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章节目录第1481章 风起云涌
    季不胜说的是事实,但是孤月和夏霓裳只是笑一笑——这些东西,谁不知道呢?

    夏霓裳甚至干脆地表示,“这很好啊,有起码两个金丹高阶,我和孤月前辈不用争了。”

    “不能掉以轻心啊,”季不胜是真的着急了,“咱们的埋伏,要仔细算一算,毕竟五个金丹都没埋伏得了冯山主,咱们只是三个金丹,别打错了埋伏。”

    夏霓裳很鄙夷地看他一眼,“你的说法没错,不过……跟冯君比?你倒是没得比了。”

    包括她在内,赤凤派上下都已经明白了一件事:冯君那个人是没法比的。

    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他会掏出怎样一张底牌!

    尤其是……曲涧磊和聂赤凤都亲眼见过,冯君一旦发作,究竟有多么凶残。

    赤凤派一共九个在册金丹,五个耋老,四个供奉,三个护法,再加上一个隐藏不出的元婴,其实总共就是二十一个金丹加一个元婴。

    之所以不把很多人算进去,因为很多人都属于苟延残喘的状态。

    不管怎么说,这个势力都相当不小了,但是其他四大派,基本上也差不多。

    所以季不胜认为,十方台能笼络二十个金丹,远超其他四台,是非常值得重视的。

    如果是他一个人来了,那真的无所谓,偷袭一个金丹初阶而已,成就成了,不成也就不成了,大不了死在这里,他也不怕——不过他估计,自己想跑还是跑得了的。

    可是现在人多了,有了组织了,他反而担心了——不好随便跑了。

    虽然是金丹初阶,他真的有自己的骄傲,并不盲目信任金丹高阶。

    拿最坏的情况来比较,其实也就是己方像阴煞和十方台一样,原本想收拾个小货色,但是不小心撞正类似于冯君一般的大板。

    只有他的话,他有信心跑得掉,但是加上那俩金丹高阶,他觉得可能会玩脱。

    不过这种心思他也只能想一想,实在没办法说出口。

    夏霓裳看一眼季不胜的飞舟,感觉有点嫌弃的意思,“这飞舟会不会有点慢?”

    不胜真人笑着一摊双手,“我确实没多少灵石,弄不到好飞舟。”

    孤月一摆手,又放出一艘飞舟,“上我的吧,轮流御使,也很快的。”

    季不胜迟疑一下,出声发问,“白砾滩那边,不会有事吧?”

    “六个金丹,再加上冯君的金丹傀儡兽,应该没问题,”夏霓裳随口回答,“还有那么多的两派出尘期,阴煞除非倾巢出动,否则很难讨了好。”

    “我主要是琢磨,岳青会不会也来猎赏,”不胜真人沉吟着发话,“他要一走,白砾滩可就没有强金丹了。”

    筱萌、素淼、皇甫有道这些,都算不上强金丹,至于曲涧磊……那只是个萌新!

    “岳青骄傲得很,大概不会离开白砾滩,”夏霓裳也抓紧时间了解了一下岳真人,“他可是连战利品都不屑要的,就算出手,估计也得冯君开口才行。”

    接着,她又不无骄傲地表示,“而且青鸾和金銮在,赤凤战阵起码能困住两个金丹。”

    孤月真人也表示,“我空行峰的晓松真人也很厉害,莫要被他的修为骗了。”

    晓松真人只是金丹初阶,但是人家家里有矿,土豪修者底牌自然多。

    季不胜见状,也只能暗叹一声,那就组队呗。

    三人没有走传送阵,因为即便是真人,在传送阵也必须亮明身份。

    而三名金丹结伴同行,哪怕不是去十方台坊市传送阵,也足以引起很多关注。

    所以他们选择用飞舟赶路,九百多万里不算近,孤月真人的飞舟极好,又是三人轮换御使,也赶了整整六天六夜。

    在距离坊市还有七八十万里的时候,三人放慢了速度,换了一艘普通的飞舟。

    距离坊市五十万里,前方出现了两艘飞舟,要求这艘飞舟停下,接受检查。

    三名真人交换个眼神,控制着飞舟落地,对方的两艘飞舟,却只是落下一艘,另一艘飞舟则是虚悬在上空戒备。

    季不胜变幻了一下容貌,将修为控制在出尘三层,然后走出了飞舟。

    对方却是有两名出尘上人,一名中阶一名初阶。

    面对两名上人,不胜真人面无表情地发话,“我姓吉,来自松柏峰,我需要一个交待,你们为何在荒郊野岭拦住我们?”

