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章节目录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香火无望
    阴魂说到最后,情绪开始低落,“确实,那样的法宝不适合我……你想问我什么?”

    你才想起来是我问你?冯君撇一撇嘴巴,“我就是想了解一下,这小神能否转修灵修?”

    “转灵修……”大佬得情绪似乎有点恍惚,“你怎么认为,我会知道这个答案?”

    下一刻,它又自言自语道,“难道我一时是这个状态,你就觉得我对灵修很了解?”

    “我就是请教一下,感觉你的知识面比我广,”冯君无奈地回答,“没有别的意思。”

    阴魂没有反应,过了一阵才发问,“那怨尸你收起来了,是不是带在了身边?”

    冯君拿出一张纳物符,放在了敛息阵内,他没有把怨尸拿出来,那玩意儿虽然威胁不到两人,但是那种阴森森的气息,会影响房间的舒适度。

    大佬也不需要他拿出怨尸,隔着纳物符就能看得到,良久,它才感叹一句,“挺好的一具肉身,可惜是男性。”

    冯君闻言,忍不住眉头一皱,“你还有借壳的意思?”

    “谁会愿意天天住在阴魂石里?”大佬没好气地回答,“你的眼光看不出来,这是一具伪天尸,不仅仅死者的资质不错,后期还沾染了功德香火……应该是那小神入驻的缘故。”

    冯君点点头,“我也是有这么个考虑,才起出了怨尸,还好是男尸,若是女尸,可能成为旱魃。”

    “旱魃也没什么不好呀,无非是格局小了一点,”大佬很随意地回答,不过下一刻,它就意识到了问题,“末法位面的话,旱魃会有所变化,我算一算……嗯,千里大旱生灵涂炭。”

    顿了一顿之后,它又发话,“原来你还是个悲天悯人的,那这样吧,你把这具怨尸送我可好?我算承你一个人情。”

    冯君越发地惊讶了,“你刚才不是还说,嫌他是男尸,不合你借壳的吗?”

    大佬冷哼一声,很不满意地发话,“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没说要自己用,不过是我看这尸体潜力极大,不想让你毁掉。”

    尸体潜力极大……冯君觉得这六个字组合在一起,实在有点诡异,“你会控尸?”

    “我才不会学那种玩意儿,”大佬非常干脆地否认,然后又解释,“在另一个位面,我的一个故友遗留下了一个小鬼修门派,我在旁边也有一个密库,有这么一具伪天尸做见面礼,可以光明正大地起出密库。”

    那这事儿还早嘛,冯君一听是“另一个位面”,就知道自己金丹之前无须考虑。

    不过关于这具尸体,他得先说明白了,“前辈你需要,按说我该双手奉上才对,但是我答应了那小神,在给他灵修功法之前,要替他保管好这具皮囊。”

    “原来你还在考虑这个问题,”大佬很随意地发话,“你告诉他,那是做梦,香火成神道本来就是灵修范畴,他若是想做纯粹的灵修,那得先磨掉香火气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冯君已经想明白了,“彻底去了香火的话,他就是一个上千年的、毫无修为的灵体。”

    “没错,失了根本,灵体会消散的,”大佬接着说了下去,“哪怕能快速抹掉香火,留给他修炼的时间也不多……非常冒险的行为,几近于自杀。”

    冯君默然很久才出声,“那我考虑一下,再跟他通个气……你不着急要这具怨尸的吧?”

    “倒不是很着急,十年之内不会考虑,”大佬说话是真的实在,“不过你再跟他说一说,让出这具怨尸的话,我可以帮他找一份香火成神的法门,不怕人摧毁神位的那种。”

    冯君闻言,心里对大佬的印象又好了一点:这种修为了,还愿意公平交易,哪怕是正在落魄时期,有这种心性也很难得了。

    不过对于它说的香火成神法门,他觉得有点不靠谱,“你说的法门,不会是淫祠野祀吧?”

    “你这不是白问吗?”大佬不以为然地回答,“香火正神的话,那是玩体系的,神位没了就是没了,只有野祀才能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反正是天道崩毁的位面,他还敢嫌弃?”

    冯君心里只能苦笑,不是小神嫌弃,而是这个时代的华夏,谁敢玩淫祠野祀,那就等着神兽来扫荡吧,那才是真正的绝无侥幸。

    大佬虽然没有身体,也没有眼睛鼻子,但还是感觉到了他的为难,它就有点奇怪。

    在它想来,末法位面搞淫祠野祀那一套,是真正的好选择,天道崩毁信仰不存,不是正合适野祀网罗信徒吗?别人因为灵气不多的缘故,晋阶缓慢成就有限,香火成神却不受约束。

    所以它有点不高兴地发问,“有什么问题?”

