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章节目录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测试
    孔紫伊虽然身在灯笼镇,但并没有停止对白元老的关注,而且不少太清后辈主动来报信。

    太清弟子出门行走的也不少,鸣砂这么大的坊市,不可能没有太清弟子路过。

    孔紫伊在派里不算有名,可终究是出尘中阶了,不少太清弟子多少有点耳闻。

    一般的炼气弟子,是没资格跟她接触的,不过有意思的是,居然有几个紫霞峰的炼气弟子在坊市,同出一脉,修为差点也无所谓。

    这几个弟子深恨白元老出言不逊,一直在关注着白家的动向,甚至不介意身着派中的制式装扮,在白家的院门外走来走去。

    所以孔紫伊是真的知道,白家现在是什么状态,“那姓白的元老已经去了十方台,在十方台说我坏话呢……我等他回来。”

    冯君思索一下发话,“要不要去十方台干掉这厮?”

    孔紫伊摇摇头,不以为然地回答,“没必要,先由着他,他总不能在十方台待一辈子……专门去找他报仇的话,他还真没那个份量。”

    要不说家里有金丹,底气就是足呢?

    反正冯君自愧不如,还是底蕴不够啊,“杨上人多次对我表示,想对白家动手。”

    孔紫伊沉吟片刻叹口气,“他这么等不及吗?算了,回头我着人去杨家走一趟,挑选两个根骨上佳的子弟,收入我太清派,也算是了结这份因果。”

    她是有心怜悯杨上人的,但是对方一心求死,她过分勉强也不合适,万一传出去,还指不定别人怎么说呢。

    “正是应该这样,”冯君点点头,“早些测试好他,我就能更早地为你筹划治疗方案,治病这种事,肯定是赶早不赶晚。”

    孔紫伊也点点头,她固然是念杨上人不易,可是她自己也不容易啊,混沌阴阳诅咒发作的时候,那种感觉也是生不如死。

    不过她还是相对善良的,“让他再将养两天好了,我看他现在气血还是有点不足……对了,我记得你曾经说过,对匹配功法很有心得?”

    冯君迟疑一下,还是摇摇头,“很有心得不敢说,只能说略有涉猎。”

    “冯山主你过谦了,”孔紫伊笑着发话,“你那徒弟云布瑶,我可真没觉得,她更合适修炼《断青罗》,说起来还是你有眼光。”

    顿了一顿之后,她继续发话,“两日后,我有师姐前来,正是要接引几名修仙苗子回派里,你给帮着掌掌眼?”

    接引修仙苗子?冯君听得吓了一跳,忙不迭地摆手,“别介,这是你派里内部的事情,我一个外人,怎么好多说话?”

    对他来说,帮忙是无所谓的,但是孔紫伊的师姐不是孔紫伊,人家未必就欢迎他掌眼,万一弄个好心办错事,那才叫真的没意思。

    “我那师姐很好说话的,”孔紫伊笑着回答,“而且你给她提了建议,万一她能有所收获,岂不是也会感谢你?”

    冯君还是不想答应,所以摇摇头,“不行,我若是匹配的话,必须得有功法在现场……其实这更类似于一种天机推演,没有具体物事,你让我如何推演?”

    他倒是不信,孔紫伊的师姐能随身携带若干种秘籍,太清弟子不好惹,确实是真的,但绝对不会是没人敢惹,你携带门中若干基础功法外出,一旦被人袭杀,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孔紫伊闻言怔了一怔,然后笑了起来,“不用我师门功法也可以,从天通借一些普通功法来推演,你看可好?”

    冯君笑着摇摇头,“那得皇甫无瑕同意才行,咱俩在这里说,又有什么意思?”

    孔紫伊却是信心满满地表示,“说服无瑕的事情,交给我了。”

    皇甫无瑕还真的接受了孔紫伊的要求,因为她也想知道,冯君在挑选功法方面有多么杰出,为此她甚至不惜主动前往鸣砂坊市,从天通挑了百余套功法。

    百余套功法,价格可是不菲,几百万的灵石肯定是有的,天通的鸣砂分部甚至专门派了屠上人和邱上人护送。

    三名上人护送这么多功法,还是有点提心吊胆,不过皇甫无瑕表示,我有老祖赐下的宝物,你们尽管放心就是。

    就算是这样,屠上人依旧忍不住出声发问,“为什么不让冯君来坊市?带这么多功法出门,不是找着让别人打劫吗?”

    “屠上人你别说丧气话行不行?”皇甫无瑕有点哭笑不得,“冯上人和太清那两位上人,都不喜欢兴师动众,他们若是去了坊市,岂不是让别人看了热闹?”

