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章节目录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反应(一更求保底月票)
    冯君正疑惑,防御阵的级别怎么提高了,然后就发现,方文平这厮来串门了。

    此人心狠手辣百无禁忌不说,而且相当圆滑和市侩,不可能无缘无故前来。

    单凭自由心证,冯君就已经有了结论:原来这变化,还真可能跟我有关。

    意识到这一点,他心里相当不高兴……又输给了阴魂一阵,所以他一脸的不满,“我需要你们做的,就是查看木煞之气的来源,你不是早就知道吗?”

    方文平虽然已经决定不再招惹对方了,但是他也不可能将此前的决定推翻——修者讲的就是坚持本心、一诺千金,他不坚持的话,会被别人小看。

    所以他赔着笑脸回答,“我都已经跟孔道友说了,这个确实不方便……是文家的立身之本,不过呢,您二位在此地也待了几天,应该是有些别的需求吧?”

    “那些不太要紧的事情,您可以跟我说一说,我帮您二位协调。”

    冯君想一想,侧头看他一眼,“木煞之气的来源……真的不能让一探究竟?”

    方文平苦笑着一摊手,“这个真的抱歉……不行啊。”

    冯君都已经知道木煞之气的来源了,哪里会执着于这个?

    虽然他并不清楚什么是万年木髓琥珀——估计是这个位面没有的东西。

    所以他很干脆地提出另一个条件,“我最近灵气消耗比较大,能去聚灵阵回回气吗?我可以缴纳费用。”

    他身为出尘初阶巅峰,想要回气,当然是要去出尘期的聚灵阵了。

    方文平左右看一眼:我现在身处的地方,好像是个一个出尘期的行在吧?

    所以冯君这要求,就显得委实古怪了一点——行在肯定比同级的固定聚灵阵损耗大,但是您二位应该不会在意这点小钱吧?

    既然不是在意小钱,那就是想要混进围楼了。

    ……混进围楼做什么?那还用问吗,肯定是要琢磨地煞之气了。

    阴魂当年藏宝的时候,并没有把万年木髓琥珀和密库放在一起,而是隔了一些距离——反正它心里有数就行了,却是阴差阳错,导致木煞之地在大围楼里,密库被圈进了小围楼。

    木煞之地到底在哪儿,当年文家也没多少人知道,不过金丹妖兽折腾了一下,后来也不乏眼力高的修者在此地歇脚,所以大家多少有点耳闻。

    方文平也隐约听到点传言,他更知道出尘期聚灵阵在一个小围楼——他自己还在那个聚灵阵修炼呢,他实在不理解,聚灵阵和木煞之气有什么关系。

    但是不理解,也不能乱答应,他本来也就只是一个客卿,而且这个要求是如此地蹊跷,所以他只能干笑一声,“这个……我得跟文家族老说一声,听说最近聚灵阵用得比较频繁了。”

    冯君点点头,很干脆地回答,“嗯,你先跟文家人说一声。”

    其实他的话一出口,也觉得有点不合适了——行在就有聚灵阵啊。

    不过他一直就喜欢明白算账,而且这方文平来得太突然,仓促之下,他难免考虑不周。

    但是对方这么说的话,他的设计……似乎也可能起效?

    就在这时,孔紫伊出声发话了,“我就不去了,行在里的聚灵阵,刚够我用。”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更显得冯君居心叵测,而她是在发现漏洞之后,匆忙地拾遗补缺。

    方文平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你确实没必要去,你两位之间,擅长推算的是冯君啊,他这几天用推算来治病救人,虽然因为收费高导致没几个人看病,但是都说效果很不错……

    当然,他心里这么想,脸上却是泛起歉意的笑容,“好的,好的,我现在就去上报。”

    他离开一个小时左右,空中传来轻微的灵气波动,冯君和孔紫伊齐齐就是一怔。

    孔紫伊的俏脸寒霜,“好样的,竟然敢跟我玩这一手。”

    合着那个小围楼的灵气,正在缓慢地散去——出尘聚灵阵竟然停止了运作。

    不到两分钟,方文平再次叩门,他很歉然地表示,“实在不好意思,我才听说,出尘期聚灵阵今天就是要停的,我把冯山主的要求报上去之后,东家决定马上停止,尽快保养一下聚灵阵,下一次开启的时候就能用了。”

    孔紫伊的表情有点怪异,“你们这么做,真的好吗?”

    她本质上是个愿意讲道理的人,但是实际上很带着点任性——你们竟然敢这么糊弄我?

