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1194章 墙倒众人推
    高韬能斩杀了卢老二,纯粹是侥幸。

    他跟白元老硬怼了两句,然后招呼弟兄们后撤,“神仙打架,咱们小鬼们就别掺乎了。”

    然而他们身为巡查,撤也不可能撤得太远、

    毕竟他们还要拦着别人,阻止无关者进入这一片战争区域。

    这么做多少有点丢人,身为巡查,制止不了坊市的打斗,还要禁止别人通过——没脸啊。

    但是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大家不拦着,坊市再多死几个人,那更丢脸。

    高总管是看到了卢家二兄弟破开重围的一幕了,但是那时候,他已经离得比较远了,出手不方便——对方那么多上人,我强行出手,也未必合适啊。

    不过他心里暗暗地下了决心,你们别跑到我的地盘,要不然,杀你没商量。

    他正这么想着呢,冷不丁,身边蓦地多出一个人来。

    高总管真的不知道,卢老二用了两张小挪移符——甚至连卢老大都不知道,自己的弟弟手里,居然有这种宝物,还是两张,否则兄弟俩得先内讧一场。

    反正他正是精神紧张的状态,身边猛地多出一个人来,直接就抽出了手边的长剑。

    待看清楚此人是卢老二,他想也不想一剑就斩了过去,根本没有观察到此人身上的冰凌。

    冰凌,其实也仅仅是一瞬间的错觉,卢老二死亡之后,冰凌就消失了。

    但是高总管心里就很美了:握草,居然杀了卢家老二——我真的太强大了。

    坊市里,卢家三兄弟的势力很大,虽然他们的能力,笼罩不了这上百万人口的坊市,但是名声传出去了,自然就有人追随,也有人将他们吹得很厉害。

    白元老看到这一幕,却是睚眦欲裂,“高韬……你好大的胆子!”

    高总管不以为意地笑一笑,“白元老你还是想一想,该怎么平息太清的怒火吧,持有真人令牌的弟子,居然被咱们坊市的修者强抢,都到了这时候了,你还打算偏帮?”

    白元老是怒急攻心,而且羞刀难入鞘,所以才一意孤行,听到这话之后,也是怔了一怔。

    但是他跟卢家兄弟的利益纠葛极深,卢家还掌握着他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所以他硬着头皮发话,“这只是一面之词,接下来还需要调查。”

    孔紫伊闻言,眉头一扬就要呵斥对方,冯君却是沉声发话,“坊市有术法回溯的符箓吧?可以去灯笼镇回溯一下,白元老可一定要跟着去哦。”

    他们并没有消除灯笼镇外的相关战斗气息,因为卢老三和董柳叶发起攻击的时候,冯君正在敲孔紫伊的院门,说他们是打算攻击孔紫伊也没错。

    所以,卢老三有没有打算强抢孔紫伊的财货,这一点并不重要,只要气息证明是他先动的手,目标还是孔紫伊的行在,那别人根本没可能辩驳。

    白元老对卢家三兄弟的德性太清楚了,尤其是老三卢兆峰,没事还想惹事,主动袭击这太清弟子的可能性非常大。

    既然对方说可以验看和回溯气息,他很干脆地摇头,“坊市是否有这种符箓,我并不掌握相关情况,这也不是我的职责……”

    “这个好说,”皇甫无瑕很干脆地表示,“没有符箓,我天通有符箓,调查清楚之后,谁理亏谁就把符箓的费用承担了。”

    “你是天通的人?”白元老讶异地看她一眼,天通的上人他都熟悉,就没见过这个。

    不过天通是个庞大的商业联盟,往日里路过的天通修者也不少,所以他没有多想,而是很干脆地摇头,“这怎么可能?天通和卢家一直不睦,你们最好避嫌。”

    皇甫无瑕的嘴皮子飞快,闻言直接表示,“那我请个太清之外的真人,来回溯消息好了,省得你们觉得,太清的真人回护自家弟子。”

    她这话里有浓浓的讽刺和挑衅,不过白元老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她说话的内容,他惊讶地发问,“请真人来……凭你吗?”

    这个时节,杨上人、杜方回、吴上人和邱上人都在忙着清理卢家的宅院,将人全部拿下,谁敢反抗一律格杀,而且还在翻箱倒柜地寻找卢家的财货。

    只有冯君、孔紫伊、皇甫无瑕等人碍于身份,不好意思表现出太难看的吃相。

    屠上人也是天通的人,但是他跟邱上人不一样,他有点身份,所以也没有去凑热闹。

    听到白元老这话,他有点不高兴了,“白元老,皇甫会长颇得族中老祖的重视,她请皇甫真人过来,肯定没有问题。”

    “皇甫真人?”白元老的嘴角抽动一下,合着这位也是金丹家族的子弟?

