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章节目录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分身有数
    仙侠位面的工作方式,果然跟末法科技位面有很大的不同。

    冯君等了两天多一点的时间,再次装满了超大储物袋。

    就在他要回到小院,退出这个位面的时候,孔紫伊找了过来。

    她很随意地发问,“你这储物袋里原来的原油,哪里去了?”

    冯君怔了一怔,反应了过来,自己上一次装满储物袋,也不过是在三天前,过了一天,就又装了十来万方,两天之后又是三十多万方,这种频率,别人不纳闷才怪。

    他光想着杀时间了,却没仔细考虑这个位面相关人等的感受,这样不好,以后要注意。

    所以他笑着回答,“我师门里有点小秘术,不值一提,紫伊道友有什么见教?”

    孔紫伊犹豫一下回答,“那董柳叶怕是好不了啦,杨上人说他差不多好了,上午去了天通寄送货物,说是明天就能回来,我心里有点……这人这次也醒不回来了吧?”

    冯君沉吟一下,最终还是苦笑一声,“他求仁得仁,也是大道之行。”

    看到她一脸的无奈,冯君还是正色发话,“争取让他比董柳叶轻一些……你有善心是好的,但是只有极端的数据,我才能保证尽可能地治好你。”

    孔紫伊幽幽地叹口气,“所以说,我心里也很矛盾啊。”

    闲聊结束,冯君回到小院的房间里,退回到了地球上。

    当天晚些时候,他很高调地在洛华庄园外视察了一周,并且跟吴利民和任志远共进了晚餐,然后又去市里那个花场走了一遭。

    李晓滨已经不在了,但是常经理依然在,她先是热情地跟吴利民打个招呼,等看到冯君之后,就愕然地张大了嘴巴,“冯、冯……冯总?”

    冯君点点头,轻描淡写地发话,“有日子不见,你老了啊。”

    常经理正打算好好纠缠他一番呢,上一次,她原本有巴结他的机会,结果错过了,原本她也不怎么在意,但是架不住……吴利民依旧常来玩。

    而冯君则是他常挂在嘴边上的人,现在的小吴总,连自家老头子都看不在眼里了,根本就是冯君的脑残粉,张口闭口就是冯老大。

    所以常经理知道,现在的冯君,跟自己之间相差太悬殊了,正想着怎么巴结他一场——如果可以的话,后半夜她都愿意陪他。

    但是听到他这么耿直的话,常经理也有点哭笑不得,平息了一下心情,她走上前笑眯眯地发话,“冯总你好讨厌,你指一指,我哪儿显老了?”

    冯君哪里会再对她动手动脚?只是笑一笑,“好了,找两个小妹来倒酒,常经理你忙。”

    既然来了,就要玩开心,冯君随手摸出两扎百元大钞,往桌上一放,“喝起先,谁能干掉一瓶,上台我就送皇冠。”

    这里的啤酒都是三百三十毫升的那种小瓶,只要是在这种场子讨生活的,再不能喝酒的,干掉一瓶也没问题,而一个皇冠就是五百块。

    然后,冯君这里就越来越热闹了,场子里三四十个小妹,一多半都坐到了他这里。

    而冯君他们一共也只有两个男人,任志远的脑梗刚恢复,根本不敢来这种场合,而吴利民虽然有跟班,谁敢跟冯老大坐在一起?

    冯君花钱手脚也大,拿出的两万根本没撑多久,然后他又拿出两万来——这种场合,不合适一下拿出十万来,那样就是暴发户的做派了。

    当天晚上来玩的人也很有一些,看到冯君这里莺莺燕燕,多少有些不服气,但是人家的手笔确实大啊,说明这人绝对不好惹。

    反正当晚是没有脑残来找事,而冯君越花手越大,到最后基本上场子里的小妹都跑到他这里来了,搞得其他客人纷纷起身走人——没有小妹陪酒了,还喝什么?

    等到了凌晨两点半,冯君又开始点歌,反正他点一首歌,谁愿意唱谁唱,总之不能让场子空闲了。

    一直折腾到凌晨四点,冯君才起身走人,这一晚上花了有二十多万。

    小妹们本来该下班了,这时候不少都没走,就想看着这土豪是不是想带谁离开。

    按说花场的小姐姐都稍微矜持一点,素台来的嘛,但是冯老板不但有钱,关键还帅,而且也有人认识吴利民,堂堂的盛唐建筑的少东家,在冯老大面前就是个跟班的样子。

    这样的老板,谁能不喜欢呢?

