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1563章 引以为傲
    冯君一开始不说用途,是担心土地用途泄露,凭空给收购增添麻烦。

    大家见他遮遮掩掩,也就不再问了,倒是那汤主任有意无意地问一句,“时老板真是一表人才,不知道在国内做什么买卖?”

    冯君微微一笑,很干脆地回答,“我这个……是化名。”

    懂了!这话一出,就再没不开眼的了,人家这是有苦衷。

    哪怕不说苦衷,只说化名最大的可能性——是相关部门,也让人忌惮。

    这不是不爱国,大家都在国外讨生活,华夏有事绝对不含糊,但是日常生活中,跟这种人接触太多的话,容易给工作和生活带来影响。

    大家坐进商务车里,拿出电子地图比划了起来,基本上用了一个小时,就确定了七八处看起来还不错的地方,打算现场去看一看。

    至于说土地的价格,三拨人都异口同声地表示,这不是问题,我们能搞定。

    冯君根本不参与他们的讨论,自己站在车外,叼着一根烟抽着,一脸的镇定。

    王总也是有心人,不跟两个外国美女沟通,他知道谁才是最大牌的,下车走到冯君身边,“去我车里抽吧,天气还是有点热啊。”

    他是真的很好奇时捷的身份,但还不敢直接问,时不时小心翼翼地试探,也是满辛苦的。

    接下来就是看地方了,车队来回奔驰,跑了大半天,直到下午两三点了,也没有找到一块让人特别满意的地方。

    又一处地方不是很满意!汤主任觉得一直这么下去也不合适,趁着大家还没有上车,低声吩咐自己身边的小姑娘,“你去问一问那俩美女,她们买地做什么?”

    十来秒之后,小姑娘跑了回来,一脸的惊讶,“她们买地……要修建道观!”

    小姑娘说话的声音很低,但是汤主任听在耳中,简直有若一道惊雷,她忍不住叫出了声,“修道观?她们可是外国人呀。”

    正在低声交谈的王总和林老四闻言,齐齐侧头过来,也是一脸的惊讶。

    冯君无奈地摇摇头,唉,那俩小姑奶奶……真的是没经验呀。

    林老四愣了一愣,又看向冯君,“真的是要修建道观?”

    冯君点点头,“这事儿说起来有点惊世骇俗,怕你们不相信。”

    王总笑了起来,身为国企派驻在这里的领导,非常明白华夏普通人的思维方式,“你是担心土地用途不好批是不是?”

    冯君点点头,“确实存在这方面的考虑。”

    “嗐,这算多大点事,”汤主任笑着摇摇头,“澳洲也很重视精神文明建设……或者说是精神方面的追求,对于外来教派有一定的容忍度,反正是买地建道观,又不是要正府划拨。”

    “可以先搞个文化交流中心,”林老四也有建议,“能提高人们精神生活的设备设施,这边的正府也是鼓励的,反正自己出钱,想怎么搞都行……起码道观有助于华人纾缓情绪。”

    “那是,”汤主任点点头,“人在异国他乡,有的时候还是有心理需求的。”

    “话不能这么说,”王总不同意这个观点,“咱华夏人出门在外很老实的,又不闹事,受了委屈也是自己憋着,不像某些族群,闲着无聊都要闹事。”

    “咳咳,”冯君忍不住干咳两声,“前期不能露出道观的苗头,这俩女孩儿的身份有点敏感……三位能保证你们的人,守住这个秘密吧?”

    三人对视一眼,想到“时捷”此前说的化名,心里终于明白,今天这事儿,还真不是简单地买地——怪不得国内会传来消息,要求配合呢。

    王总点点头,一脸郑重的模样,“我人在澳洲,家可是在华夏,你放心。”

    汤主任也表示,“我是移民了,但只是图了办事方便,我还靠着国内吃饭呢。”

    她的话,冯君真不敢全信,不过大差不差,有个态度也就够了,索菲亚已经离开了迈国,最大的障碍不存在了,他之所以不想声张,无非是不喜欢麻烦而已。

    林老四却是沉吟不语,好半天才若有所思地发问,“道观……跟那个治疗癌症有关吗?”

    冯君眨巴一下眼睛,愕然地发问,“这件事传得这么广了吗?”

