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章节目录第1507章 被发现也没啥
    灰色罗盘有脸盆大小,正是阴煞的“空间警示阵”的阵牌。

    要说起来,此处能有这么一个东西,还是因为冯君上一次直接从嵘山消失,去了巨木坊市。

    这种跨度,直接震惊了阴煞派的人,后来才会委托散修联盟,派出大量人手探查。

    阴煞非常担心,冯君会使用这种手段,突然出现在别院里——这种可能性并不大,但是谁又敢保证不存在?

    所以阴煞的嵘山别院向上申请,弄到了这么一个空间警示阵牌,警示范围也就是嵘山坊市,像冯君消失的地方,已经是坊市郊区的郊区了,警示阵不可能摆得那么大。

    说到底,阵牌发挥作用,是依据无数小型的空间采集示警阵,这个玩意儿是固定的,不是追凶用的,而阴煞别院申请此物,首要目标当然是保护阴煞弟子。

    冯君很谨慎,他和曲涧磊飞出两千里去,才在一块大石头旁寻了一处荆棘丛,放下了挪移阵盘,同时又拿出了隐匿阵激活。

    曲涧磊这老江湖见状,都忍不住点点头,“够谨慎,你这性子吃不了太大的亏。”

    筱萌也很谨慎,她从密道出来之后,也小心移动了差不多三十里,选了一处树林,拿出挪移阵激活。

    她这边一激活,冯君和曲涧磊瞬间就收到了,于是下一刻,两人就挪移了过来。

    与此同时,阴煞派的罗盘阵牌上,爆出了一团耀眼的光芒。

    “挪移阵盘!”负责看守的阴煞弟子本来都昏昏欲睡了,瞬间就清醒了过来,“挪移阵,绝对是挪移阵,不是瞬闪!”

    看守这个罗盘阵牌,其实也是个苦差事,这么大的嵘山坊市,虽然是禁飞的,但是别人用身法瞬闪,只要没被人当场抓住,坊市也管不了。

    除了瞬闪身法,还有嵘山的传送阵,以及一些其他势力的挪移阵盘,只说一一查证这些消息,也够阴煞弟子忙的。

    不过后来大家也熟悉了这个阵牌,发现了传送、挪移阵盘和瞬闪的差别,然后就专注挪移阵盘,对那两样就无视了。

    反正以这阴煞弟子的经验,这样光芒的示警,绝对是挪移阵盘,而这深更半夜出现的挪移,怎么看都像是不怀好意。

    下一刻,房里就蓦地出现了两名上人,“挪移阵盘……在什么位置?”

    那弟子抬手一指,却是距离此地二十多里的地方……

    冯君这是第一次使用挪移阵盘,从阵盘里出来,他还感觉得有点昏昏然,“乘坐体验有点差,心跳都快了。”

    “未必跟那个有关,”大佬传来了意识,“附近有空间波动采集阵法,明白吗?”

    “不是特别明白,”冯君试探着发问,“你的意思是……我们被发现了?”

    “如果值守的修者没有睡着的话,”大佬冷冷地回答,“现在听我的……马上离开,不要使用瞬闪,用快跑和低空飞行!”

    在这时候,冯君选择毫不犹豫相信它,于是他一抬手就收起了挪移阵盘,快速低声发话,“听我的,马上离开,不要瞬闪,快跑和低空飞行。”

    两名真人懂的比他还多,一听这话,曲涧磊就低声回答,“你带路!”

    “你俩带路吧,”冯君身子一晃,不见了踪影,“我会隐身。”

    “隐身也是你带路,”曲涧磊瞬间就化作了一团轻雾,而筱萌真人也消失不见了,“你放心,我俩跟得上你。”

    我倒是忘了,你有盘花虫,冯君心里一阵无奈,却是催动灵气,撒腿狂奔而去。

    他并不确定,跑多远才算安全,不过既然是坊市,跑个十来里地,应该就差不多了。

    等他停下的时候,那团轻雾也到了身边,曲涧磊的声音传了过来,“刚才是怎么回事?”

    什么叫搭档?这就叫搭档,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你说声跑,人家就跟着你玩命跑。

    冯君沉声回答,“空间波动采集阵法,听说过吗?”

    “我去,”曲涧磊听得傻眼了,“至于这样吗?他们是有多么怕死!”

