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1321章 隐秘题目
    冯君有点奇怪,大佬怎么这时候回过神来了?

    最近一段时间,大佬都是安心养胎……养魂的状态,只有他进了那个房间,才会跟他聊两句——真的特别像养胎。

    冯君因为要招呼外面的人,也没太在意这一点——他这里本来也就是大佬的客栈。

    这时候大佬出声,他惊喜地传过去一道意识,“前辈你养……魂结束了?”

    大佬轻哼一声,“亏你也是名门出身,孔紫伊在,我敢出来跟你沟通吗?她身上可是有金丹念识的,那个孙无锋和李只身,也都有秘术,我不好随便跟你沟通。”

    原来你还是比较害怕他们啊,冯君听明白了,“还好今天孔紫伊走了,别人也走了。”

    “你让杜问天去灯笼镇吧,”阴魂的态度很坚定,没啥商量余地,“我有话跟你说。”

    它还真是“身在阴魂石,便知天下事”,连杜上人的名字都知道。

    杜问天去镇子上招工了,白砾滩的上人就只剩下了冯君、皇甫无瑕和安雨虹——那俩在结伴看地块,所以冯君进了房间。

    要说起来也挺无奈的,其实阴魂占据的房间,才是冯君的主卧,二楼正中间的位置,但是它占据了之后,冯君只能去别的房间休息了。

    好的一点是,只要是进来行在的人,就知道这里是重要房间,主家自己的地盘,没人觊觎,哪怕是冯君不在的时候,也没人敢来碰这紧闭的房间。

    不好的一点则是:冯君得去别的地方休息——大佬似乎有洁癖,但是冯君也不想跟这么一个家伙睡在一个房间!

    所以三女对此,是颇有微词,在这种出尘遍地走,炼气不如狗的地方,她们不敢怎么发作,但是忍不住要用普通话抱怨——晚上你到底睡哪儿啊?

    冯君推开自家房间,直接出声发问,“前辈有何吩咐?”

    外面没人了,大家可以随便交流!

    阴魂倒也不跟他虚与委蛇,直接就点出了重点,“敢收太清的行在,我真是很佩服你的勇气,上面可能有太清的标识,你知道吗?”

    冯君才进门就被这么通一训,心里也生出了一股怒火,“只是可能有而已,你很怕太清?”

    大佬越发地火了,“不是可能,是上面真的有,要我指出来位置吗?”

    它现在跟冯君算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虽然船沉了它未必会沉,但是它非常看不惯冯君这种不走心的态度,而且它并不承认,自己害怕太清。

    “有就有吧,”冯君很无所谓地笑一笑,搁在刚来手机位面的时候,他听到这个消息,十有八九会吓得魂飞魄散,但是现在……习惯了就好了。

    说得好像地球界的人没有对他定位似的。

    他并不确定,地球那边一定对他定位了,喻老在粮食和冰箱上的定位,他都没发现。

    但是他心里认为不可能没有——不对我定位的话,你们这是看不起我呀。

    总之他心里非常不在意,我是跨位面使用,想定位我,三维肯定是不够的,四维也够呛,怎么也得……四点五维起步吧?

    他的淡然,让阴魂十分地不解,“你不怕?”

    冯君笑一笑,是那种哭笑不得的样子,“你觉得我会怕吗?”

    “倒也是,”阴魂想一想,觉得对方可能有位面穿越的能力,这点事情真不算事情,“但是我必须提醒你,太清派这么做事,很不地道,你得小心。”

    冯君想一想之后笑了,“好的,多谢你的提醒,我知道了,我会很小心的。”

    “我知道你不以为然,”阴魂有点恼了,但它又有点无可奈何,“好吧,你不想谈,就不说这个事儿了,灵修功法是怎么回事?”

    “我又没跟你扯证,用得着跟你解释吗?”冯君觉得大佬这个态度有点不合适,但他也不想计较,求同存异嘛,“说正经的……你养魂怎么样了?”

    阴魂听到他关心自己,也很开心,“嗯,就那样,没啥可说的,比巅峰期差远了,不过……算是有个阶段性成果吧。”

    “什么阶段性成果?”冯君先是一愣,然后就是一脸的鄙夷,“这成果不怎么样吧,连太清派的几个出尘期都不敢惹。”

    阴魂顿时有暴走的趋势了,“太清……那算什么东西?别说太清派,太清门我都不看在眼里,算了,跟你说不清楚的。”

    “太清门……我好像听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冯君发现了新的知识点,但是很显然,他不能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了。

    所以他微微一笑,“好吧,这个阶段性的成果很厉害,咱们是不是要搞一个庆典?”

