯上人你若是想杀人,我自是无力反抗,不过身为上人,总不好不教而诛,敢问我所犯何事?你要我昆仑中人相见,你我难道不是一直在相见?”

    冯君怔了一怔,终于反应了过来,合着昆仑这帮家伙,在玩偷换概念!

    同时他也明白了对方的打算:人家这么做,是打定主意不想再跟自己谈开山门的事了。

    想一想就可以知道,昆仑三秀里的第一秀,都被抛了出来,成本之大也算伤筋动骨了。

    当然,沈青衣未必会死,但是冯君执意泄愤的话,早晚也不愁找到一个出手的理由。

    而且这昆仑算得也挺绝的,抛出了她来接待,而不是于白衣,男人对同性修者的纠缠,基本上不会有任何心软的可能,那可就是实实在在的送死了。

    沈青衣此来,却是存在幸免的可能。

    冯君想明白之后,居然笑了起来,他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堂堂的昆仑,居然拿一个女人的的性命来赌……我就很好奇,你真的没有半点抱怨?”

    沈青衣淡淡地回答,“身入昆仑,自然身属昆仑……倒是阁下身为堂堂的出尘上人,使用这么低级的离间手段,是不是有点不合身份?”

    冯君才不在乎她怎么说,他很随意地回答,“我这不是离间,而是阳谋,因为你心里明白,我说的是事实。”

    沈青衣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事实,但是她并不以为意,反而倒将一军,“我虽然弱小,但是冯上人是讲章法的人,昆仑也表示出了诚意,您要杀我,总得有个理由。”

    “山门附近应该有阵镜的吧?”冯君左右看一看,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说,我如果在这里让你服侍我,他们会是什么感觉?”

    沈青衣的脸刷地就沉了下来,一伸手,就摸向了腰间的长剑。

    下一刻,她硬生生地忍住了,只是牙关里挤出了两句话,比这漫天的风雪还要冰冷许多,“昆仑弟子可杀不可辱,冯上人还请自重。”

    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你看,激怒你一点都不难,只要你敢对上人拔剑,就是该死!”

    顿了一顿,他又不屑地撇一撇嘴,“你放心好了,我眼还没瞎……没胸没屁股的,我要你服侍有什么乐趣?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沈青衣咬咬牙,重申了一遍,“冯上人还请自重。”

    “玛德,我就说了,又怎么样?”冯君眼睛一瞪,破口大骂,“你自己长得没胸没屁股,别人还说不得了?我有污蔑你吗?”

    沈青衣气得浑身发抖,却是无法发作。

    冯君见状,不屑地撇一撇嘴,“呵呵,也就这点胆子。”

    他是想激她出手,自己就好在南天门当众斩杀昆仑第一秀,倒要看昆仑如何收场。

    既然对方不上当,他就又开始低头挖坑。

    殊不料,沈青衣又站了过来,看起来是决意要骚扰他挖坑了。

    冯君白她一眼,收起了铁锹,冷冷地发话,“看来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刚才那场爆炸,他也不是一无所得,在爆炸形成的大坑边缘,他注意到了一块古怪的灰色石头,划拉一下手机得知,这石头上有古怪的能量。

    所以他走上前,探手去捞那块石头,却发现那石头纹丝不动。

    他后退两步,再看向那块石头,却发现那石头在风雪中微微地晃动着,仿佛风一大,就能滚出老远一般。

    昆仑内部,铜镜旁的几人脸色齐齐就是一变,于白衣的眉头一皱,“那是……阵基吗?”

    大长老思索一下回答,“倒是阵基,不过是连着八大阵柱的,无妨……能显示在对方眼里的阵基,不会成为大阵的破绽。”

    众人闻言,齐齐地松一口气,八大阵柱那真不是好攻破的,起码比攻打大阵要难。

    冯君却是对这块石头来了兴趣,“咦,可以自带致幻效果?”