    此地距离坊市足有五十万里,虽然偶尔也会有村落和小镇,但说是荒郊野岭也没错。

    荒郊野岭拦飞舟,一般都是意味着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两名上人先是一愣,然后出尘中阶反应了过来,很不屑地表示,“松柏峰又如何,你又不姓颜。”

    松柏峰颜家,一般人真的不敢惹,只说颜家子弟做错事,也得颜家来处置,这一条规则能获得四派五台的默许,就知道颜家的强横了。

    当然,遇上头铁的,或者关系硬的,也可以叫板颜家,比如说岳青或者晓松真人之类的,但是如果可以选择的话,谁又愿意跟颜家放对呢?

    事实上,岳青刚入金丹的时候,就出手捉住过颜家的出尘上人,然后他没做任何处理,直接把人交回了颜家——须知那时候他的师尊南门真人还活着呢。

    颜家也没计较岳青大欺小——只是把人捉住了,只不过,他们当着岳青的面搜魂,发现事实没有错误,就又废掉了已经成为白痴的出尘修者。

    以至于现在岳青听到松柏峰颜家,都有点敬而远之的意思。

    这话说得远了,对方既然说“你又不姓颜”,不胜真人却是越发地咄咄逼人了,“姓颜的啊,飞舟里有呢……说吧,谁给你们的胆子?”

    这两位一听,也有点麻爪,还是那出尘中阶发话了,“十方台有令,严查近期靠近的飞舟,这是门派任务,不是个人行为。”

    “少扯吧,”季不胜不屑地哼一声,伸出手来,“十方台的弟子腰牌呢?拿出来看一看。”

    出尘中阶愣了一愣,对着松柏峰的人,还有颜家子弟在场,他可真的不敢随便蛮横,“你的证明呢?先拿出来看一看。”

    季不胜的眉头一皱,“再说一句,信不信我打烂你的嘴巴?是我们拦住的你们?”

    那位也没话了,颜家人确实家教严,但那只是不欺负人,绝对不是任人欺负的主儿。

    所以他犹豫一下,硬着头皮回答,“我们是散修,但确实是接了十方台的任务。”

    “还在嘴硬!”季不胜的头顶冒出一只大手,恶狠狠地抓向那出尘中阶,“拿了你去跟十方台说话……呀呸的,你居然敢还手?”

    他的举止,完全符合松柏峰的设定,包括出手攻击出尘中阶——有松柏峰颜家的人在身边,出尘初阶主动出手是正常操作,不但够狂妄,也是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

    就在这时,上方的飞舟里闪出一名出尘高阶,他大喝一声,“好胆,吃我一剑!”

    下面的出尘中阶却不忘记喊一声,“小心,可能是松柏峰的人。”

    一听说“松柏峰”三个字,这位也一惊,然后大喝一声,“抓活的!好吧……都下去。”

    第二艘飞舟终于落地了,孤月真人也一步从飞舟里迈了出来,抖手丢出一个阵盘,“禁!”

    这是禁飞阵盘,可以禁飞好几里方圆,最坑的是只禁出尘期之下,不禁金丹。

    身为金丹巅峰,使出这种招数,感觉特别不要脸,不过……真的好用啊。

    两艘飞舟一共二十余人,有三人尝试使用瞬闪逃命,结果被季不胜和夏霓裳一一点杀,其他人都站在那里瑟瑟发抖。

    三名真人并没有放出气势,以防被他人发现,不过现场的出尘上人也不是瞎子。

    看着天空中虚浮的三人,所有人的心里都是异常苦涩:尼玛,我们居然拦住了仨金丹?

    孤月真人轻咳一声,“想死还是想活?”

    大家的回答肯定都是想活——面对真人,你敢说想死,十方台出面也救不了他们。

    既然想活,就要说一下真人们感兴趣的情况。

    合着八天之前,冯君在天通挂上悬赏之后,天通没有第一时间公布出来,而是先召集了一批关系户,不想去十方台的,麻烦在天通滞留半天,然后才将消息放出。

    然而有这半天时间,已经足够太多人传送到十方台坊市了。

    坊市的人都感到奇怪:这是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吗?

    半天之后,传送来的人不减反增,其中有出尘上人才出传送阵,就斩杀一名看守传送阵的炼气修者,然后砍下头颅转身就跑,连储物袋都顾不上抢,嘴里还在念叨,“总算报仇了。”

    也没有过多久,十方台坊市得知了冯君在天通的悬赏。

    天通的悬赏阴损得很,不光有杀一人救一人的条款,还有头颅回收。

    悬赏上赫然写着——“如果有人不接受悬赏条件,天通负责回收十方台弟子头颅,炼气期两百灵,出尘期一千到两千灵,金丹期……你就说你打算卖多少吧。”

    要不说商人在什么时候都能发现商机——你们不信杀一人救一人?无所谓,我给你灵石!

    (更新到,双倍第二天,继续召唤保底月票,明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