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章节目录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盘他(第二更)
    冯君哪里知道什么叫血亲馈赠?他就是凭借手机分辨出了药瓶是什么。

    总算还好,手机里得到的信息,经常会有注解,“怨魂结晶”也不例外。

    郭晓松既不知道素淼真人说的“寄魂秘术”,也不清楚冯君说的怨魂结晶,所以他现在选择相信孔紫伊——毕竟是代长老持牌行走的弟子,他欣喜地发问,“是血亲馈赠?”

    血亲馈赠他知道,有家族血脉,就可以激活血亲馈赠。

    孔紫伊才要回答,心底的声音又起,“不是血亲馈赠,有残魂在筛选资质。”

    她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血亲馈赠的唯一前置条件是血脉,但是想要筛选资质,那就不仅仅是血脉这个条件了。

    孔紫伊也很清楚,外婆传过来这话的意思是什么——怎么也是太清核心弟子,见识上差一点不要紧,但是不能差太多,尤其是你还代表紫霞峰。

    所以她笑着摇摇头,“算了,我想差了,冯山主都能分辨出孟晓飞,显然是有残魂的。”

    她的心底里,声音又起,“算你有小聪明,以后说话谨慎点,别让人笑话你外婆。”

    而郭晓松并不能理解这里面的细微差别,这就是底蕴不够的悲哀,他愕然地发问,“血亲馈赠不能有残魂吗?”

    唐世勋却是已经听明白了,“晓松道友,血亲馈赠只认血脉,不认资质的。”

    然后他转头看向冯君,“不过怨魂结晶一说,我也没听说过,冯山主是否能解说一二?”

    紧接着,孔紫伊心底声音又起,“让他解说,我都不是很清楚,正好了解他的师门底蕴。”

    冯君看唐世勋一眼,似笑非笑地发话,“唐道友,我帮你匹配功法,可是没有提条件的。”

    他匹配功法,是其实不是多大的事,他也一直不怎么在意帮助别人,哪怕是他曾经宣布,会收取高额的鉴定费用,但是这次他帮大家鉴定,依旧没有收费。

    朋友嘛,为这点小事收费,也没什么意思,大抵来说,这是属于金丹真人的心态——我最宝贵的是时间,想帮你就帮了,可帮可不帮的,那就要看我的心情了。

    但是现在唐世勋要求了解怨魂结晶,这就有点不合适——学习知识,是要付出代价的。

    若是一开始唐世勋这么问,他也能回答,但是他已经帮了对方的忙,也没有收费,现在还受到追问,这就相当地过分了——我不欠你什么的。

    人的毛病,都是一点一点惯出来的,冯君不想让对方认为,自己是个软弱的人。

    唐世勋怔了一怔,终于还是反应了过来,于是一拱手,“抱歉,确实有点鲁莽了。”

    像他这种态度,很少发生在太清弟子身上,四派五台的高足,都是很傲慢的,太清尤甚。

    不过唐世勋真的是太清派里的一朵奇葩,他原本性格就很随和,为人彬彬有礼也乐于助人,出尘九层发现体质出了问题,居然还能淡然处之八十年,真的不容易。

    虽说无为峰里,这样的弟子不少,但是他出尘九层这么久,竟然连两万多灵石都出不起,全资助了派里的师弟师妹,也真的难得。

    冯君也很欣赏他的态度,所以点点头,“你明白就好。”

    但是这个时候,郭晓松出声发话了,“冯山主,这怨魂结晶的怨气,该如何化解?我想要得到这个答案,需要付出什么?”

    冯君看他一眼,无可奈何地叹口气,“雷修啊……”

    他跟雷修的恩怨,也是牵扯不清的,他卖给雷修很多东西,也庇护过雷修,但是同样的,雷修买东西很痛快,他去了雷霆原,雷修招待他也很热情。

    而且这次雷修能带这么多功法来白砾滩,也是看了他的面子。

    简而言之,他不好太过不给雷修面子,所以他回答,“怨魂结晶,你们都没有听说过?”

    大家都茫然地摇摇头,只有孔紫伊问了一句,“算是寄魂秘术?”

    “寄魂秘术?差不多吧,”冯君思索一下,微微颔首,“但是它不止是能寄魂,还能提高人的修为……”

    简单来说,就是修者的一股怨气不能得到释放,死前会结出怨魂,会持续一段时间——鬼修修炼的,就是这些东西。

    怨魂能结晶,这起码得是金丹的修为,它能残留一定的意识,所以选择资质什么的,对它来说都是比较简单的,关键是那个结晶体,不但凝结了金丹意识,还有积累的部分修为。

    素淼真人判断的寄魂之术,其实……基本上差不多,因为她也考虑到了,冯君居然直接叫出了对方的名字,却又不是能夺舍的神魂——这难道不是寄魂?

