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章节目录第1118章 暴走的南宫有九
    饶是孔紫伊出身太清,又有一个金丹的师尊兼外婆罩着,她也有点意外冯君的胆量。

    上次你要做实验,要的也不过是东华国的凤冠,现在就变成出尘中阶的修仙者了?

    而且听起来,一个出尘中阶,还不是很够的样子?

    怔了一怔之后,她苦笑一声,“这个可就有点敏感了,尤其是……听起来有生命危险。”

    冯君丝毫不否认这一点,“所以才要你找仇家来,如果别人没有生命危险,那就是你有生命危险了,你愿意吗?”

    孔紫伊正色回答,“我是无所谓的,既然不是正常的治疗手段,冒险很正常。”

    冯君苦笑一声,“你能这么想,当然很好,但是仅仅你无所谓不行啊,我可不想让真人拆了我的止戈山。”

    孔紫伊一听说素淼真人,也是没了脾气,“这种治疗手段,真有这么危险?”

    “危险是相对的,”冯君耐心地解释,“这就像是以毒攻毒,给患者服用的毒药少了,起不到太好的治疗效果,服用得多了,没准会过量而亡,找出其中的分寸,是非常重要的。”

    就在这时,对讲机里传出一个声音,“你仔细推算之后,放手治疗好了,就算紫伊有个意外,我也不会怪你。”

    却是素淼真人又在听墙根儿,这倒也不是她为老不尊,而是金丹的感知能力就有这么强大,她除非刻意不去关注这里,才可能听不到他俩聊天。

    冯君没有使用对讲机,而是一摊手,对着简陋行在方向苦笑,“光是您不会怪我,那可不行呀,天心台那位,我也是招惹不起的。”

    素淼真人没了反应,良久,才隐约地传来一声轻哼。

    孔紫伊则是问了起来,冯君完善这个治疗方案需要多长时间。

    冯君考虑了一阵,给出一个含糊的时间段,“大概得三个月到半年,不过凤冠上的气运,能很好地帮你压制诅咒,一年半载之内,你的情况不会恶化。”

    话说到这里,他就算给对方提供了缓解病情的方案,接下来又可以忙些正事了。

    几天之后,阴煞派的百里上人又来了,给冯君带来了十万套冰箱和空调的订单。

    冯君一听就不淡定了,上次五万套的订单,带给了他一千三百吨的黄金,这次十万套,岂不是要带给他两千六百吨的黄金?

    再加上他手上原有的黄金储备,他手里的黄金会超过四千吨……我要这么多黄金做什么啊?

    所以他表示,你想买东西,我是愿意支持的,但是……不能再以黄金为交易货币了。

    百里上人一听就有点不高兴,你这是要撕毁跟阴煞派的合同吗?通讯系统的事情上,你已经摆了我一道,这是要撕破面皮了吗?

    冯君却是坚持如此,说我可以接受灵石购买,十万套的订单,也不过才十万块灵石,你阴煞派不至于连这点灵石也出不起吧?

    百里上人真是有点想翻脸,但最后还是按捺住了,因为最近有传言说,一名出尘八层的修仙者,陨落在了止戈山。

    而且以他的分析,派里这一次并不会强求使用黄金支付,原因很简单——阴煞派自家的黄金储备也不多了。

    黄金这东西,修仙者是真的用不上,但是修仙者不可能永远不跟凡人打交道。

    修仙者从凡俗间采购一些物事,总不能给人家灵石吧?

    红尘炼心的修仙者来到凡俗界,也不能一分钱不带,靠抢劫为生吧?

    百里上人想的更多的是——如果能用灵石结算,我的回扣拿起来就更方便了呀。

    所以他表示,这个情况我可以向派里汇报一下,如果派里不答应的话,我也没办法帮你了。

    百里上人离开了,天通的南宫有九又来了,说找冯君有事情商量。

    冯君正在照看红姐的突破——她马上也要晋阶蜕凡六层了。

    要不说吃小灶的人,发育就是要比别人快一点,古佳蕙那么好的资质,还是年纪轻轻就开始修炼,现在还卡在五晋六的坎儿上,红姐却是要突破了。

    冯君的本意是,你可以去地球界突破,在这边突破的话,洛华的人看到了,难免要心生疑惑,尤其是你那个妹子张采歆,上次就对好风景的突破很狐疑。

    然而红姐和好风景异口同声地表示:就在这边突破好了!

