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1478章 纷至(第二更)
    要不说天心台的人都是疯子,起码不胜真人做事,就是这么莽,根本不在意这行在上空,飘荡着多少真人的神识,直接就把功法、天才地宝之类的,都摆了出来。

    至于说这些真人里,有岳青、夏霓裳、孤月之流的顶尖金丹,他根本不在意,也不怕人惦记。

    不疯魔不成活,走的就是这坦坦荡荡的路子,哪怕他只是一个金丹初阶。

    冯君拿起手机推演了一下,发现季不胜准备的东西还真的挺靠谱。

    所以他自己放出了一个灵气罩,“两年半之后吧,主材也不错,不过辅助材料用这么一点元宝紫藤根,少了一点……起码要三倍的量才行。”

    “我就是拿不准这个辅材,”季不胜点点头,“只用元宝紫藤根就够了吗?这是三千年的,五千年的紫藤根可以用吗,用多少?”

    “五千年的紫藤根……没有范例啊,”冯君一摊双手,“你没有,我就不能推演,辅材就这一种,其他的是画蛇添足。”

    季不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果然是只用一种就够了,两年半之后……还是要压制本心,不能肆无忌惮地发挥。”

    天心台修炼的功法,有一些是很特殊的,认为要率性发挥,该冲阶了就闭关,但是有时候修者认为的“该晋阶”,不是真正的该晋阶,而很可能是错误感知。

    ——我心即天心,不是说修者的感觉最大,而是说你得准确地把握到真正的契机。

    把握不到契机,还说什么“我心即天心”?那根本就是你迷失了本心。

    不胜真人也面临这个问题,他的积累差不多够了,可以冲击金丹中阶了,这两年时不时就有一种想要闭关的冲动,但是冥冥之中他又有一种感觉——时机还不成熟。

    再加上冲阶的宝材,他也不是特别确定——相差不会很大,但终归有差别。

    所以他才麻烦冯君推演一下,得到了能让他安心的答案。

    不过冯君表示,“这是我现在推演的结果,两年半之内,你最好不要跟别人动手,更不要受伤,否则这个期限不一定准……如果受伤的话,晋阶宝材都可能要改一改。”

    “这个我当然知道,”季不胜笑着回答,“推演费多少钱?”

    “说什么推演费,”冯君笑一笑,他对不胜真人的印象不错,哪怕这厮给自己引贤牌的时候,还使出暗劲儿算计了一下,不过他是那种计较的人吗?只不过就是现在还记得而已。

    季不胜眨巴一下眼睛,他的直觉告诉他,对方的话也许有点言不由衷——我心即天心,“那个啥,几率……晋阶的几率呢?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几率八成九,”冯君正色回答,“这个几率不低了,算了……我又帮你推演了一下,如果你能找到一些阴系宝物的话,几率会更高一点,你现在阳气有点过了。”

    季不胜眉头一皱,不高兴地发话,“我说你能专业点吗?”

    “我怎么不专业了?”冯君也不高兴了,直接撤掉了灵气罩,“你给我推演的材料里,就没有准备这些……我只是好心提示你一下,就是不专业了?”

    “你别这样,”季不胜的脸色有点难看,但还真没办法翻脸,“推演,你不得全面推演?”

    “不胜真人,我没收你灵石呀,”冯君摸出一根烟来,他觉得有点憋气,“我友情帮着推演一下,是你自己准备不充分……居然还要怪我?”

    拜托你搞清楚,你享受的是免费服务,不能把自己摆在胃癌屁的位置上。

    季不胜却是怔住了,“推演还分这些的?”

    “那当然分了,”冯君笑着回答,“我推演也存在成本的。”

    开什么玩笑,经济舱和头等舱的服务能一样吗?错了,打游戏充钱和不充钱能一样吗?

    季不胜深吸一口气,微微颔首,“明白了,说句实话,我本来就是想帮你干掉十方台一个金丹的,刚才只是试探……金丹初阶够了吧?”

