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章节目录第1181章 长老令牌
    天通的分会长?潘上人一听,就知道对方不买帐的原因了。

    天通的势力,可是一点都不比十方台小。

    尤其令他难受的是,他能感受到,皇甫无瑕对冯君的支持力度。

    四个上人同行,一旦遇到麻烦,未必会出手帮助,尤其这麻烦来自于修者社会的时候。

    简而言之,交情和交情是不一样的,同行是交情,一起猎杀荒兽也是交情,共同对待一个庞大的门派,那还是交情,可是尺度绝对不一样。

    这皇甫无瑕能为了冯君公然叫板十方台,两人的交情……还用得着问吗?

    潘上人又看一眼孔紫伊——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此女来头会更大,于是出声发问,“再次请教道友,敢问可是五台四派中人?”

    孔紫伊见皇甫无瑕报名了,她倒也不藏着掖着,但是猛然间,她心里生出了一种恶趣味,“我要告诉你说,我来自十方台……”

    潘上人的嘴角,忍不住扯动一下——你说啥?

    然后孔紫伊嫣然一笑,“你未必相信,那么就告诉你实话好了,太清紫霞峰孔紫伊!”

    “太清紫霞峰……”潘上人闻言,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那素淼真人是阁下的?”

    “是我师尊,”孔紫伊笑眯眯地回答,“我胆子再大,总不敢妄攀真人吧?”

    潘上人的脸色,在瞬间变得刷白。

    没错,对方可以假冒四派五台弟子,但是妄攀真人……那是自己寻死!

    怪不得人家敢问自己身后,是十方台的哪个上人,合着是真有能力找上门去。

    就在这时,有人怯生生地发话,“敢问皇甫会长……是东华分会的会长吗?”

    众人闻言看去,却是一名炼气八层的男子,站在远处遥遥拱手。

    冯君一行不认识此人,但是其他人都认识他,正是天通灯笼镇分店的唐掌柜。

    虽然叫掌柜,但是他隶属于天通鸣砂坊市分部,严格来说,算是一级分会的会长。

    而皇甫无瑕所在的东部分会,其实还隶属于东华分会,再往上才是秋辰坊市分部,所以她算是二级分会的会长,当初她初遇冯君的时候,是炼气七层。

    所以她晋阶出尘期之后,不太合适做二级分会的会长了,但是她坚持,别人也就没有计较。

    唐掌柜这种一级分会的会长,有炼气期也有出尘期,不过他的修为,稍微偏低一点。

    皇甫无瑕看此人发问,先是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我不是东华分会会长,是东华分会东部的分会长,你是什么人?”

    “小人姓唐,”这位赔着笑脸回答,“忝为此地分店的掌柜,敢问可以近前吗?”

    无关人等已经被驱散了,他也不敢太过靠近,但是保持一定的距离还是可以的,吴家和潘家也不能翻脸将此人驱逐。

    皇甫无瑕下意识地瞥一眼冯君,然后才点点头,“唐掌柜的级别还在我之上,不用这么客气,你过来吧。”

    潘家和吴家的两个上人,都将她这动作看在了眼里,心里顿时又是一沉:天通分会的会长,还要看着冯上人的脸色?

    他俩对天通的体系不熟,不知道掌柜为什么级别在会长之上,但是皇甫会长是实实在在的出尘期,这却假不了。

    唐掌柜笑眯眯地走了过来,嘴里还不住地客气,“皇甫会长这么说就见外了,您是上人我是炼气期,商盟的这点等级,在您眼里算得了什么?同事们都说,您早晚是族中又一真人。”

    潘吴两家上人闻言,脸色又是一变——这小女娃娃,出身金丹家族?

    不过紧接着,他们心里就生出不尽的感激之情:唐掌柜往日里做生意锱铢必较,现在却是能不动声色地预警,却也是难得了。

    他俩能听出示警,皇甫无瑕如何听不出来?她盯着唐掌柜,似笑非笑地发问,“你跟这潘吴两家关系很好?”

    “顾客而已,”唐掌柜忙不迭地摇头,然后又笑眯眯地说一句,“潘上人一家呢,应该跟十方台没多大关系,倒是跟阴煞派有些往来。”

    潘上人本来还心存感激呢,闻言脸顿时就黑了下来,“唐掌柜,我有得罪过你吗?”