    “不是怕死,而是他们已经死了不少人,”筱萌的声音响起,“加上寒玑真人的话,光是金丹,他们就已经死了四个,能不怕吗?不过用在嵘山坊市……也是有点奇怪。”

    下一刻,曲涧磊不屑地冷笑一声,“胆子还真够小的,咱们离开那里好久了,都没人去查验,早知道就不跑了。”

    阴煞派还真是没胆子前去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有几名炼气弟子表示,宁可被杀也要前往,看一看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是被上人们厉声喝止了。

    弟子们有血性,这是好事,不过以卵击石的话,那不是血性是傻哔。

    曲涧磊在离开那里时,留下了特殊的感知方式,能短期感应到这些。

    不过大佬能感应到的更多,“阴煞别院根本就没人出来,看来是吓破胆了。”

    冯君闻言发话,“我现在要去别院外面转一转,二位自便。”

    他小心翼翼地隐身前行,那两位交换个眼神,再次消失不见了。

    来到阴煞别院,冯君有心近距离观察,大佬却又提醒他,“最好保持一里地的距离,这个别院有些杀伤力很大的东西。”

    他搜索“附近的物品”,距离有限制,但是大佬感知这些,可不受距离的限制——起码这点距离不成问题。

    冯君是听得进去劝的,所以远隔一里地,绕着别院走了一遭,不过有几个点不太好绕,还是进了一里的范围内,他快进快出,尽可能快地离开。

    绕这一周,就花掉了他一个半小时,不过大佬终于欣喜地表示,“总算找到一点可以利用的弱点。”

    冯君闻言精神一震,“可以偷偷潜进去吗?”

    “这里不行,”大佬淡淡地回答,“警示阵法太多了,但是按照这种防御阵的思路,巨木那个阵法是能潜入的。”

    冯君思索一下之后发问,“警示阵也无所谓吧?冲进去杀就行了……里面有金丹没有?”

    “我感知是没有,但是谁知道呢?”大佬悠悠地回答,“他们真想隐瞒金丹的存在的话,都有可能骗过我的感知……谁家还没点压箱底的手段呢?”

    冯君默然,良久才发问,“有没有让你感到危险的直觉?”

    大佬沉默一阵才发话,“这里给我的感觉,确实不是太好……也许是有小型传送阵?”

    两人正交流着,前方阴影处一阵扭曲,出现了三个修者。

    “咦?”冯君轻咦一声,“我本来感觉,这里是防御阵的弱点,合着是个进出的暗门?”

    “弱点可不在这里,”大佬笑着回答,“内部肯定有补强的,这里是假弱真强……不过,三个炼气期出来是要做什么,送菜吗?”

    “无论如何,他们也是要查看一下刚才那个挪移点的,”冯君笑着回答,“不敢实时去看,那是没有办法,但是过了这么久,还不敢打探一下的话,队伍都没法带了。”

    “哦,驭下之道,”大佬表示自己懂了,然后又很不屑地表示,“隔了这么久才去看,能发现什么?自欺欺人罢了。”

    “这可难说,”冯君悄然尾随这三位,识海里还在怼大佬,“去了不一定能发现什么,不去的话,肯定发现不了什么……咦,他们走的方向似乎不对。”

    事实证明,三个炼气期小修不是方向不对,而是他们要绕路,绕了一个大圈子之后,还是奔着挪移点去了。

    冯君见状,也忍不住感叹一声,“真是勇气可嘉啊。”

    “越是这种越该杀,”大佬淡淡地表示,“杀掉这些胆子大的,别人再想出头就要掂量了。”

    冯君赞同这个观点,“没错,阴煞派这么猖獗,就是胆子大的太多了,杀掉一批的话,也许他们就会知道,只有和平才能促进发展。”

    “切,”大佬很不屑地表示,“明明是要大欺小,还找那么多借口,真是虚伪!”

    冯君笑一笑,不以为意地回答,“其实我这么做,也是为阴煞好。”

    “唉,”大佬叹口气,无奈地表示,“连这种不要脸的强者嘴脸,你也学会了。”

    “这玩意儿用得着学吗?”冯君淡淡地表示,“拳头大的有理,可不就是这么回事?”

    大佬还要跟他斗嘴,猛地轻哼一声,“嗯?一里地之外,又偷摸地跟出来一个出尘初阶。”

    那出尘初阶也是用了某种隐身的术法,不过那术法很一般,空气显得有点扭曲,就像夏日正午被暴晒的公路一般。

    当然,不仔细也是看不见的,尤其眼下还是黑夜。

    如果不是大佬的能力足够强,冯君不使用神识扫描,还真发现不了此人,而一旦使用神识,他自己就先暴露了。

    有出尘期,那当然还是要杀出尘,冯君停下了身子,藏到一间店铺的牌匾后,拿出手机,打算查一下此人的信息。

    但是他一现身,曲涧磊就发现了他的具体位置,于是一团轻雾飘了过来,然后神识传了过来,“怎么,有情况?”

    冯君打了一个手势,那是暗号——有出尘期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