    冯君却是实话实说,“确实存在一些问题,那个末法位面的发展,比较独特。”

    “懂了,”大佬表示自己秒懂,而且不是假懂,“因为统治的缘故吧?”

    它见识过一些末法位面,随着道宫体系衰弱,官府势力崛起,疯狂残杀各种修道之人。

    “前辈放心,我总要帮你办妥了,”冯君笑着回答,“你赠我天香果,我正感觉无以为报,难得你看上这么一具……有潜力的尸体,我当然会尽量满足你。”

    这不是随便的承诺,虽然他要尊重土地神的要求,但是一旦沟通不畅,他也不介意对土地神用强,之所以这么做,也不是他要讨好大佬,关键是……这具尸体确实可怕。

    能被大佬称为“伪天尸”,这玩意留在地球上,指不定能造成什么严重后果,而冯君对家乡有深厚的感情。

    “也不用太过勉强,”大佬真的是相当好说话,“密库我多着呢,不差一个半个的,不过你能记住我的好,我还是相当开心。”

    冯君这个人,有点经不起别人夸奖,听到它这么说,马上笑着回答,“能够结识前辈,也是我的荣幸,帮我答疑解惑很多,对我的道途很有帮助。”

    “是这样吗?”大佬明显地开心了起来,“都有哪些帮助,说来听听?”

    冯君笑着发话,“天香果就不说了,受了前辈的提点,我目前正在推演一些功法,颇有一些心得,等到有所收获的时候,再来跟前辈研讨。”

    他已经完成了好几套功法的推演,甚至一墙之隔的张采歆目前修炼的,就是私人订制版的《浮生弱水》,不过冯君不想让它知道,自己在短期内就推演出了功法。

    大佬却是断然拒绝了,“你不用跟我探讨,我对功法类的推演不太擅长,之所以跟你这么建议,主要是我知道,有别人可以做到这些。”

    冯君目瞪口呆好一阵,才颓然发话,“前辈你还真是看得起我。”

    能让你听到耳朵里的“别人”,怎么也得是元婴起步吧?

    大佬却是不以为意地回答,“术业有专攻而已,不过你如果有什么好的想法,可以找赤凤派改进一些功法,他们不是有人跟着你吗?”

    赤凤派……冯君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赤凤的保护固然让他欣喜,但是同时,他也感到了相当的不自在——那是赤凤已经将他视为了禁脔的前奏,也给他造成了很多不方便。

    如果他还能帮赤凤改进功法,估计他再怎么巧舌如簧,也得被诸多女上人抬进赤凤了。

    冯君没想到的是,赤凤这边还没来得及说功法,太清派来人跟他谈功法了。

    太清来的是唐世勋,跟他一起的,还有一名出尘一层的上人,以及两个炼气九层。

    唐世勋自打选中了功法之后,就回到派里用炎阳天雷经淬体,初开始感觉还不甚明显,倒是将身体淬得脆弱不堪,经脉都有断裂的迹象了。

    但是这人无为起来很无为,叫起真来也非常认真,他认为这正是在淬炼自己的金属性,所以一直坚持了下去——反正已经是出尘九层上不去了,再糟糕还能糟糕到什么程度?

    肯坚持的人就有福了,淬体两个多月之后,他隐约地发现,自己一直停滞不前的修为瓶颈,似乎有了一丝松动。

    为了防止是错觉,他特地找派里的供奉推演了一下——就是那名帮着天曜峰峰主给安雨虹推演的真人,唐世勋上一次能跟着安雨虹来,也是该真人从中周旋了一下。

    这名真人推演了一下之后告诉他:你的体质确实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是这点变化,并不足以让你冲击抱丹,只是有继续上升的可能了。

    但是为了稳妥起见,你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继续雷电淬体,这个过程也许需要五到十年,然后才能考虑提升修为冲击抱丹。

    当然,该供奉并不认为,自己说得一定准确,希望他能再去找冯君看一看——毕竟你在出尘九层耽搁了八十多年,实在也耽误不起了。

    不过遗憾的是,冯君有点行踪不定,在雷霆原待了将近三个月,然后消失不见了,然后在某坊市出现了一下,又不见了,最后出现是在迷魂之林。

    直到冯君再次回到白砾滩,唐世勋才跟孔紫伊确认,冯君要在这里驻留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