    “懒得跟你闲扯,”大佬也受不了他这一句接一句的风凉话,“你那灵修功法,我看一下。”

    你倒真是不见外,冯君拿出功法,放到阴魂石旁边,“只有炼气期的。”

    大佬翻看一阵,“嗯,还好,没有陷阱,不过这功法没啥前途,大概就是止步金丹……”

    又看了一阵,它轻咦了一声,“有点意思哈,感觉可以借器灵修炼,能提升上限。”

    “器灵修炼?”冯君的思维又展开了,麻三娘好像就是器灵来的。

    至于止步金丹,在地球那边,真是想多了,“出尘期功法都没有,有点小遗憾。”

    大佬没好气地顶他一句,“你不是会推演吗,来推演啊。”

    “没有参照物,我怎么推演,”冯君一边回答,一边伸手去拿功法,“看完了吧?”

    大佬任由他取走功法,等了一等才又问了一句,“你真是为那个小毛神买的功法?”

    在它看来,冯君的修为渣到不能再渣了,但是那小毛神……是真正的蝼蚁呀,哪怕是对冯渣渣而言。

    “没花灵石,出了块地,”冯君很随意地回答,“肯定是给它买的呀,那具伪天尸要给你,我也不好跟它失信。”

    大佬沉默一阵之后发话,“你那行在门槛旁的青砖,有一块隐约带一点黑纹,那就是太清的暗记,直接将青砖取了就是了。”

    冯君愣了一愣之后,笑着发话,“多谢前辈,看起来您还是很关心我的。”

    “不是什么关心,”大佬懒洋洋地回答,“怎么说你也是跟我混的,我的人是那么好欺负的吗?跟你说,人家下这块标识,其实也是给你出题呢,你可以想像一下,答不上题的后果。”

    冯君听得顿时就是一愣,“我勒个去的,这么阴险?”

    他还真是没想到这一手,在他的计划里,不管对方有什么打算,反正他只需要过一段时间,将行在送回地球就完事了,有再多阴谋诡计,也奈何不了他。

    哪曾想人家居然是出题了,大佬说得没错,就是出题的性质,如果自己回答得不太好,对后续的合作,当然会造成不小的影响。

    “无所谓阴险,”大佬悠悠地回答,“实力都是考校出来的,没跟你做一场,已经算是善意了,所以我才看一看你那功法,还好功法没问题……好了,你去吧,那赤凤的毒崽子来了。”

    冯君走出房门,心里也忍不住暗暗庆幸,身边有一条大粗腿,还真是好用。

    当然,也多亏得他表现得重诺守信,大佬看来比较欣赏——尤其大佬安全感不怎么强。

    还没走到楼下,已经有人敲门了,正是赤凤荣勋曲涧磊。

    冯君打开院门,也是有点意外,“曲前辈这是……有事?”

    曲涧磊迟疑一下,低声发话,“冯山主,我冒昧问一句,你能推演功法,能不能推演物品呢?我可以重金相酬。”

    “物品……推演不了多远,”冯君沉声回答,“一两百丈,大约能将就一下,再远的话就不成了,你是丢了东西?”

    “那就算了,”曲涧磊颓然发话,“我还想你能推演万余里呢。”

    “万余里……”冯君顿时无语了,这么远的距离,五环都不够啊,怕是得六环才行。

    不过对方一直在默默地保护他,他非常念这份情,既然人家开口了,他也少不得问一句,“你是想推演什么东西?我也许能帮着打问一下,平日里也可以留意。”

    “千年阴阳芝,”曲涧磊叹口气,无奈地笑一笑,“我这也是病急乱投医,想那阴阳芝现在都几乎绝迹了,就更别说千年份的了。”

    冯君知道阴阳芝是疗伤圣药,千年阴阳芝想必更是如此,所以摸出了手机,“是你受伤了吗?我可以帮你推演一下,看看有没有替代品。”

    “不是,”曲涧磊摇摇头,嘴巴长了一张,却是欲言又止,“算了,那就帮我推演一下吧,能挂账不?”

    “不能挂账,”冯君笑着回答,“不过……可以免费。”

    他还真没有推演过曲涧磊,两人总共也就见过那么两面,其他时间,曲涧磊都在暗中保护他,两者之间的距离,大多时候都超过了六十米。

    这次进去看一看,他忍不住轻咦了一声,“咦,修为很高啊。”

    曲涧磊四百二十岁了,理论上最多还能活八十岁,以百岁寿命为例的话,他也是八十四岁了,但是他的修为维持得极好,依旧是出尘巅峰。

    (依旧头脑昏沉,不过还是更新了,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