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章节目录第1548章 随便睡
    Z4061号就是索菲亚的代码,只要做过类似工作的,就知道代号的好处。

    索菲亚最近,可是把这些人折磨得不轻,按说“叛教者”这种中世纪的罪名,搁在法治社会里,基本上都已经是笑话了——不见“宗教裁判所”都改名了?

    但是……选举很重要,为了拉拢那些信教的选民,相关的压力还是传达了下来。

    以迈国的社会属性,上面有一些不太符合规定的要求,下面可以不怎么买帐,然而,不管社会处于什么年代,总有一些信徒是比较狂热的。

    相关机构里也有这种人,而且他们从不掩饰——因为有信仰是值得信赖的。

    所以他们对索菲亚的监控,属于是有些力度,但是抓捕就有点敷衍了。

    敷衍一般出现在执行层面——具体办事的警察询问,那个人犯了什么事,该怎么回答?

    而Z4061也有相当的反侦察意识,随身从不携带手机,只用投币电话和借来的手机打电话,对监控也很敏感,曾经两度使用平板电脑,用得失公众WIFI,之后很快就会将平板丢弃。

    他们曾经在她打电话的时候,三次出警,不过遗憾的是,对方通常会在一分钟之内结束通话,然后迅速离开,然而一分钟时间够干什么?

    哪怕是制止出警的警察骂娘,也得最少花费半分钟吧?

    到后来,上面又打来招呼,说Z4601可能知道一些特殊材料的加工工艺,要大力围捕,下面的人早就麻木了——麻痹的,又编出一条理由来。

    一个十八岁的富家小姐,懂得特殊材料的加工……这是对我们的智商有错误的认知吧?

    而且说句实话,索菲亚这个名字不要紧,但是那个“詹森”的姓氏,也让大家忌惮。

    这次发现她在打固定电话,一干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居然都很诡异地静默着。

    “查一下街区电话吧,”有人轻声嘟囔一句,投币电话的定位,不知道比手机方便多少,基本上一个回车键敲下去就够了。

    但是没人敲那个回车键,倒是有人嘀咕一句,“咱们不能每回都骗警察吧?”

    大家扭头看某人,那是一个信教比较坚定的主儿。

    结果这位也叹口气,铁青着脸低头看屏幕,一言不发。

    “狗屎,”有人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念完《圣教箴言报》,又开始念《达拉斯论坛报》……这是欺负咱们都是死的吗?”

    结果依旧没人有反应。

    电话一直讲了六分钟长短,才有人终于忍受不住,拨通了警察局的电话。

    做通警察局的工作,又用了两分钟,然后又花两分钟,警察赶到了现场。

    非常遗憾的是,据不远处披萨店的顾客说,打电话的人在一分钟前离开了。

    至于警察问那人去了哪里——谁会操心这个?

    事实上,冯君和索菲亚根本没有离开,此刻还站在不远处,隐身看着警察们忙碌。

    索菲亚忍不住轻笑一声,“很蠢的样子……太可笑了。”

    冯君不以为然地回答,“冷眼旁观你就会发现,可笑的人很多。”

    索菲亚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沉默一阵之后叹口气,“在你眼里,我也是可笑的人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冯君低声回答,“只是想让你明白,我没拦着你打电话,你使劲聊就是了,最好多了解一些情况……只要有我在,没谁能给你造成威胁。”

    他其实没有夸耀的意思,只是想把相关情况了解得清楚一些,以节省自己的时间。

    但是索菲亚又沉默一阵,幽幽地发话,“你要是能一直在迈国,那就好了。”

    冯君不会接这个话茬,他更注意警察们相互之间的联系。

    很快他就发现,这件事的真实操作者并不是警察,而是所谓的FBI。

    然后就是——警察们也不知道金向日葵和大卫在什么地方。

    但是冯君又不知道FBI们在哪里上班,想要去落实大卫的地方很难。

    然后他就果断地改变了主意,来到一户看起来条件还不错的人家里。

    屋里没人,应该是出去上班和上学去了,冯君四处寻找电脑或者平板,最后只发现一台台式机,不过坑的是……居然要开机密码?

    他又进了两家,找到的都是笔记本,全部都有开机密码,索菲亚笑得止都止不住,“笔记本可以随身携带,当然要设置密码,正经是台式机设置密码……你的运气还真够糟糕的。”

    第四家就更惨了,只有一个平板还是坏的,手机倒是有个老式的——直板!