    如果在地球界突破,为了不引起这个位面修者的怀疑,她俩又要有一段时间不能来了。

    红姐拍着胸脯打包票,采歆的思想工作就交给我了,反正你在哪个位面,我俩就要跟到哪里。

    说到底,这两位是尝到了两边修炼的好处,实在舍不得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既然是注定要惹起一边诧异了,她们希望诧异的是地球那边的人。

    地球界都是熟人不说,关键是……若是引起手机位面的关注,有些力量降临,是冯君也扛不住的,会引发严重的事件。

    冯君见她俩执意这么做,自己也不好阻拦,因为他的徒弟和女人里,就这俩最为咸鱼,偏偏资质还都不怎么样——当然,如果资质好,估计修炼也就有动力了。

    现在她俩主动要求修炼,冯君觉得这是值得鼓励的,他不希望这两个女人咸鱼下去——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他希望能带着她俩走得更远。

    看到他在为红姐护法,一旁正在修炼的田婉君眼里,露出了浓浓的艳羡。

    她已经修炼浮生弱水第九天了,却是迟迟入不了门。

    一开始的三天,她完全不在意自己没入门,她虽然没有修炼过,但是相关的理论知识掌握得不少,知道这时候要平心静气,着急并不能对她有任何帮助。

    不愧是聪慧型女子,她的心态确实不错,哪怕到了第八天,她已经隐隐有点不安定了,但她依旧告诉自己:欲速则不达,打基础是很关键的。

    没错,她就是这么一个孤高、自傲的女人,旁人都在巴结冯上人,她不会那么低级,她只会用自己的实力,来赢得他的重视!

    她是这么个做派,冯君也就懒得过问——你不来请教我,我绝不会在意你遇到什么麻烦。

    今天田婉君看到红姐要晋阶了,冯山主在一旁护法,她才猛地生出了一些后悔:山主其实也是个不错的人,这么大年纪的蜕凡期晋阶,他都会特地护法呢。

    那么,往日的我,是不是有点太过眼高于顶了?

    红姐已经开始晋阶了,好死不死的,南宫有九求见,云布瑶走到冯君身边,小声汇报。

    “告诉他我在闭关,”冯君对南宫有九的印象并不算好,“让他等两天。”

    南宫有九接到这个答复,却是彻底炸了——冯君你太过分了!

    在他看来,冯君这个人对南宫家实在太不友好了,他一开始只是想求培训几个人,结果对方拒绝——他并不会考虑,如果冯君答应了这样的条件,南宫家还会继续出后手。

    他希望冯君能跟薛家做一场,算是给南宫家一个面子,结果对方唆使皇甫家灭了薛家。

    薛家唯一一个侥幸逃生的上人,最终也是栽在了止戈山里。

    这一件件一桩桩,南宫有九都认为,是冯君对南宫家的蔑视,是羞辱。

    这一次,他是又有新的项目,也确实能跟冯君合作,结果人家直接回个“在闭关”。

    他觉得自己要是再容忍下去,恐怕会成为整个南宫家的笑柄。

    所以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站在山门外,微微提高声音,“冯山主,你不仁,就休要怪我不义,今日我南宫有九要强闯山门!”

    他的声音不算尖厉,但是用出尘中阶的修为喊出,也是浑厚无比,仿佛夏日低沉的闷雷一般,在止戈山上空滚滚掠过。

    皇甫无瑕和许上人听到他在喊,齐齐就是一惊,直接从院子里冲了出来,皇甫会长更是大发娇嗔,“南宫执事,你莫非是疯了不成?”

    南宫有九冷冷地看她一眼,“小丫头,你冒犯执事的账,我记下了,如果不想我现在就惩戒你,你最好乖乖闭嘴,也省得同门相残……今日,有我没他,有他没我!”

    说完之后,他凌空飞起,直接闯入了止戈山的上空。

    冯君正在给红姐护法,亏得他足够警醒,在滚滚声浪到来之前,他直接放出气场,挡住了正面冲向小院聚灵阵的声波。

    其实他不太可能挡得住声音,只是化解掉了声浪中的冲击波,声音多少还是传了过来。

    红姐也听到了这一声,虽然她相当相信冯君,但是正值冲关的紧要关头,一点都不能分心的,她这一分心,浑身的气息顿时紊乱了起来。

    冯君身子一闪,来到她的面前,探手往她的头顶一放,释放出精纯而又柔和的灵气,帮助她稳定心神,同时出声安慰,“安心晋阶,万事有我!”

    哪怕是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都在看向上门方向,身子也挡在了红姐前方。

    其实山门距离小院,也没有多远,直线距离就是十来里地,对出尘期的上人而言,几乎是还没发力就到了。

    冯君看着一个小点电射而来,气得牙关直咬,但是此刻,红姐的气息还不算稳定……

    就在这时,一道神念传来,“定下心来,来人交给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