    邱上人闻言,也忍不住嘀咕一句,“他们倒是不用兴师动众了,咱们可是辛苦了。”

    见皇甫无瑕淡淡地看他一眼,“邱上人,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一些关于资质判定的技巧,这对咱们的家族或者子孙,没准能起到一定的作用,若是只求安全,哪里来的提升?”

    他们三人赶到白砾滩的时候,正好孔紫伊的师姐也来了。

    此人叫做安雨虹,才是出尘三层,不过她入门比孔紫伊早,炼气期的时候,对孔紫伊颇为照顾,后来进入了天曜峰,还想把孔紫伊也介绍过去。

    现在孔紫伊出尘五层,却还管她叫师姐,也是很念旧情。

    安雨虹此次接引的苗子,是孪生兄妹,先天至阴和至阳,阴阳体质其实是比五行体质还常见的,但是合适修炼的真不多。

    至阴和至阳体质,珍稀性类似于张采歆和云布瑶的先天纯水和纯金,而先天至阳和至阴,比张采歆他俩的体质还要罕见,因为这种孩子一般都活不下来。

    这兄妹俩是孪生的,所以才相互依存着生出来,也正是因为如此罕见,安雨虹堂堂的出尘三层,才会去特意接引。

    兄妹俩年纪都不大,就是八九岁的样子,太清着急去接引,也真的是相当看重了。

    安雨虹到了灯笼镇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她倒不是很在意冯君的测试,而是很高兴地表示,“许久不见紫伊师妹了,今天你我正好抵足而眠。”

    而冯君也正好在自己的行在里,接待刚刚赶到的屠上人和邱上人,“上次一战之后,还没有好好地喝一顿,实在是我身为外人,当时不好继续留在鸣砂,今天给两位补上。”

    屠上人却是哈哈一笑,“冯道友你这话就见外了,当时是我们眼小,还想瓜分些卢家的财货,要不早就来灯笼镇喝酒了,说到底是我们做得不太合适。”

    一夜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孔紫伊和安雨虹聊得比较晚,醒来的时候都快中午了。

    稍微收拾了一下,中午时分,孔紫伊正式将冯君请到自己的宅院,要他帮忙测试一下两个孩子的修炼方向,而她身边的皇甫无瑕,则是摆出了百余套功法。

    屠上人和邱上人在不远处旁观,也是一本正经地鼻观口口观心,想着能学习一点东西。

    一般而言,修者们都知道,纯金啦至阳啦之类的体质,是天生的修行体质,只要能选对方向,基本上能保证个出尘,上限另说——如果不横死的话。

    但是保证方向之后,大家普遍认为是越强的功法越好——已经是纯金了,肯定要把金属性里最好的功法拿来修炼呀。

    现在听到皇甫无瑕说,单一体质依旧要考虑功法选择,这种话题……听一听是很长见识的。

    冯君拿出了手机,在那里划弄,皇甫无瑕是见怪不怪了,屠上人之流倒是很好奇,但是不好意思凑过去看——这是犯忌讳的。

    冯君划弄一阵手机,抬起头来笑一笑,“这方家兄妹资质很好,现在至阴至阳的功法也不多,我没什么好建议的,只能在这里恭贺安道友接引了两个好苗子。”

    安雨虹对他不甚上心,只当此人是师妹生命中的一段经历,于是笑一笑,“冯道友客气了,这也是师尊指点,我只是跑个腿而已。”

    但是孔紫伊不答应了,“冯山主,说点实在的……我跟师姐夸了你半天,你不能两三下就完事,这不是糊弄人吗?”

    我怎么会两三下就完事,起码也得上千下的吧?冯君这就不能忍了,“那个……男孩儿的至阳有点过了,应该是知道属性之后,一直在火属性材料培育吧?”

    方家兄妹闻言就是一怔,方家也是个出尘家族,族中有四个出尘上人,知道这兄妹俩的属性,又知道被太清看上了,平日里真的没少给他俩补强。

    方家的女孩儿反应很快——年少时候,多数女孩要比男孩早熟,“上人说得是,我们也是为了不堕太清盛名,哥哥和我都吃了不少天才地宝。”

    皇甫无瑕眼中异芒一闪,然后出声发话,“这男孩近期受过火属性伤害,以火攻火治好的,冯上人说得没错,至阳有点过了。”

    兄妹俩同是补强,男孩儿至阳超标,女孩儿没有问题,这肯定是有原因的。

    安雨虹怔了一怔,然后笑一笑,“多谢两位指出,还好也不算什么大事。”

    但是冯君点点头,“确实不是大事,你自己才有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