    为了防止被人暗算,他没有再次上前,而是放出了镇魂钟,先是咚的一声响,然后伸出无数枝蔓,向石头裹去。

    这一声响,他是针对石头去的,但就算是这样,他身边不远的沈青衣也是猛地一震,脸色一白,整个身子都打起晃来,仿佛随时会跌倒一般。

    汤长老他们隔着阵镜,还不能发现此物的威力,但是沈青衣已经意识到了,她惊呼一声,“又一件法宝?”

    山河印能自动升级为法宝,这是昆仑弟子都知道的,但是冯君晋阶才多久,居然出现了第二件法宝,这怎么能不令她惊讶?

    冯君不屑地白她一眼,“不就是一件法宝吗?大惊小怪的,我法宝多了去了。”

    见到镇魂钟已经裹住了那石头,他催动灵气,用力一摄……结果石头纹丝不动。

    我摄……我再摄……冯君连试几次,感觉自己有化身华夏男足的趋势……怎么摄都没用。

    倒是不信这个邪了!他收起镇魂钟,又取出了缚仙索——是于家的缚仙索,而不是得自昆仑的无情索,那无情索是花花拿着的。

    在使用缚仙索之前,他先拿出手机划拉了两下,这里的气温太低了,手机都不能一直暴露在空气中,不用的时候得揣在怀里。

    阵镜旁的于白衣有点不摸头脑,“在这个地方玩手机?”

    冯君当然不是为了玩手机,而是进入了手机位面,直接飞入了止戈山深处。

    然后他又退出手机世界,祭起了缚仙索。

    缚仙索缚住了那块石头,冯君尝试一下,还是摄不动,索性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缚仙索——他对那块石头,终究是有提防的。

    于白衣在门中早就忍不住了,他出声发问,“不能用大阵反击吗?”

    昆仑的护山大阵,是以防御为主,但也有反击的功效——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

    冯君对石头的忌惮,真的不是没有道理的。

    目前整个昆仑,最精通阵法的是大长老,他思索一下摇摇头,“反击……成本太高了。”

    护山大阵的反击,那可不是一个点,而是一个面,需要消耗的灵石可想而知。

    于白衣眨巴一下眼睛,“连着阵柱的阵基,反击的成本会低一些吧?”

    他说得也没错,反击未必要全方位无限制输出,对几个点加强一下输出,还是做得到的。

    然而大长老还是摇头,“哪怕能降低一些,也还是太高了,少说也得几十块灵石。”

    “几十块灵石想要弄死一个出尘上人,我看够呛,而且……一旦对他进行反击,那就是真的撕破脸了。”

    于白衣终究是年轻,有点沉不住气,他叹一口气,“大长老,难道……现在还没有撕破脸吗?他都开始用炸yao炸咱们的山门了!”

    大长老则是回他一句,“沈师侄不是还好好的吗?咱们等一等再说……算上行走印,这家伙起码有两件法宝,真的不好对付。”

    “我看这条索子,十有八九也是法宝,”于白衣叹口气,他当然认得出,缚仙索不是无情索,“我听说,他曾经一个人击败了两只出尘期的阴鬼。”

    人多口杂就是这样了,此前昆仑尚不知道冯君晋阶出尘期,但是现在,昆仑居然知道了丹霞天的事情,可见道门各脉,真的是同气连枝。

    “我担心的也是这个,”大长老的眉头紧皱,“门主晋阶出尘,恐怕也未必奈何得了他。”

    下一刻,他眉头一扬,“这家伙走到阵基前,这是……又想做什么?”

    “他能做什么?”于白衣不以为意地发话,心里却是暗暗地感叹:可惜啊,不能反击,要不然是多好的一个机会。

    不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也是常事,昆仑号称底蕴深厚,但是家大业大,不但要强取豪夺,还得省着花,就算这样,现在依旧是捉襟见肘。

    他正遗憾呢,下一刻,他只觉得整个身子猛地一震,然后就天旋地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