    不过冯君直接安排常经理,“给我找个代驾,我要回家。”

    他晚上这么折腾,当然会被有心人注意到,不过就在当天晚上,晋省的储油基地那四个空的油罐,再次被灌注满了。

    喻老起床之后,知道晋省的消息之后,并没有感觉到意外,“冯君这家伙,还真是厉害做事也敞亮,说动手就动手,一点不带耽搁的。”

    秘书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回答,“冯君昨晚……跟盛唐的小吴去花场了,一直玩到凌晨四点,花了二十六万。”

    “咦?”喻老听到这话,差点惊掉下巴,“不是他干的?那还能有谁?”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秘书摇摇头,“不过他们可以确定,昨天在花场的肯定是冯君。”

    “这才是的……”喻老摸一摸下巴,低声嘀咕一句,“问题有点严重了。”

    到了严重的地步了?秘书先是一愣,然后就反应过来了,如果只有冯君能做到这些,那也就罢了,怕就怕庄园里其他人也能做到。

    只是冯君的话,那是个别现象,但是这种手段可以传授的话,一旦蔓延开来……

    想到这里,秘书忍不住打个寒战,“我觉得……只有可能是张采歆了吧?她不是前一阵,晋阶什么炼气期?”

    “这才是的,”喻老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沉吟一下之后,他又出声发话,“不排除冯君还有这样的朋友的可能性,华夏这么大……不是都说大才在民间吗?”

    “老领导您就从来不信这话,”秘书很干脆地摇摇头,“再说了,都是网络时代了,信息这么通畅,不存在谁有大才却不为人知的可能,别的不说,发个小视频也能展现才华啊。”

    “再等一等吧,”喻老轻哼一声,“那边可也不是循规蹈矩的主儿。”

    晋省的那个储油基地,其实还是被官府收购了,不过这一次,人家开出来的价格令民企老板很满意,请示了喻老这边的人之后,就卖掉了。

    他并不了解具体情况,反正能高价卖掉,喻家还同意,事情就很完美。

    事实上,收购的人看重的是,这里能接收到优质的原油,而且既然有个储油基地,那买了就买了吧。

    这是石化企业里的某一股势力,虽然比喻老要差一些,但是在行业里是当之无愧的巨无霸,喻家根本就争不过的。

    喻老托人带话了,不许监视啥的,都已经强调过了,但是人家具体能执行到什么程度,他心里也没谱,不过以他的分析——对方估计要耍一点手腕。

    事实上那边也真的耍了些手段,虽然不敢明目张胆地违背喻家的话,可是弄点自动拍摄,夜成像镜头啥的,那都是没有问题的。

    上午九点,那边的反应回馈过来了,就是两个字——“牛叉”!

    他们确实做准备了,也听到原油灌注到储油罐里的声音了,但是没敢派人过去看——打点擦边球可以,但是真要觉得喻家就是那么回事了,绝对会死得很惨。

    但是事实证明,不派人过去看,所做的一切手段都是无用功,他们根本没有捕捉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到了最后,他们也只能愿赌服输,承认喻家不愧是喻家,玩的手段确实高端。

    当然,他们不可能承认,自己还尝试使用什么手段破解,所以只能送来这俩字——牛叉!

    可是喻老是什么人啊,只冲着这俩字就知道,这一家也没有收获什么出人意料的收获。

    所以他哈哈大笑,“我都搞不懂的事情,你们觉得能搞懂?真是笑话。”

    当然,他对冯君的评价,也因此高了一些——这家伙确实有手段。

    有手段的人此刻正在苦笑。

    张采歆这次是带着沈青衣一起去的晋省,她的修为足以驱使飞行法器,但是想要飞得快一点,还是很费灵气的,所以带了沈青衣一起前往。

    到了距离储油基地四五十里的地方,她才自己驾着飞行法器飞了过去。

    至于说别人观察不到她,这很正常,她带着冯君的“蜃王护腕”。

    不过打开阀门,还是要使用不少力气的,再加上控制超大储物袋,也要耗费灵气,所以她回来的时候,是相当疲惫了。

    她觉得自己立功了,想一想此刻那个家伙可能在跟姐姐练瑜伽,她就有点不平衡。

    本来想回来就休息了,但是越想越不平衡,也睡不着了,好不容易熬到早上七点,就去推姐姐的房门——你们俩差不多点啊。

    结果红姐是一个人在睡,而且告诉她,冯君是去夜场玩了,凌晨四点才回来。

    张采歆一听就有点炸毛,她能想到他是在为自己打掩护,但是……打掩护一定要去夜场吗?

    不过她来回一趟,灵气损耗得比较重,就去聚灵阵恢复了,等到九点钟,她走出聚灵阵之后,发现冯君还没起床,心里就实在太不平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