    然后他就隐约想起来,天通的幕后支持者里,似乎确实有一名复姓皇甫的金丹——当然,他也不是很确定,毕竟天通内部的很多事情,是不会对外公布的,这属于商业机密。

    所以他终于不再坚持,转身就走,“我已经说了,我并不负责这个业务。”

    孔紫伊身子一闪,挡住了他的去路,冷冷地发话,“业务不对口,你为什么要横加干预?”

    “我是坊市元老,”白元老理直气壮地回答,“发现一些异常的问题,我有资格、也有责任提出合理的建议……甚至质疑,这是坊市赋予我的权力!”

    孔紫伊冷冷一笑,“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放弃了继续质疑的权力?”

    白元老很想说一句“我没有放弃”,但是对方的阵营里,起码关系到了两名金丹,他想嘴硬,也没那胆子——他相信,只要自己还要坚持质疑,绝对会被对方强行押着去看现场。

    压力太大了,他不想让自己继续被动下去,所以他正色回答,“我已经提出了质疑,但是我也说了,这不是我的业务,所以我只是希望坊市能坚持相关的原则。”

    “你说得没错,”孔紫伊微微颔首,然后脸一沉,“但是你应该知道,你……惹恼我了!”

    白元老被她这话吓了一跳,虽然他心里确定,自己的言语有点冒犯太清派,但是……也不至于惹恼吧?所以他硬着头皮回答,“我只是尽了一个元老该尽的职责,我是为了坊市好。”

    “为了坊市好吗?”孔紫伊冷笑一声,“卢家这些人欺行霸市、欺压良善的时候,你在做什么?我明白地告诉你……你既然选择了与太清为敌,就要考虑到后果。”

    白元老硬着头皮回答,“卢家有欺压良善吗?这种情况我并不掌握……不是我的职责。”

    “白元老,你这么说就有点过分了,”冯君笑眯眯地发话,“太清弟子办事,你都要阻拦,说坊市不许打斗,那么卢家兄弟在坊市上打斗,甚至杀人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白元老顿时目瞪狗呆,这个问题对他来说,真的是无解。

    所以他只能狠狠地瞪此人一眼,“我做事一向顺应本心,却是无须向你解释。”

    总不可能你也有金丹背景吧?

    皇甫无瑕却是笑了起来,满脸的幸灾乐祸,“白元老,我建议你好好说话,冯上人才是最难惹的……当然,你不信的话,那就随意了。”

    白元老顿时傻眼了——这个才是最难惹的?拜托,你们这一行人,都是怎么聚集起来的?

    孔紫伊却又冷冷地发话,“白元老,我已经说了,咱们的事情……没完!哪怕你放弃元老的身份举家迁走,我也不会任你逍遥的。”

    就在这时,远处又传来了喧闹声,却是杜问天单枪匹马冲到了卢家的赌场。

    杜问天在晋阶这几年,被卢家欺负惨了,当然,一般情况下也只是言语上的欺压,顺便勒索点钱财——毕竟他也是出尘上人了。

    但是杜问天的感觉是,我晋阶出尘期之后,被欺负的次数反而更多了——原本我是该高兴的啊,怎么就变成了郁闷呢?

    所以今天决定清算卢家,他真的是释放出了百分之二百的热情。

    卢家除了卢宅,还有诸多的产业,比如说赌场、典当行什么的,甚至在郊区还有大片土地和庄园,只不过卢宅是平常待得最多的地方——毕竟这里靠近核心区,各个行业聚集,也是卢家的生财之地。

    接下来整整一天,冯君等人都在肃清卢家的势力,很多卢家的财富,他并不过问,倒是跟卢家沾边的人和事,被他们清算了不少。

    坊市对他们采取了纵容的态度,这导致很多吃了卢家苦的人,都跟在他们身后,对卢家的产业疯狂地打砸和劫掠,更有不少人混在里面滥竽充数。

    不过高韬处理这些事,还是很有经验的,他调集了大批的巡查,甚至还调了一些战修前来维护场面——原则上是不许别人打砸卢家的产业,除非是著名的苦主。

    然后他才发现,著名的苦主……也真的很有不少。

    然而就算这样,他还是斩杀了十余个趁火打劫的混混,很好地稳定住了局面。

    当天晚上,元老会的首席元老想邀请冯君、皇甫无瑕和孔紫伊一起晚餐,但是三人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并且委托杜方回代为接触。

    其实委托天通更合适一些,他们的专业人才更多,不过考虑到十方台的因素,还是找了一个相对居中的人。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