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章节目录第997章 商榷
    对喻家来说,杨玉欣买地的目的一直是个谜,倒也有人猜测,她是为了讨好冯君,但是终究不能确定这个说法——甚至有人觉得,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不能了解真实目的,当然会影响相关的判断。

    所以,杨玉欣这话虽然听起来不客气,其实……人家是有善意在里面的。

    起码她间接地暗示了——她认为冯君很强大,值得花几十个亿去讨好。

    喻志远是个知道感恩的主儿,他笑着点点头,“多谢杨主任提醒,对了,我有件事情想问一句……上一次我给冯大师打电话,他说什么渐冻症,还说让他去京城要先打十亿美元?”

    “那个好像……是个泥轰患者,”杨玉欣很随意地回答,“一个有实力的小领导介绍过来的,冯大师不想治,所以开出了十个亿美元的门槛费。”

    十亿美元……喻志远听得暗暗咋舌,我知道冯君缺大钱,但也不至于缺到这一步吧?

    想一想之后,他又问一句,“杨主任,我想再确认一下,他肯定治得好脑梗?我老爸可是九十九岁了。”

    杨玉欣幽幽地叹口气,又淡淡地看他一眼,“说实话,他的强大……你不懂的。”

    这到底是南派传销还是北派传销?喻志远的心里,忍不住生出了这个念头。

    下一刻,他点点头,“好吧,我不问这些愚蠢的问题了,他出手的时候……允许别人提问吗?”

    杨玉欣摇摇头,“他不会允许的,喻老配备的保健医生、警卫什么的,都不得旁观,更不会允许有任何人反对,否则他真的会甩手就走……所以我觉得,你还是换个人吧。”

    她并不是撵人,而是冯君的治疗条件,真的太霸道了,而喻老做为华夏最高级别的领导,有严格的安保要求,这甚至不以喻老的意志为转移。

    “我倒是听袁老说了一嘴,不过也没想到,这么难打交道,”喻志远点点头,“我家老爷子的安保要求,可是比袁子豪高很多……他也会这么要求?”

    “他不会考虑这些,”杨玉欣摇摇头,“他就是一个态度……不接受要求,他不会出手。”

    “这性格,”喻志远哭笑不得地摇摇头,“真是笑傲王侯……没有人强迫他出过手?”

    “没有,”杨玉欣摇摇头,然后白他一眼,“要不……你试一试?”

    “我不敢,”喻志远果断地摇头,强迫医生出手,那是断送老爷子呢,“对了杨主任,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杨玉欣想了半天之后发话,“没有别的了,反正就一条……他说什么,你接受就好了。”

    喻志远听得有点傻眼,他说什么,我就得接受……你管这叫没有别的了?

    不管怎么说,经过跟徐雷刚和杨玉欣的接触,他脑子里对冯君,有了一个明确的印象。

    然后他打电话回去,给哥哥姐姐们汇报今天的收获,并且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至于说齐伍魁可能是被洛华害的,他没有说,因为他很清楚,一旦说出去,事情又要增加不少变数——老爷子的身体,可是耽误不得了。

    他本来跟齐伍魁的关系就很一般,而且最关键的是:没有那厮捣乱,事情不会这么麻烦。

    喻志远的哥哥喻志材等人,很快就开始释放自家的能量。

    第二天,郑阳市的市长和枢机,就从不同渠道收到了消息,说是上面有意增加对郑阳的文化产业的扶持力度,不过现在的问题是:郑阳连一个文化小镇都没有呀。

    这两位听到这话,马上秒懂:白杏镇那块地的处理,得加快了。

    至于说这块地该给谁,那还用问吗?肯定是要给纪元公司呀。

    齐伍魁生了重病,已经昏迷多日,此刻上面这么吹风,绝对不会是盛世活动下来的。

    当天下午,市zheng府就紧急约见纪元在郑阳的办事人员,表明这个项目可以划拨给纪元,但是未来的文化小镇,市里要以土地使用权入股——不求控股,百分之四十就行。

    纪元公司断然拒绝,说买地的钱我们不缺,入股就不要谈了。

    古家在上层又不缺人,昨天喻家一放风,古家就知道了——当然,这也是因为喻家完全没有隐瞒的意思,是有意让他们知晓,否则就算有消息,也传不了这么快。

    杨玉欣觉得喻志远有点瞧不起自己:这点钱还要弄个扶持的名堂,我都说了不在乎钱。

    所以她指示纪元公司,不占那个便宜。

    至于说地方zheng府想要入股,按说是不该拒绝,这年头,利益均沾才是王道,哪怕你是强龙,也要给别人留一口汤才对。

    但是杨玉欣非常清楚,这个项目她就不是奔着钱去的,甚至少亏一点都无所谓,这种盈利前景,地方zheng府怎么可能甘心呢?

