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章节目录第1093章 繁华(一更召唤保底月票)
    对于冯君来说,手机位面的通讯发展,跟他的关系不大。

    虽然通讯发展起来,他会赚到很多钱,但是也会加剧风险,此前他并未积极考虑过。

    现在随着他的修为提升,这风险也就变得小了一点,此刻虽然他是被逼得不得不推动此事,但是条件也相对成熟了一些。

    最关键的还是,四派五台把地盘一划分,各自经营之后,注意力会极大转移,他的处境也会因此安全很多,等四派五台中有人动起歪脑筋,也会是很久之后了。

    到那个时候,也许他已经拥有了足够的自保能力。

    如果通讯系统只交给阴煞派一家,没有了竞争的压力,阴煞完全可以不慌不忙地操作,会有更多的时间,来琢磨通讯系统是否可以带来更多的应用,那么冯君的处境就危险了。

    通讯管理委员会一旦成立,接下来就算四派五台里有人琢磨出了新用途,也不可能贸然对冯君下手,否则其他的势力也不可能善罢甘休。

    可惜唯一的缺点就是,随着这个委员会的成立,冯君终于不能继续猥琐发育下去了。

    皇甫无瑕甚至想让他更高调一点,她若有所思地发问,“通讯管理委员会……你应该在其中也占一份子吧?”

    “别介,”冯君吓得连连摆手,“我老老实实卖东西就好,反正我是对你们天通就好。”

    皇甫无瑕也没意外,她想一想之后发问,“那你说这个委员会……是不是该由我们天通牵头?毕竟我们会出让很多利益。”

    经过冯君的详细解说,她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块大蛋糕,天通绝对不可能独吞了,她如果不选择分肥,很可能被阴煞派一口吞下,连个渣滓都剩不下。

    那么,她就必须接受这个建议,至于天通的损失,她是顾不得考虑了。

    这并不是因为损失大多来自天通总部,她不怎么心疼,而是她意识到了,这么大的业务,天通总部也不可能吃得下来——此前她对通讯系统的市场,还是想得小了。

    同时,她对冯君的远见相当地佩服,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己的不足,所以才出声请教。

    “没错,”冯君很肯定地点点头,“以天通的商盟性质,也只有你们牵头,才最为合适。”

    皇甫无瑕眨巴一下眼睛,重重地点头,“没错,四派五台不管是哪一家主持,其他家都不可能服气,我大天通果然威武霸气……还有什么别的建议吗?”

    这一刻,她真的是太佩服冯君了,觉得自己引以为傲的智商,在对方的面前只是个渣渣。

    虽然她也想过,类似的情景,是不是在末法位面上演过,他才会有一些实际经验,但就算是这样,依旧值得她请教不是?

    冯君却是很干脆地摇摇头,“该提醒你的,我已经提醒过了,其他的事情,我就不便参与了。”

    说完之后,他一拱手,转身离开了。

    皇甫无瑕却是陷入了沉思里,她想了足足有半个多小时,黑曜石雕刻的半身人像,被她拿出来又放回去,拿出来又放回去,实在是下不了请老祖意念降临的决心。

    她非常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自己的实力,而不是事事都请教老祖。

    而且这两年,她请老祖降临的次数,也实在有点多了。

    不过到了最后,她还是供上了雕像,点起了一根香。

    一根香烧完,也不见老祖意念降临,皇甫无瑕心一横,又点起两根香。

    这一次香才点着,皇甫老祖就出现了,他气呼呼地发话,“不知道我正有事吗?”

    “老祖宗恕罪,”皇甫无瑕吓得赶紧磕头,“孙儿实在是急了,阴煞派欲对我皇甫家不利。”

    “嗯?”皇甫老祖顿时就愣住了,他怔了一怔才发话,“我道是什么样的大事,莫慌,你慢慢地说,有我在呢。”

    其实他心里也有些惶惑,但是身为皇甫家的终极战力,他必须带给后辈们足够的信心。

    听完阴煞的企图,他忍不住微微颔首,“啧,阴煞一直就是这个鸟样,不过咱皇甫家也确实无力拒绝人家的‘诚意’,呵呵……分析得没有错,起身吧。”

    皇甫无瑕点点头,站起身来,“孙儿也是觉得事情重大,还要请老祖确认一下。”

    皇甫老祖出声发问,“你说的这个通讯系统……真有那么重要吗?”