    然而孟晓飞的手段,还超出了她的想像——这个药瓶之所以被称为结晶,那不仅仅是因为能寄魂,还是因为……能提高孟星魂的修为。

    大概跟那种武侠书里,灌顶六十年功力差不多的感觉。

    孟星魂的修为没有被提高,那不是他的问题,而是怨魂结晶认为,在这个阶段,提高修为没有什么意义,打好根基才是正常,也能避免木秀于林。

    冯君的解释,孔紫伊瞬间就懂了,她甚至能猜到,为什么外婆的判断会出现失误。

    她一抬手,就从孟星魂的手里摄过了药瓶,打量了起来,“上面有能量寄存?”

    孟星魂急得大叫一声,都带上了哭腔,“郭爷爷……”

    郭晓松很不满意地看一眼孔紫伊,又看向唐世勋——这么做,有点过分了吧?

    唐世勋也略略有点意外,他跟孔紫伊打交道不多,没想到这个师妹竟然这么直接出手。

    然而事实上,孔紫伊只是好奇心比较重,因为师尊对她保护得不错,她行事也不在意他人的观感——她第一次见冯君,就自顾自飞到止戈山里,查看那些挖出的孔洞。

    她感受了一下那个药瓶,随手又抛回给孟星魂,然后看向冯君,“感觉上面能量不是很强……是这样吧?”

    冯君笑着一摊手,“大概是出尘巅峰三到五击之力,已经足够帮他迈过出尘期三个门槛了……再多的话,气息都掩饰不住了。”

    孔紫伊轻咦了一声,因为她能感受到的,就是跟自己相仿的力道,她张一张嘴,就想直接发问,但是想到不能丢了外婆的脸,最终还是笑一笑,“倒也不容易了。”

    “有这般神奇?”唐世勋听得也十分好奇,原本他也想将此物摄过来看一看,想到刚才郭晓松的反应,于是看向孟星魂,“小孟,我也看一看好不好?”

    孟星魂有点犹豫,但是郭晓松笑眯眯地发话了,“星魂,让他们看一看,都是些上人前辈,还能白看了你的东西不成?”

    唐世勋感受一下药瓶,也忍不住摇头赞叹,“真是佩服啊,这样锁住修为的秘术……必须得仔细感受才能得知,孟晓飞名不虚传。”

    他过手之后,苏元江和安雨虹也都过了一遍手,纷纷赞叹不已。

    因为郭晓松拿话挤兑了大家,太清弟子也不好意思白白过手,拿出一些丸药、符箓和灵石来,算是给孟星魂的见面礼,数量也不是很多。

    其实这也是爱护他,区区蜕凡七层,手里掌握的好东西太多的话,并不是好事。

    始作俑者孔紫伊居然还开解了孟星魂两句,“这是你的机缘,你也不用担心,别人夺不走的……既没有你孟家的血脉,也得不到怨魂的认可,夺走了也没用。”

    孟星魂却是一直绷着小脸,听到这话之后,才重重地叹口气,愁眉苦脸的反问,“我也知道是这样,但是孔上人您可以这么说话……换给我来说的话,别人信吗?”

    安雨虹不以为然地笑一笑,“小朋友你放心好了,你看我们在场的人,谁会说出去?”

    苏元江也出声发话,“小朋友,对你来说这并不完全是坏事,起码冯上人提醒你了,这样修炼下去,小心抱丹时候的心魔,你也可以提前做准备。”

    这件事就算这么揭过了,不过当天晚上,孔紫伊结束修炼之后,素淼真人在她心里嘀咕一句,“可惜了,我原本还有心琢磨一下,这怨魂结晶是怎么回事呢。”

    孔紫伊讶然发话,“那您白天跟我暗示一下,我可以迟两天还他啊。”

    素淼真人却是回答,“算了,你们都只看一两眼,我怎么好意思还不如你们?大致情况我还是了解到了,至于细节……两三天也未必能研究清楚。”

    此刻孟星魂在房间里,也没有休息,他暗暗呼唤脑中的某个存在,“老祖宗,您就是那个金丹雷修孟晓飞?”

    一丝暴烈之意在他脑中翻滚,“我说了不止一次,我已经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你专心修炼就是了,我是你老祖宗,能害你不成?”

    孟星魂却是有点睡不着,今天的事情,对他来说还是很刺激的,既证实了药瓶的价值,也没有人抢夺,“那老祖宗,我抱丹的时候,会不会有什么心魔?”

    “抱丹能有什么心魔,”那股意识很不屑地表示,“我就没听说过,雷修会怕心魔,多用雷电淬淬体就没事了,就算有心魔,闯过去不就完了?”

    不愧是雷修里曾经强横的存在,并不把心魔什么的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