    索菲亚索性建议了,“附近有一所大学,里面不会缺少电脑,而且那里WiFi很多,就算有人发现了你,都不是很容易定位。”

    她的建议还真没错,冯君在学校里上了网,不过还是搜索不到FBI的地址,倒是发现了金向日葵的具体消息——那是一个神学院的学生公布的,有图有真相。

    当然,最关键的是,这个帖子是昨晚发的,所以不存在FBI钓愚的可能。

    冯君不无遗憾地感叹一句,“可惜啊,不能去参观一下你们迈国的有关部门。”

    索菲亚虽然笑话他的运气不好,但是事实上,他这一上午的操作,已经令她叹为观止,所以她很干脆地表示,“我饿了,你可以做饭吗?这两天我吃汉堡和披萨已经吃得想吐了。”

    她在家里的时候,很少吃快餐,因为那种饮食不健康——“垃圾食品”的概念其实是迈国人提出来的,如果关注迈国上流社会的人,就会知道那些人的身材都相当不错。

    在迈国,肥胖是穷人的专利,而精英不是这样!

    冯君想一想之后发问,“中餐可以吗?”

    “可以,”索菲亚非常干脆地回答,她对中餐也有相当的了解,“起码糖不多。”

    冯君做饭的手艺还是不错的,两人在郊外的树林里支起个帐篷,冒充情侣野餐,倒也没人在意——关键是做饭在帐篷外,吃饭在帐篷里,别人看不到索菲亚的绝美容颜。

    索菲亚吃得相当舒坦,大冷天里吃得居然额头冒汗,吃完之后居然缠着冯君,要他放出一张床来,“这个时候能盖上被子美美地睡一觉,我觉得人生就别无所求了。”

    冯君本来想拒绝,考虑到她最近一直睡得不是很好,于是试探着建议一句,“要不进灵兽袋里睡吧?那里特别安静,没有声光污染,想怎么睡都由你。”

    “不,”索菲亚一脸惊恐地摇摇头,那段恐怖的经历,对她而言是绝对的不堪回首,“要不算了吧,我忽然不想睡了。”

    “唉,”冯君叹一口气,放出一张大床来,放了一床棕垫不说,下面还铺了一床厚厚的棉布褥子——在野外呼呼过的朋友都知道,特别寒冷的天气里,褥子太薄也会冷。

    然后他又取出一床缎面被子来,“记住了,你现在欠我的床上用品费用,总额已经是一千五百美元了。”

    索菲亚欢呼一声,直接就钻进了被子里,然后就看到一件一件的外套从被子里扔了出来。

    冯君没心思欣赏这辣眼睛的场景,走出门去打坐——既然答应了她,自己在的时候不会出意外,他当然要努力做到。

    打坐了没一会儿,风开始变大,气温也开始下降——果然是北极寒流要来了吗?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冯君走进帐篷,多少感受到了一点暖意——六平米的帐篷里,开着一千五百瓦的电热油汀,虽然帐篷的保暖效果一般,怎么也该有点作用的嘛。

    而索菲亚已经睡得很熟了,半个柏生生的膀子都探出了被子外,还有圆润突出的锁骨……

    冯君抿一抿嘴唇,一抖手,就把她……收进了灵兽袋里。

    反正是个呼呼,在哪儿睡不是个睡?

    正经是他下午还要赶路,最后敲定大卫和金向日葵的的位置,才好夜里行动。

    因为担心迈国的雷达,他不太愿意使用飞舟,肉身赶路的速度并不算快,而他并不能确定,索菲亚睡到多会儿才能起来,这丫头最近——五行缺觉!

    而且肉身赶路的话,孤身和带着一个人……也大不相同。

    将她收进灵兽袋之后,冯君收拾好现场,直奔明苏打而去——神学院的学生指出,那里就是金向日葵和大卫所在之处。

    而明苏打距离冯君所在的地方,足有两千多公里,他现在肉身赶路的极限,也就是九百多公里的时速,无法突破音障——这不是出尘六层的修为不够,而是他缺少相应的秘术。

    冯君已经收集了不少功法和秘术,但是还真没有这一款,类似秘术也确实不多见——这不仅仅是速度爆发的问题,还涉及到了自身的防御。

    飞机撞飞鸟的惨剧不能发生吧?也不能燃烧得像一块陨石吧?

    不过由此也可见,修仙界值得琢磨的东西太多了,哪怕修仙的时日漫长,但也不是所有技能都有时间去掌握的。

    冯君心里感慨,但也没有去搜集这种秘术的想法——因为没必要。

    长途赶路可以用飞舟,临时逃命他可以位面切换,这种快速赶路的技巧,不过是偶尔用一用,有必要专门去学吗?

    所以他赶到地头,就是两个多小时之后了,眼瞅着天就又快黑了——迈国真的不小啊。