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章节目录第1133章 计划赶不上变化
    阿根廷粮商感受到了红姐的强势,竟然破天荒地表示,关于此前协商好的框架,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咱们还可以再商榷,不要动不动就掀桌子嘛。

    红姐做国际贸易并不多,她对国外商人的贪婪,虽然也有一定的了解,但是对方的态度改变得如此之快,幅度如此之大,还是令她颇感惊讶。

    这种转变,如果搁给冯君,大概率的态度会是:现在你说这话已经晚了,早干什么去了?

    但是红姐跟冯君不一样,她考虑一下才回答对方,说我们再商量一下好了。

    然后她又找到冯君,把交涉过程解释一遍,说你就算打算去印尼,这条线最好也不要彻底中断,毕竟在印尼那边搞灵异事件,不管是三次五次,还是十来八次,总得有个度吧?

    如果隔三差五就搞这么一桩灵异出来,别说印尼本国了,估计全世界都会派人去调查。

    而且她认为,冯君跟无序位面的交易,很可能还能继续下去,那么,在地球位面找一个长期的、靠谱的粮食供应商,还是很有必要的。

    冯君想一想,不得不承认,女人的思维,还是比较缜密的,所以他点点头,“那就先接触着呗,我建议你提两个要求,一个是支付方式,一个是交货地点。”

    此前红姐商量的支付方式是美元,至于地点,前文已经描述得很清楚了。

    冯君认为,现在既然是对方求自己,那他就要改变一些东西了,他希望能用黄金交易,而且……对方的交货地点,完全可以放在公海。

    对于用黄金支付,对方表示完全没有问题,整个阿根廷的黄金储备才五十来吨,在民间,黄金是比美元更硬的硬通货。

    但是公海交货,这让他们有点心存疑惑,毕竟这桩生意从一开始就注定是见不得光的,现在搞到公海去交货——安全方面的顾虑,肯定是存在的。

    他们婉转地表示,这个恐怕不好操作,红姐则是很干脆地表示:那你们再考虑考虑好了。

    就在双方接洽的时候,冯君则是拿着红姐给的印尼粮库分布图,悄然消失了。

    喻老的人第一时间发现了异常,赶紧向喻老汇报,“冯大师的手机信号又消失了。”

    老爷子现在也疲了,闻言无奈地摇摇头,“跟我说也没用啊,我管得了他还是拦得住他?最近他跟泥轰的锂电池接触得比较多,别是又去泥轰杀人夺宝了吧?”

    喻老的安保人员里,有一个是爱看网络小说的,杀人夺宝这个词儿,是从他嘴里传出来的,大家听说之后,琢磨一下冯山主的行径,还真有几分这种味道。

    所以这个词逐渐地传开,到了现在,竟然传到了喻老的耳中。

    大家都认为,喻老对冯君行动的判断,是有一定道理的,只有喻轻竹谨慎地发出疑问,“会不会是去了阿根廷呢?”

    大家琢磨一下,别说,这个可能性也很大,别看红姐最近在跟阿根廷粮商扯皮,谁知道人家是不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洛华庄园做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把大家耍得团团转,真可谓是劣迹斑斑。

    华夏在泥轰安排有一些刺探情报的人,比如说上次被冯君干掉的荒木正雄,就是被误伤了,于是这一次,就有相关人等接到了适度的示警:近期最好去欧罗巴或者迈瑞肯玩一玩。

    这些人还不摸头绪,正奇怪发生了什么事,却又有消息传来:一艘迈瑞肯货轮在印尼附近的海域,离奇地失踪了,上面二十多名船员和水手,也下落不明。

    这艘货船是运载粮食的,上面装载了十一万吨的小麦。

    这些刺探泥轰情报的人并没有想到,自己接受到变相的警告,跟美国船失踪有什么必然的关联,但是一直关注相关线索的喻老等人,却是恍然大悟。

    “我说这家伙做什么去了,原来是去了印尼,不过……为什么会抢船呢?”

    喻轻竹却是觉得爷爷的判断有点武断——这世界上那么多的灵异事件,还能都跟他有关?

    所以她谨慎地表示,“会不会是误会?他就算对印尼不满,也没必要对迈瑞肯人出手吧?”

