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1476章 云集(预定十月保底票)
    大佬坚决不认为,诛仙阵可能出现在昆浩位面——哪怕是简化版,“我都没见过这阵。”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俩继续盘点收获。

    然而有意思的是,他俩分析的第二件物品,目标也是一致——聂赤凤的禁空符箓。

    事实上,很多顶尖修者最在意的,就是这种不受控制的意外因素,不管它是强是弱,这种能带来意外影响的可能,真的很不受大家的欢迎。

    比如说对冯君而言,他其实更愿意研究一下金丹期的隐匿阵和困阵——阵法级数的提高,不仅仅是材料的提升,还增加了很多理念,吃透这些,对他会很有帮助。

    但是很显然,这些东西都要往后放一放,影响战斗平衡的东西出现了,那是第一关注目标——使用常规战法,不管输赢,都是战斗力和技巧的问题,如果有人作弊,那就不合适了。

    冯君看不太懂禁空符箓——事实上他并不擅长符箓,基本上也就是照猫画虎的水平。

    大佬琢磨了一阵,也不做声,最后表示,“看一看迟滞符吧。”

    迟滞符这次的收获真的不少,或者说,各种符箓的收获,实在是太大了,杨志鲲不愧是十方台出身,光是迟滞符,除去他使用的,储物戒指里还有二十五张之多。

    除了迟滞符、破禁符,还有冰封、巨石、水龙等符箓,全是金丹级别的。

    冯君也忍不住感叹,这一票做得太大了。

    杨志鲲死得真的有点可惜,他有太多手段可以让冯君吃瘪,只不过不方便施展,结果直接就被位面之力抹杀了。

    当然,他能做的也只是让冯君吃瘪,抹杀是不可能的——那位终究是有挂的。

    但是……能压制得此人吃瘪,那已经是很牛叉了好不好?

    “咦,封神符?”冯君发现了一张非常厉害的符箓,“这个位面居然有……”

    院子里蓦地出现一只白狐,爪子一伸,就把符箓抢走了,然后大佬的意念传来,“这种符箓,不利于这个位面的发展……我得收回,你没有意见吧?”

    “你觉得不安全,那就收回呗,”冯君真的是没有多少意见,不过他有点怨念,“有话好好说嘛,动手动脚地干啥呢?”

    除开这些收获,他还有别的收获,比如说金丹级别的缚仙索,以及……万象葫芦。

    万象葫芦有点类似于镇妖塔,可以把生灵直接吸收进去不说,能吸收的还不止一个生灵,比灵兽袋要强很多——起码在万象葫芦里,大家可以友善地沟通。

    不友善的话,可以打个架什么的,爱赌博的话,斗一斗地主,炸一炸金花都是可以的。

    但是万象葫芦,还真不如笼生折扇,起码对冯君而言,万象葫芦就是大号的镇妖塔,而且还是宝器,金丹期才能驱动——他现在用不了。

    笼生折扇是正经的法宝,出尘期就能驱使的,关键是不用考虑对方的跑位和各种神通——只要你敢应,那就收拾你。

    简而言之,冯君这一次,真的是大丰收了,李南身上的宝物不值得一提,但是在杨志鲲身上,他收获的就太多了。

    粗略算一算,如果一张出尘期的迟滞符值一万灵石的话,光是迟滞符,就值二十五万。

    后来他才知道,其实杨志鲲本人就是个符师,主要靠画符谋生,再加上还兼做生意,赚得盘满钵满的,这一趟生意,原本他都懒得接的。

    但是他的师兄李南是个坑货,早早地就被十方台开出了“五金丹”阵营,他觉得这一单有利可图,于是联系了自家师弟帮忙。

    不管怎么说,杨志鲲是带了不少身家来助阵,不光是要镇压冯君,还要让阴煞派明白——我们不是来趁热闹的,是有绝对的实力,是想要收获大头的。

    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来了之后他也努力了,但是终究……被斩杀了。

    用尽全力了没有?肯定没有啊,但是……你自己不重视,谁又会给你用尽全力的机会呢?

    这些因果就不用提了,冯君算了算,他在杨志鲲的身上,收获的东西起码价值两百万灵——光是现货都有五十多万灵,还有两千中灵。

    至于万象葫芦值多少灵石?这个……还真就没数了。

    几个金丹级别的阵盘,也未必一定出自于杨志鲲,这暂时不予考虑,不过那张破禁符——起码也值两万灵。

    其实这并不是灵石的问题,一般人哪里买得到这种符箓?杨志鲲是符师……他画不出来!