    王总听得有点迷瞪,他是做企业的,很少关心类似的事情,倒是汤主任出声了,“这个不少人知道,这两个月,起码有二十多个人找我要《道德经》的名家注解。”

    她在澳洲人面儿很广,属于消息特别灵通的人,有这么多人找她不算意外。

    “这事我知道得多一点,”林老四傲然回答,语气中有浓浓的自豪,“我鸿门中人,就有人在郑阳,跟那治疗癌症的人是一体的,还主事。”

    合着张采歆和红姐在洛华的修炼,已经成为了鸿门的骄傲,不过知情的人都不肯多说,这就导致消息越传越含糊,等到了林四爷这里,哪怕他地位比较尊崇,知道得也不多。

    但是林四爷并不生气,鸿门自有规矩在,保护同门也是应有之意,反而他很为此骄傲——我鸿门的底蕴就是这么深厚,那么传奇的地方,都有自己人。

    “并不完全为了治疗癌症,”冯君笑着回答,“主要还是……女孩儿身份比较特殊,她对道门也充满了好感。”

    林老四的眼珠一转,“那么,修建道观……是不是还要讲风水?我倒有个推荐。”

    冯君闻言也忍不住感叹,说起文化在海外的推广,还得是靠人民群众自发的行为!

    不过他还是有点好奇,“澳大利亚这里,居然也有风水师?”

    林老四傲然回答,“鸿门就有自己的风水师,鬼谷子一脉的苗裔,七代传承了。”

    鸿门原本是帮会性质,但是社团越来越大,各种需求也增加了,正好得知有个鬼谷子一脉的过气书童,将此人请来供奉了起来。

    书童知道的不多,但终究是名门里出来的,眼力不凡,起码别的风水师糊弄不了他。

    所以渐渐地,鸿门也有了自己的风水师,道统牛叉传承不行眼光很毒,在外界名声不算响,但是风水师们也都知道了,鸿门不是随便能忽悠的。

    “鬼谷子一脉?”冯君讶异地看他一眼,就想问你知道董曾鸿不?

    但是转念一想,他现在的身份是时捷,所以又硬生生地忍住了。

    “有一块地方相当不错,”林老四非常亢奋地表示,“距离悉尼也不远,旁边是个小镇,不过价钱有点贵,地方也偏大,整个卖不零售,有五平方公里左右。”

    “钱不是问题,”冯君很随意地回答,别说他,索菲亚也不是个差钱的主儿,“问题是……你为什么要推荐那里?”

    “风水好,”林老四竖起一个大拇指来,“不止一个风水师说那里好,可惜太贵了,一般人买不起,买得起的又嫌那里不方便……”

    冯君当然不会被他随便忽悠,“那就看看去呗,你在地图上给我指一指。”

    林老四着人把电子地图调出来,然后投影在商务车的大屏幕上,指出了那个地方,“就是这儿,放大,继续放大……现在这些东西真的先进,我都不会玩。”

    冯君看了看,觉得这地方确实有点意思,“地形很古怪啊,得现场看,今天赶过去,来得及看吗?”

    “过去也天黑了,”林老四摇摇头,“不如先回酒店,明天一大早,我找两架直升机来?”

    “可以今天赶到那里住下,”索菲亚已经走了过来,“我们的房间已经退了。”

    王总闻言脸色一变,他可是说了不少闷骚的话,“你懂汉语?”

    索菲亚看他一眼,傲然回答,“起码口音没你那么重。”

    这一刻,王总羞愧难当,居然被一个外国人鄙视了自己的汉语口音。

    “有个问题,”林老四终于想起来,只想卖人情可不合适,“那个镇子上,有两个教堂,建道观……合适吗?”

    冯君和索菲亚交换一个眼神,最后还是他出声表示,“到时候看看再说吧。”

    接下来,一行人根本没有走回头路,终于在晚上八点的时候,赶到了小镇。

    澳大利亚位于南半球,圣诞节时分正是一年中黑得最晚的时候,他们赶到地方天还没黑。

    林老四问,是不是可以先上去看一看,冯君也正有此意,虽然天马上就要黑了,但是已经来到地方了,不看一看的话,实在有点心痒难耐。

    那块地方距离镇子不远,也就两公里多,是一个小山坡,有相对茂密的树林,以碎石块为主,不宜耕种,但是修建城堡的话,没太大问题。

    冯君上去之后,只看了两眼天就黑了,不过他已经有了初步的判断。

    风水什么的,他并不是很懂,但是论地脉的话,比洛华强太多了,至于有没有朝阳山里小湖边的地脉强——时间太短,实在来不及分辨。

    不过冯君和索菲亚轻声嘀咕两句,就决定如果没有更好的选择,买这块地就不错,条件很好,环境也很好,距离悉尼又近,正合适闹中取静。

    至于说面积大了一点,那完全不是问题——以后道观发展好了,还不得扩建?

    索菲亚甚至想买一百平方公里,她是个相当自信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