    当然有啦,唐掌柜心里明白得很,这两家仗着有出尘上人,除了一些零散交易会在分店完成,大部分的重要交易,会去鸣砂坊市。

    要说起来,他只是炼气八层,人家愿意跟分部的出尘上人打交道,这不算意外,但是……灯笼镇分店也是要业绩的呀。

    没错,潘吴两家不敢怎么刁难他,但是对他也没什么恩义,那么他先示警,然后再戳穿潘家的谎言,也不是有意针对对方。

    面对潘上人的质问,唐掌柜微微一笑,不以为意地回答,“潘上人,您是上人我是炼气期,我怎么会有意得罪你?但是我和皇甫上人同为天通中人,若是坐看你骗她,合适吗?”

    潘上人顿时哑口无言,没错,天通不是四派五台,只是松散的商业联盟,但无论如何,人家是聚拢在同一面旗帜下的。

    吴上人闻言,眉头却又是一皱,沉声发问,“潘上人,确实是阴煞派吗?”

    四派大致来说是比五台强,但是在这里却恰恰相反,因为这儿离十方台非常近,走不多远就是十方台的势力范围了,而阴煞派……可就远了去啦。

    潘上人的嘴角抽动一下,“这个……我也不确定,应该是十方台吧?”

    “呵呵,”唐掌柜冷笑一声,“天通能认错别人,十方台的人,却是认不错的。”

    前文说过,十方台的人也做生意,算是天通的强力对手,不过他们交易的对象只限于各大势力,基本上不跟散修打交道,有点崖岸自高的意思。

    不过在冯君看来,十方台终究是门派性质的,不是单纯的商业组织,弟子们修炼的需求很高,也不可能肆意扩大人手开设分店,走的路子跟天通就不一样。

    然而,这并不妨碍天通把十方台看做是竞争对手。

    唐掌柜的话,也有这个意思——你潘家如果说自己跟其他势力勾搭上了,那就也算了,但是要说跟十方台勾搭,那我肯定得发表一下意见,证明自己没有尸位素餐。

    “呵呵,阴煞派,”冯君轻笑一声,冷冷地看潘上人一眼,“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潘上人默然,半天才颓然发话,“潘家认罚,冯山主既然给吴家留了点体面,潘家也求上人高抬贵手,罚多少,您说个数就好。”

    冯君侧头看着他,诧异地发问,“我就很好奇,你怎么会认为,交了罚金就能过关?难道我的模样,看起来是很缺钱的那一款?”

    潘上人瞥一眼孔紫伊,才看向冯君,“冯山主肯定不会缺钱的,但是……我也不说那些虚的了,阴煞其实比十方台难对付得多。”

    这话没毛病,要说十方台在灯笼镇的影响大,这个没错,但是阴煞位列四大派不说,做事也很霸气,正经是十方台因为要做生意,跟其他四派四台关系都不错,轻易不会得罪人。

    说完这些,潘上人又看一眼孔紫伊,眯着眼睛发话,“孔上人所在的太清派,跟阴煞派的关系也很好。”

    太清跟阴煞的关系确实好,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孔紫伊冷冷地看他一眼,才要说什么,冯君已经提前发话了,“阴煞派我也认识几人,不知道是谁找的你,游龙子还是百里?”

    潘上人闻言,眼睛又是一眯,“你居然……认识游龙子?”

    冯君的嘴角扯动一下,“原来是这个坑货……”

    不过他没再说这个话题,而是看着潘上人,饶有兴致地发问,“你设局,骗了孙家多少?”

    潘上人摇摇头,很坚决地否认,“不是我设的局,我是看在乡里乡亲的份上,帮他还债。”

    冯君眨巴一下眼睛,笑了起来,“你确定……跟你绝对无关吗?”

    潘上人不敢回答这个问题,半天之后,才低声嘀咕一句,“可能家中子弟跟一些闲人说了,孙家最近比较有钱,但绝对不是潘家指使的。”

    这种事情,他绝对不能认,要不以后在灯笼镇都没法做人了。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冯君笑了起来,“孙大器,知道是什么人设的局吗?”

    “知道,”孙大器点点头,恭敬地回答,“是鸣砂坊市的一帮人,后台是三个出尘上人,卢家三兄弟。”

    孔紫伊出声发话了,“杨道友,你带着此人去抓人,有谁敢还手,杀无赦。”

    一边说,她就取出一块令牌来,“这是师尊的长老令牌……据说可以直接在坊市动手。”

    坊市里不得打斗,但是持有金丹令牌,那就是另一说了,尤其太清的素淼真人,本身就有监察各大坊市的权力,哪怕是金丹真人里,有这样权力的人也是少数。

    皇甫无瑕也沉声发话,“你可以去天通召唤帮手,不管你打我皇甫家旗号,还是南宫家旗号,邀两名上人出手,应该不是问题……能麻烦唐掌柜跟着前去,做个见证吗?”

    (更新到,召唤月票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