    “别,”冯君马上就出声了,“金丹初阶就够了,杀金丹中阶就有点悬,打败比较容易,想杀真的很难,不过我想说的是……你要受了什么损伤,推演结果会有很大变化,别勉强。”

    “大不了重新推演一遍呗,”不胜真人很无所谓地笑一笑,“八成九的晋阶几率已经不低了,不过我的目标不会仅限于此,正好我看十方台那帮鳖孙也很不顺眼。”

    严格来说,天心台看很多人都不顺眼,他们原本就是怼天怼地怼空气的存在,怼四大派都不带任何含糊的。

    不胜真人表示,他根本不在意得罪十方台,“我更想要的,是你全方位的推演,打一仗不算啥……大不了再推后两年晋阶,我想要提高晋阶几率,顺便等一等那个老娘们。”

    素淼真人在自己的行在里,将牙齿咬得咯吱吱乱响,“老娘用得着你等?你特么那点花花肠子,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冯君对于季不胜的说法,也不便有什么解释,想一想之后发话,“这个事儿是你自己的选择,我不好说什么,但是你尽快地操办,一两天之内,我就要在天通挂悬赏了。”

    “别,你再等两天,”季不胜嘴上说不相信冯君的悬赏,身体却是很诚实,“我过去宰个金丹之后,你再挂悬赏,我这儿竞争就少一点……咱们都认识这么久了。”

    “过分了啊,”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冯君的行在里响起,“季永年,我记得你……三十年前,永夜位面我好像救过你一次。”

    “永夜位面……”季不胜猛地警醒,“你就是那个脸盆,隐门中人?”

    “老子是孤月,”陌生的声音有点清冷,一听就是满满的高人范儿,真不知道为什么会自称老子,他冷冷地表示,“我跟隐门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我去永夜是想找个凝婴机缘。”

    “果然是那位,”季不胜心里明白得很,但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救了自己的那位,居然是昆浩位面的人——而且还是太清的。

    这个发现,让他的头脑有点混乱,“您对我有再造之恩,这个我是认的,有什么要求,您只管说,我绝对认账。”

    信息屏蔽什么的,这一刻根本不存在,在冯君行在的上空,七八道强横的神识在不住地交流,不胜真人也能参与交流,但是他觉得,有些话还是直接说出来的好。

    天心台的人做事,就是这么肆无忌惮,想到就说了,并不怕别人听到——你不想让别人听到,那是你的事,我这儿没啥不能说的。

    孤月真人有不让大家听到的本事,但他是实实在在的前辈真人,眼光根本就已经不在这个位面了,他只是淡淡地表示,“白砾滩的事情,有点出乎意料,但是轮不到你天心台做主。”

    不胜真人闻言,直接就呛了——他真的活得很随性,我都给了你面子了,你还要点我天心台的名,真当我好欺了,“那让你太清来做主?”

    虽然是两人的对话,周围七八个真人神识在游走——在这个层面发生的事情,基本上大家都清楚,没有灵气罩的刻意阻隔,拦也拦不住。

    孤月真人明显地愣了一愣,然后冯君的行在上空,凭空地出现了一只大手,一探手就抓向了行在里的季不胜,“小子无礼!”

    冯君见状,直接激发了防御阵,然后冷眼看着天空的那只大手。

    孤月真人幻化出的那只大手,重重地撞上了防御阵,但却没有破开,只是将行在撞得震了一震,行在里面都有些晃动。

    冯君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他知道孤月真人没有用全力,但是这种攻击行为,多少是有点不友善的意思,他的心里当然也不痛快,

    其实他知道,这个位面的人来往,就是习惯各种试探,但他忍不住要吐槽:还没完了?

    不过不等他出声,岳青发话了,“孤月道友,你若想找人切磋,我岳某人可以奉陪,砸出尘期修者的大门……能有点出息吗?”

    孤月可是不想跟他打,不是担心打不过,主要是划不来,他七百多岁了,已经到了气血枯竭的边缘,岳青的气血还旺着呢,万一有点损伤,岳青能扛得住,他就亏大了。

    他刚才那一击,确实是试探,同时也有唱白脸的意思——冯君你别以为擅长推演,太清就是任你予取予求,双方只是合作而已。

    反正以他的年纪和修为,托大一点也无妨,这个位面也是比较讲究敬老的。

    不过岳青一开口,他直接就改变主意了,干笑一声发话,“这不是没收住手吗?我只是想教训一下天心台那小子。”

    没收住手……这理由实在太扯淡了,活了七百多岁的金丹巅峰,手上可能没有分寸吗?

    岳青冷哼一声,不再说话,他知道对方是狡辩,但也懒得戳穿——严格来说,他是不屑去浪费嘴皮子,可见岳青的狂傲真的发自内心。

    不过孤月真人的脸皮之厚,也超出了冯君的想像,眼见岳青护得紧,他直接放下了架子,“但是冯小友,我还是有点事情想请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