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章节目录第1477章 反制(一更求保底月票)
    皇甫老祖带的八个出尘上人,只有两个是皇甫家的子弟,还有两个是皇甫家的客卿。

    剩下的四名上人,全是他“老友家的子弟”,这一次前来,主要也是长一长见识。

    这并不奇怪,皇甫家族的真人跟四派五台的真人没法比,不但底蕴不足资源远逊,还是独苗金丹,守成有余进取不足。

    这种情况下,他当然要跟其他类似的家族走得近一点,以便守望相助。

    散修们都说金丹家族如何强大,但是皇甫家居然会费尽心机交好无序位面的金丹,由此可见,他们的安全感到底有多差了。

    这次皇甫老祖来白砾滩,一来是声援冯君,二来也是有机会跟几大派的真人们往来一下,似此机会,当然要提携一下潜在的盟友们。

    皇甫家的出尘上人只来了两个,主要是皇甫老祖也考虑,会不会爆发大战,皇甫家的直系出尘上人总共才九个,也经受不起太大的伤亡。

    反正皇甫家跟冯君来往,负责人是皇甫无瑕,只要她有心,随时都可以带皇甫家子弟接触冯君,眼下就没必要凑这热闹了。

    冯君对皇甫老祖,也是真的客气,毕竟在他融入昆浩位面的过程中,皇甫无瑕起了很多不可替代的作用,所以他愿意对皇甫老祖恭敬一些。

    那些被引见的别家子弟,多是出尘初阶,只有一个是出尘中阶,冯君也是很客气地招呼。

    招呼打过,皇甫老祖才笑着表示,“无瑕托我转告冯山主,说那个江姓客卿实属意外,她目前在协调通讯事务的事宜,托我前来过问一下……她是很愿意支持你的。”

    他没必要为自己挣人情,让冯君更念皇甫无瑕的好,这才是正经。

    “真人能前来,我倍感荣幸,”冯君笑着回答,然后一摆手,“这是我的凡物汽车,真人乘坐体会一下?”

    然后,皇甫老祖就是站在皮卡车的车斗里,领略了一下凡物汽车——他觉得坐在车厢里实在憋闷,冯君有点小人之心的猜测:他不会是怕我算计他吧?

    皇甫老祖来得晚了一点,正赶上戈会长仓促修建好天通商盟的驻地,皇甫无瑕原本就在这里圈了一片地,盖了十来间房,戈会长这次索性建了三十多间房子。

    皇甫老祖也带了行在来,就在天通旁边放了出来,距离冯君的行在,差不多五里地左右。

    他不是最后一个来的真人,当天晚上,天心台季不胜来了,孤身一人。

    不胜真人做事,是相当地不羁,他居然直接住进了冯君的行在,“当初我不计较你修为低微,你现在不会计较我比较穷困吧?”

    冯君听得就笑,“我倒是不会计较,只是有些庆幸,当时没有被你骗到天心台,合着连真人都没有行在,不是一般地穷呀。”

    “你少在背后诋毁我天心台,”季不胜不满意地一瞪眼,“我不过是巡查弟子,不欲张扬,而且天心台讲的是我心即天心,不在意这些外物的。”

    “随你怎么说吧,”冯君笑着回答,然后又招呼一声,“芸珊,给不胜真人上一些灵果,他就是喜欢这口腹之欲。”

    季不胜也没跟他计较,抓起一颗灵果塞进嘴里,感慨了一句,“你这小日子过得,委实是安逸,怪不得不肯跟我去天心台。”

    “是啊,”冯君笑着点点头,“如果去了天心台,发展得肯定没有现在这么好,赤凤和太清也邀我了,我也拒绝了,在天地间逍遥,何等快活自在,何必去参加什么门派呢?”

    “那是你现在有资格这么说了,”季不胜不以为然地发话,“若有三分奈何,谁愿意做散修?不过我倒是确定了一点,你还真的是能斩杀真人啊。”

    “呵呵,”冯君干笑一声,信口胡说八道,“我斩真人,都是被动的因果秘术……真人不想伤我,我自然就无奈真人何。”

    季不胜却是当真了,他眨巴一下眼睛,盯着冯君发问,“此话当真?”

    “信不信在你,”冯君无所谓地回答,“反正是因果秘术,也不可能说给真人你听。”

    “你想说,我还不想听呢,”季不胜不以为然地回答,沉吟一下,他又发话,“十方台已经开出了对你的悬赏……五千中灵,生擒是一万中灵。”

    冯君的表情有点怪异,“才这么点灵石……这不是侮辱人吗?”