    喻老摇摇头,“这艘船是装小麦的,这个理由就足够了,至于说美国人?呵呵……”

    这件事当然是冯君出手的。

    原本他是要抢印尼的粮库的,但是依据红姐提供的情报,他一一摸过去,才愕然地发现……情报的准确率,实在是够糟糕的。

    严格来说,也不能说提供的情报是假的,而是时效性严重地不足,信息非常滞后。

    更关键的是,印尼的粮食储备技术实在太差了,很多粮库设计得不算小,但是里面储备的粮食相当少——粮食一多,照顾不过来啊。

    泥轰的粮仓为什么要用低温贮藏技术?那是因为能有效地阻止粮食的陈化速度。

    印尼是横跨赤道的国家,温度自不必说,除了那些建在溶洞里的粮库,其他粮库要考虑的不仅仅是陈化问题,甚至还要考虑粮食多了会自燃!

    低温贮藏?对不起了,这技术真的用不起,它不仅仅是建设成本高,日常维护成本也高。

    所以冯君就很悲哀地发现,想凑够五十万吨小麦,他起码得连着洗劫十几个粮库。

    他就算不介意在印尼搅风搅雨,也不能把自己送上热搜榜不是?

    然后他就很果断地改变了主意——我不动粮库了,动那些运送粮食的货轮!

    改变主意之初,冯君想的是打晕船员,将船上的粮食搬运走,只要让那些船员昏迷上几天几夜,谁也不能一口咬定,这是一起灵异事件。

    茫茫的大海上,可能出现的情况太多了,万一是什么人看上了这一批粮食,出手劫走也是可能的——虽然可操作性极差,终究是有可能的。

    至于说抢劫粮食的性价比低?话可不是那么说,嫌疑人绝对不少……譬如说北新罗那位。

    反正这么操作虽然不好自圆其说,但终究不是纯粹的灵异事件。

    然而,当冯君发现,公海上驶来的一艘满载粮食的大货轮,居然挂着迈瑞肯的国旗的时候,他马上就改变了主意,何必打晕船员?直接把整艘货轮搬到手机位面就好了嘛。

    这样的消失,按说就是实打实的灵异事件了,但是……马航的飞机消失,也是灵异吗?

    货轮上有二十多名海员,那是鲜活的生命,不过冯君也不会因此内疚,马航飞机上的乘客,那也都是鲜活的生命!

    反正对迈瑞肯的货轮,冯君绝对不会手软,如果出现的是别的国家的货轮,没准他还会思忖一二。

    他选择了一个夜间下手,在下手之前,还特地回了一趟手机位面,选择了一处大山做为自己转移货轮的地方。

    搬运了一次货轮,因为货物实在太多,货轮本身的重量也很恐怖,再加上二十多条生命,他猛地发现,石环里的能量点,有相当明显的下降。

    搁在以往,他会有点心疼,但是现在则是欣喜——他正发愁能量点太多呢。

    货轮在公海里离奇消失,当晚并没有引起外人的关注,直到第二天傍晚的时候,有人联系这一艘货轮,想知道它走到哪里了,才愕然地发现,这艘货轮失联了!

    接下来就是调取GPS资料了,然后大家惊讶地发现,这艘货轮昨天夜里就消失了。

    货轮是有投保的,保险公司立马就不答应了,马上派出人去调查,甚至还请出了海军陆战队——在迈瑞肯,很多保险公司的能量,是相当巨大的。

    三天之后,他们甚至请出了印尼的军舰,在周遭海域到处搜寻。

    此刻正好有华夏的一艘科考船路过,他们甚至想邀请这一艘船也加入“抢救性的”搜索。

    科考船本来想出手的——在茫茫的大海上,遇到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但是一旦参与搜索行动,他们的行程肯定会被耽误,于是就客套地表示,“我们这次回程,已经延期了三次,第四次延期,没准上级要发火,我们需要请示一下老板。”

    当然,科考船这么说,其实也是流程问题。

    然而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个汇报一打上去,上级的上级跳了出来,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失事的不是客轮也不是游轮,而是货轮,你们拿的科研经费,是华夏给的,还是迈瑞肯的保险公司给的?”

    科考船觉得这通骂挨得有点冤枉,“货轮上也有二十一个海员。”

    上级的上级更加恼火了,“迈瑞肯的军舰上人更多呢,轮得到你关心吗?”

    科考船挨了这顿骂,虽然有点懵,但还是明白了自己该怎么应对,于是很客气地表示,“抱歉,我们得到命令,不得延期……希望你们能尽快找到他们。”

    这时候,船东已经雇来了三架水上飞机低空搜索,华夏的科考船参与不参与,意义并不是很大,见科考船拒绝帮忙,也只是暗骂一句了事。

    但是三天过后,这艘巨轮还是去向不明,大半个世界都惊动了——谁让迈瑞肯是世界上仅有的一超呢?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