    “怎么说呢?”皇甫无瑕组织一下语言,将冯君的分析说了一遍。

    到了最后,她着重强调一点,“我认为掌握了核心技术,对家族未来的发展,有极大的帮助,通讯管理委员会里咱们可以低调一点,但是这个权利一定要争取……老祖您怎么看?”

    老祖也呆了一呆,好消化这些消息,然后他才点点头,“这个事情……我支持你,不过你最好跟那个山主打好招呼,要他不要胡乱授权别人,核心技术并不在咱家,而是在他手里!”

    皇甫无瑕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红,然后点点头,“老祖宗您放心,我懂。”

    “哼,”皇甫老祖轻哼一声,阴森森地发话,“不要咱皇甫家跑前跑后,到最后便宜了别人,那还不够别人笑话的……这一点,你须得跟他说明白了。”

    “我知道了,”皇甫无瑕毫不犹豫地回答,她对冯君还是有信心的,但是这信心不好跟别人解释清楚——老祖恐怕也没时间听这些小事,“他都不打算进管理委员会。”

    老祖深深地看她一眼,身体开始慢慢地变淡,“这事儿,我也帮你打几个招呼,不过主要还是由你向天通反应,牵头的话,他们应该是会答应的,我去,忘了跟你说无序位……”

    话没说完,他的身形已经彻底地消失了。

    皇甫无瑕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自家的老祖有时候……也不是很着调呢。

    第二天一大早,皇甫会长带着一干人等,离开了止戈山……

    等她再回来,就是一个半月之后了,止戈山彻底地进入了盛夏。

    冯君将止戈山经营得井井有条,开了多家冷饮店之类的商店,甚至还在止戈山推出了一家广播电台,还拿出了收音机往外卖。

    收音机这个项目,他其实是早就想上的,这个位面的文化娱乐单调得可怕,大户人家有个喜丧之事,请戏班子来唱三天戏,都能跟过年似的。

    但是在此之前,他觉得贸然推出广播电台,实在太高调了,时机不算成熟。

    可是到了现在,他已经被通讯系统的风波卷了进去,不管他愿意不愿意,他都不可能继续低调了,那么,也就该推出个新产品了。

    广播电台其实没啥可播放的,就是评书——在这个位面同样被称为说书。

    说书这种事,在止戈县城就有,但是县城的说书先生不行,经年累月就是那么两部书,翻来覆去地说,而且还得必须买茶喝,才能坐着听。

    府治息阴城的说书先生就要多一些,说的小说也多一些,不过大致来说,他就是靠着嗓子传播,就算声音足够大,又能有几个人听得到?

    更别说,这说书先生是很看重经济性的,在自家的场子说书,一定就要争取不让邻居的场子听到——我是为自家的场子揽生意,客人到了你那里,你也未必感激我,我何必呢?

    止戈山这边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冯君买来了一百多个话本,找了一个人说书,然后让每天在电台里循环播放。

    止戈山每天播放三个长篇评书连载,其他时间段重播,三次播……

    冯君发现,《寻情仙使》里写的真没错,想从文化的角度攻略一个信息落后的位面,广播电台真的是再好不过的利器。

    止戈山广播电台每天播三个长篇连载,第二天又播另外三个长篇,也就是两天播六个长篇,而且第一天播的三个长篇,第二天会在固定时间里重播一遍。

    由此引起的轰动可想而知,这种偏僻的地方,平日里说书先生都懒得路过,隔三五个月看一场戏就算过年,现在居然迎来了电视剧频道……

    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止戈山的常住人口已经达到了五万——这固然是跟天气变热,大家纷纷出来活动有关,但是人数的暴增,还是跟广播电台的推出,有直接的关系。

    甚至还有两百里之外的人闻声赶来,为的就是听一听评书联播——这个位面的娱乐,实在是太匮乏了。

    然而长篇评书就是个坑,这跟看戏是不一样的,看戏的话,看一场戏就完了,而长篇的评书,是起点断章班的鼻祖——“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评说。”

    因为止戈山的人口极大地增加,冯君不得不宣布了一些规定——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进入山门的,山门之外,你们可以随意驻留。

    冯君的地盘其实是很大的,边边角角就能容纳起码十万人,未被开发的地方占据了绝大多数,但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他不想往自己的地盘里再放人了。

    所以他的地盘里,差不多有三千人被迁出。

    这些都是在止戈山讨生活,却又没有修建房子的人——他们都是在租房子住。

    (四月第一更,召唤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