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章节目录第1010章 那一瞬的心跳
    嘎子在见到喻轻竹的第一眼,就忍不住怔了一怔:他发誓,自己在此前的一生中,从未见过如此令人心动的女孩儿。

    没错,不是仅仅漂亮,而是……漂亮到令人自惭形秽,令人高山仰止。

    在那一瞬间,他甚至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刁难她,不让她进庄园呢?

    不过下一刻,他就调整好了心态:做了就做了,反正自己是顺应本心。

    至于说这女孩儿很漂亮,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喻轻竹对他也不假辞色,就当没看到他一样,在小天师的带领下,进入了前楼。

    此刻的冯君,是在用微信跟昆仑大长老交流,此前两人曾经商议过,要修补昆仑的残破法宝,四件坏的换一件好的,他还拍下了法宝清单的照片。

    前两天,昆仑内部通过了决议,决定跟冯君三换一,四换一的话,昆仑就不愿意了。

    用大长老的话说就是,门内弟子都认为,这是前辈们用性命换来的东西,哪怕是残破的,也不能贱卖了,所以他也不好反驳。

    他这么出尔反尔,冯君就觉得有点蛋teng:三换一?那我不干了。

    他一不答应,大长老就又急了,说我可以提供损毁不太严重的法宝给你。

    冯君本不想答应,不过又想起了庄帅的事情,他知道昆仑在京城里暗暗深耕多年,就提起了此人,说你要是能把幕后黑手给我挖出来,偶尔一两次三换一,也没问题。

    大长老很痛快地答应了,然后就跟他分析其各个法宝的属性、破损程度以及好不好修理。

    两人就是在扯这些事,扯到后来,沈青衣不知道从谁那里得了消息,都从竹林找了过来,站在一边看他聊微信。

    冯君对沈青衣这两天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见到她凑过来,他出声发话,“如果需要修残破法宝的话,还得你亲自去一趟昆仑,把东西带回来。”

    他并没有限制她的自由,因为没必要,有整个昆仑为她背书。

    沈青衣沉默半天,才出声发问,“你的那条索子,才是真正的捆仙绳?”

    昆仑此前一直把自家的索子称作捆仙绳,但那其实连仿冒品都不是,真名叫做无情索,是祁连一个女性练气士所炼制,为的就是捆住自己心仪的男人,一捆就捆了四十九年。

    男人最后郁郁而终,女修也跟着撒手人寰,临死前摸着索子叹气,“道是无情却有情。”

    沈青衣并不惊讶冯君知道这个典故,她更好奇的是冯君的缚仙索。

    “怎么可能是捆仙绳?”冯君摇摇头,很随意地回答,“只是出尘期以下,无物不缚,对上金丹的话,这东西就没用了。”

    “金丹……”沈青衣又沉默了,良久才出声发问,“那你那只青色小钟呢?也是法宝?”

    冯君很无奈地看她一眼,又晃一晃手机,“我说,你家大长老跟我说话,都是一口一个上人,你跟我说话,倒是很随意啊。”

    “冯上人恕罪,”沈青衣后退一步,恭敬地一拱双手,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小道只是见猎心喜,一时间失了分寸,却并不是有意的。”

    “无所谓,”冯君故作大度地一摆手,“我也不想讲这些虚礼,不过既然是请教,你总得有个请教的态度……所谓法不轻传,你说对吧?”

    “对,”沈青衣点点头,她是真心赞成这一点,此前她在昆仑以冷傲出名,那并不仅仅是她自视高,也是因为她一直醉心于修炼,对世俗人情都不怎么通透。

    既然冯君认为她做得有些失礼,她就从善如流,“冯上人,您那只青色小钟也是法宝?”

    “是,”冯君点点头,“出尘期用的,炼气期基本很难操控。”

    沈青衣眨巴一下眼睛,“这样的法宝法器,您似乎有……很多?”

    冯君愿意适当回答一些问题,但是这并不代表他需要有问必答,所以他很干脆地回答,“起码你昆仑那些残破法宝,我是看不到眼里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就站起了身,“我去看一看任志祥。”

    他所处的地方,介于山谷和小院中间,他越来越习惯一个人在这里了,山谷和后院的聚灵阵,已经不能满足他修炼的要求,也只有在灵气匮乏的时候,略略补充一点灵气而已。

    走进小院,他一眼看到了正站在前楼门口的李诗诗,“咦,你怎么没去修炼?”