    “还少吗?”季不胜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当年我出尘八层,赤凤悬赏我,活捉也不过才二十万灵,你现在才是出尘中阶好不好?”

    “咦,”冯君听得眼睛一亮,“赤凤悬赏你……你做什么事了?”

    “那群疯女人,我懒得理他们,”季不胜却不肯直接回答,只是表示,“抱丹之后,悬赏就自动无效了……我若是做了天地不容的事情,悬赏会取消吗?”

    冯君眼珠一转,“那我回头问一问赤凤弟子,看你做了什么。”

    “小心我揍你!”季不胜眼睛一瞪,然后又叹口气,“无非就是男女那点事嘛,想当年我也是风流倜傥、人见人爱的美少年,有人威逼我,我当然誓死不从。”

    “季永年你要点脸成不?”筱萌真人的声音蓦地出现在行在里,“追求我师妹的时候,你可是不遗余力,然后说走就走了……你也算男人?”

    “男人中的耻辱啊,”这个声音听起来是素淼真人。

    “我都解释多少次了,那是跟朋友打赌,”季不胜叹口气,“我也道歉了,灵石也赔偿了……你们还要抓我人,我也要面子的好不好?”

    冯君听得差点笑出声,合着“我心即天心”的不胜真人,年轻时候也这么荒唐?

    不过八卦归八卦,他还是轻咳一声,“几位真人,麻烦尊重一下我的隐私好不好?”

    那几位顿时不出声了,小院里一片那寂静。

    好半天,季不胜才又出声发话,“你小心了,十方台的悬赏,不能掉以轻心……那是五千中灵啊,总有人不怕死的。”

    “也总有人怕死的,”冯君冷笑一声,“看来我也得悬赏了。”

    “怎么悬赏?”季不胜斜着眼睛看他,“杀一人救一人?”

    原本他还没怎么关注白砾滩,但是这一仗打得动静太大了,而他在太清派可是有人的,随便了解了一下,就知道以推演出名的冯君,推出了新的业务。

    杀一人救一人这说法,实在是狂妄了一点,但是不胜真人听说之后,反应居然跟大多数真人一样——这话,暗合天道!

    修仙者的普遍逻辑是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但那并不是说盲目地逆天行事,而是在体察天道的过程中,找到规律并且合理地利用规律,最终实现自我的升华。

    所谓“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修者的最终目的,是找到那个“遁去的一”。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比普通人更在意“天道”——不充分了解它,怎么突破呢?

    不过他现在说话的语气,还是有点半开玩笑的意思,那是想看冯君的反应。

    “不然呢?”冯君对此倒是很淡然,“只等着他们悬赏我吗?”

    不胜真人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可人家是用货真价实的灵石来悬赏的,你这救人……就未免有点欠缺诚意了。”

    “是啊,灵石不是万能的,没有灵石是万万不能的,”冯君点点头,倒是不否认这个说法,不过下一句,他话锋一转,“但是对有些人来说,能用灵石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他不紧不慢地悠悠发话,“明天我去皇甫真人的行在,托付他在天通商盟挂出这份悬赏,到时候不胜真人你就知道,我这悬赏有用没有了。”

    季不胜的眉头忍不住一扬,捏着灵果的手就那么停在了空中,“只打算在天通悬赏?”

    他可是知道,现在太清、赤凤和青罡三派都打算站冯君,他所在的天心台也有善意,冯君却只打算利用天通商盟……有点自大了吧?

    冯君轻描淡写地回答,“天通对我了解得很多,跟我还是合作伙伴,他们很清楚,帮助我能得到什么,而且他们是十方台的对手……至于四派四台,没必要勉强他们。”

    季不胜不屑地笑一笑,“十方台说是交好其他四派四台,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图个热闹罢了,真要说做生意,还确实不如天通。”

    顿了一顿之后,他出声发问,“杀一人救一人……需要修为对等吗?”

    “哪里有那么多等,”冯君笑了起来,“大差不差也就是了。”

    “那我正好要找你推演一下,”季不胜非常干脆地表示,“我金丹三层三十余年了,想要破境,却是不太清楚该什么时候闭关……破境的宝物也准备好了,却不太确定该如何搭配。”

    “不胜真人此前的帮助,冯某不敢相忘,”冯君正色回答,“现在我就可以帮你推演,不过我推演的要求,不胜真人或许不太清楚,我跟你解释一下……”

    “我都知道,”季不胜很干脆地打断了他的话,然后顺手就摸出了一堆东西,“这是我的功法,这是我的破境主材,这是辅助材料,麻烦你帮着推演一下……你们的神识差不多点啊。”

    (十月第一更,双倍期间,大声召唤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