    当然,最最关键的还是封神符,这种符箓封印金丹毫无问题——元婴也有可能封住。

    冯君唯一遗憾的是——在此之前,他居然没有发现有这么一张变态到极致的符箓。

    所以,杨志鲲的身家——也许不止三百万灵?

    简而言之,这次收获很大,大到冯君觉得:能再被偷袭两次就好了。

    事实上,这一场战斗的影响也很大,五金丹联手出击,这消息足以惊动昆浩位面的任何势力。

    赤凤和太清派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强烈谴责阴煞派和十方台的大欺小,以及多欺少,并且要求他们派人来解释清楚缘由。

    紧跟着,天通商盟也有了反应,不但向十方台施加压力,还专门派了人到鸣砂坊市,拎着戈会长去白砾滩解释,表明这件事真的跟天通无关。

    但是更多的势力却是在疑惑:白砾滩那里到底怎么回事,居然引发了三派一台的关注,还有这么多金丹大打出手?

    等到大家发现,其实岳青真人也在此处,那就是四派齐活了。

    紧接着,天心台也发出了问询:冯君原本是我派不胜真人打算延揽的客卿,阴煞派和十方台……你们这是打算做什么?

    阴煞派的回答很是高高在上,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怀疑,白砾滩的冯君跟我派寒玑真人的失踪有关,这次寒魄真人等人前往调查,因为他们没有回来,具体情况我们并不掌握。

    十方台的答复也很夸张,经查证,十方台真人杨志鲲和供奉李南被冯君暗算致死。

    现在他们要求:冯君带着两名真人的尸身,以及其他的帮凶,自缚到十方台请罪,如若不然,由此引发的一切后果自负,勿谓言之不预!

    反正就是鸡同鸭讲,自说自话,他们绝对不会给冯君解释,反而要施加压力。

    三天之后,赤凤派太上长老夏霓裳再次来到了白砾滩,跟她同行的还有九名上人,其中有赤凤九鸾的金銮和青鸾。

    紧接着,太清的晓松真人和孤月真人也到了。

    孤月也是太清的供奉,此前是九金丹之一,活到六百五十岁之后主动辞去明月峰峰主,外出寻找凝婴机缘,一晃百年过去了,无人知道他是什么情况,没想到现在露头了。

    他俩也是带了一队弟子前来,径直住进了太清刚刚建好得别院里。

    紧接着又是一批人赶到,来的居然是皇甫老祖,他带了八名上人前来,还有炼气修者若干。

    而且他一到白砾滩,就主动派人通知冯君:皇甫有道前来拜访,不知能否进入白砾滩?

    他的态度很客气,但是冯君哪里敢随便应一声就算了?马上让米芸珊开着一辆皮卡车,载着自己前往边界界迎——面子是别人给的,可是自己丢的。

    事实上,皇甫老祖是冯君进入手机位面以来,听说到的第一个金丹真人,可以说是闻名已久了,不过这样近距离接触,还是第一次。

    所幸的是,他已经接触过了不少金丹真人,此刻倒也不至于心慌意乱,只是有点微微的感慨——见到这人有点晚啊。

    皇甫老祖果然就是在边界处待着,而且还弄出了几张桌子喝茶,也亏得都是一些修炼者,要不然在这冰天雪地里露天喝茶,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冯君的车子一到,就跳下了车,冲着这群人远远一抱拳,“后辈小子冯君,前来迎接皇甫真人大驾,来得晚了,失礼之处敬请包涵。”

    皇甫老祖从椅子上起身,他个头不高气质儒雅,看起来更像是书生,他笑着点点头,“冯山主好,早听无瑕说起过你了,只恨今日才相见,果然是后生可畏啊。”

    皇甫真人这么给面子,冯君当然会投桃报李,他又是一拱手,还鞠了一个躬,“晚辈也早想觐见真人,怎奈迫于生计,不得不奔波操劳,现在居然要真人前来就我,实在罪过。”

    皇甫老祖满意地点点头,无瑕这孩子,果然还是有点运道的。

    他心里非常清楚,冯君现在的地位,已经比他皇甫有道丝毫不差了,短短时间里,年轻人骤然攀升到了如此的位置,心态竟然没有因为膨胀而失衡,却也是不容易了。

    所以他越看冯君越满意,心里却也不无遗憾,早知道这孩子如此优秀,当初就应该撮合一下两人,皇甫家此后数百年也就稳了。

    现在撮合,却是有点着意了,也有点晚了——四派五台多少金丹都关注到了此子,皇甫老祖可不认为,自家子弟能抢得过那些大势力的弟子。

    将脑中的杂念甩开,皇甫老祖笑着发话,“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最后三个小时求双倍月票,月底了凌晨惯例有加更,预定十月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