    而且,古家虽然势大,可是古老大总有老去的一天,他在的时候,地方上可能不敢有什么想法,但是他离开权力中心之后,还有多少人会忌惮他?

    如果这块地,就是个房地产开发项目,这事儿也好处理,开发周期结束,利益收割完毕,纪元退出就退出了,只要在古老大离任之前离场就是。

    但问题是:这是个长期项目,要拱卫洛华起码四十年!

    至于说地方zheng府只占百分之四十的股权,纪元才是控股股东……这种事情真的不要当真,没有了古家的保护,地方zheng府绝对能把纪元折腾得欲仙欲死,哭着喊着逃离。

    所以纪元坚决不肯答应地方上参股,就是一个态度:我们有钱,愿意购买土地使用权。

    喻志远迫不得已,又给杨玉欣打电话,“杨主任,你不至于这么提防人吧?”

    “我对郑阳人的契约精神不太信得过,冯大师的承包合同,就想有人撕毁呢,”杨玉欣倒也敞亮,“这文化小镇的项目周期,我是按照五十年来打造的,不想被人指手画脚。”

    喻志远有点无奈,“这是给你送钱呢,你担心地方上翻悔,我喻家作保怎么样?保你五十年不出事。”

    这话实在是太狂妄了,不过在郑阳,喻家还真敢这么说,就算喻老不在了,喻家的影响力也遍布各行各业,尤其是眼下,喻家还有两个正sheng部的官员。

    尤其是喻志材,现在已经是省府一把手了,还有相当的上升空间。

    杨玉欣却不信这个——起码她不完全信,“五十年这种话,你就别说了,到时候你说一句‘无能为力’,我能怎么样?你现在别再在这件事上插手,我就很感激了。”

    “我不插手,怎么救我家老爷子?”喻志远也不跟她客气,“文化小镇,以后还会有配套扶持……你实在信不过我的话,我可以找我三哥,跟郑阳结对子帮忙。”

    简而言之,国家的拨款,拨到哪里都是拨,某些城市受到的文化产业扶持资金,都过百亿了,也没孵化出什么像样的玩意儿,就是广种薄收的意思。

    喻家在中间发挥作用,把这些钱往郑阳倾斜一些,不算什么,还不用动用自家的资金。

    当然,这“不算什么”也只是对喻家而言,如果没有喻家,累死郑阳的领导,也争取不到。

    至于喻志材的结对子帮忙,那执行力就全在喻志材了,只要他愿意出手,难度就不大。

    杨玉欣还是不能同意这个方案,但是喻家不放手此事,她也不好操作。

    她想一想之后,提出一个建议,“我肯定不接受zheng府入股,你要执意这么做,喻家入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吧……和zheng府之间的事情,你们协商好了。”

    顿了一顿之后,她补充一点,“不过不能是盛世。”

    喻志远被她最后一句话逗笑了,“怎么可能还是盛世?我喻家没什么人做生意,可也不至于连几个公司都找不到吧?那么……就咱两家合作?”

    他答应得过于爽快,杨玉欣犹豫一下,还是点点头,“行,仅限于这个项目。”

    古家和喻家,都是华夏zheng坛上的顶梁柱,两家要是全方位的合作,不知道会掀起多大的风浪,杨玉欣知道这一点,所以就框定了这一个合作项目——再多的话,她也做不了主。

    喻志远也有这个意思,他愿意接手这个项目,主要就是为了老爷子的治疗,同时也化解一些古家可能有的怨气。

    至于说购买这块地的钱,他出了真的无所谓,将来文化扶持的资金下来,他还能收回不少投资——占股更多的杨玉欣,可能收到的回馈更多,不过那就更无所谓了。

    所以他笑一笑,“杨主任,我这么做,也算有诚心了吧?”

    杨玉欣想一想,点一点头,不管怎么说,这块地能够一分不花就到手,她心里也是高兴的,而且她还占大股。

    他两家合作,基本上就不用考虑地方zheng府的态度了——任是谁想做手脚,也得掂量一下,能不能承受得起两家豪门的怒火。

    至于两家会不会闹矛盾,那就更是笑谈了,这年头,因公互怼的事情常见,但是私人之间些许的利益纠葛……以两家的底蕴,这点小钱,犯得着吗?

    所以他笑一笑,“我觉得吧,咱俩都拿出点股份来,送给冯大师比较好一点……你说呢?”

    (更新到,召唤月票,我要往上冲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