    小李助理不住地冲他使眼色,等他走得近了,才低声发话,“是那个咖啡厅的女孩儿。”

    她是见过喻轻竹的,当时她还是咖啡厅的服务员,也是在那里,她碰到了冯君。

    冯君眨巴一下眼睛,心跳忍不住加快了些许,那个女孩……似乎是叫喻轻竹?

    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他正值人生的低潮期,根本不敢多看她一眼,事实上,当时的他很清楚,哪怕是搁给自己最意气风发的时候,也不够资格打她的主意。

    然而,唯其高高在上,才能令他念念不忘。

    在此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会在不经意间想起那个女孩,那浅黄色的公主裙。

    他必须承认,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有征服这个女孩儿的野心。

    不过时移世易,现在的他跟以前大不相同了,虽然矢志不移,依旧喜欢漂亮女孩子,但是随着身份的提高,他心里那份若有若无的执念,又淡化了不少。

    想到那一袭浅黄色的公主裙,他依旧会心跳加快,但是……也就那么回事了。

    如果不是她主动送上门来,他也许会在未来某个时刻,彻底忘却此人,而不是仗着自己身份不同了,再去找上门提亲什么的。

    调整了一下心情,他微微颔首,“好了,我知道了……没事就去修炼吧。”

    李诗诗摇摇头,“马上有几台服务器要送过来,我得去接一下。”

    “嗯,”冯君点点头,抬脚向门里走去,一边随口回答,“记得跟门口那些人说一声,再阻碍庄园的进出,后果自负,真觉得咱们怕他们?”

    前楼的大厅里,任志祥正坐在沙发上抽电子烟,他的衣服有些皱巴,看起来不太干净,脸上更有两块不是很明显的肿胀。

    冯君看他的电子烟一眼,笑着摇摇头,自顾自摸出一根烟,点了起来,“既然是脑梗康复期,就索性戒了烟吧,还抽什么电子烟?”

    “戒不掉啊,”任志祥笑一笑,顺手揉一揉肿胀的右颊,“大师你这神仙中人,都不能放弃抽烟,我们这小老百姓……也得见贤思齐才是呀。”

    冯君只是随口一提,对方既然不听,他也不会碎嘴地再劝,“你这身家可不算小老百姓,小老百姓也不敢惦记搞脑梗康复中心……消息挺灵通的嘛。”

    他说出“脑梗康复中心”六个字的时候,大厅一角的一名安保抬起眼皮,讶异地看了任志祥一眼。

    任志祥笑着回答,“我在这里也花了点钱,找人帮我盯着……能给我多大一片地?”

    “这个事情,你跟杨主任商量吧,”冯君摆一下手,“地是她的人弄下来的,我不好替她做主……其实我就忙得顾不上。”

    任志祥对庄园的权力结构,还是相当清楚的,他笑着回答,“杨主任高高在上的,我得先来您这儿报备一下,才敢跟她说话。”

    冯君轻描淡写地点点头,“只要不以盈利为目的,她还是很好说话的……你这脸上的伤,是被门口的人打的?”

    毕竟是身份不一样了,说完大事,才会说到伤势这种小事。

    任志祥摇摇头,老实地回答,“在地上碰的,还好没有破皮……后脑挨了一拳,挺重的。”

    冯君点点头,很随意地发话,“跟他们要赔偿,如果你不满意,可以在康复中心列出黑名单,不欢迎某些人进入。”

    那名安保听到这话,实在忍不住了,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任志祥疑惑地看他一眼,又看向冯君,“黑名单……对他们有用吗?”

    “呵呵,”冯君笑了起来,笑得相当地不怀好意,“很快你就知道了。”

    一根烟还没抽完,喻老就在旁人的搀扶下,颤巍巍地走了出来。

    任志祥只看了他一眼,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遇到的脑梗患者太多了,于是他一侧头,递给冯君一个疑惑的眼神:这位是?

    冯君的心脏,忍不住狂跳了起来,他终于又见到了曾经的心目中的完美丽人。

    他以为自己能做到无动于衷,但是终究……做不到啊。

    不过还好,他掩饰得比较成功,当他感受到任志祥投来的目光,就顺势回看他一眼,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微微颔首。

    任志祥马上就猜到了,这位做派不凡的老头,估摸就是自己在门口被按倒在地的起因了。

    做为一个比较成功的男人,刚才的经历让他很感耻辱,不过对于同样病情的患者,他又抱有相当的善意,所以他勉力笑一笑,“老爷子这……也是脑梗?”

    “嗯,”喻老点点头,在旁人的搀扶下,颤巍巍地坐下,看着任志祥。

    (起点卡了,发得晚了点,抱歉,不过月票还是要召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