    “确实运转时间挺长的了,”方文平硬着头皮回答,知道孔紫伊的身份之后,他每次跟她对话,都有强烈的压抑感,但他还不能不解释,“这次的聚灵阵,已经运转了四十多天。”

    孔紫伊气得笑了,“运转四十多天就停,你管这叫运转时间长?”

    方文平却是光棍了起来,敢在迷魂之林讨生活的主儿,大多都不差这点火气,他正色回答,“四十多天不少了,孔道友,文家就是个散修家族,跟太清这种大派……底蕴不一样。”

    孔紫伊哪里会相信这种话?她淡淡地看着对方,“你记住……这是你自己说的话。”

    她此刻不会出手,但是她已经表明了愤怒。

    方文平又是心一横,“孔道友,此地是文家庄,不是坊市……不客气地说一句,文家的聚灵阵是家族的,可以借给外来修士用,但主要还是为家族子弟服务。”

    孔紫伊白他一眼,“你说的都没错,难得碰到你这么讲道理的上人……看来回头还得问问冯山主,燃烧荒漠是怎么回事,我很尊重你这紧守本心的性格。”

    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也是大派弟子的做法,她囿于某些原因,不合适公然违背规则——对方说的话都在理上,她没有发作的理由。

    但是拿个小本本,记住对方的一条一条,还是没有问题的。

    当然,孔紫伊不会认为自己做得有什么错,她如果不计较的话,伤的是太清的脸面——别人都说大派弟子架子大,殊不知,很多大派弟子也是为了维护脸面,不得不那么做。

    方文平一听,却是好悬炸了——你竟敢威胁我的家人?

    不过很显然,现在发作才是真正傻的,所以他正色发话,“孔道友,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客卿,五年的考察期之后才会成为供奉……你觉得这些事情我做得了主吗?”

    他相当油滑,推卸责任很拿手,当然,凭良心说,这种事情本来也不是他能做主的。

    孔紫伊却不肯放过他,“文家的事情再说,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也是好胆……说白了就是仗着自己孤魂野鬼,想要搏个前程而已。”

    这话是真正的诛心,但是方文平一旦把自己摆到弱者的位置上,手段也多得很,他苦笑着发话,“我拿着客卿的俸禄,总得做事吧?底层散修的苦,您这种天之骄子哪里会懂?”

    在迷魂之林里讨生活,就得有这“装龙像龙,装蛇像蛇”的本事。

    孔紫伊终究是率性的,也有点心软,于是看向冯君。

    冯君没在意他们的争辩内容,而是笑着发话,“不方便就算了……我反正也有行在的,就是不知道,下一次出尘聚灵阵激活,会是什么时候?”

    方文平听得就是心里一动,对方有可能提出这个问题,在他意料之中——事实上,他跟文家的上人讨论过,人家硬要等的话,该怎么处理?

    文家的态度很明确,那就等着呗,我文家的聚灵阵,想什么时候激活就什么时候激活。

    这种做法,跟冯君在止戈山做的有异曲同工之妙——我的东西当然是我说了算。

    不过,考虑到这两人来意不明行踪诡异,尤其是孔紫伊这代真人持牌行走的身份,文家没敢这么强硬地表示,只是含糊地表示,既然是温养聚灵阵,日期不敢确定。

    方文平心里很清楚,在冯君离开之前,这出尘期的聚灵阵都不可能再激活了。

    冯君却是听得笑了,“想拖着啊?可以,反正我也要在迷魂之林长待。”

    从地球界华夏国出来的,谁还能不知道“拖”字诀?

    这个位面没有“拖字诀”的说法,但是大道至简,道理都是相通的。

    方文平也不奇怪对方能看穿这一点,仓促敷衍两句就离开了,再也不复此前的不卑不亢。

    孔紫伊在他离开之后,若有所思地发话,“你真要跟他们熬吗?”

    此情此景,冯君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笑一笑,“我就有点奇怪,他们的聚灵阵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为啥我想进去修炼一下都不行?”

    这算是倒打一耙,不过,既然身边有太清的持牌行走,为什么不顺手给对方添点堵呢?

    孔紫伊果然很认真地考虑半天,然后发话,“聚灵阵出问题的可能性很小,不过我感觉,他是防你进围楼。”

    这个猜测无限接近于真相,然后她就表现得非常积极,“我也挺好奇的,围楼里到底有些什么,能悄悄地穿行进阵就好了……你好像对阵法比较了解?”

    我那点阵法手段……只是靠着解析玩的,冯君实在有点不好意思,“我考虑一下吧。”

    就在这时,阴魂出声了,“这个防御阵,我能带你进去。”

    (七月第一更,大声召唤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